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谈资源分配与社会公义

香港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

  近期有关财政预算案的争议,涉及一个深层次有关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政治理论的层面,部份人民对于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所导致的贫富悬殊问题已经达到不能接受的地步,转而希望政府能采取更多福利措施去实行较为平均主义的社会。在公共讨论中提及很多有关资源分配和社会公义的言论。什么是资源分配的公义(distributive justice)?社会资源应怎样分配才达到社会公义?政府在制定有关资源分配的政策时应采纳什么原则?

资源分配的公义之定义

  资源分配的公义的根本来自每一个人与生俱来有同等的价值和尊严。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份子,跟据自己的能力和才干应有同等机会去发展和改善他的人生。资源分配的公义并不表示每个人均要获得同等的财富。 而应有以下两个层面:第一,人人应享有基本的生活条件,包括足够的食物,适当的住所, 基本的医疗保健,以确保其人性尊严得到尊重。第二,在此以上,各人应有公平的机会去争取财富与改善他的人生。

  一个公平的社会,应给予所有人公平发展及争取财富的平台,减少歧视或陇断的情况。当社会上有褊袒某些既得利益者或剥削弱势社群的政策或现象时,各人便不是在公平的原则下争取社会资源。社会的流动性亦会因而降低。在这个情况下,对于拥有大量社会资源的人士,基于他们利用了不公平的规则,去积聚财富,成就了社会的不公义,剥削了弱势社群的利益,就更有责任将部份利益贡献出来,平衡社会资源分配不均的现象,以维持社会和谐。

  对于弱势社群,包括基层,儿童,老人,伤残人士,长期病患者等,社会应给予更多援助,以补充其因先天性不足而无法与其他人有均等竞争机会的障碍。

  政府作为人民的代表,在社会资源分配上有重大角色。政府必须公平处理社会资源,顾及各方的利益,并要考虑长远因素而非只顾眼前境况。

资源分配的公义之落实

  在国际人权法中的经济社会权利 (economic and social rights)就给予政府一个比较具体的框架去落实社会公义。跟据联合国大会于一九六六年通过的《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缔约国承认 「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适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 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 公约中亦确认人人的工作权,受教育权,健康权及社会保障权等等。  缔约国须尽其资源能力所及,逐渐使公约所确认之各种权利完全实现。香港基本法第三十九条亦订明《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有效并通过香港的法律予以实施。

  根据公约及其总评论,政府须履行尊重,保护和实现权利 (respect, protect and fulfill) 的三重义务。第一,政府须尊重人民现已享有的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第二,政府须确保第三者如企业或个人不会剥削人民现已享有的权利。第三,政府须采取积极措施,旨在完全实现该权利。 当人民因无法控制的原因,如自然灾害而无法享有基本权利时,政府有责任直接提供该权利。

  政府在制定有关资源分配的政策时可采纳以下冲平原则:政策有否考虑短,中,长期目标以渐进实现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政府有否公开谘询民意;若政策涉及倒退性措施,政府有否评估政策对弱势社群的尊严和生计所造成的影响及其严重程度;政府有否特别关注那些因该措施而特别陷入困境的人士;定期审查和监察机制是否到位等等.

总结

  在经济和社会不断进步的同时,政府须更有效分配社会资源,改善弱势社群的生活条件, 以实践公平公义,缔造和谐的社会。

timeslook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