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詰問

信息衰竭乃謝幕的徵兆

下面要說的,一定會叫某些有關人士不快,有些可能會想到怎樣報復,放暗箭甚至把我埋葬掉都與主旨無關,倒不如自省一下;說的合不合理。有過則改之才合乎天國的倫理,放暗箭與報復卻不是。

  一份辦了廿五年的雜誌因著銷路下跌而停刊,有關機構辦了一個告別會,也許不純是一個「刊物喪禮」吧,因為機構同時宣告:用印刷形式來辦雜誌的時代已經過去,他們正籌辦網上雜誌。同期《時代論壇》主題文章論到教會必須發展網上宣教,報道此事的記者追訪幾個相關同道,問他們有關電子宣教的意見。有些人責備教會是不甘後人的,他們發表的意見不單與雜誌關門的原因無關,與資訊世界的要求相違(亦即是混淆了真相),還毫無忌憚地說:教會永遠都是「慢幾拍」,好像人只要給木乃衣換件流行時裝,他就會復活還陽一樣,這就叫我又悲哀又惘然,謹以幾點淺見與前輩討教。

  一個機構,一本雜誌,一個傳道人,它╱他就是一個攜帶及傳遞信息的媒體,假如日久曠廢,信息流失,它╱他就再沒有存在的需要,要退下來便成了自然又合理的結局。給它╱他換件新裝是無濟於事的,就如說:為機構蓋一座大樓,為傳道人換上一套Armani西服,為雜誌由印刷改用電子網絡出版,可以延續它的生命嗎?

  我為該雜誌寫稿的日子很長,長得已經出了幾本書;有一段時間還被邀請作他們的顧問,我是關心該雜誌的。有一段日子我拿起該雜誌,看完心中好有失落感;有一次忍捺不下就拿起電話直與編輯對話,我問:「你們現在辦這雜誌的目標在哪裡?我完全不知道你們的角色與信息是甚麼。」很可惜,我那趟通電話給解釋為罵他們,我痛心了好長一段時間。

  按愚見,該雜誌是失於道而求於市,至終亦只有亡於市,為市場所埋葬。創辦該雜誌的前輩亦為筆者所識,她的精神在哪裡?豈不是對香港年輕一輩的不捨?對香港文化一份的悲情?她不單找到弟兄姊妹的回應,在香港市場也找到一份空間?反視雜誌的末段路,先以「福音預工」為名,紮根香港文化為進路,大玩香港週刊低俗的形相,內容空洞,與流行週刊無異,扮相低俗,每次看完都有一份失落感。繼而「雞湯」型書籍流行,該雜誌走「屬靈」路,內容卻鮮有真見,可存活嗎?

  一份雜誌的死亡,跟一個機構的沒落,其實也充分演繹了一個傳道人的失落──當他再沒有信息可期待的時候,有些人跑去機構做行政工作,有些人仍霸著教會的要位,做個基督教的老廟祝。

  一份雜誌出街之日,極像一個牧師踏上講台之時,會友與牧者之間有一份等待信息的張力嗎?抑或會友已經開始打開週刊,預備讀它一小時?這不像雜誌出街之時嗎?報販把雜誌放在攤子當中,還是被埋在偏角?我有好長一段日子每逢該雜誌出版時,都在報攤找它,它都是被埋在偏角的。

  我們一直用「福音預工」為借口,其實是以福音為恥。預了廿五年工,社會也等了廿五年,終於辦雜誌的人收到市場的訊息:社會不再願意等下去,雜誌就要舉行追悼會了。

  一個沒有信息的傳道人,昨日仍可存活的,今日與明日就要當心了。借電視流行話一用,「慣性收視」是可以被打破的。每週都回到同一禮拜堂的會友,我們可以視之為「慣性收視」單位吧,小心了,這些單位已靜靜起了革命,日本社會學家小田晉稱現代宗教徒是「宗教吉卜賽人」,今天你的檔口水甜草嫩,他就會匯聚到你的地方,明天發覺美境不再,他就會告別離開,連道別一聲都沒有。基本上,牧師是沒有生存保障的,他唯一的保障就是上帝委任他傳的道,失道?他就失了存在的價值,任何解釋都是多餘。

  怎樣保存信息?信息哪裡尋?哪裡放下?以下四點屬筆者的淺見,可以討論討論。你應擁有及明白下列四特性:

  一、世界大趨勢:特別是新禧年,那是上帝踏在歷史的足印。華人牧師很少由此引發有深意的教導,宜多看新出版的洋書。

  二、人生百態,社會眾生不能激發你的悲憫心嗎?若然,小心了,佛家的菩提心極像基督教的道心,都是以真理和恩典為基(約一:14)。沒有人味道的牧者與信息更要小心。

  三、解畫能力:是指到對身邊的人,以信、以望、以愛、來為他的人生解畫,它是今天年輕人最缺乏的信息。

  四、總結上述,你必須把聖經讀到像上帝是昨日才在香港為你寫的那樣親切,才能從屬靈角度來把握上述三點的信息。

  個人、教會、機構,都是活在信息時代,他亦要以此接受審判。換一個外殼,裡面卻空洞如昔,人會因為你是網上來,所以會網開一面嗎?活在訊息時代,你怎可以沒信息?

  去年是《時代週刊》七十五週年刊慶,他們自問了一個問題:在一個資訊與媒體都這樣發達的新時代,雜誌還有辦下去的需要嗎?為此他們召開了一個高層會議,至終把議決於社評公佈:決定辦下去,並且更要當讀者是「有料到」。因此他們鞭策記者,要幹下去就要好好把握這五點:一、把事件放在適當的脈胳;二、問及有人問的問題;三、知道大勢所趨;四、發掘更多背後真相;五、加入新睿見與事實。《論壇》同工要改善,這也是一個好的提醒與目標。

(第六三三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