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
(第一至三篇全文)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一)
--从二○一一年十一月七日的《号外》说起

一、前言
二、《号外》内容混杂不堪
三、影音使团在六、七年来一直搞错别人的批评?
四、貌似理性的不理性
五、抹黑
六、网上手段
七、待续……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二)
--兼略评《号外二》

八、儿戏的探索手法
九、斯奈林博士真的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十、影音使团的新观点:放弃年轻地球说、不再相信挪亚是2,370 BC 左右的人!

(一)亚拉腊山上的还会是挪亚方舟吗?
(二)影音使团无法再用历史年期来断定木结构是否挪亚的方舟?
(三)影音使团神学立场作出了重大改动,背弃支持者!
十一、小结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三)
--道德操守与信任

十二、为什么要对90%一说那么煞有介事?
十三、影音使团岂不说了,有很多有力证据现阶段不便透露?
十四、传媒式取巧炒作风格有何不妥?
十五、克兰克博士的惊人履历
十六、其他道德操守问题
十七、现在是时候说「不!」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一)
--从二○一一年十一月七日的《号外》说起

一、前言

  影音使团在二○一一年十一月七日的《号外》里,吹嘘电影《挪亚方舟惊世启示2》获得中美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并强烈控诉教内批评者,直指他们抹黑,动机不良。《号外》声称,「抨击者……绝对可以用理性、冷静及开放的态度向挪亚方舟国际事工沟通、了解……」1原来近年经常规避议论,不在香港教会的舆论平台《时代论坛》与批评者对话的影音使团,仍然期盼会有理性沟通,实在难能可贵。那么,不如我们一起理性、冷静、和开放地分析近年围绕着影音使团声称发现了方舟(后改口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能发现,再改为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的相关辩论要点,让这个声称被屈的影音使团在众教牧和信徒面前辩白。由于资料众多,我分几篇文章刊登。本文先谈这份《号外一》的某部份。2

二、《号外》内容混杂不堪

  《号外》首先报导袁文辉、杨永祥、梁艺玲的个人感受。若要指证「最佳纪录片」一奖当之无愧,理应谈其他纪录片类别里的电影如何好,或指出其他纪录片在考古实证上做得很随便(例如探索队中没有一人是专家、所谓专家没有国际认可等),然后衬托出自己更好,但偏偏却没有提供那些资料,倒讲了其他类别的电影(那些都是街知巷闻的名片)和介绍中美电影节。这表达手法令人疑问,究竟参选影片质素的质素有多高。大家都知道,全区最差的那中学也可以有人考第一。

  接着,《号外》报道中美电影主席苏彦祥表示影音使团有坚毅求真精神,电影集团总裁 Andre Morgan 对此电影述及的「探索过程」感到骄傲,和资深演员张宇基表示希望真的发现了方舟。这些全都跟方舟是否被发现了无关,什至,从张宇基的言论可见,张并不认为电影有交代足够理由令他相关方舟已经被发现。

   或许有人会问:「他们只是吹嘘获奖吧,为什么你以为他们意图声称是新证据?就算再多一百个这样的奖项或赞赏,理性地看也是无用的。」说得好!这回到《号外》用意何在。《号外》用一半篇幅攻击教内人士质疑影音使团未有提供足够证据显示已经发现方舟,并且手法并不合符考古专业要求,但却经常以貌似考古发现的口吻和方式做宣传,搞布道会等。并且,第二页标题说「打破争议,制作受业界肯定」。业界里有什么争议出现过,可以用获奖来打破?难道业界里有人质疑影音使团连一部略有水准的电影也不懂得拍,所以现在有电影得奖,成功打破了争议?若没有,这个「争议」自然是教内那争议。但教内那争议又怎能用获奖来打破?为什么《号外》作者要这样写?

  这不难令人怀疑作者意图取巧,混淆视听,犹如一贯传媒炒作手法。这类手法在教会里理应是要受到责难的。但同情点看,这未必是蓄意的手段,只是作者思考和写作能力有问题,胡乱堆砌文字。

三、影音使团在六、七年来一直搞错别人的批评?

  第三、四页转为抨击教内有人「不合理」地批评方舟探索。那里的第一句是这样的「在网络上抨击方舟探索的文章,写作人大多数均未曾踏足过亚拉腊山,也非当地从事专门研究的学者,更遑论透过实地考察工作取得第一手资料。他们只从古文献和书本中撷取认为合用的资料,堆砌成文章,内容有严重误导之嫌,更被攻击者错误引用,以致忽略方舟布道事工的价值,。」

  这里立刻出现了一个错误。批评者并非质疑方舟的「探索」及「布道事工的价值」。想不到影音使团在这六、七年来听了同辈长辈那么多训诲,不断被教内人士多方质疑,仍然搞不通人家在批评什么。人家批评的,主要是(一)发现方舟的声称未被证实下,影音使团却拒绝提出更多和更有力的证据,并且在这几年间不断改口,把发现方舟的地点说成不是上次讲的那一个(这即变相承认之前的「发现」原来是假的,但当然他们不会如此直言),把发现方舟的可能性改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又再改为百分之九十。(二)在这些疑团未释的同时,影音使团却不断在「发现了」和「快要发现」或「极可能发现」之间混淆视听,误导广大信徒和市民参加布道会和看方舟电影,这出现了布道操守的问题,这点我不用多言,因为正好近日伦理学博士叶敬德牧师已撰文讨论3,《国家地理杂志》事件也是最新近例(这点日后还有话要说)。(三)但各位更不宜忘记,这事也牵涉大量金钱,影音使团向教会不断要求几百万又几百万的奉献,令人质疑这是否恰当运用神赐予教会的资源。

四,貌似理性的不理性

  了解过这些形同取巧的手段,我们转去看《号外》怎样指摘批评者时,会发现更多问题。那里首先攻击陈崇基牧师的文章,提出五项谬误。我不正面讨论这五点批评(马保罗牧师刚已回应)4,因为《号外》作者的形同取巧手段所表达的弦外之音,值得首先关注。《号外》说:「陈崇基牧师在其网志中,以考古学家的身份,但未有亲身到过亚拉腊山实地考察的情况下,错误引用前人之论文」,及后又写道:「面对在其网志上被匿名读者质询,陈牧师终于承认他在考古学中科学方面的训练不足。既然如此,又怎可以用专家身份做学术文章?」彷佛陈牧师假装自己是学者,但被人捉到了,虚伪身份被揭穿。然而,陈牧师在文章里从来没有声称自己是以考古学家的身份来写学术文章,他在正文里早就说了「作为考古学的研究者,我盼望教会的弟兄姊妹……要慎思分析」,那「研究者」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用「学者」、「专家」、「博士」等呢?因为在同一网页里,陈牧师已出示他学历:「美国惠顿学院 Wheaton College:圣经考古学硕士」,并且「曾于亚实基伦作实地考古发掘工作,和圣地多处作过探讨」。因此,这里完全没有假装或误导的意图,只是影音使团故意制造一些弦外之音,让不小心或早就先入为主的读者自行加上幻想。

  再者,怎样才算学术文章?陈牧师有声称该文为学术文章吗?没有。即使有,他的定义跟《号外》作者的定义相同吗?更什者,那作者究竟懂不懂学术文章也会有错误的呢?即使《号外》作者说出定义,他怎能从几个错误推论出陈文不是学术文章?

  同类取巧手段也出现于另一处:「陈牧师认为就算在山上发现有古木结构,也不过是后世遗留的痕迹。陈牧师没有进一步审视那些「遗迹」,究竟是哪一类的建筑物,显出他对此「古木结构」漫不经心的态度。」《号外》作者所提供的理由(那位克兰克博士的讲法)若成立,只能证明陈牧师言论错了,如何推出「漫不经心的态度」?若论态度,现在谁明显地比较差?

