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我發起了「關注方舟驚世電影佈道者操守」的群組

  影音使團自從籌劃方舟展館後,整個機構的活動都以方舟為核心,發動多次考古籌款,後來更成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多年來,影音使團的方舟考古都備受到教內外人士的質疑,但影音使團沒有改變其一貫手法。最近的《挪亞方舟驚世啟示2》,宣傳手法更令人咋舌。

  影音使團在宣傳海報上,印上「方舟不是神話!驚世真相全球首度曝光!列入『國家地理二○一○十大考古發現』」。在其網頁上,指他們的探險隊登上超過4000米的雪嶺,發現多個冰封絕嶺的巨型木結構間隔,此發現隨即登上「國家地理雜誌二○一○十大最多瀏覽的考古發現之一」之列。

  此兩項聲稱都是虛假的。《國家地理雜誌》只有十大最多瀏覽考古新聞名榜,而沒有十大考古發現名榜。網友Peter Wong是該雜誌的讀者,曾去函《國家地理雜誌》查詢,得到以下的回覆:

  No, we did not say this is among the ten most important finds of 2010. We said it was among the most popular discoveries, based on how many people read our story about it. See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0/11/photogalleries/101130-best-of-2010-science-nature-pictures-news-fish-hands/#comments
You'll note too, that the other sources quoted in the full story were skeptical of the team's claims.

  (中譯) 沒有,我們沒有說這是二○一○年十大考古發現之一。我們是說它是最流行的發現,根據有多少人閱讀我們的報導來說。請看以下網頁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0/11/photogalleries/101130-best-of-2010-science-nature-pictures-news-fish-hands/#comments
你也會發現到,在這個完整的報導中引述的其他消息來源,對於這隊人所作的聲稱是抱懷疑的。

 另一個電郵則說,

 I looked through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e website at http://www.noahsarksearch.net/eng/index.php and did not find a reference to our organization. However, I can tell you that we have not endorsed this organization's claim that they found Noah's Ark, nor do maintain a list of the most important discoveries by year.

  (中譯)我讀過這個網頁http://www.noahsarksearch.net/eng/index.php的英文版,沒有發現有引用過我們的機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沒有確認這機構的聲稱,沒有說他們發現了挪亞方舟,又沒有一個全年最重要發現的名榜。

  From:
  Lisa T. Walker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在影音使團所扭曲的原本報道裡,《國家地理雜誌》的評論是這樣的:「But some archaeologists and historians took the latest claim that Noah's ark had been found about as seriously as they had past ones—not very.(中譯)但一些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對這最新近的發現挪亞方舟的聲稱,大約與之前的別的聲稱有同樣的認真程度──不太認真對待。」

  影音使團以失實的手法,企圖欺騙市民他們的發現已被權威雜誌認定為二○一○年十大考古,號召信徒帶親友觀看電影,這是很失見證的弄虛作假的做法。再者,影音使團已多次以考古為名,呼籲信徒奉獻。但數百萬的捐款,竟落得如下場,實在浪費弟兄姊妹的奉獻。過去本地信徒群體已多次批評他們的佈道手法和事工方向,但勸阻無效。信徒群體不能助長此類歪風,必須拒絕使用此種虛謊手段推動事工的機構。

  本人呼籲,信徒們起來杯葛這系列的方舟佈道活動,讉責方舟佈道者的欺騙手段,並以沉重的心情,向香港市民致歉。

  參考網頁
  《國家地理雜誌》官方報道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0/04/100428-noahs-ark-found-in-turkey-science-religion-culture/

  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10/11/photogalleries/101130-best-of-2010-science-nature-pictures-news-fish-hands/#comments

  「關注方舟驚世電影佈道者操守」群組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92499524094553/

  電影宣傳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0349319309555&set=o.292499524094553&type=3&theater

  官方宣傳海報
  http://www.noahsarkmovies.com/movie/hk/images/filmposter_high.jpg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1.10.13)

