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请把我当人看待

宿者,远看像一堆垃圾;近看,原来有人在垃圾堆中。社会视露宿者为人渣,政府认为他们有损市容,所以赶尽杀绝。食物环境卫生署的人可以随意将露宿者的「家财」当垃圾丢掉,露宿者好像没有保护自己财物的人权。

  有露宿者因为天气太闷热睡在街上,亦有因工作时间长、工作地点远、工资又低,所以在上班地点附近露宿,争取时间休息等。

  露宿者每天都要跨过几个生存关卡,有没有饭吃?晚上能否找到纸皮及较干的地方睡觉?他们通常十时后才回露宿点,免得被人赶走,或被人看见。

  学者说:「露宿者家庭生活失调,个人的调适机能弱、角色迷失、支持网络脆弱、精神不健康,社会联系断绝而失去生机。」这一大堆学术字眼背后的实况,究竟是怎样的?

  禧福学院的神学生探访一名露宿者,发现他怕人接近。原来,有一群边青常常在深宵以虐待、戏弄他为乐。这位高大的男士,理当可以维护自己,但他已习惯了被欺负,竟然不作反抗。

  有露宿者来到爱心粮仓,同工给他即食面,他拒绝了,因为「七十一」便利店的人不让他进去用热水。

  露宿者觉得沉闷、痛苦、无用、孤单、空虚、没有希望、忧郁、沮丧及没有机会发挥。露宿者中33.8% 在香港没有朋友,61% 没有朋友可介绍工作。他们需要什么?居所?工作?这些都重要,但最关键的是——爱。

  一位长须长发中年人,来「爱心粮仓」拿食物,熟络了以后,禧福同工给他四十元理发。他拒绝了,说不是没有钱,反正没有人在乎他的样子,所以他不花钱整理自己的外表。过了两天,他又来了,变得干净俐落。他说,因为你们在乎我。现在,他找到工作,而且搬进政府派的房屋。

  阿德四十二岁,因吸毒成为露宿者,信耶稣后,戒了毒,禧福同工带他向一群长者述说自己的生命改变。他一面讲,听众一面流泪,会后长者都与他谈话。他说,自己不太会与人交谈,因为太久没有人把他当人来与他说话了。

  从阿德身上,我们看见主耶稣对人那分非比寻常、不离不弃的爱:

  「祢是爱,祢对我的爱从没改,
   没有因岁月改变,没有因我罪生厌,
   我呼喊祢名字,祢笑脸向着我,祢一次又一次。
   祢是爱,祢对我的爱从没改,
   就算今我又失信,但祢的信实不变,
   我呼喊祢名字,祢笑脸向着我,祢一次又一次。
   有祢爱我,让我知道我是存在,
   有祢爱我,让我知道我重要,
   有祢爱我,让我知道我是人,
   被珍惜的一个,让我知道祢是爱。」

禧福协会会长

「道在人间」的稿源来自「格思」(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格思」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及公共价值的对话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payme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