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本报讯

汤清基督教文艺奖颁奖礼
胡燕青:基督教文坛正陷入严冬!

信义宗神学院主办的第卅二届汤清基督教文艺奖颁奖礼,已于三月十一日在该院举行。是届获得「文艺创作组年奖」的作品是范晋豪(图中)的《Faith一般的信》。至于「文艺创作组」的得奖作品为曾雪仪(图右)的《漂流到北京》,而「神学着作组」的得奖作品则为曾庆豹(友人朱颂恩代领,图左)的《上帝、关系与言说》。 约七十名教牧信徒、出版社同工及神学院师生出席。

  《Faith一般的信仰》内容是范晋豪撰写寄给已在天国的恩师沈宣仁教授的十五封信,盼望在文字中重拾回忆片段,重燃二人间曾迸发过的生命火花,把那段美好时光铸刻在心版上。范晋豪认为这书不单是沈宣仁教授的故事,也是他的成长故事。「没有了他在我人生路上的启蒙和指导,一定没有这本书,更没有今日的我。」他又分享在写作的过程期间,能让他去重整和凝聚生命中极重要的碎片,把它提练为晶石,从而获得生命的智慧与信仰。「我有一份写作的激情,并会继续透过写作这种强而有力的表达媒介,继续发掘上帝赋予我们人生不同的可能性,并分享自己在不同範畴的想法。」

  《漂流到北京》是作者曾雪仪用了约两年时间,留在北京关心内地民工的生活,并把当中的实况描述下来。八十后的她分享感受时,表示自己完成这书时,根本没想过会得奖:「因为我是读化学的!」会众一听到「化学」一词,便笑声连连。她又指由于今次远赴北京的意念,是出于神给她的召命,而写书期间亦从神当中领略到不少灵感,让她感到整个过程都是与神同行。

  曾庆豹因身在台湾而未能抽空来港出席颁奖礼,邀请了友人朱颂恩代为分享感受。其得奖作品《上帝、关系与言说》是由十篇论文总合而成,内容覆盖了神学方法论、伦理问题、宗教社会学、消费主义及多元主义等当代思潮。曾于一九九八年以《上帝的愚拙与聪明的人》获得汤清「神学着作组」奖项的他指出,是次获奖感到是一种幸运,也是评审对他的鼓励与鞭策。他指是次得奖的作品不是一本非常成熟的作品,但却是他一次重大的尝试:「以我所学所思的成果表现于尝试在中西方思想史中寻找某种可能的神学出路,提出了神学的语言转向,并以关系作为理解堕落与赎救的神学思想等。」他又表示自己并非神学科班出身,虽置身于哲学的学院教养下,但却对许多问题的关怀和焦点,都是扣紧在神学的视野上。「再次得奖使我可更坦然地再往前行……神学仍然是我在信仰和思想上最核心的问题所系,它是一个『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学术』问题。」

文坛凋零非没创作人

  在颁奖礼中,大会邀得香港浸会大学语文中心的胡燕青老师,以《基督教文学人,请抬头观看》为题作专题演讲。她直言目前的文坛凋零,不是因为没有创作人,而是因为创作人和创作这回事本身都不受重视。她强调「『基督徒写作人』和『基督徒文学创作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我们缺乏的只是后者。今天,基督教文坛上的作家,大都选择了以专栏模式来书写感觉,许多文章都是先说个小故事,然后谈谈个人的领受,大约就是写写日志、提出意见那样写;读起来就像《每日灵粮》那样,总有点即食的味道。」她认为这样的作品易写、易读,却尚不能称为文学,只能算是笔记;要在教会内找到同时具备思想深度、语文优势和感染力的散文、小说、诗歌和戏剧,是非常困难的。「我不禁要问,我们不是都已受了圣灵的吗?」

  她深信要产生这样的作品,便先要读书,「读书让我们更了解自己的处境和感情。人的感情复杂非常,绝不是几个形容词可以传递的。因此,我们需要文学。」她指文学正是切入、提取、分析、整合感情的艺术,也正是人类高阶思维的运作区,也是神创造我们时特别赐下的礼物,更是圣灵工作的核心地带。「我个人认为神非常喜欢我们努力于一切艺术的创作,原因有二。第一,主耶稣正是创造的神,他讲道比起最具「教授款」的使徒保罗有趣得多,易懂得多,容易记忆得多;因为他正正以文学为福音的桥梁。我们可能会忘记保罗的论述,但很少人会忘记麦子的比喻、撒种的比喻、光和盐的比喻,还有葡萄树、恶仆、童女……多不胜数。」

  曾于九八年以《我把祷告留在窗台上》获得汤清「文艺创作组」奖项的胡燕青,坦言目下基督教文坛的处境,正陷入严冬;而向全球华人开放的「汤清文艺奖」,每一届的参赛书都只是寥寥可数:「基督教出版社的数目,远远超过了参赛作品的数目,这不是很让人伤感吗?」她深愿主能兴起新一代的基督徒文学家,为我们的信仰专心创作。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