  结论:这些说话形同故意取巧,混淆视听。勉强还可当是作者写作、理解和思辩能力极差,但动机良善。哪一个较合理,各位自行判断。(另外,虽然本文没有篇幅讨论那五点批评,但那里有出现避重就轻、只看小节而当全文主旨不成立的错。各位宜小心看。这些,又再令人怀疑,究竟是否蓄意的呢?)再者,若要挖苦批评者学术不足,我们岂不更要反问,影音使团探索队全都是业馀人士,多年来在那疑似遗址附近污染了疑似古物,这样草率,又怎能到处声称发现了方舟?这不是我瞎猜的,他们的伙伴克兰克博士近日在新闻稿里坦承探索队手法业馀不当,令某些样本被污染了5(见下文)。

五、抹黑

  在取巧疑云下,这《号外》尚有更严重的道德问题──指批评者抹黑,攻击教牧诚信。何谓抹黑?让我们从常理来略为釐清「抹黑」。若甲说一些客观地真实的话,令乙的名誉蒙受损害,甲是否抹黑乙?当然不是。若甲说一些客观地错误的话,令乙的名誉蒙受损害,甲是否抹黑乙?但甲未必有那意图。若甲说一些客观地错误的话,亦有意图对乙的名誉造成损害,但他不知道他那番话是错误的,甲是否抹黑了乙?也不会是。那么,我们至少得出抹黑的三个必须条件:甲的言论客观地有错误,甲有意图对乙的名誉作出损害,甲明知自己言论客观地有错误但仍然要说出来,目的是要令乙的名誉受损。凡抹黑的言行,必须同时拥有这三个必须条件。(留意,这不是说,拥有这三个必须条件的言行必定是抹黑,这可能是真的,但上述分析并没有支持这点。)

  好了,那么陈崇基牧师的言论是否抹黑?他应该不会明知自己的言论有客观错误但仍说出来,即是说,他没有抹黑。若要质疑我怎知道,我要反问您怎能确定别人心里想什么。影音使团断言那是抹黑,就有责任交代他们凭什么推断陈牧师的动机。好的,我们任何人都不能百分百判断别人动机,因此把要求降低一点,请问影音使团对陈牧师这个人认识有多深,足以凭经验直觉「觉得」陈牧师有这动机的可能性什高?不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我们不会在数字上取巧,六十点也足够。若影音使团讲不出来,假如他们根本不认识陈牧师,他们指摘陈牧师抹黑便是毫无根据。

  并且,一位信徒断定一位他不认识的牧师会故意说一些明知是客观地错误的话来损害别人名誉,是对那牧师──什至教牧界──一个很大的侮辱!我们有理由要求影音使团就此公开道歉。(有关影音使团攻击教牧诚信,当然还包括《号外》对关浩然传道和胡志伟牧师的指控。基本上本节的观点同样适用。)

  抹黑指控不成立之馀,我们还要想想,影音使团在《号外》里多次使用形同取巧的方式扭曲事理,上文已分析了不少,在过去几年亦如是,这似乎已是影音使团的常态,而其中多有涉及客观错误,亦似有明知错误但仍然要说之嫌疑,背后意图明显。那么,如果影音使团认为他们有足够根据指摘陈崇基牧师抹黑,我们就有更足够根据认为影音使团现在对批评者的攻击,才是真正的抹黑。换言之,现在是贼喊捉贼。影音使团在质疑下词穷,遂出此下策,抹黑批评者,实属教内罕见和严重的可耻行为,不论找到的是不是方舟,一个机构几经使用这手段,本身就不是基督教会所能容忍的。

六、网上手段

  《号外》指控批评者「于网络上作出「非白即黑」之批判,用分化手段为求令信徒与方舟探索划清界线」。讽刺的是,《号外》竟然认同那个叫做「方舟护航小组」在网络上任由人们作出非白即黑之批判。例如有人说:「Don Patton 原来涉嫌是个骗子,我上网看他的短片,个样愈睇愈觉得他讲说话装假,很难接受。」那小组并没有匡正这个错误和幼稚的说法。原来看样貌来判断谁是编子,在影音使团眼中叫做「明辨真伪」的小组是会容忍的。如果这样也算得上明辨真伪,整份《号外》所攻击的人全都更有资格做「明辨真伪」的人!

  另外,那个面书里的「方舟护航小组」最早留言是二○一○年十二月七日,迄今近一年,却只有十三个发言,七十五个「人」 like 了。并且,那里提供的连结大多数已失效,彷佛从来没有人查询,只剩下一个人不断在单向发布消息。走在时代前端的影音使团,难道不知道面书是一个社交网络,那里人们动辄有过百个 friends,活动频繁,不消两天也可以有超过十三个发言?(一),这些「明辨真伪」的信徒人数那么少,倒令人怀疑他们是异端少数。(二)这个群组内容空洞,仅有的参加者身份可疑,又像关了门似的,实在令人怀疑这是什么一回事。(为免那里的「人」或幕后主脑人立刻抽起某些言论,或立刻找朋友来充斥场面,我已把那一页的截图存起。)

七、待续……

  由于问题太多,我们下回再见。影使使团的表达手法,一如这份《号外》,常以取巧、混淆视听和避重就轻的方式令不小心读者信以为真。各位宜十分谨慎。为什么影音使团对过去六、七年批评者的观点可以掌握得如此失准?这是故意取巧弄错抑或天生愚鲁?影音使团在不认识陈牧师的情况下断言陈牧师属于那类会明知资料有错但会故意说出来为求对影音使团造成名誉损害的人,对教牧作出很大侮辱。最后,影音使团竟然盛赞一小撮网络神秘人,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替自己讲好说话的就叫做理性和正义,批评的就是抹黑?声称会理性面对的影音使团可以怎样回应呢?我们希望影音使团不会躲在自己网站单方面发表片面和取巧的言论,因这只会令人更觉得他们意图蒙骗读者以及广大信徒和市民。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二)
--兼略评《号外二》

  我在讨论影音使团的疑似取巧手段,现在我们回到最根本问题:有什么证据支持方舟已被发现?

八、儿戏的探索手法

  影音使团在过去六、七年,把事工焦点改变为探索方舟、建立方舟博物馆、以「发现」为噱头搞布道会并每年呼吁教会信徒动辄捐出数百万又数百万,尝试说服教会广大信徒认定已经发现了方舟(或在别的场合说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能发现和后来改口的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然而,考古不是拍电影,学术研究不是公开演讲或制作访问短片。动听、感人、词藻优美、名人见证、电影获奖、牧者推介等等,通通都不是可接受的正确理由。

  这次课题是考古,最首要的证据当然是一些实物,同样重要的是考古学界对那些实物的专业判断,否则我们无法得悉一块木头会否是古物。这专业判断有其学术规範。陈崇基牧师在〈发现方舟的宣称,圣经考古的回应〉为我们简要地提出了那些规範:除了要被同辈评审、还要有更多一致化验结果、吻合近东历史、要有其他洪水灭世的考古证据、要有普世文化断层、要解释为什么其他理论不成立、还要有古环境研究支持。6一般读者都会明白这些要求是合理的,并且,我们不难相信专业考古学者应该还有更多要求。

  这一切学术要求,六、七年来我们看不见影音使团有做过什么,他们略为算是有专家伴同的探索,只是近一年的事。若以前曾声称有专家,那恐怕会是谎言。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昔日探索队连手套也不戴,就拾起声称是「遗址」里的物件,污染了该地点,及后的处理手法亦不恰当。这有点像警察鑑证人员在凶案现场不戴手套地到处摸,以致搜集到的东西被污染,不能用作证据。若有专家在场,这些离谱的事怎能发生?不专业这点不是我瞎猜的,影音使团在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号外二》里承认了。7他们说那话用意不是承认以前错了,倒避重就轻地想批评斯奈林博士(Dr. Andrew Snelling)错误信任影音使团昔日(二○一○年四月)提供给他的木样本化验报告(有关这事,见下文)。但不管那句话用意何在,事实是影音使团变相承认了,在二○一○年四月时还慒然不知原来处理样本是有严格规定的!除了影音使团这个「承认」外,影音使团在二○一一年重用的哈佛考古学博士克兰克(Dr. Joel D. Klenck)也认同探索队曾污染了那地点,令那些样本的化验出错。8

  直至二○一○年,情况发展令人更忧虑和疑惑。影音使团在其网站说他们在另一位置「实证」发现了方舟,但在别处却说只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能是发现了,后来改口说只有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说出这些数字的人并不是考古学专家,那么,这只是毫不专业的推断,与瞎猜有多大分别?(用香港人的话说,「吹水」。)但瞎猜的话却可以用来承托公开声明、布道和筹款活动。9

  结论:由二○○五至二○一○年底,那些几百万又几百万的声势浩大的探索旅程、方舟事工和专业形像,原来是这么儿戏!并且,现在影音使团变相说出来时,没有半点歉意。

九、斯奈林博士真的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在二○一○年四月,影音使团声称已有木样本被检验出有四千八百年历史10(读者必须留意,影音使团去年是说距今四千八百年历史,即那是2,790 BC,但在近来的资料里,尤其克兰克博士的新闻稿里,却说是4,800 BC),他们凭什么言之凿凿地公开声称那木样本有四千八百年历史?因他们十分信任碳十四化验。这话要说得小心。从影音使团在二○一一年十一月发放的《号外二》我们得悉,影音使团认为要用树轮校正,并且「在没有实地考察、没有考虑历史记录及当地文明等佐证的情况下,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就断言木结构不是方舟,并非科学家严谨的做法。」11

  然而,这里的玄机在于,我们不能确定二○一○年时,影音使团是否已经有这认知。

  按二○一一年十一月由斯奈林博士12和影音使团13公开的资料,影音使团在二○一○年四月二十日单单把那个碳十四化验交给美国 Answer in Genesis 研究所里的斯奈林博士看,期望获得背书。只不过,斯奈林博士立刻看出证据不足,什至,因为四个样本里只有一个年份比较久远,理性的结论应该是出现了反证据呢。但影音使团那时并没有理会,五天后转头就向外界公布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能发现了14(后来又改口说只有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方舟),继续公开宣布,继续探索,继续要求教会捐钱。假如影音使团那时已经认知树轮校正和「在没有实地考察、没有考虑历史记录及当地文明等佐证的情况下,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就断言木结构不是方舟,并非科学家严谨的做法」,他们为什么单单把那个碳十四化验交给斯奈林博士看,期望获得背书呢?他们岂不应该知道这是不会获得严谨科学家背书的么?

