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昔日新聞

「中文聖經譯本比較」
朱摩西:恢復本結集歷代學者研究
(10月21日消息)

由香港真理書房主辦的「中文聖經翻譯版本的比較──介紹幾種翻譯版本與希臘原文並主要英文譯本」講座已於十月十九日晚上舉行,由香港聖經研習中心教師王生台介紹中文聖經翻譯過程、比較不同譯本切合源文的程度,台灣福音書房編輯部主任朱摩西主要介紹李常受翻譯的聖經恢復本,約有八十人出席。

重譯新約聖經的必要

王生台首先介紹聖經翻譯的過程:自一九四七年死海古卷被發現以後,在對照之下,證實猶太人的舊約抄本準確無誤;可是新約的古抄本不夠準確,目前聖經學會與各機構收藏的新約古抄本超過十五萬本,由聖經學會編制出版最新的希臘文版本Novum Testamentum Graece (Nestle-Aland 27th)供學者和傳教士翻譯。《和合本》聖經在二十世紀初根據一八八五年出版的英文Revised Standard翻譯而成,他參考《譯經溯源》,指出《和合本》的首要翻譯原則是「譯文必須為全國共通語言而非地域性土語」,次之是「譯文必須簡單」,第三是「忠於原文同時不失中文的文韻和語氣」,第四是「原文中的暗喻應盡可能直接譯出而非意譯」。他認為由此引申出重譯新約聖經的必要:「恢復本聖經是希臘文版本Novum Testamentum Graece (Nestle-Aland 26th)翻譯。因為希臘文用法的字典、彙編、字義研究、希臘文法書更多更精準,恢復本的目的是幫助讀者認知真理。」

論證恢復本忠於源文

他先後引用創一1、創四十五26-27、王上十21、太一1、太十八20、弗三7、來九24、彼前三22、太廿八19、約一12、約三16、約六30、弗六24等經文,論證恢復本忠於源文。「例如在創一1,DBY、ASV、RSV、NIV也譯作『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但《和合本》、現代中文譯本和當代聖經只譯成『創造天地』,沒有翻譯到複數,但恢復本則譯作『創造諸天與地』。……又如太一1,《和合本》的翻譯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耶穌基督的家譜』,但現代中文譯本和當代聖經都是以『耶穌基督』作開首。新約的第一個人名就是耶穌基督,啟示錄最後一章最後一節所講的也是耶穌,主耶穌說祂是alpha是omega,這不是巧合而已,連人物出現的次序都是神的啟示,因此恢復本譯作『耶穌基督,大衛的子孫,亞伯拉罕子孫的家譜』。」

他表示,「聖經需要解釋,事實上每一個讀經的人其實都在解釋聖經」,因此聖經恢復本有一萬五千多個註解,希望幫助信徒更明白聖經。他以《和合本》約六30為例,指出「believe thee」譯作「信你」有所不足,而恢復本則在文外加註:「信主和信入主是不同的……前者是客觀的承認一個事實,後者是主觀的接受一個生命。」恢復本亦有不同書卷的主題,他以四福音為例:「馬可福音的主題是『神的福音證明基督是奴僕救主』,馬可記載的是一個僕人,無須說明祂的出身;在耶穌受試探的經文中,『那靈隨即把耶穌催到曠野去』,就像主人催促僕人;在福音書結尾,馬可說『主升天了』,就呼應腓立比書二7中耶穌基督被高舉、得榮耀。」

恢復本相對其他譯本的價值

朱摩西表示,翻譯恢復本是希望恢復「神兒女對神話語該有的認識和珍賞、經歷和感受」,因此他強調文外註釋的重要性:「例如創一2,恢復本翻譯成『而地變為荒廢空虛,淵面黑暗』。文外註釋說明『而』和下文的『變為』指明發生了一些事,使神的創造變為『荒廢虛空』,這劇烈的變動是神在撒旦背叛後,對亞當以前的宇宙所施的審判。這不是憑空想像的,而是參考了賽十四12-15、結廿八12和兩段經文的註釋。」

有參與者問及恢復本會否帶有主譯者李常受的個人神學色彩,以及其他譯本相對於恢復本的價值何在。朱摩西表示,「倪柝聲多年來一直有收集歐洲各地的釋經,會選取有價值的用於講章之中,或者直譯、另譯。李常受是倪柝聲的同工,於一九七四年至一九九五年每年也有兩次為期十日講解聖經的聚會,他每次也會用半年時間重新整理倪柝聲和各個學者的研究心得,加上從神所得的啟示翻譯和註解。因此可以說恢復本集結了歷代聖經研究,而非他個人的讀經心得。」他又認為不同聖經譯本著重的略有不同:「例如《和合本》修訂版並非大幅修訂、新漢語譯本的註釋集中解釋源文的文法結構,恢復本則著重「以聖經解釋聖經」。」王台生則認為同時參考不同譯本有助信徒更接近源文,「至於馮象的翻譯,是從一個文學、非基督教的角度翻譯。文學的書,需要有文學修養的人翻譯,歷史的書,由歷史學的人翻譯,但翻譯聖經,應該由認識神的基督徒來做。」


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每日快拍,2010.10.21)


社長給讀者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