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甲、本刊报道

信义宗与梵蒂冈签缔
《因信称义联合声明》

  经过长年的对话和谈判,世界信义宗联会跟梵蒂冈将於十月卅一日在德国的奥斯堡(Augsburg)签署文件,确认《因信称义联合声明》(Joint Declaration on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双方在六月的记者会上表示,四百多年前双方教会在关乎称义问题上对对方的咒诅(Condemnations),现已不再适用。
  这份文件的历史意义固然重大。不过,双方在教义上和教制上的种种分歧仍在,距互相承认洗礼和圣餐的阶段仍远。事实上,在各地的地区教会以至信徒层面,对签署声明一事仍不大了了,这一点香港教会也不例外。
  教义的问题,当然不是这小小的篇幅可以处理得来。就趁着《联合声明》即将签署的机会,我们试试勾勒近年本地更正教和天主教之间的关系发展和背後因素。

九十年代初,香港教会曾有一股探研灵修学的热潮,当中涉及不少天主教的作品和属灵操练模式。而八九年六四事件後,两教的社关团体合作愈加紧密。不少人都相信,香港福音派信众接触天主教的事物是在那时开始。

632-1.jpg (26857 bytes)

  其实香港更正教和天主教的接触,可以追溯得更早。自六十年代的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起,天主教将更正教徒视为「分离的弟兄」。到七十年代初,天主教香港教区跟基督教协进会合办一年一度的合一祈祷周,直到现在,合一祈祷周每年仍吸引逾二百名教牧人员参加。

  不过,两教之间的正式接触,近十多年来就只能停留在这阶段。

从下而上的压力

  天主教香港教区基督徒合一委员会主席谭坤神父就指出,部分教牧人员对合一的方向也许不会反对,但要他们说服教会内部众多圣职和信徒,就颇为困难。曾经有天主教堂区的神父向他反映,担心堂区会因为跟更正教接触而被「抢羊」。

  另一方面,刚卸任协进会教会合一委员会主席的陆辉牧师指出,近年在国际层面,更正教和天主教的对话总的来说是放缓了。今年普世教会协会在津巴布韦的周年大会,就确立了议程,先跟更正教内其他宗派和团体加强联系,然後是跟天主教的对话,最後是跟其他宗教的对话。香港近年两教的关系发展似乎亦跟这国际潮流媑合。

  双方教会的正式接触无甚进展,但堂会层面的实际问题却愈来愈多──譬如更正教徒跟天主教徒的混合婚姻。谭坤指出,大至夫妇二人的牧养辅导,小至孩子应返哪一边的主日学,这些事情其实都需要信徒双方的牧职人员合作。在牧者的个人层面这点还不难做到,但一到了教会层面,事情就很可能就此僵住了。


天主教是否异端?


  对部分教会来说,「天主教是否异端?」仍然是相当关键的问题──虽然近年在双方一些神学工作者的努力下,彼此了解有所增加,减轻了敌对气氛。

  本身任职中国神学研究院神学科副教授的杨庆球牧师,最近就接受个人邀请,在天主教《公教报》跟圣神修院神哲学院长蔡惠民神父对论两教的特点。杨庆球认为,是次真诚的沟通釐清了双方的观点。他强调双方分歧仍在,但问题的底线是:对方是否仍是异端?早期的异端定义由大公会议决定,到现在异端的定义就立场纷纭。他指出,甚至《慕迪神学手册》在三一论和基督的神性的问题上,也没有视天主教为异端。

  杨庆球强调,即使不是异端,也不等如不同模式可以立时「互相拥抱」,但是否仍应敌视对方,就值得深思。尤其在亚洲,更正教跟天主教的距离实在比其他众多宗教都近,过去的冲突和历史伤痕不应再加深,两者应思考如何互补对方的不足。


「因信称义」与《联合声明》
五一七年的十月卅一日,马丁路德在德国一间名为堡垒教堂(Castle Church)的门外贴上他所写的《九十五条》(95 Theses):「一、当上帝及耶稣基督说:『你们悔改吧!』等语句时,便表示了相信他的人在这一生中,都可永久被赎罪。二、这『赎罪』的意思,并非指由圣职人员在赎罪圣礼中主持的认罪仪式。……」就是这样,世界信义宗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便展开了一场宗教分裂历史。

  触发马丁路德撰写《九十五条》的原因,是回应当时罗马天主教贩教「赎罪券」的问题。其後马丁路德便把他对因信称义的神学观点写出来,并对罗马天主教的理解作出反驳。此举导致造成了宗教史上的宗教改革,而每年的十月卅一日均被定为马丁路德宗教改革日。

  直至一九六五年,世界信义宗联会及罗马天主教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希望合力修补这条裂痕,并於六七至七一年展开了双方第一阶段的对话。他们在七一年所出版的报告书中,指出双方在因信称义及圣经中其他观点上取得了不少共识;而在七三至八四年的第二阶段对话中则指出双方未来将针对因信称义的角度来探讨教会论的问题。两年後,双方进行第三次话,并出版《教会与因信称义》(Church and Justification)报告书。经过近三十年的讨论後,罗马天主教对因信称义的解释有着一些转变,而宗座促进基督徒合一委员会和世界信义宗联会便在九四年委任一班神学家草拟《因信称义联合声明》,并经过两次修订後终在九七年定稿。九八年六月,世界信义宗会一致通过这份声明,而在数日後,宗座促进基督徒合一委员会主席卡西迪枢机(Cardinal Edward Cassidy)代表梵蒂冈教廷发表言论指出,虽然这份联合声明在共识上仍有其限制,但在二十世纪结束前能结束双方历时四百多年的分裂来得特别有意义。

《声明》效用有多大?


  对於《因信称义联合声明》的签署,能否帮助教会迈向合一精神,所有被访者都有所保留。事实上,香港的数个信义宗教会群体内,只有香港信义会和信义宗神学院有正式办研讨会讨论《声明》内容。即使天主教的堂区亦不曾深入讨论《声明》。

  信义宗神学院系统神学助理教授罗永光博士就指出,触及这份文件的都是比较高层的教牧,但要落实到堂会层面就仍需更努力,他坦言并不乐观。「现在大家都当没事发生──虽然(《声明》)在教会史上是重要的。」

  罗永光同意这份《声明》只是相当初步,即使在称义问题上(如人是否同时罪人和义人、人在称义过程里的角色),仍有分歧有待解决。他亦强调,达成《声明》并非要双方教会回到改教初期的情况,「就算梵蒂冈签了,也不是为马丁路德『洗底』。关键在於历史终归是历史,若不放下,就不易复和。」


合一漫长路 始於足下


  对於将来,罗永光呼吁更正教、天主教和东正教三方面要了解信仰的根基为何。「信条教条只是对信仰的认识和强调,这当然会有宗派特色,但最重要的仍是上帝而不是人,惟在此基础上才能合一。」

  杨庆球说,若更正教、天主教和东正教三种基督宗教的模式能各自发展,不互判异端和互相敌对,就已是他个人最大的期望。

  而谭坤就希望,近年天主教徒修读神学的风气能继续,好让合一的见证能由下而上的发展起来。他说,天主教的合一委员会亦正草拟一份不同区域的更正教会名单,好让堂区考虑主动接触,不论对方是否带有敌意,期望在堂区层加强沟通。


(第六三二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