編按:
影音使團回應,見http://www.noahsarkmovies.com/movie/hk/pdf/13Oct2011.pdf。作者進一步回應,見
http://chengfu-hy.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5.html

(2011.10.17增訂)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舊回應46則


另一佚名 / 2011-10-20 20:37:59

本文發展,見2011-10-17 編按


編按:
影音使團回應,見
http://www.noahsarkmovies.com/movie/hk/pdf/13Oct2011.pdf


作者進一步回應,見http://chengfu-hy.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5.html


2011.10.17增訂)


 

張國棟 / 2011-10-20 15:11:56

又打個比喻

明光社歷史真的很好用,說出來大家一定會明白。

強君不妨回想家暴條例。那時,社會裡有些人不滿明光社突然彈出來阻住地球轉,政府明明只是在談家暴,而不是同性婚姻,幹嗎要混為一談?但從明光社的角度來看,是政府阻住地球轉,明明那個字眼可以不用,為甚麼堅持要用,是否別有用心?為甚麼要堅持,搞到要明光社出來嘈?

反方舟,為甚麼要變成支持關古?有了這堅持,我的出現才變成阻住地球轉。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堅持本身才是阻住地球轉。而我的建議和分析,和很多別人的文章,已超越了這個堅持,若讀者只關心反方舟,和怎樣才反得更有效,順著談下去便可,這些噪音,根本就可以不理會。

張國棟 / 2011-10-20 14:41:46

回應強君

強君,我不明白您要求甚麼。

一,有錯才可以道歉,但現在是有人不斷狙擊我,玩背後說人壞話。這人明明已經不知道我的生活、處事、想法,也不知道基督教人文學會這幾年的事,那所謂「眾叛親離」都不知是哪裡道聽塗說來的,但卻可以言之鑿鑿編造故事來抹黑。我不追究,已算是很有厚道的吧。我也不是沒有嘗試澄清和糾正,但偏偏古斌不準別人在他地盤留言解釋,結果他只能在自己幻想出來的故事裡繼續編下,很可惜的,略知實情的關傳道也沒有嘗試糾正古斌的偏見。

二,在方舟事件上,黃國棟扯開了少少話題,我頂唔順某些人的操守所以也跟住扯開少少話題,但我立刻在極大情緒壓力下寫回三大篇文章出來分析和建議。那些分析和建議未必是他們喜歡的,但卻也不是無道理,他(們)為了私人恩怨,拼命地拒絕接受,寧願花大量時間來批倒我的意見,也不去做有建設性的事--例如建立一個資料庫。這又與我何干?

三,再者,若關古二人真有操守問題,其實這個所謂「扯開話題」已不再成立。

四,最後,我剛才說了要走的,但被古斌揪回來打,我保護一下自己都不可以嗎?

五,OK,我想到了,或許你的意思是,這個方舟話題是他們的business ,所以我作為他們的眼中釘就不應該出聲。若然你們認為這個話題是他們的專利,是他們用來建立品牌的活動,那麼我是要道歉的。

強 / 2011-10-20 14:33:12

我來做和事佬

不如張國棟兄簡單道個歉,古斌兄等便放下個人性格衝突及恩恩怨怨,繼續睇番”方舟”呢單野。張兄,好吧?

張國棟 / 2011-10-20 14:18:23

回應

果然,小人立刻彈出來。無他,私下在面書地盤罵人,可以不準別人回應,但在《時代論壇》,沒法使出這下流手段,就只得立刻彈出來保面子。

難得有人多年來一直追踪我所做的事,然後編造出這樣一個似層層的故事(甚有影音風格),比明光社狙擊手還要關心我。一切只因當年我和我的朋友沒有賞識他,沒有滿足他的自大心理。近廿年了,在這圈子裡我沒有見過有任何人會這樣記恨和扭曲事實而面不改容。

