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去假求真,認真察驗與誠信

  去年我用沉重的心寫 〈基本學術規範與理性護教〉一文:

  學術不端,急功近利,不是中國人的專利,西方各國也有實例。

  我還提到十分遺憾的是,在所謂基督教圈子裡,也明確有濫用考古學的事實。其中,最臭名昭彰的是美國的一位業餘考古學家Ronald Wyatt(懷亞特)。他曾宣佈多項聳人聽聞、驚世的考古發現。

  可惜的是,一些德高望重的華人教會領袖,以及舉足輕重的機構,在書刊、雜誌上,並大型影音製品中,都曾推崇懷亞特那些聳人聽聞、驚世的方舟考古發現, 提及他「用雷達掃描觀測船形體的內部,也可見『分上、中、下三層』的架構。……該船形物長度五百一十五英尺……恰好是聖經上說的『長三百肘』……由於證明方舟遺跡的證據充份,土耳其政府已於一九八七年將遺蹟劃為國家公園,供遊人觀覽。」

去假求真

  二○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安德魯斯奈林(Dr. Andrew Snelling)博士在等了十八個月後,發表從「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而來的所有碳-14檢測報告的分析,題為:《最近在亞拉臘山發現的木樣本是否來自方舟?》。作為相信聖經的基督徒及科學家,他對這些檢測報告作了詳細的討論。隨後,斯奈林博士再發表《回應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對本人的指責,並重新強調被他們所忽略的碳-14檢測報告的真相》。

  文章總結說:

  一、所有世界級「主流科學」的放射性碳實驗室,在進行碳-14檢測分析前,會把所有收到的樣本進行預先處理程式(本人已在原文詳實匯報,資料源自主管實驗室一名教授),這個預先處理的程式極為嚴苛,並特別設計出來除去任何因取樣情況及取樣手法而引致的污染物。

  二、本人在報告中表示(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及影音使團並沒有否認本人報告的真相),在四個木樣本中,有兩個樣本分別由兩間放射性碳實驗室檢測,而兩間實驗室雙雙證實這兩個木樣本為現代︰分別是一九五○年之後及一二○至一三五年。第三個樣本得出的碳-14年代只有六百一十年。

  三、即使實驗室被直接查問受污染的可能性,實驗室1並沒說年輕(近代)的木樣本是受污染所致。

  四、兩間放射性碳實驗室,在檢測三個木樣本時獲得年輕的碳-14年代(即是說,相對方舟而言,木樣本太過近代);兩間實驗室也正確地分析三個木樣本的13C參數,因為該參數在計算及滙報碳-14年代是絕對必要。

  五、兩間實驗室均匯報其碳-14檢測結果的誤差幅度±值。

  六、第四個樣本,樣本D,是唯一在實驗室3進行檢測;然而,該實驗室並沒有按標準程式進行,也沒有量度13C參數或匯報誤差幅度±值,至少也沒有證據顯示該實驗室有按該等程式進行。

  截至目前為止,影音並沒有譴責斯奈林博士的分析是假冒的騙局。此外,影音也沒像過去一貫的作法,馬上警告對他採取法律行動。在十二月三日,影音使團所發表方舟的探索立場直言:

  • 「就以木樣本的碳 14化驗數據而言,確實曾有幾個樣本的年測結果出現差異」,

  • 「通常在考古學上,荒謬地年輕的驗測結果會被排除,因為反映了採集樣本的問題,而不是那遺址的年代。」

  大家要注意的是,這「荒謬地年輕的驗測結果」 現在可以輕易地解釋〈基本學術規範〉一文所提出的問題:

  • 二○○七年八月影音探索隊成功發現挪亞方舟巨型木化石牆,並取得新的木化石樣本。為甚麼,這次有進去六個空間的木牆表面,絲毫沒有木石化的狀況?為甚麼,這次有進去六個空間的木牆表面與二○○七年八月取得的木化石樣本,有如此天淵之別?

  • 有進去的空間的木柱表面狀況, 為何沒有古舊老木牆的狀況而且木牆那麼平滑?敬請解釋挪亞時代何以能製造如此平滑的木柱表面。為甚麼在同一地理位置,鄰近的七個空間木牆的表面會有如此天淵之別的情況?