  或许,影音使团明知单单看碳十四化验是不可靠,但又明知斯奈林不是一位严谨的科学家(斯奈林不是一位严谨的科学家这点是他们在《号外二》里努力营造给读者的印象)。若然如此,他们寻求斯奈林博士背书的举动就有极大嫌疑是意图造假,只求找个人来胡乱背书!

  由于影音使团一定不会承认有意图造假,蒙骗大众,也不会承认自己那么非理性地用一些明知无力的证据来要求他们认为是严谨的科学家来背书,他们现在只能声称他们在二○一○年四月时并不认知树轮校正和「在没有实地考察、没有考虑历史记录及当地文明等佐证的情况下,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就断言木结构不是方舟,并非科学家严谨的做法」。换言之,他们昔日断言木结构是方舟,声称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为真,正正是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

  但这却又出现另一个困难。如果他们在二○一○年四月的思考是,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就断言木结构是方舟,理性地说,他们就应该接受斯奈林博士在四月二十日的意见,承认木结构并非来自方舟,因为碳十四简报里说,四个样本里有三个都不合符方舟的假设,而影音使团的人没有相关学术能力去质疑斯奈林博士。但影音使团拒绝接受那意见。(再者,若他们在二○一○年四月前已懂得树轮校正,他们早就会发现碳十四简报与树轮结果不吻合,于是,理性地,他们没理由断言有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

  谈了这么多,读者应该不难会意,二○一○年四月或以前的影音使团根本不懂得那么多学术理论,他们坚持不听斯奈林博士的意见,原因恐怕不会是理性的。我们可以体谅,当一切都准备安排好,才发现碳十四报告原来是反证据,又不懂用树轮校正来反驳,更不知自己早就污染了木样本,势成骑虎,结果不想面对理性的现实。此乃人之常情。但这言行牵涉到向国际社会公开宣称发现了方舟(后来改口说只有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借此噱头搞布道会,呼吁教会奉献几百万又几百万,殊非小事,在学术和理性的要求来说,在基督徒──和非信徒──的道德来看,都是弥天大错。

十、影音使团的新观点:放弃年轻地球说、不再相信挪亚是2,370 BC 左右的人!

  影音使团在过去一年终于找到一个看来真正是考古专家的哈佛大学毕业的克兰克博士,所以今年里的言论就多自诩理性和科学,并借此取笑批评者,就如上文所示。但克兰克博士出现后,影音使团似乎因此(悄悄地)修改了很多观点。刚已提及的是,在今年十一月十五日发布的英文新闻稿里15,克兰克博士坦言影音使团以前的探索全不专业,因此样本化验皆不可接受。影音使团在《号外二》16不管如何避重就轻,也得间接变相承认了这个多年来的过失,令人无法质疑他们过去处理得十分草率。但还有些更深远的困难,是《号外二》作者彷佛完全不为意或避而不谈的;在接受新观点时不谈这些,是极不负责任的。

  克兰克博士在新闻稿声称,他在那里发现的是一个应该是来自Late Epipaleolithic Period(后旧石器时期?此名称似乎没有标准中译)的结构,按 "calibrated radiocarbon dates" (这主要是碳十四化验),近东其他发掘地点的同类结构都是13,100 至 9,600 BC的。17若影音使团接受这讲法,会面对三个很大的困难。

  (一)亚拉腊山上的还会是挪亚方舟吗?

  昔日影音使团认为他们发现了的古物木结构是方舟,理由是因为2,790 BC正好符合了一些人在圣经里的年份推断,认为挪亚方舟大概也属于那个年代。按影音使团在二○一○年提供给《苹果日报》的资料,他们认为挪亚是2,370 BC 的人18。年份那么相近,自然可印证那木结构是方舟。然而,现在克兰克博士却说木结构是13,100 至 9,600 BC的东西。因此,即使那木结构貌似船只,也不可能是挪亚那艘方舟了!既然,那木结构就不可能是方舟,影音使团好应该考虑终止探索。难道他们由一个传福音的机构,转变成一个业馀考古寻找方舟的机构后,现在要再变身成为一个考古寻找圣经以外的古物的机构?若然如此,教会不用再支持他们了,任由他们在土耳其遗址里寻乐便罢。

  (二)影音使团无法再用历史年期来断定木结构是否挪亚的方舟?

  若影音使团不打算做圣经人物挪亚以外的考古,仍要去土耳其找挪亚方舟,就唯有否认圣经里的挪亚是2,370 BC左右的人,倒要在挪亚年份上多加数千年。只有这样更改挪亚年份,那应该是来自13,100 至 9,600 BC的木结构才有可能是挪亚的方舟。但这「数千年」由谁去决定?如此,问题已不单是可否更改挪亚年份,而是不知可以怎样更改,以致完全丧失了挪亚年份的历史参照!即使现在他们决定要把方舟年份估计为13,100 至 9,600 BC,我们已无法断定任何来自13,100 至 9,600 BC的类似船只的木结构是挪亚的方舟了。既然不能从圣经推计出挪亚年份,又怎能证实或宣称任何古木结构是属于挪亚年份?

  或许有人会反驳说,他们不用更改挪亚年期,挪亚还是2,370 BC的人,但他们可容许挪亚用来造方舟的木材不一定是他年期前数百年,倒可以是数千什至一万年前的(且不论那时有没有树木可以活这么久)。这个不似是影音使团曾经接受的,因为他们在二○一○年时宣称,木样本和挪亚年份相近,这是其中一个理由令他们相信得那木样本来自挪亚方舟。再者,就算他们现在改变这立场,认为挪亚用来造方舟的木材是他年期前数千什至一万年前的,也会陷入上段指出的同样问题:失去了历史参照点,那么,任何略为像船只某部份的木结构,或任何木结构,只要是来自那几千至一万年的,都可能是挪亚方舟的残骸!

  (三)影音使团神学立场作出了重大改动,背弃支持者!

  假若我们不考虑上点第二段的可能性(有一棵树可以活了几千年以致一万年,然后被几千年以致一万年后的挪亚砍来造方舟的某部份),剩下来的推断可能性只会是,因为看到有一些像船只的古木,而那些古木来自13,100 至 9,600 BC,就断定那是方舟,然后逼出挪亚的年份必须也要接近 13,100 至 9,600 BC左右。这里我们固然要问,可否单单凭木结构外貌来断定那是方舟,但更重要的问题是,用这个方法来确定挪亚的年份的话,会陷入一个严重的神学和圣经诠释困难。

  很多支持影音使团的信徒都坚持某种所谓字义释经,他们要倚赖类似十七世纪乌撒大主教(Archbishop James Ussher)的年份计算法19,从而相信挪亚应该是2,370 BC 左右的人。按类似年份计算方法,地球年龄约六千年,而挪亚大概就是2,370 BC的人了。现在一般相信年轻地球说的人,多多少少也是基于这想法。20若挪亚年份最后发现相差了约一千年,或许勉强还有可接受,但现在影音使团要求他们改为相信挪亚年份要接近13,100 至 9,600 BC(因他用的木材是那时期的),就绝对不可能,因那已超出了年轻地球说里地球年龄的上限(六千多年)。

  这否定了用圣经里的年谱计算挪亚年份的释经法,亦即是说,影音使团放弃了他们过去六、七年来一直坚持的所谓字义释经。21读者须注意,在过去一、两年内,香港教会出现一场小规模讨论。某些人认为,所谓字义地解释创世记,必然只得出七日创造论和挪亚是二千多年前的人的结论22,难以容忍半点进化论,但所谓文学释经却容许年份和基督徒对进化论立场上有很多弹性。23支持影音使团的人大都从这角度来看,所以一直批评所谓文学释经不尊重圣经,并声称自己很重视所谓字义释经24。若影音使团现在欲否认他们在二○一○年或以前所相信、用所谓字义释经推算出来的挪亚年份为2,370 BC,他们必须解释这个神学和释经上的立场转变,并向支持者交代!