至於眾叛親離,這又是扭曲事實。其實只是兩、三個人合不來而已,有些人少了接觸,但卻仍是朋友。反觀古斌失去了不少朋友(我聽過好些),但他不斷搞新活動,就不斷有新朋友來面書沖喜。這樣就得意忘形了。我倒還有些朋友互相支持,只是他不知道,那就胡扯。(且慢,難道他有無間道在我身旁?但那些無間道會否看錯了?我明明還有好些朋友啊。)

希望古先生日後不要在我的文章下彈出來說三道四,自暴醜態,尤其不要像上次那般,用假名來罵人那麼缺德。

他日見主面自有公論。再見。

古斌 / 2011-10-20 13:38:22

悔改吧

可怕的張先生。張先生最可怕的地方是,他用盡一切辦法把全世界的目光都要扯到他身上,而且,否認他曾有任何這樣的想法。

自他一出貼,就在數群組裡怎麼半個鐘頭都沒有share他的文,然後數著有人share了,那裡有七個like。他一味要把發起群組的人踩下來,就是他眼中那是當了頭(雖然不會有太多人有這個想法)。他眼中多麼渴求被人稱讚,便在每個人的動作裡看到一樣的意圖。相反,自己缺乏的在場行動(勸戒親影音肢體、參與信徒討論等),他看不到人家有做,所以又把自己沒有的看成是人家沒有的。

最好笑的是,是關押上自己的仕途,冒犯親影音肢體,這一點在引發平信徒關注肯定扮演了一定角色。許多信徒不關心謾罵,但欣賞人格。即使這關注沒有甚麼偉大的行動,但張先生可以搖身一變,指點別人不該"帶領"群組,自己甚麼都沒做過,就這一點已夠乞人憎。這張先生還有更討厭的是,從胡牧的例子看,他實在人心不足。胡志偉牧師早前不時讚他,他便好開心,這很正常,但接著,他就連胡牧師也不放在眼內,普通一篇教牧文章也被他批得好像不入流的文章一樣,批得連胡牧師也求他手下留情,然後,他還可以不知恥的繼續說,胡牧師也認自己水平低。

目中無牧輩,無朋,驕恣,難怪這種人眾叛親離。悔改吧老兄。

張國棟 / 2011-10-20 11:54:51

回小傳道

多謝您的答覆!每次都是曇花一現,發出一聲嘈音,就消失了,實在令人飲恨。但如果真的甚麼也做不到,也只好學習交託。

或許他們真的搞得起,不要睇死人,否則他日會意氣風發地回來串爆。現在教內那些所謂有識之士,滿口屬靈用語背後,卻沒有昔日那種謙厚。但我算是盡了人事,寫了兩個建議,寫了一篇批評影音的文章,這樣也叫做空談沒實踐,一去那群組就被人趕,我已沒有甚麼可以做了,也沒有時間精力。或許我做個食花生的人算了。

再見。在禱告裡支持您。日後若聽到人講我壞話,針對我人格,希望智者們會截住。我已不勝銘感。

小傳道 / 2011-10-20 11:14:12

回張弟兄


多謝張弟兄的回應。當然一個行動是需要有人作領導,統籌策略、資料搜集、動員人力、財務安排等等。無奈,這兒甚難組織起來,作一些有持久力的行動。有可能,像張弟兄所說的,只是曇花一現,發出一聲嘈音,就消失了。


現在根本沒有集體行動的本錢,只是各處微聲的抗議。我可以用一次崇拜宣佈指出影音的錯,但也有支持影音的會眾向我查詢,了解背後的資料的可靠性。所以,張弟兄的提醒是言之成理的。


不過,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身的影響力,做得多少便多少。也明白各人有各人的堅持與表達方式,並不容易接受其他人的忠告。在人不能,上帝卻可以。因此,我為此事祈禱,雖然不知道要祈禱多久,但我相信上帝有祂的時間與方法。