  •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的福音派基督徒學者Dr. Carl Wieland,詳細分析木柱的表面之後,結論是:木柱是造假的,因表面顯露旋轉葉片的痕跡。對此評論影音須有所解釋。

  • 從公開的影像所見,所展示的稻草是非常新鮮平直的。若這些稻草完全凍結在冰層裡,還可能保持新鮮平直的狀況;但所展示的稻草完全不是凍結在冰層裡,敬請解釋從挪亞時代到現在,為何會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幾千年來仍然保持如此新鮮平直的稻草?

  現在,影音已經承認,二○一○年四月二十日, 「確實曾有幾個樣本的年測結果出現差異」,我們需要影音坦誠地告訴我們, 基於甚麼原因,五天後在香港發表 「99.9%發現挪亞方舟遺跡」的歷史性新聞發佈會。探險隊稱,他們已對遺迹進行了碳元素鑒定。結果證明此「木樣本經科學分析,證實有四千八百年歷史。土耳其政府及文化部官員對發現極為重視,親臨香港與隊員一起作出聯合公佈。於四月廿五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土耳其駐港總領事Mehmet Raif Karaca 亦獲邀出席,以支援今次探索隊在方舟探索上的重大成果。」

認真察驗

  即使在二○一○年四月廿五日之前,影音擁有另一套報告,經科學分析鑒定它有整整四千八百年歷史,並用他們一再聲稱使用的「排除法」,作為發現方舟的鐵證,影音也還有絕對必要對下列疑問作充分解釋:

  一、兩間放射性碳實驗室在檢測兩個木樣本時,經科學分析鑒定出它們曾受過高空核爆的影響,為甚麼有這現象?

  二、為甚麼有個木樣本,經科學分析後, 鑒定只有六百一十年的歷史?

  三、為甚麼採集樣本的污染問題, 可引出高空核爆影響?

  四、三個實驗室對四個樣本的測試數據證明,這些樣本有差距很大的不同年齡。同一個位置,為甚麼可能有這麼不同年齡的樣本?難道這不是表明,其中有惡作劇的可能性?會否是有人從不同的位置,帶來這些不同年齡的材料?

  五、四個樣品之間,為甚麼兩個樣品沒引出高空核爆影響的污染?

  六、即然他們有四個樣本,並已經選擇三個實驗室,為甚麼只有一個實驗室測試最古老的樣本,另有兩個實驗室測試三個樣本。如果他們真正要確認「99.9%發現挪亞方舟遺跡」,應將所有四樣本提交三個實驗室。

  七、為甚麼他們隱藏自二○一○年四月擁有的這些經科學分析,測試的數據?

  八、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為甚麼十九個月過去了,他們沒有宣佈任何其他的測試報告,如收集的穀物、碗、繩和稭稈樣本的測試結果?

  九、他們沒有宣佈如收集的穀物,碗、繩和稭稈樣本測試的結果,是否因為這些C14測試也得出「荒謬地年輕的驗測」結果?

  此外,他們在二○○七年也宣稱發現了方舟,並公佈說:「二○○七年八月,探索隊成功發現巨型木化石牆,並取得新的木化石樣本,及量度出木牆的大小,並進行實地拍攝影像,木牆的長度為11.5公尺,高度是2.6公尺。木牆被火山灰蓋著,但抹開後就可見木的質地。這成為挪亞方舟探索史上一次最大的發現。」

  這是另一個編造的「幼稚童話」。火山熔岩的炎熱程度,甚至會嚴重燃燒石質牆壁或岩石,若火山熔岩燃燒到木牆,你可以擦去火山煙塵看到下面的木材嗎?

  他們要求香港大學,驗證木牆樣本為石化木。但為甚麼,截至目前為止,影音沒有宣佈這木牆經科學分析C14測試的結果?是否因為這些C14測試也得出「荒謬地年輕的驗測」結果?

誠信

  我們要問,為甚麼他們隱藏這些關鍵的測試報告,儘管在沒有絕對證據的情況下,還高調打造和包裝出一個「確鑿」的事實,並如火如荼地啟動與之相關的連番「佈道會」、「電影製作」和「籌募捐款」等活動,並指責教內的質疑和批評是造謠和抺黑的舉措。

  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有這樣的名言:謊言重復千遍就是真理。這值得我們在主面前安靜反省。

  我們還需要反省Dr. Robert Cargill的指控:

