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本版園地 歡迎來稿 文責自負 不設稿酬)

貧窮與公義:反思、踐行

施達基金會教育及推廣幹事

約學者Thomas D. Hanks寫了一本名為《神愛第三世界,聖經,宗教改革及解放神學》(God so Love the Third World, the Bible, the Reformation, and Liberation Theologies)的書,從神學角度分析聖經對貧窮的理解及當世意義。Hanks指出,舊約有二十個與「欺壓」有關的希伯來文詞彙,共出現了555次之多,其中有164次是與貧窮有關。不過,經典神學卻完全沒有討論貧窮人受欺壓的課題,而英語聖經亦採用了較模糊的字眼來翻譯欺壓一詞,減輕了當中受虐待、凌辱、欺負等意識,淡化了原作中對社會經濟的激進分析。根據Hanks的分析,如果貧窮與欺壓的關係如此密切,聖經中所指貧窮的來源,很可能是社會的罪而非個人的罪。申命記廿八章賜福和咒詛的對象是整個民族,也是舊約先知宣告審判的基礎信息。舊約先知眼中的貧窮人,往往是被他人的罪所傷害及被強權欺壓的弱勢社群。

  Hanks在美國一所傳統神學院畢業,後到南美洲任教。啟發他撰寫本書與他一次經歷有關。有一次他獲邀到一個會議分享,講題是聖經論貧窮,準備時發現雖然貧窮、錢和經濟這些主題在聖經中重複出現,西方神學卻很少提及。這件事令他反省到,原來神學工作者身處的位置及文化,會影響他的神學建構。因此,神學工作者不會提出一些他們認為不重要的問題。不發問,自然就看不見。而當神學成為一套系統及範式的時候,它反過來會指導甚至決定你所看見的。

  若以此引申,神學與實踐的關係值得我們深思。其實,每一個宣教行動都衝擊着傳統神學。宣教場景中與人的直接交往驅使我們不斷發問,反思我們已有的神學系統框框能否解釋人當下的問題。實踐的作用就是不斷拓寬既有框框,透過發問,檢視既有的神學系統缺少了甚麼。正如彼得起初認為福音只臨到猶太人,惟當進到哥利流家時,他的神學就開始改變。

  我們是否願意透過參與及實踐,挑戰既有思想模式,在實踐中擴闊自己?很多信徒認為福音中最重要是靈魂的救贖,然而新約中「拯救」(σῴζω) 一詞有大概三份一情況是指醫治或脫離肉體的危難,而非靈魂的救贖。「整全使命」(Integral Mission)的概念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身心社靈、全人福音的道理:一方面福音肯定會帶來個人和群體生命的改變,而這些改變也一定包含著物質生活的重整;另一方面所有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對貧窮人作的服事,都包含著福音的信息。

  今天香港社會的貧窮及弱勢社群觸目皆是,如那些住在板間房或劏房的居民、露宿者、新移民等。他們是受欺壓的被罪者(sinned-against),我們是否願意接觸及服事他們,並在實踐中發問:「我們的福音對他們有甚麼意思?對他們來說甚麼是福音?」

  筆者按:文章觀點是引用自中國神學研究院實踐科副教授莫陳詠恩博士在「施達貧友」七月分享會「從聖經看貧窮與公義」的分享內容,特此鳴謝。)

  誠邀您成為「施達貧友」會員:「施達貧友」定期舉辦分享會、探訪和團聚等活動,是一個促進基督徒學習、推動及切實關懷扶貧濟困事工的平台。歡迎您成為「施達貧友」會員,詳情請瀏覽www.cedarfund.org/cedarclub

Donationcall
更多標籤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