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本報訊

湯清基督教文藝獎頒獎禮
胡燕青:基督教文壇正陷入嚴冬!

信義宗神學院主辦的第卅二屆湯清基督教文藝獎頒獎禮,已於三月十一日在該院舉行。是屆獲得「文藝創作組年獎」的作品是范晉豪(圖中)的《Faith一般的信》。至於「文藝創作組」的得獎作品為曾雪儀(圖右)的《漂流到北京》,而「神學著作組」的得獎作品則為曾慶豹(友人朱頌恩代領,圖左)的《上帝、關係與言說》。 約七十名教牧信徒、出版社同工及神學院師生出席。

  《Faith一般的信仰》內容是范晉豪撰寫寄給已在天國的恩師沈宣仁教授的十五封信,盼望在文字中重拾回憶片段,重燃二人間曾迸發過的生命火花,把那段美好時光鑄刻在心版上。范晉豪認為這書不單是沈宣仁教授的故事,也是他的成長故事。「沒有了他在我人生路上的啟蒙和指導,一定沒有這本書,更沒有今日的我。」他又分享在寫作的過程期間,能讓他去重整和凝聚生命中極重要的碎片,把它提練為晶石,從而獲得生命的智慧與信仰。「我有一份寫作的激情,並會繼續透過寫作這種強而有力的表達媒介,繼續發掘上帝賦予我們人生不同的可能性,並分享自己在不同範疇的想法。」

  《漂流到北京》是作者曾雪儀用了約兩年時間,留在北京關心內地民工的生活,並把當中的實況描述下來。八十後的她分享感受時,表示自己完成這書時,根本沒想過會得獎:「因為我是讀化學的!」會眾一聽到「化學」一詞,便笑聲連連。她又指由於今次遠赴北京的意念,是出於神給她的召命,而寫書期間亦從神當中領略到不少靈感,讓她感到整個過程都是與神同行。

  曾慶豹因身在台灣而未能抽空來港出席頒獎禮,邀請了友人朱頌恩代為分享感受。其得獎作品《上帝、關係與言說》是由十篇論文總合而成,內容覆蓋了神學方法論、倫理問題、宗教社會學、消費主義及多元主義等當代思潮。曾於一九九八年以《上帝的愚拙與聰明的人》獲得湯清「神學著作組」獎項的他指出,是次獲獎感到是一種幸運,也是評審對他的鼓勵與鞭策。他指是次得獎的作品不是一本非常成熟的作品,但卻是他一次重大的嘗試:「以我所學所思的成果表現於嘗試在中西方思想史中尋找某種可能的神學出路,提出了神學的語言轉向,並以關係作為理解墮落與贖救的神學思想等。」他又表示自己並非神學科班出身,雖置身於哲學的學院教養下,但卻對許多問題的關懷和焦點,都是扣緊在神學的視野上。「再次得獎使我可更坦然地再往前行……神學仍然是我在信仰和思想上最核心的問題所繫,它是一個『存在』的問題而不是『學術』問題。」

文壇凋零非沒創作人

  在頒獎禮中,大會邀得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的胡燕青老師,以《基督教文學人,請抬頭觀看》為題作專題演講。她直言目前的文壇凋零,不是因為沒有創作人,而是因為創作人和創作這回事本身都不受重視。她強調「『基督徒寫作人』和『基督徒文學創作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而我們缺乏的只是後者。今天,基督教文壇上的作家,大都選擇了以專欄模式來書寫感覺,許多文章都是先說個小故事,然後談談個人的領受,大約就是寫寫日誌、提出意見那樣寫;讀起來就像《每日靈糧》那樣,總有點即食的味道。」她認為這樣的作品易寫、易讀,卻尚不能稱為文學,只能算是筆記;要在教會內找到同時具備思想深度、語文優勢和感染力的散文、小說、詩歌和戲劇,是非常困難的。「我不禁要問,我們不是都已受了聖靈的嗎?」

  她深信要產生這樣的作品,便先要讀書,「讀書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的處境和感情。人的感情複雜非常,絕不是幾個形容詞可以傳遞的。因此,我們需要文學。」她指文學正是切入、提取、分析、整合感情的藝術,也正是人類高階思維的運作區,也是神創造我們時特別賜下的禮物,更是聖靈工作的核心地帶。「我個人認為神非常喜歡我們努力於一切藝術的創作,原因有二。第一,主耶穌正是創造的神,祂講道比起最具「教授款」的使徒保羅有趣得多,易懂得多,容易記憶得多;因為祂正正以文學為福音的橋樑。我們可能會忘記保羅的論述,但很少人會忘記麥子的比喻、撒種的比喻、光和鹽的比喻,還有葡萄樹、惡僕、童女……多不勝數。」

  曾於九八年以《我把禱告留在窗台上》獲得湯清「文藝創作組」獎項的胡燕青,坦言目下基督教文壇的處境,正陷入嚴冬;而向全球華人開放的「湯清文藝獎」,每一屆的參賽書都只是寥寥可數:「基督教出版社的數目,遠遠超過了參賽作品的數目,這不是很讓人傷感嗎?」她深願主能興起新一代的基督徒文學家,為我們的信仰專心創作。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web banner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