張國棟 / 2011-10-20 11:10:32

希望群組不會變成了小圈子地盤

由於有網友把拙文貼在關傳道的面子書基地,出於禮貌和尊重討論可能性,我便去那裡留一個言,有七人 like 我,大概是表示鼓勵吧。但不足幾小時,立刻被古斌跑來罵。那麼我唯有走。「不把著眼點聚焦在自己身上,我們會為上帝完成更多的工作。」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誰在壓逼誰,應該很清楚吧。搞成這樣子,我不知這個群組還可以做到甚麼出來。

幸好《時代論壇》還是一個比較開放和公開的園地。

張國棟 / 2011-10-20 10:36:04

回小傳道

多謝您的回應。大致如此。但那所謂各自各精彩,我會認為較恰當想法是互補不足。 Facebook 無法做好思考和論據整理,這個事實乾脆承認便罷,根本無乜好拗,那就分一些人力(或期望有別人)去做一些資料整理。但 Facebook 的互通消息和社交功能當然也不用否定。這裡沒有人說過要非此即彼。

至於主持人,其實不管如何自發的活動,始終都要有些人領頭,有些人長期地承托著和聯繫著各相關活動。我也不認為關傳道很想做領袖,但遲早都要有些人站在那位置。但願有賢能之士來擔當這個工作。

以現在各有各做,但做來做去只是在網上瘋傳批評和新資料,卻沒有系統整理,沒有仔細批評的情況來看,恐怕最終除了製造一些噪音外,只會一事無成。要令影音不再推方舟,需要做更多別的事呢。

很簡單,若有一不知情信徒問,你和我有甚麼可以告訴他/她?有沒有一些整全的資料來交代?可以講得多詳細具體?有多少公信力?尤其現在影音也在建立論述,那信徒可能在別的網站發現一些「似層層」的支持論點,你可怎樣指導他?假如他已經很skeptical ,質疑您的資料又有幾可靠,您可以訴諸甚麼學者或神學院教授呢?那些學者或神學院教授講過甚麼呢?......如此,雙方無可避免地就要有很多文字批判,某些人不屑的咬文嚼字,隨時會影響論述戰的發展。

(又可以用明光社做例子。明光社的策略正是,每當吳敏倫之類有任何高見,就一定要寫幾篇文章來反駁,反駁是否成功說服所有人並不重要(當然做到是最好),重要的是立此存照,一些未想通的朋友能找到正反資料來參考,漸漸發現可能某方才比較有理。所以,您會見到明光社陣營總是有十本八本書,等住用來壓人的,而他們的寫手通常都會說,某某觀點我們己有專書解釋,請有興趣朋友自行參考。最後,當我要批評明光社陣營時,我也不能只在網上到處說幾句,有人問起就把幾十條links 塞給他。我要寫一本書來把別人不容易即時找到的資料整理出來,並加以分析。)

最後可能還要談談大家究竟想做到甚麼就覺得足夠。做到各有各精彩,有人聽您的話而不支持方舟?做到各大教牧均不再支持影音,等它無錢自然死亡?做到有人悔改,大家一團和氣?.......

小傳道 / 2011-10-20 10:06:03

一些回應


拜讀了張弟兄與古弟兄的回應,似乎張弟兄提醒:在對話中要保持理性客觀;把論據的資料妥善保存;要冷靜地分析形勢;目標要明確免分心;關傳道可功成身退,讓一些沒有歷史(其他議題)的人作頭(代表)等等。


古弟兄認為FACEBOOK的方式行之有效,在這次影音事件上起了一定的作用。在這類行動裡,根本沒有誰是主持人,在同一主題下,各自各精彩等等。


以上只是小弟的粗略概括,若有誤解,請兩位海量包涵。我認為關傳道可能無意作領袖,只是面對影音事件,按捺不住,要舉檢,讓更多人了解或關心真相。這次事件上,關心的可以是如何防止影音般的誤導手法、著名教會領袖的盲目支持,當然還有很多議題值得商討。