  为了打扮得合乎科学理性,为了攻击相信年轻地球说的斯奈林博士,今天十分仰赖克兰克博士的影音使团极可能已经背弃了之前那所谓字义释经法。没有仔细紧贴事件、草率地以为《号外二》成功反驳批评的影音使团支持者,可能到现在还慒然不知自己已被狠狠地弃绝和奚落。

  《号外二》显示出来的A, B, C 这三个困难,会对方舟探索造成极大打击,什至有人可会因此认为探索工作立刻可以告吹,所有争议都可以停息了。但影音使团却置若妄闻,不作任何解释,实在教人莫名其妙。同样难以理解的是,影音使团的支持者仍然只懂攻击批评者的学术地位和动机,不反思原来自己昔日一直支持的,今天已经全变了样。

十一、小结

  本篇探讨了最根本问题:有什么证据支持方舟已被发现?从影音使团和克兰克博士的言论里,我们看到影音使团在二○○四至二○一○年的所谓「考古」探索原来十分儿戏。(不禁令人想到香港一句流行语:信一成都死!)影音使团寻求斯奈林博士背书一事反映,不论当日影音使团的人是否认知树轮校正和「在没有实地考察、没有考虑历史记录及当地文明等佐证的情况下,单凭一份碳十四简报就断言木结构不是方舟,并非科学家严谨的做法」,都只会反映出影音使团不理性和不负责任,处事草率马虎。就算这一切往事都不理会,只向前看,也不似有光明的前景,因为影音使团接受了克兰克博士的意见,认为疑似船只的木结构来自13,100 至 9,600 BC,那就绝不可能是2,370 BC左右的挪亚造的船。假如影音使团为了坚持木结构也可能是挪亚方舟,逼出挪亚年份为接近13,100 至 9,600 BC,他们有责任在神学和圣经诠释上作出合理解释。否则,多年来一直基于年轻地球说和所谓字义释经法而支持方舟探索的信徒,将无法再支持下去。

  或许,影音使团词穷理亏至极,狼狈不堪。他们为求找一些借口打发掉斯奈林,宁愿壮士断臂,声称过去一直的努力被他们亲手破坏了(污染了样本),更毫不谨慎地拥抱克兰克的 13,100-9,600 BC 之说,以为可斥责斯奈林这个年轻地球说支持者不尊重科学的同时,却冷不防这一着会自毁长城,把自己和自己的支持者相信多年的年轻地球说和挪亚年份计算全都推翻掉。

  最后,说回科学和考古,我们不妨用《号外二》的总结里的一席话来作结:「具体的科学报告,会待科学团队作更深入研究考证后才公布。NAMI听取专家的意见,会由学历受认可的科学家撰写报告,通过同辈评审,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若然影音使团在二○○四年已懂得这样做,各地华人教会就不用为他们大费周章,并捐出了几百万又几百万港元。可悲的是,影音使团懂得用这句话来取笑斯奈林博士(成立与否是另一回事),却不反省自己过去七年所作的事更符合这句话所要批评的。双重标准至此,实为天下间之奇闻。

理性地质疑影音使团的言论和手法(三)
--道德操守与信任

  我们讨论了影音使团在过去六年来,一直深信挪亚是2,370 BC的人,因木结构碳十四化验结果是四千八百年历史(即2,790 BC),又因状似船只,圣经说方舟停在亚拉腊众山上等等,所以才敢声称有至少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挪亚的方舟(即使这百分之九十数字并不是专家地推断的)。这类观点强调一种所谓字义释经,尤其在计算年谱方面,认为可以十分准确地计出挪亚是什么年代的人,按同一解经原则,持这观点的人只能认为神在廿四小时的七日创造天地,因此他们相信年轻地球说。诚然,直至《号外一》,影音使团仍然表达这想法。他们在那里写道:「以文学批评作为前设,解读创世记、挪亚方舟、大洪水并非真实发生过的历史记载,将神话凌驾于圣经记载的神迹,方舟探索任何的发现自然都会被否决、反对。」只不过,他们竟在十一天后的《号外二》表示认同那位哈佛毕业的考古学博士克兰克的判断,结果一方面间接承认过去六年的探索手法太业馀,白白浪费掉过往花在碳十四化验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另一方面,他们承认木结构与近东相同的结构一样,是来自13,100-9,600 BC 的,认为这才是科学化的判断。这年期会令他们更改挪亚年份,亦即放弃那所谓字义释经,并且,这个年期无法与任何年轻地球说兼容。如此,影音使团其实作了一个很惊人的神学转向,由过去深信(和期望别人也相信)年轻地球说,和深信背后的所谓字义释经原则,变成两样都不再接受,因为现在他们要讲求科学,要攻击斯奈林博士。说回考古,若放弃了所谓字义释经,就再没有任何明确凭据断定挪亚是什么年代的人。一旦失去了挪亚年代的参照点,就算现在可以确定那木结构真是古物,就算那木结构状似船只,已无法确定那是否挪亚的方舟。由此看来,他们已经替自己的探索大计,划上了句号,自毁长城。

  以上种种,都是最根本的考古问题、理性问题和神学问题。在本文,我提出更多质疑和道德操守上的批评,并以信任问题总结整个系列。

十二、为什么要对90%一说那么煞有介事?

  若你恋上了某人,对方某日聊天时胡扯水星比金星大,你会煞有介事地指正错误吗?你只会一笑置之。然而,假如同一番话是一位天文学博士在大学课堂里说的,大家就会慌张起来,要查一查究竟他有没有错。假如同一番话是(未来的)美国太空总署发言人说的,他在宣布下一次太空望远镜要到达较大的那星球,他的错就更加严重。

  同理,「实证」了方舟的讲法之所以引来强烈迴响,是因为这声称牵连什广。这声称成为了布道会的噱头,成为了马湾主题公园的焦点,成为了几百万又几百万的奉献理由。并且,这「发现」还要当成为世界考古发现,并企图在国际考古学界冒出名来。因此,人们必须对这声称有极高要求,正如梁斐生博士引考古专家梁白泉前院长的话说,「『疑是』和『确认』之间这层窗户纸,没有铁证,就不能捅破。」25但偏偏,影音使团在二○一○年爱瞎扯什么百分之九十可能为真,声称他们在考古。而这个百分之九十可能为真的发现,是基于今天他们承认是被自己不小心污染了的样本的碳十四化验简报。

十三、影音使团岂不说了,有很多有力证据现阶段不便透露?

  影音使团有这样说过,但批评者没有排除这类证据存在。他们关心的只是,证据一日不公开,国际考古学界一日不能确定。这便流于片面之词。加上历史里有那么多人声称在土耳其找到挪亚方舟,有些什至曾经获得土耳其政府承认,但最终被发现为假,今天人们对此持怀疑态度是合理的。26

  再者,为什么我们要强烈信任影音使团片面之词?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怀疑影音使团被当地人欺骗了?他们那份碳十四简报,且不谈样本被污染,就连那四间实验室和经手科学人员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一切皆黑箱作业。回看大陆的学术造假风气,我们不得不猜疑,一个中东某国的实验室,可信度并不高。并且,大家有听过苏格兰人 Donald Mackenzie 的事情吗?他是方舟探索爱好者,在二○一○年,他因为听到影音使团声称发现挪亚方舟,专程再到亚拉腊山,但却一去不返。他的事件被英国传媒报导起来,后来美国传媒也关注到。他昔日的探索同伴美国人Jeremy Wiles 正努力找寻他, Wiles 接受访问时说,他们在当地的联络人和朋友告诉他,整件事是骗局,有人受雇把木头运上山。27

  提出这些,不暗示我认为骗局假设比发现方舟假设更可信,只是,不公开证据的结果就是众说纷纭,碰巧今次同时出现了骗局假设,顿时令发现方舟的假设可信性大减。这些都不能怪责别人质疑。

十四、传媒式取巧炒作风格有何不妥?

