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文学气象与学术假象──
评冯象译注的《新约》(之二)

环球圣经公会驻会学者

续上期

二、抄本异文的处理

译在前言特别介绍了他一个处理抄本异文的做法,就是把一些存疑的正文或异文放在圆括弧内,例如太三6:「诸天(为他)开了」。这无疑给人一种学术和精准的印象,但总体来说,在实行上并不成功。

  首先,冯译这做法是缺乏系统和一贯性。例如圣经抄写员不时都会为清晰起见在抄本某些动词标明主语(如太八25的「门徒」,九1的「耶稣」),冯译把很多这一类司空见惯、无关宏旨的异文放在圆括弧里,妨碍了阅读的流畅,却又放过了一些对经文意思较有影响的异文(如太四10的「到我后面去」)。冯象对异文的处理也是很不一致,例如在太十六15圆括弧里「耶稣」这异文只有很薄弱的抄本证据,但在太四12,支持「耶稣」这异文的抄本数量和分布的广泛远超上述异文,冯象却没有放在圆括弧里,也没有插注显示这异文的存在。从学术角度而言,缺乏了系统和一贯性,就不能准确地呈现异文的现象,什至反而是误导多于帮助。

  更重要的是,冯象这做法是与他译文的性质格格不入的。这种力求精准、呈现与原文细微分别的做法,通常只适用于以直译为主的译本。但冯象看来并没有一贯的翻译原则,似乎随兴之所至,时而直译,时而意译,时而增译,时而省译,时而演绎,所以译文与原文的距离,往往远远超过抄本的歧异。例如在太十五14, 冯象的译文是:「他们是盲人跟从(盲人)」。但这个翻译已是大幅度的改变了原文的意思。如果按着冯译的系统和用字,原文可以这样直译:「他们是(盲人的)盲向导」。大家可以看到,原文的「他们」是指法利赛人,冯象却把其译作这些人的跟随者,而「盲人的」这个异文是指被法利赛人误导之人,冯象却把其译作被跟随者,即法利赛人。此外,「向导」这个名词也作了词性变换,成为动词「跟从」。简而言之,冯译把整句话反客为主,反主为客。既然冯译可以失真如此,那么他大费周章弄这些标志着学术精准的异文括弧又有何意义?这现象不是有点像耶稣批评的盲向导,把蚊虫滤出来,却把骆驼吞下去吗(太廿三24)?

  同样的观察,也适用于冯译另一个特色,就是把一些原文没有,但为了帮助中文理解而补上的字词放在方括弧内。这与和合本在字词下面加上小点虚线的做法是异曲同工。不过和合本是比较直译,而且通常在较重要的字词才这样做,但冯译常把一些为清晰而补上的主语、宾语等加上括弧,却有时几乎加上了一整句也没有告诉读者(例如太五37:「其实一个字足够了」)。缺乏了系统,就容易产生误导,因为读者会错误地(却是很自然地)以为冯译没有加方括弧的那些经文就是「原汁原味」,但实际上它们往往比那些有方括弧的经文离原文更远。无论如何,笔者觉得这种做法是吃力不讨好的。因为希腊语和汉语的语系不同,在翻译时几乎每一节都需要增词或减词来使译文准确流畅,并符合中文表达方法。就算在注明增词方面可以做得全面一贯,减词的情况又怎办呢?更不要说那些需要转换词性、词序等情况了。这些资料根本是过于这类方法所能传递的。

  至于冯译的抄本插注,在数量方面是远超其他中文译本和绝大部份欧美译本,这也是反映NJB的做法。然而,冯译处处只是简单地列出抄本有分歧的事实,却没有分析讨论这些异文的优劣,所以读者也只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笔者认为只须列出一些较重要的异文,让读者明白不同译本在这些经文有歧异的原因,便已足够。缺乏分析的异文,对一般读者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有时更会产生误导或被误用。对异文分析有兴趣的读者,应该参阅一些经文鉴别的书籍,或参考对异文有较全面分析的英语NET译本。

  虽然冯象给人一个学术权威的形象,但他译注《新约》所呈现的,正如《摩西五经》和《智慧书》一样,只是一般的知识,并没有反映对经文鉴别学统的掌握。黄锡木博士较早时在一篇非常正面(窃以为过誉)的书评里,稍稍指出冯象在出一5只列举七十士译本的异文佐证而忽略了死海古卷,却引来冯氏的强烈反应,指摘黄博士在说「外行话」,继而狠批整个香港学术界。正如笔者在别处提出的观察,冯象自己才是外行。他企图用希伯来语《圣经》BHS的校注来证明死海古卷的经文鑑别价值远不如七十士译本,却不明白BHS出版时死海古卷的研究尚未成熟。他又煞有介事的叫有兴趣的读者去看还未出版(而且非专门学者也不会用)的希伯来大学《圣经》(HUB)。他更离谱的说「残卷中《圣经》的篇章……多数是亚兰语译本。」其实它们只是用亚兰字体书写的希伯来语圣经,不是译本(就像本文如果在别处用简体字转载,也不可以说是简体译本)。冯象无论怎样自圆其说,不过是欲盖弥彰吧。有趣的是,在诗一四五5的类似情况,冯象却反其道而行,只列了死海古卷的佐证而不列七十士译本,难道死海古卷突然又变得比七十士译本重要?还是因为他对抄本的处理缺乏系统?待续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小傳道 / 2010-10-02 00:02:52

期待你下一篇文章

謝謝張博士的文章,資料充足,理由充分。相信可能篇幅所限,未能詳述所有資料。也許,張博士可以把你的文章的詳盡版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