張國棟 / 2011-10-20 06:28:32

給反「方舟」人士的建議(二)


給反「方舟」人士的建議(二)

張國棟 / 2011-10-20 03:08:27

澄清有關 Facebook 的意見

拙文原文在這裡:http://hkepistemologist.wordpress.com/2011/10/18/%e7%b5%a6%e5%8f%8d%e3%80%8c%e6%96%b9%e8%88%9f%e3%80%8d%e4%ba%ba%e5%a3%ab%e7%9a%84%e5%bb%ba%e8%ad%b0%ef%bc%88%e4%b8%80%ef%bc%89/

在那裡我說:

「我建議,若要用互聯網,較恰當的做法是設立一個很認真的網站(並且設計方面不要弄得太幼稚),羅列不同證據和資料,記錄教內學者和教牧的反對意見等等。Facebook 群組可以保留,但那裡只是做回快速聯絡和互通消息的地方,不作嚴肅論證,並且,那裡仍然要勸諭參加者謹慎說話,不要給人留下口實。就像昔日那個調查《基督日報》的委員會的報告,放了上網,簡單和嚴正,沒有緊貼著一個討論區或社交網站給人爆大鑊和臭罵該報,列出教授和教牧名單,並交代調查手法,這才能達到說服和廣傳的目的。」

讀者須留意,我沒有說要關掉那 Facebook 群組,我只是指出任何 Facebook 群組的缺點,並提出一個並行網站來作為互補。這根本沒有否定過 Facebook 的功用。而事實上,Occupy Wall Street 之類的運動背後也真的有人在建立比較嚴肅的網站來作為思想後盾。

如此,真正抱持著「非A即B」的思考模式的,原來並不是我,而是古斌。但他卻剛好把道理倒轉,這麼簡單的東西都讀不明白。是思考不力,抑或別有用心?高深奧妙,我猜不透。

張國棟 / 2011-10-20 02:09:17

回應一個含沙射影

古斌出來了!他的回應有部份是為以 Facebook 為基地辯護,那是我有批評的。

他說:「非A即B」的思考模式:A發揮作用,B也發揮作用。也沒有一個人有權說:「我才有作用,你沒作用。」誠然,名目上是回應失實宣傳事件目前情況,但順便含沙射影攻擊人也可以。

事實上,古斌已在其一人機構裡又公私不分地向我發炮,回應我在〈受害者的最後自白〉,而且又是不準別人回應,單向地鞭屍。(古斌的手段叫做「鞭屍」,是我在別人那裡學回來的,可見不是我一人的意見,也不是罕有的情況)。在該段文字裡,古斌竟然可以把我對關浩然誠信的質疑,和其中的擔驚受怕,說成是我多年來唔抵得古斌出名,所以凡與他有關的人和事我都要批評和攻擊,因此可見我多麼的惡,只因要針對偉大的古斌,把一切其他人都要殺害。

一,這個妄想自大實在嚇死人,他明明不是文章主角,他卻幻想是一個多年陰謀在狙擊他。二,文章明明是受害者自白,現在被扭曲為攻擊他,而且不是攻擊加害者!

他今日那麼痛恨我,我已交代了,大概是他五、六年前在基督教人文學會大出洋相,蒙羞離場,因此終日懷恨在心,我說甚麼都要詮釋為我瞧不起他,是啟蒙思想孽種讀不明他的高深思想,到他出名了,就變成我唔抵得他出名。

古斌!你唔好咁幼稚啦。

古斌的回應結尾說,「實踐比空談更需要」。這句話他之前用來攻擊過我的,現在大概又是在暗罵。只不過,現在空談的是誰?我剛寫了一項意見,然後又出了文章分析影音回應的拙劣,並指出關那方竟無人看得出。原來有一個 facebook 基地,model after 茉莉花革命,但不理會其中缺點,也暫時沒有實踐成效,就叫做實踐,但別人花時間思考出辯論的問題關鍵,因此在短短幾天內寫出兩篇文章,並且直接向影音挑戰,卻不算數。扭曲事實之強,世上只有古斌。(但由於他經常躲在自己 Facebook 地盤和這裡回應欄暗中發射,善用了最適宜搬弄是非的媒體,因此別人就不容易發現。)