  在这些疑团下,影音使团惯用的传媒取巧炒作风格更帮倒忙。影音使团以媒体工作起家,除了多了一些宗教术语外,其表达手法彻头彻尾地已经与一般哗众取宠传媒无异,这类文字根本不能用来作严肃和学术的声称或讨论。百分之九十一语就是很鲜明的例子。现在举另一例说明。二○一○年影音使团在其网站内有一页声称「全球专家权威实证『方舟不是神话』」,那里列出了很多人的名字、衔头和说话节录:有「荷兰生物及地质学博士、古植物学与沉积学专家」Dr. Tom Zoutewelle28、「土耳其首席考古学家」Prof. Oktay Belli、「美国资深方舟探索家、地质与科学教育专家」Mr. John McIntosh、「荷兰着名方舟探索家,从事方舟研究达卅五年」的Mr. Gerrit Aalten、「《挪亚时代洪水考古证据(二○一○)》作者Mr. Phillip William、「亚勒省文化局局长」Mr. Muhsin Bulut、「土耳其国会议员」Mr. Mehmet Hanfi Alri、「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港福堂主任牧师」吴宗文牧师、吴宣伦博士(美借华人科学家)。然后那里还有一段话:

  「香港方舟探索队最新发现轰动全球数百传媒,相信五千年来方舟遗骸破冰而出,世界各地包括:美国、荷兰、土耳其等各国科学权威举证支持,全球不得不面对的末世警号经已响起,什至有圣经学者指出:『人类应以最坏打算作最好准备!因为当方舟证据如何具体出现,代表着我们已经进入末世征兆最明显的时代。』」29

  这里的哗众取宠十分严重,什至称得上说谎。排第一的Dr. Tom Zoutewelle 原来是一名年轻地球说支持者。30他曾负责一系列宣扬年轻地球说的映片中的一齣,而该系列里也有斯奈林博士负责三齣。31排第二的是土耳其人Prof. Belli,他曾有很多考古活动,若我们不担心他有利益冲突,这应算是相关博士,并且可信任。

  其他人呢?他们并没有相关博士学位,这也称得上「全球专家权威」?至于「实证」,他们中间有多少位曾经上山亲身考察?(不要忘记,在《号外一》影音使团曾以未有上山观察指摘批评者。32)这要求好像太高了,不如我们找回影音使团去年呈交给斯奈林博士的碳十四简报,看看那名单里的人有谁读得懂所有科学术语,当这也算数吧33--这名单上的人是否知道他们那句话被用来当作「全球专家权威实证『方舟不是神话』」呢?

  再看,「全球数百传媒」?为什么我们在主流报章和电新报导里却不多遇到?若真的在 CNN或BBC等报章刊登了震憾性头版,难道影音使团不会立刻把截图到处张贴出来炫耀一番么?是否那数百传媒皆为小众媒体?会否那些传媒的所谓关注,只是在不起眼的副刊里当花边趣闻提一提而已?但这就被影音使团取巧炒作为「轰动全球数百传媒」!再者,传媒有报道,不等于传媒相信,这是小学生也懂常识而已。但影音使团竟然讲得出传媒「相信五千年来方舟遗骸破冰而出」这假谬的话。

  接续的话更离谱,「各国科学权威举证支持」?影音使团去年以为是严谨但现在则践踏为不严谨的科学家斯奈林博士,在二○一○年四月已告诉影音使团,那碳十四简报并不能指证发现了方舟。后来影音使团才找到一名有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克兰克。而且,土耳其政府至今仍没有公开声称遗址的地点,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号外二》更声称「具体的科学报告,会待科学团队作更深入研究考证后才公布。NAMI听取专家的意见,会由学历受认可的科学家撰写报告,通过同辈评审,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换言之,这么多年来尚未有算得上达到了同辈评审,也没有学术论文能指证方舟已被发现。那么,在二○一○年的各国科学权威怎可能会在没有同辈评审、未见到一篇学术论文前,「举证支持」?这是谎天下之大谬。最后,那位圣经学者是谁?他说那番话的原因,是因为他有相关权威知识确定了那木结构是方舟吗?影音使团可否提供那学者的名字,让我们直接查问清楚,看看他是否同意自己的言论如此被引用?

  这些,再加上我在第一篇文章分析《号外一》如何避重就轻、混淆视线,就是我所谓的传媒式取巧炒作手法。正如我上文说,有些说话不用负上很多责任,人家也不会傻到要追究。我们在媒体无处不在的当代社会里生活,看到人人都会扮权威,早就习惯了不会尽信媒体表达的信息。但这不等于基督教的媒体机构也可如此表达(其他在香港的基督教媒体机构就没有感染这陋习),更不等于影音使团可以在考古事实问题上--即「实证『方舟不是神话』」一声称上--用这类手法掩人耳目,蒙混过去。

  疑团重重之际,还要经常用取巧炒作手法哗众取宠,小事化大,避重就轻,混淆视听,又用这类手法写文章控诉批评者,不禁令人感到(一)影音使团完全没有学术能力,有关发现方舟的声称更加不可信;(二)影音使团在多年来的虚浮言词背后可能渐渐开始有故意误导和抹黑的动机。令这些疑团更难挥去的是,影音使团的人大概真的没有什么学术理性的训练,经常把自己的言论改来改去,并且不留记录供人查考。这一点,我和很多想调查的朋友都有共同体会。例如昔日有谁公开支持过,被影音使团利用来声称有教牧权威推介,今天我们已几乎无法确定了,因此我们也无法追查,那些人士今天的立场有没有改变过。

十五、克兰克博士的惊人履历

  今年,影音使团似乎学精了,很少用「权威」和「实证」等词语,虽然今年他们常常诉诸的人士,是一位哈佛大学毕业的考古学博士34,比上述所有人(除了Prof. Belli )都更有资格做权威。今年找来克兰克博士,可算是多年来最像样的一位考古学者,有望令方舟探索成为学界会关注的事。影音使团今年的说话语气亦显得洋洋得意,自命学术。然而,即使不谈那些骗局传言,略为肯查证的朋友都会发现,这位毕业自哈佛考古学系的克兰克,亦非什么了不起的重要学者。看以下资料前,读者须留意,博士毕业只是学术界的入门,日后的研究成果、出版的质和量、以及同行承认,才能真正令一位博士成为相关领域的重要或知名学者。否则,即使仍有教学,那类博士只算是借借无名但可能仍有跟进学界动向的小学府里的学者而已。另外,一位学者可能在十多年努力研究后减少学术着作,这仍然是学界里愿意承认的,但如果一位博士连那十多年的工夫也从没有花过,他要学界同行认可为重要人物,会是十分困难。

  我在美国印弟安纳大学图书馆里的几个考古学资料库里找克兰克的出版项目,来来去去只有三项:他在一九九六年的博士论文35,他在一九九三年的与另一人合着的论文36,和一九九五年一篇论文37。后来我不得已扩大搜寻範围,并寻求图书馆里考古学方面的资料管理员协助,才能多找出几个出版项目。「扩大搜寻範围」的意思即是说,搜寻结果虽然会多了,但却很可能是因为那些出版并不是在公认的学术刊物里发表。 结果是:其中一项是他在二○○二年把博士论文出版了38,另外两项是在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里出版的,年份是二○一○。39后来有朋友在替我再找到四项出版,其中三项也是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里出版的40,一项在一份自称不属主流科学的谈创造与进化的「期刊」。41馀下两项是克兰克博士一九九四年在以色列发表的一篇论文,和2004年在某书里的一篇论文。42在amazon.com 也可以找到几本他写的书,但那些已不是学术书,只是北美福音派里流行的那类讲末世的书籍。43

  教学方面,我们找不到任何资料。按一般略为像样的美国大学惯例,学系网站一定会出示教授名单。有些兼职讲师即使只有硕士学位,只要多年来一直有任教,很多学系都愿意把他们的名字放上去。假如你是名校毕业,即使你只是每隔两年才教一个学期,他们也许仍会把你的名字放上去。现在,我们找不到克兰克任何教学资料。其实这完全不出奇,今天学界竞争剧烈,初出道博士必须在五、六年内出版多份学术着作,方能在一学府里获得长期教席。但克兰克乏善可陈,博士毕业后几年间没有出版,这类人士会被视为没有出版能力的过气学者,较具规模的大学不会再理睬的了。如此,合理推断是,恐怕克兰克从没有正式教席,或早年曾在不同小学府间中教过一个学期,于是其学系也懒得把他列入教授团,放在网上给人看,又或事隔太久,要把他的名字除掉。

  以上资料和推断,只要对学界有一点常识,肯花时间在网上和略有规模的大学图书馆里寻找,各位皆可自行验证。以上所说的即使尚有遗漏,漏掉了的也不会是什么学术质素高的东西。毕业后荒废了十五年的克兰克可能是一只连三斤哈佛钉也没有的烂船,连「借借无名但可能仍有跟进学界动向的小学府里的学者」这身份也谈不上。

  讽刺的是,克兰克近年出版的「论文」主要刊于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但那是一个相信年轻地球说的基督徒「科学」组织44,无怪乎在比较学术的资料库里是找不到的。若有信徒读者不满我暗示那组织不够科学,我必须请读者留意,我在本文对此不置可否。我只想指出,影音使团在《号外二》正正批评斯奈林等人不够科学,但那位好像比斯奈林更尊重科学的克兰克,原来也是靠这非正统科学的圈子来建立自己在教内的「学术声望」(教外的学术声望不提也罢)。

  若还有人有疑问,让我们看看怎样才是一个典型的哈佛大学考古学博士应有的学术地位。以一九九五年与克兰克合着论文的 John J. Shea 为例45,他一九九一年在哈佛毕业,迄今在资料库里已有四十二个出版项目,但在同一个资料库里,克兰克只有两项──他的博士论文和他毕业前与 Shea 合着的那一篇。