  在二○一○年四月,「香港挪亞方舟國際事工」(NAMI)和其合作夥伴影音使團聲稱發現了挪亞方舟的宣告,不過是「一個福音派組織公開的試圖聳人聽聞地揭開廣告活動的序幕,希望引領人們歸向基督教,和銷售DVD,購買主題公園、博物館的門票,而故意繞開他們知道會暴露其胡言亂語、阻止其啟航的學術圈……對道德上需要被挑戰的NAMI『探險家』,最終極的目標顯然可以為欺騙的手段來作辯解。這是最近幾十年來最震驚、最有預謀、大膽和不負責任的考古學誤用。」

  願上帝幫助影音公開承認錯誤,並收回大膽編造的「驚世」考古發現。

  願上帝幫助,華人教會領袖和基督徒,幫助影音走出另一個新的開始。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1.12.07)

Donationcall

舊回應3則


另一佚名 / 2011-12-16 14:01:10

「99.9%可能 --> 90%可能 --> 最大可能」 vs 「或有可能」


筆者另有以下一些獨特想法,不知其他人認為這想法是否且可合理,歡迎回應及指正。


雖然影音使團從認為該山上木結構「99.9%可能是挪亞方舟」,到後來改說為「90%可能是挪亞方舟」,及到現在改說為「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但筆者認為該山上木結構只可說是「或有可能是挪亞方舟」,而不可說是「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除非我們可證明又或認為,在挪亞時代,全世界前是無古人地只有挪亞一家才懂得如何鋸木做板及作木結構,而且挪亞一家都是自私及不肯傳此技術給外人的人,否則我們不能排除當時代應有其他人懂得做方型的木結構,例如懂得做可作棲身居住的方型大木箱 ──即連接木地板的原始方形木屋 (備註:以起初技術來說,以正四方型來製造結構,應較以長方型來製造結構容易掌握得好對稱平行),又或懂得做可浮於江面、河面、湖面、海面作渡或捕魚,並具有船艙的「方舟」(備註:對於近河或近海居住的家族,他們會特別較有意欲為更好的生存、享玩、或炫耀而做小船或大船) ── 至於「方型的舟」,我們亦可合理推論,人類起初所做的船隻曾有一段時期是方型設計,而不是人起初便懂得做流線型設計的船,當經驗逐漸累積得智慧,船隻才漸改良為流線型的設計


倘若情況可如上,則在挪亞時代的大洪水,能夠隨水勢漂浮至亞拉臘山範圍的方型木結構,則可能不單是惟有「挪亞方舟」,只不過其餘也有漂至附近的方型木結構,並沒有載人,又或於裡面的人,在洪水退卻前早已因餓而死,或因風浪墮海而死去。因此,筆者認為該山上的木結構只可說是「或有可能是挪亞方舟」,而不可說是「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此外,我們亦不能排除此本結構或有可能是洪水退後的幾百年之內在山區建造作棲身居住的方型大木箱──即連木地板的原始方形木屋而矣。「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的結論,未免仍是說得過早和過大了

Hin / 2011-12-07 18:21:04

No more room to hide except more lies

Thank you Dr. Liang for this well written article. When I compare this article and NAMI's recent defense, it is not hard to see that NAMI is avoiding the key issues and keep diverting the attention of the readers to other irrelevant and even untrue issues.

In order for NAMI to respond, there are two options: repent or more lies. I am sorry to say that they might choose the latter for they can't afford to repent or I should say they are unable to do so.

If they continue to do so, more investigations will take place, not only by Chinese, not only by Christians and as we know, this is not politics and this is not entertainment news, this is science, you can't just reason it away or get away by saying that it is just a matter of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Yes is yes, no is no, there is no middle ground for scientific discovery.

I sincerely pray and hope that they will do something more sensible, more logical. Looking at their recent defense and their quote of Dr. Klenck, I really worry for them for they are getting closer to the cliff!

May we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m and may those around them to help them!

張國棟 / 2011-12-07 16:37:10

斯奈林事件是影音使團的死穴


這裡有斯奈林博士的新文章,反駁影音使團。Snelling 的意見與拙文第二篇裡的相近。影音使團在神學/釋經上已進退兩難,一方面要放棄年輕地球說來攻擊 Snelling ,另一方面放棄了年輕地球說便無法再確定那些木頭是否挪亞時代的。(至於放棄了年輕地球說是否要放棄其他神學觀點,是另一個問題。)可惜影音使團不顧這些,還不斷在批評別人有錯。


 


如梁博士言,這就是虛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