誠然,我們若「不把著眼點聚焦在自己身上,我們會為上帝完成更多的工作。」我十分同意。但拙文在關的 Facebook 基地裡沒有人談論,為甚麼?因為分析不對?抑或因為有人對我有心病,所以即使我有些意見是好的(或至少不是差到不值一提),他們就是不喜歡傳閱或討論--即使傳閱是 Facebook 苿莉花式活動的典型動作?現在究竟誰不肯為大局著想,倒要順手把自己的眼中釘去除,應該很清楚的吧。

古斌 / 2011-10-20 02:00:05

【就影音使團失實宣傳事件目前情況的一點回應】

【就影音使團失實宣傳事件目前情況的一點回應】

關與胡針對是影音使團的撒謊行為。視海報的宣傳有撒謊之嫌,這具有較強的控訴理據。看到事情的嚴重性就出聲,這是重點,重點不是要咬死影音使團,要找一個對方不能駁斥的錯誤(這便是名符其實的「搞針對」),重點是他們做錯了事,呼喊者所感受到的(先撇開事實性的爭辯)是嚴重的錯,是要斥責的錯。

至於影音使團的啟事,其實並沒有認錯,不論這個錯叫甚麼名字。啟事的意思是:我講的不是你講的網頁,我沒講錯,因為網頁係錦寫,除非有人說這寫法是錯。因此,影音使團並沒有承認任何程度的錯,不論撒謊、誤導、遺漏或是錯判。

以上這兩項事實判斷很重要,否則,無從談論目前事情的形勢。

接著我要指的是,大凡茉莉花革命,或佔據XX,facebook及網絡都是重要發動社運的手段。這也是事實認定。但正如社運,較在社會建制者,一般不會喜歡這些搞事分子,那麼他不喜歡搞事分子是因為他們搞事呢?還是因為他們用facebook?大家可以思考。

不過我肯定的是,facebook已經發揮著重要的功能,這個現象是一年前所沒有的,這個功能是值得被肯定的。當然,運動要成功不只靠facebook,但不代表用facebook就變成愚笨。換句話說,facebook在虛擬空間而言,它已發揮了它應該發揮的功用,不因為虛擬空間不能代替實體空間而否定虛擬空間(或facebook作為此空間的實踐)的價值。

群眾運動是多向度的,沒有任何人是權威,也沒有必要採取「非A即B」的思考模式:A發揮作用,B也發揮作用。也沒有一個人有權說:「我才有作用,你沒作用。」不把著眼點聚焦在自己身上,我們會為上帝完成更多的工作。

上述是目前的情勢。但實踐比空談更需要。

張國棟 / 2011-10-19 22:30:59

出了

在此,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9021&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張國棟 / 2011-10-19 14:20:52

另一意見

另一意見已為文投稿,若被接納,會不日刊出。

小傳道 / 2011-10-19 10:14:45

實際行動


在剛剛過去的主日,我向會眾報告了有關影音機構在"方舟"事件上的問題,並且建議會眾:


1. 暫時停止奉獻給這機構,直至清楚交代事件;


2. 積極不參與這機構的活動,不購買其產品;


3. 通知認識的基督徒,為此事祈禱,也為那些公開支持這次影音"方舟"事件的基督教領袖們祈禱,也為受影響的影音員工祈禱等等。

張國棟 / 2011-10-19 03:28:00

給反「方舟」人士的建議(一)


給反「方舟」人士的建議(一)

張國棟 / 2011-10-18 01:36:10

受害者的最後自白

恐怕我不講清楚,我還是水洗不清。請看拙文:

受害者的最後自白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