  这就是影音使团经常推许的哈佛考古学博士克兰克。他今次那么热心去土耳其,又发新闻稿,动机还是不要猜测了,但有一点是铁证如山,无可推诿的--这位克兰克虽然有哈佛博士学位,但却已经荒废学术十五年,质量皆欠。

  现在让我们看看影音使团如何哗众取宠地介绍这位克兰克:

  「祖克兰克博士(Dr. Joel Klenck)毕业于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 Evanston, IL)并取得人类学与考古学学士学位(B.A. in Anthropology/Archeology)。西北大学乃一所着名的大规模研究大学,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埃文斯顿市。克兰克博士亦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进行同一学科的研修并获颁授文学硕士及哲学博士学位(M.A. and Ph.D. in Anthropology/Archeology)及于英国顶尖研究学府之一的雪菲尔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研修史前史与考古学(Prehistory and Archaeology)。他曾于多间着名大学(包括哈佛大学)任教有关科目并于过去二十年发表多份有关史前史与考古学的学术文章。祖克兰克博士专门从事考古与生物化石的研究,与及在考古遗址挖掘和分析动物的骨头。经他发表或尚在进行中的研究课题非常广泛,包括古生物和古植物学的全球分布研究、考古学中的异教文化研究、与及实验考古学和其他主题。」46

  「他曾于多间着名大学(包括哈佛大学)任教有关科目」。请问有哪几间着名大学?哈佛是不算数的,那只不过是他昔日当研究生时在学系做助教而已。「经他发表或尚在进行中的研究课题非常广泛,包括古生物和古植物学的全球分布研究、考古学中的异教文化研究、与及实验考古学和其他主题。」这句话是混淆视听的,因为他发表着作极少,并且从没有进入过考古学主流。至于雪菲尔大学,克兰克的履历里从没有指出他拥有那里的学位。

  离开这一节前,有一点我要补充。在普罗教会读者眼中,这样批评一个学者的学术能力好像吹毛求疵。这是不对的,但可理解。因为在教会圈子里我们有太多克兰克,他们曾取得博士学位,但却荒废了学业,没有学术建树,有些连大学教席也没有或不再有,却到处以外人博士或科学家或哲学家名义主领讲座,且被捧为教内明星。(碰巧这类人常被影音使团找来替方舟事工背书。)但这些并不能改变他们没有学术建树的事实,也不能回应荒废学问的质疑,要求极高的学术界现实并不是这些明星所表现得的那么浪漫,亦不会当这些教内明星是什么一回事。

十六、其他道德操守问题

  布道道德是这事件中最惹人不满的一点,这本来应以一篇文章来讨论,但刚好已被叶敬德博士谈论了,他指出,以布道为理由而说谎是不合符基督教教导的。47读者看那文章便可。

  这节主要谈的道德操守问题,可用以下故事来点出:设想欧洲发现美洲的时代,英国有一位船主,他的船是给那些由欧洲移民到美洲的人乘撘的。人命攸关,又要横跨大西洋,这船在出发前自当经过严格检查。然而,在今次出海前,船主明明知道那只船久经风浪,并且他记得那船最初制造时已不是造得很好,因为那些工人不是很诚实。现在是时候认真检查和修理。然而,他却拒绝这样做,天真乐观地任由移民人士乘坐那船去美洲,真心相信不会有什么意外。结果,那船出事,所有人罹难。我们可怎样说?那船主理应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歉疚,受道德责难,因为他有责任认真检查和修理,不能只凭主观喜欢来判断。假如我们把故事结局改一改,假设那船没有遇难,人们都安全抵达美洲。请问你是否认为那船主仍算为失责,理应被责难?你也会同样地责难他不负责任。48

  应用在方舟探索上,我们须留意,今天影音使团并没有足够证据。他们在《号外二》说了:「在美国哈佛大学取得人类学及考古学博士学位的 Dr. Joel Klenck初步研究,结果令人鼓舞。他认为木结构非常古老,属后旧石器时代(epipaleolithic),其他同时代在近东的考古遗迹,其放射性碳年份,介乎公元前13,100至9,600年之间。但具体的科学报告,会待科学团队作更深入研究考证后才公布。NAMI听取专家的意见,会由学历受认可的科学家撰写报告,通过同辈评审,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留意,那只是初步研究,他们未有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也未通过同辈评审。49即使两、三年后真的有更多有力证据表示那些木结构是方舟,这不等于影音使团今天可以合理地声称他们发已经发现了(或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了)方舟。结论: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在二○○五年,影音使团声称发现方舟,那时在教内已引起一些质疑和讨论。50我那时还以为,影音使团只是尚欠一年半载的时间,但却因机会主义心态,偷步到处宣布发现了。按本节的讨论,那仍是不恰当,但恐怕教会里的人一年半载后看到真相,未必会很介怀。然而,二○○五年至今,已有六年。去年他们以为是最像样的证据──那份碳十四报告──原来也被他们不专业处理手法污染了。交代足够证据的承诺尚未兑现,且遥遥无期。那么,这一节的道德操守批评就要更强烈了。

十七、现在是时候说「不!」

  现在事情已发展到一个失控的地步。影音使团不断要求教会信任他们。信任他们声称七年来不能公开的证据是铁证,信任他们业馀地收集古物时手法专业,信任他们拒绝公开的实验室和科学人员真的有足够的国际学术地位、能力和诚信,信任他们找来的当地人没有欺骗他们,信任他们纸包不住火地狼狈地四出找学者背书时仍然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或百分之九十可能发现,信任他们找来的克兰克是很专业的国际考古学家,信任他们在引用《国家地理杂志》时没有故意造假51、信任他们这些以媒体起家的人现在懂得与别人作出理性的学术辩论……这一切信任似乎都落空了,或无法证实。七年来的信任,换来今天的继续乏善可陈,并且还要反睦指摘所有批评者为抹黑,这是一副怎样的德性?

  另外,昔日影音使团到处张扬的、声称支持方舟的教牧或教内知名人士,今天去了哪里?他们在考古过程参与了多少,以致能诚实地推介?他们中间在今天仍敢这样说的人,还剩下多少?又,近年影音使团在各地更换了不少董事,我们或许要向前任董事们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52

  在教会群体里,信任是十分重要的。不是每一信徒都有时间了解相关神学知识,和搜集那么多基督教新闻,并且,教牧是他们的属灵长辈,他们自然会信任教牧的推介。只可惜,香港教会在教牧推介上做得不好,几年前,有些名牧做了有异端背景的机构的顾问而懵然不知,且不表歉意。今天,情况似乎更有恶化迹象。一些不是名牧、在教会界没有实干履历的信徒也可以动辄以其社会地位或明星背景或过气学位身份来发言,说一些他们不太懂和没有亲身查证的事,善于传媒取巧炒作之道的影音使团与他们一拍即合。结果,妄顾布道道德、在宣传时用疑似失实说谎的取巧炒作方式表达、不断呼吁教会奉献数百万又数百万、没有学术却要装扮学术等事,经常出现。被人指出来后,影音使团老羞成怒,竟贼喊捉贼说别人抹黑,破坏教会合一。恐怕这个才是惊世发现,并且已经再现。

  论到猜测别人有抹黑的动机,读者不妨想想,批评者指出影音使团的错误,可获得什么利益?一位与影音使团人士毫无过节的陈崇基牧师,有什么动机要故意说一些明知是错的话来损害影音使团的声誉?一位本来兴高采烈地要支持影音使团的加拿大教会长辈梁斐生博士,为什么会在几次接触后出现一个令影音使团「不能予以信任」的「态度」,然后故意「进行多方猜想、假设……诽谤『挪亚方舟国际事工』造假」?53

  今年多了教牧撰文质疑和批评影音使团,并且,文章脱稿之际,各地华人教会有一群学者和教牧同工正在联署,指斥这些不合道德操守的表现,并且呼吁全球各地华人教会郑重考虑是否继续支持影音使团与方舟相关的事工,不宜轻信。 或许华人教会的信任传统仍未破产,破产的只是愈来愈少神学工作者、教牧、机构领袖支持和认同的影音使团的诚信。影音使团拒绝正面对话,单方面发表极其夸张失实的言论,并且反过来指摘教牧同工抹黑,没问题,那就省去大家沟通时要花的时间和精力,让教会里的教牧同工、神学院教授和广大信徒,现在用脚投票,向影音使团说「不!」,罢买罢看,拒绝捐款,劝戒其他信徒不宜轻信,不参与那些「事工」,不要再让世人以为基督教会包庇污烟瘴气、弄虚作假的言行。

  (写出这系列时,《号外三》尚未出版。但已没有期望。另外,在此要感谢一些朋友协助搜寻资料和审阅。这系列有些不尽善之处,例如没有讨论影音使团方舟事工在金钱运用方面是否恰当,没有探讨影音使团某些取巧手段,也没有逐一反驳两份《号外》里的失实指控,没有好好地替无理被屈者申辩,那些留待其他有心人跟进了。)

(作者为圣克劳特州立大学兼职讲师、美国印弟安纳大学哲学系博士候选人、专研知识论、商业伦理、宗教哲学)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
2011.11.24〔篇一〕、2011.12.02〔篇二及三〕)


  1. 这句话原文是文法不通的,但用意应该是如上所述的。这点本来不用提的,写作有误,人之常情。尤其是,这份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媒体机构的宣传文字,我们不用假定作者有很高学历和中文写作能力。只不过,这份《号外》在第三、四页东施效颦地要由一个宣传口吻转为辩论模式,批评别人不够学术,包括批评别人连字眼都搞错,我们也就要质疑这份《号外》的作者有什么本领。连简单中文文法也搞错,这作者的水平又去到哪里?

