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生命不能没火,也不能只有火
《时代论坛》专访卢龙光

  反高铁、五区公投、起锚超错、光谱重排……上半年香港社会种种风起云涌,似成过去。但普选真假,前路十年茫茫,还不知何时再起步。当民间社会比政府望得更长远,信徒教牧更关心,当「八十后」成为跨代心性,下一步的普选路会怎样走。

  长年关心社会政治议题,刚刚结束安息年的卢龙光牧师,虽然经常人在海外,但仍心系香港。听他给香港政治生态来个半年结,除了火热,还多了一份清醒的距离。

罗:罗民威(《时代论坛》总编辑)
卢:卢龙光(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

罗:知道你刚完结安息年,但一直很关心香港的政制状况。你认为最近泛民的「光谱重排」,对香港争取全面普选有何影响?

卢:当说到民主、政制,我们基督徒认为没有绝对的对错好坏,我们只要坚信人人生而平等、也是上帝所造,并有一样的责任和权利。但不同人去争取达至这目标时可能有不同想法,所以会选取不同路径。今次「光谱重排」正反映香港是一个多元化社会的现实,我从中看为最重要的,就是香港人怎样做到彼此间有基本尊重,能彼此沟通、寻求共识,在达到普选的共同目标下担当不同角色,例如有人走在前线、有人在后面、有人较激进。我只是担心内耗,由回归前到现在十多年,这仍是我很担心的问题。要是泛民分裂,这只会令当权者得益。

  我个人对民主党的改变有少少意外,因为以前他们中间有几位很极端,不认同妥协。我一向认为妥协是艺术,人们经常批评这是「转軚」,其实这不是对错的问题,打过比喻:你驾着车,看见前面有路障,难道你还要冲过去吗?达到普选需要对策,但同时原则仍要坚持,例如上次○五年政改,政府没有做好足够的沟通,所以否决是适当的;今次政改高官落区大叫「起锚」,你可能觉得他们做得很少,但这对他们来说其实不易,他们也发现这条路不得不这样走,他们已走了不少步。我不算很清楚区议会方案,但今次让我看到,香港人争取民主是要相互的,第一,香港人首先要团结;第二,中央愿意沟通和信任香港。今次虽是一小步,但却标示着有一定的沟通渠道,这是一个好开始去建立互信。

罗:有人批评今次政改打破了一国两制,民主党要先与中央沟通,特区政府才能行动。你又怎样看?

卢:这是原则与妥协、理想与现实的问题。七一游行后开始,中央的影响力、参与度大了,这也反映特区政府就是无能,不能达到沟通功能,但始终受命于中央。何俊仁(民主党主席)都知难做,他的举动会弱化特区政府的角色。但事实上,特区政府都知自己不能担当沟通的角色,港人难以等待她成器。所以,我认为三面的互动更健康。

罗:但当中会否有机会迷失?民间社会又可以担当什么角色?

卢:民间社会也是多元的,没有特定角色。例如社民连,我并非认同他们所有立场,但去届立法会改选时我怕他们输得难看,就投了他们一票,后来才发觉他们也得到不少支持。香港的民主文化其实并未成熟。如果你仔细问我,我会说香港的民主文化虽已达到普选程度,但只属初级,例如上次五区公投香港人也不明白。我认为民间有多元角色,需要走位,你是激进也好,保守、建制也好,这根本没有黑白对错,只是太多人看得太简单。

罗:有人认为民主、人权等价值与教会有冲突,什至认为民主政治与暴民政治是一线之隔。你怎样看?

卢:在九七以前,有牧者说不应高举人权,因为我们应强调神权,而不是人权,的确他不是完全错的。如果我们只强调人权是危险的,会以为人权至高无上的。我们要知道,人权是基于上帝的爱和创造。人权要约束,也不是绝对的,我们不要忘记人是照上帝形象做的。

  民主党说他们的民意很高、不少人赞成他们的做法,但其实以前投票支持他们的朋友可能才是最反对他们的人,那么你说民主党应听哪一边呢?这是政治运作上的说法,但我想说的是:虽要考虑民意,但民意不应作为绝对的主导。

罗:教会在公民社会中担当着什么角色?

卢:教会最重要的不是政治角色。我以前被称为政治牧师,但我拒绝了被委任当区议员的邀请。因为教会在本质上不是政治团体,而牧者的职责也不是做政治工作,但教会所做的事、所说的话要有正面的政治影响。教会在公民社会中要保持良心,也要在教会中包容不同政治立场的人,教友可以加入社民连,也可以加入民建联,因为作为基督徒并不会决定你的政治立场,虽然立场、策略、在不同课题上可能没有共识,但大家都有一样的理念,例如肯定人的价值、尊重的价值、生命的价值、人应有自由和民主等。教会最核心考虑不是政治,而是人……

浏览全文可【按此】,订阅则可【按此】。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每日快拍,2010.7.24)

整理:梁玮晴 摄录/剪接:谭彼得

(专访的录像剪辑,请留意本报网上电台:radio.christiantimes.org.hk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