  2. 各位请自行找那《号外》先读一读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pdf/extra20111107.pdf。称此为《号外一》是因为成文之际,《号外二》已出,并且预告还有《号外三》。

  3. 叶敬德,〈基督教机构、谎言与布道〉,《时代论坛》,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付款成为会员后才能观看的)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9550&Pid=2&Version=1264&Cid=575&Charset=big5_hkscs

  4. 〈真相已经呈现--对影音使团两期〈号外〉的回应〉,《时代论坛》,二○一一年十一月廿三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9679&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5. http://www.sbwire.com/press-releases/sbwire-114562.htm

  6. 影音使团在其《号外一》里以为只要找到几处小节来批评陈文,就可以不理会陈文主要想讲的学术要求,是拙劣的反驳,取巧而已。另外,陈牧师已撰文回应。http://marksir.blogspot.com/2011/11/1.html

  7. 《号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8. 新闻稿:http://www.sbwire.com/press-releases/sbwire-114562.htm。或有人会说,在《东方日报》去年的报导和网上短片里,探索队员是有戴手套的。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426/00176_011.html。然而,这只能证明他们间中有戴手套。可惜,在最重要的场合里他们却没有戴!

  9. 有关「证实」的宣称,而非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或百分之九十,现在已很难在影音使团网站找回来,但在这短片里,我们看到是十分鲜明的,并且,那些所谓支持「证实」的「专家」十个有九个都不是真正的专家。有关这页的事,我在第三篇会再谈。(在此,各位不妨回想影音使团在《号外一》批评陈崇基牧师时,其中一点正正是指他不是真正的专家。然而,陈牧师至少有一个考古学硕士,已比那一网页里的大部份「专家」更加「专家」了!)http://www.youtube.com/watch?v=ii9RYiYmdxk&feature=youtu.be

  10. 「影音使团发布方舟新证据 亚拉腊山四千八百年木结构」,《时代论坛》,二○一○年四月廿六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246&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

  11. 《号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12.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zh/articles/aid/v6/n1/mt-ararat-wood

  13. 《号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14. 〈影音使团发布方舟新证据 亚拉腊山四千八百年木结构〉,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246&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
    〈土耳其发现诺亚方舟残骸?探险队:可能性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头条新闻》 NOWnews 今日新闻网http://www.nownews.com/2010/04/28/91-2597143.htm

  15. http://www.sbwire.com/press-releases/sbwire-114562.htm

  16. 《号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17. "The site is remarkable", states Klenck, "and comprises a large all-wood structure with an archaeological assemblage that appears to be mostly from the Late Epipaleolithic Period." These assemblages at other sites in the Near East have calibrated radiocarbon dates between 13,100 and 9,600 B.C. Located at elevations above 4,200 meters on Mount Ararat and covered by layers of ice and stones, he states: "The site is wonderfully preserved, exhibits a wide array of plant materials including structures made of cypress and one room with a floor covered by chickpea seeds."

  18. 去年报章AM730里有说:「……最近终证实从该处采集的木块样本已有四千八百年历史,进一步相信该巨型木结构为「挪亚方舟」……」。(http://www1.am730.com.hk/old_issue/issue/2010/201004/20100426/
    default1.htm
    l,第15页。)由此可见,他们先认为挪亚年代是大概四千八百年前的,然后才能因为木样本被验出有四千八百年,进一步相信该巨型木结构为挪亚方舟。在《苹果日报》报导里,那里更有一对照表,说圣经记载挪亚是公元前二千三百七十年的人,距今四千三百八十年。那里标明资料来源是圣经和影音使团。《东方日报》也有同样报导,并有短片记录了探索队员的相同推论方式: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426/00176_011.html 
    AM730 的剪报曾在影音使团网站张贴,现在已不见了。(但可在这里看到:http://www.noahsarksearch.net/images/press/20100426_am730.jpg)在这短片里,作者 howtindog把 Google cache 里的纪录找回来。http://www.youtube.com/watch?v=ADAuw8Acl8U&feature=related

  19. http://en.wikipedia.org/wiki/Ussher_chronology ,类似计算方法可参看 Answer in Genesis 里的说明: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articles/2007/05/30/how-old-is-earth

  20. 这里有些变奏。有一类相信人类历史极短、并且没有进化发生过的信徒认为,创世记一1-3节里可以有几十亿年。这叫做gap theory (参考http://www.kjvbible.org/)。那么,即使挪亚是2,370 BC的人,他用的木也可以是13,100-9,600 BC 的。这又回到上节第二段那问题。但我们在本节只是考虑上节第一段的处境。并且,间隔论是否正确也是一个疑问。

  21. 二○一一年十一月的《号外一》其实仍然表示接受这所谓字义释经的:「以文学批评作为前设,解读创世记、挪亚方舟、大洪水并非真实发生过的历史记载,将神话凌驾于圣经记载的神迹,方舟探索任何的发现自然都会被否决、反对。」但十一天后出版的《号外二》却似乎放弃了这所谓字义释经。

  22. 但他们未必一定要相信地球只有六千多年历史,因为可以用gap theory 来解释。

  23. 其实所谓字义释经是否必定要读出七日创造论和二千多年的挪亚年份,是可质疑的。并且,所谓文学释经和所谓字义释经会否互相排斥,也不尽然。

  24. 有关这场小规模讨论,现在很多资料都找不回,暂时最完整的事件纪录可在这面书页里看到: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62878836762

  25. 梁斐生,〈从基本学术规範看「方舟发现」〉,http://www.hkchurch.org/GenericStyles/Content.asp?ID=10719&PaperID=0010 (按梁斐生博士的写法,那不是梁白泉院长的原句。)

  26. 余创豪,〈过尽千帆皆不是:寻找挪亚方舟的研究传统和研究纲领〉,http://www.sameway.com.au/samewayma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catid=59:2009-08-05-07-10-21&id=739:2010-11-15-00-49-32

  27. Mackenzie 母亲什至怀疑 Mackenzie 撞破骗局而遇害。但这推测我们也不用轻信。只是, Wiles 说的那当地人的讲法又如何呢?各位自行想想吧。http://www.wnd.com/index.php?fa=PAGE.view&pageId=267245。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在这里:http://www.bbc.co.uk/news/uk-scotland-highlands-islands-11875315。AOL 的报导在这里:http://www.aolnews.com/2010/11/08/explorer-searching-for-noahs-ark-missing-in-turkey/

  28. 原句是 "Drs",应该是手文之误。

  29. 那一页已不复在,但幸好 Howtindog 朋友拍摄了下来,并有一些评论,各位可参这短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ii9RYiYmdxk&feature=youtu.be

  30. 请用Google translate 看看这一页:http://www.eo.nl/archief/tv/hetelfdeuur/aflevering-detail/aflevering/aftrap-darwinjaar/

  31. The Great Deluge - Worldwide Evidence for Noah's Flood, http://www.marianland.com/americanportrait002.html

  32. 「在网络上抨击方舟探索的文章,写作人大多数均未曾踏足过亚拉腊山,也非当地从事专门研究的学者,更遑论透过实地考察工作取得第一手资料。」《号外一》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pdf/extra20111107.pdf

  33. 按《号外二》,这其实不算数的,因为没有考虑树轮法和当地其他资料。

  34. 影音使团的初期讲法很有误导性的,他们称那人为「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但「哈佛大学」原来只是指克兰克在那里取得博士学位,而不是在那里任教。「人类学」的意思,也只是因为哈佛大学系名叫人类学系,但克兰克的研究并非人类学,而是 zooarchaeology ,为考古学里的一门。http://www.upwill.org/news/picture-story/4493

  35. Animals in the Canaanite cultic milieu: The zooarchaeological evidence from Tel Haror, Israel. Diss. Klenck, Joel. Harvard University, 1996. 1996. 9710498.

  36. Shea and Klenck, "An Experimental Investigation of the Effects of Trampling on the Results of Lithic Microwear Analysis", 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 vol. 20, Issue 2, (1993): 175-194.

  37. Joel D. Klenck, "Bedouin Animal Sacrifice Practices: Case Study in Israel," in Ryan and Crabtree eds., Symbolic Role of Animals in Archaeology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Museum Applied Science Center for Archaeology, 1995): 57-72.

  38. 出版社是British Archaeological Reports ,在 amazon.com 可找到的。一位学者评论这书,说这是克兰克的博士论文。Peter Popkin, "Review: The Canaanite Cultic Milieu: The Zooarchaeological Evidence from Tel Haror, Israel", Near Eastern Archaeology 70:3 (2007):180.

  39. Joel D. Klenck, "The fall: impact on the demise of the dinosaurs and geological stratigraphy (response)",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vol. 47, issue 1, (2010): 81-86. "A Genesis Model for the Origin, Variation, and Continuation of Human Populations",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vol. 47, issue 2, (2010): 111-137.

  40. J.D. Klenck, "Major Terrestrial Animal Taxonomic Classifications as Defined by God" Journal of Creation, 23(2), 2009. J.D. Klenck, "The Region of Eden: Analysis and Debate",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Journal, 46(2), 2009. J.D. Klenck, "Genesis and the Demise of the Dinosaurs", Creation Research Society Quarterly Journal, 46(3), 2010.

  41. J. A Klenck, “Biblical View of Australopithecines and Paleoanthropological Data”, Journal of Creation Theology and Science, Series B: Life Sciences, 1(2), 2011. 那「期刊」所属机构如此说:“As a result of this departure from conventional science, we have developed additional concepts and methods to meet our needs in studying discontinuity and describing the history of created kinds.” http://www.creationbiology.org/content.aspx?page_id=22&club_id=201240&module_id=37881

  42. 1994 “The faunal remains from EB I Strata.” In Y. Yukutieli and R. Gophna’s “Excavation of an Early Bronze Age Site near Nizzanim.” Tel Aviv [In Hebrew] 21:181. 2004 “A Preliminary Report on the Animal Fauna at Nessana.” In Nessana: Excavation and Studies I. D. Urman (ed). Eisenbrauns, Winona Lake, IN.

  43. 按福音派历史学者 Mark A. Noll 教授的讲法,北美福音派对末世的迷恋近乎盲目反智。Mark A. Noll, Scandal of Evangelical Mind (Grand Rapid, MI: Eerdmans, 1995).

  44. 该学会在其网站里张贴的信条里,声称相信创世记是事实地表达了历史真相,一切活物皆由神在创造周(Creation Week)直接创造(即没有进化),并且有全球性的大洪水。http://www.creationresearch.org/stmnt_of_belief.htm

  45. http://www.stonybrook.edu/anthro/staff/jshea.shtml

  46. 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pdf/Joel_Klenck.pdf (我已下载了这档案,免得日后被抽起或更改。)

  47. 叶敬德,〈基督教机构、谎言与布道〉,《时代论坛》,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48. 这故事出自 William Clifford, "The Ethics of Belief", 1879. http://ajburger.homestead.com/files/book.htm

  49. 这里且不谈我上篇所质疑的,若介乎公元前13,100至9,600年之间,就无法确定那是挪亚方舟了。

  50. 请参这网站的记录:http://truth-of-the-ark.blogspot.com/

  51. 闻说《国家地理杂志》正在就这事作出严正调查,且让我们走着瞧吧。

  52. 在二○一一年十一月廿八日的关注方舟事工公开联署信里,有一名前任影音使团董事。这代表了什么?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69772&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

  53. 影音使团,〈回应梁斐生博士文章《从基本学术规範看「方舟发现」》〉,http://www.noahsarksearch.net/big5/pdf/20100914.pdf

Donationcall

舊回應9則


張國棟 / 2011-12-22 06:47:48

更正

原來那兩份《號外》尚未被抽起,只是被安置在那網頁裡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我已更正拙文。

張國棟 / 2011-12-22 06:11:25

影音使團又有小動作?


影音使團無聲無色地抽起了之前極具爭議性的兩篇《號外》。相關討論,請參這裡

張國棟 / 2011-12-07 16:45:53

斯奈林的新文章出了。斯奈林事件可真是影音使團的死穴!


這裡有斯奈林博士的新文章,反駁影音使團。Snelling 的意見與拙文第二篇裡的相近。影音使團在神學/釋經上已進退兩難,一方面要放棄年輕地球說來攻擊 Snelling ,另一方面放棄了年輕地球說便無法再確定那些木頭是否挪亞時代的。(至於放棄了年輕地球說是否要放棄其他神學觀點,是另一個問題。)可惜影音使團不顧這些,還不斷在批評別人有錯。


 


梁博士言,這就是虛偽了!

張國棟 / 2011-12-05 07:51:51

更多資料


各位可能已經知道影音使團發出了回應Andy Wong 朋友則以短片回應,指出其中的問題。各位請按這裡觀看。謝謝!


 


Hin / 2011-12-02 20:26:36

Read every word of the articles

It might take you an hour or two (including thinking and checking some of the references and links) to finish the articles posted here but it will worth every minute in order to help you to see a clear and accurate picture of what MEDIA is doing.

I enjoyed it not because I am against MEDIA but rather I hope MEDIA will and can stop damaging themselves any further, I think enough is enough, not only we should say no but they should also say no to themselves. Why go on?

The usual tactics that they have been using are:

1. They can't disclose some evidences and location according to their agreement with the Turkish government.

2. They have the backup from many "scholars" and "scientists".

First, if they can't disclose many evidences and the location, then they should wait until they could before they make the claim, as simple as that. After two years of their "discovery", they can't still disclose "evidences", that is indeed a very big setback for them. They can't blame the public to become suspicious. Did we ever hear from the Turkish government announcing about the progress? Isn't this something? The simple logic is if you are not ready to disclose the evidences, then don't make a claim that you can't back up with evidences. If they don't even understand this simple logic, why would the public believe them and support their claim?

Imagine if I claimed that I have found the cross at which Jesus was nailed to and then I ask the public to give me millions of dollars to continue my analysis. BUT, I can't show you the evidences nor the location where I found it, the only thing I can show you is a piece of wood sample that I have contaminated and based on one lab's test result and is not consistent with other pieces of wood samples that I took from the "cross". What do you think?

Secondly, the "backup" from the scientists and scholars are very unclear and non-affirmative. If we really read the wordings of the "backup", you will find words like "most likely", "probably" or "it seems to be" in them. For those "affirmative" ones (which not too many), you won't find statements like "I believe this is the ARK BECAUSE .......", the argument or "evidence" that they presented are lacking, subjective or very very weak. Most of all, almost all of them have not been to the site (except Klenck, but his presentation have many disadvantage to MEDIA), when MEDIA is against those who haven't been to the site to challenge them, why would they allow those who haven't been to the site to confirm them! Indeed, this is not scientific, nor logical nor even ethical!

Hin / 2011-11-25 07:26:27

How much I wish they can come out.

Rev. Chan's response to MEDIA's false accusation is right to the point. As I read it, how much I wish the author or the team from MEDIA who wrote the two issues of special edition are willing to come out and have a debate or open forum with Rev. Chan and others.

I love to be there and listen to them, I love to watch their facial expression, their body language, I don't think this will happen because I don't think they are qualified to take on the challenge at all.

They always accuse others for not confronting them and then spread the rumor against them. Did they call up Rev. Chan and Dr. Snelling before they write up their "special editions" and attack them? I doubted!

If they say one thing and do another (as it is shown in Rev. Chan's defense), what do we call this? Let me give you the word: HYPOCRITE!

I can almost see them hiding behind the brushes and then once awhile, they will jump out and throw a stone and then hide right back behind the brushes, it is sad, just sad, may God have mercy on us!

I thought of 1 Corinthians 5:1: "It is actually reported that there is sexual immorality among you and of a kind that does not occur even among the pagans". Although MEDIA is not committing sin of sexual immorality but what they are doing "does not occur even among the pagans." So embarrass! We became laughing stock among the pagans, how shameful!

張國棟 / 2011-11-25 03:02:21

尚有更多

胡牧師的另外兩個短片:
http://youtu.be/GyxoR6CA-As
http://youtu.be/wtWDxSbQLMs

張國棟 / 2011-11-24 23:53:25

更多資料

以下資料可能很快就會在《時代論壇》出現,但為讓各位先睹為快,我貼在這裡:

胡志偉牧師拍了一短片指出這個機構的種種錯誤: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hBnbjkiM9c&feature=youtu.be

陳崇基牧師已撰文回應《號外》一和二對他的攻擊:
http://marksir.blogspot.com/2011/11/1.html

小傳道 / 2011-11-24 22:56:21

謝謝張弟兄的文章

張弟兄把過去多年,影音在方舟事件上慣用的回應手法,作了不錯的綜合分析,條理分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