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去假求真,认真察验与诚信

  去年我用沉重的心写 〈基本学术规範与理性护教〉一文:

  学术不端,急功近利,不是中国人的专利,西方各国也有实例。

  我还提到十分遗憾的是,在所谓基督教圈子里,也明确有滥用考古学的事实。其中,最臭名昭彰的是美国的一位业馀考古学家Ronald Wyatt(怀亚特)。他曾宣布多项耸人听闻、惊世的考古发现。

  可惜的是,一些德高望重的华人教会领袖,以及举足轻重的机构,在书刊、杂志上,并大型影音制品中,都曾推崇怀亚特那些耸人听闻、惊世的方舟考古发现, 提及他「用雷达扫描观测船形体的内部,也可见『分上、中、下三层』的架构。……该船形物长度五百一十五英尺……恰好是圣经上说的『长三百肘』……由于证明方舟遗迹的证据充份,土耳其政府已于一九八七年将遗迹划为国家公园,供游人观览。」

去假求真

  二○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安德鲁斯奈林(Dr. Andrew Snelling)博士在等了十八个月后,发表从「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而来的所有碳-14检测报告的分析,题为:《最近在亚拉腊山发现的木样本是否来自方舟?》。作为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及科学家,他对这些检测报告作了详细的讨论。随后,斯奈林博士再发表《回应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对本人的指责,并重新强调被他们所忽略的碳-14检测报告的真相》。

  文章总结说:

  一、所有世界级「主流科学」的放射性碳实验室,在进行碳-14检测分析前,会把所有收到的样本进行预先处理程式(本人已在原文详实汇报,资料源自主管实验室一名教授),这个预先处理的程式极为严苛,并特别设计出来除去任何因取样情况及取样手法而引致的污染物。

  二、本人在报告中表示(挪亚方舟国际事工及影音使团并没有否认本人报告的真相),在四个木样本中,有两个样本分别由两间放射性碳实验室检测,而两间实验室双双证实这两个木样本为现代︰分别是一九五○年之后及一二○至一三五年。第三个样本得出的碳-14年代只有六百一十年。

  三、即使实验室被直接查问受污染的可能性,实验室1并没说年轻(近代)的木样本是受污染所致。

  四、两间放射性碳实验室,在检测三个木样本时获得年轻的碳-14年代(即是说,相对方舟而言,木样本太过近代);两间实验室也正确地分析三个木样本的13C参数,因为该参数在计算及滙报碳-14年代是绝对必要。

  五、两间实验室均汇报其碳-14检测结果的误差幅度±值。

  六、第四个样本,样本D,是唯一在实验室3进行检测;然而,该实验室并没有按标准程式进行,也没有量度13C参数或汇报误差幅度±值,至少也没有证据显示该实验室有按该等程式进行。

  截至目前为止,影音并没有谴责斯奈林博士的分析是假冒的骗局。此外,影音也没像过去一贯的作法,马上警告对他采取法律行动。在十二月三日,影音使团所发表方舟的探索立场直言:

  • 「就以木样本的碳 14化验数据而言,确实曾有几个样本的年测结果出现差异」,

  • 「通常在考古学上,荒谬地年轻的验测结果会被排除,因为反映了采集样本的问题,而不是那遗址的年代。」

  大家要注意的是,这「荒谬地年轻的验测结果」 现在可以轻易地解释〈基本学术规範〉一文所提出的问题:

  • 二○○七年八月影音探索队成功发现挪亚方舟巨型木化石墙,并取得新的木化石样本。为什么,这次有进去六个空间的木墙表面,丝毫没有木石化的状况?为什么,这次有进去六个空间的木墙表面与二○○七年八月取得的木化石样本,有如此天渊之别?

  • 有进去的空间的木柱表面状况, 为何没有古旧老木墙的状况而且木墙那么平滑?敬请解释挪亚时代何以能制造如此平滑的木柱表面。为什么在同一地理位置,邻近的七个空间木墙的表面会有如此天渊之别的情况?

  • 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的福音派基督徒学者Dr. Carl Wieland,详细分析木柱的表面之后,结论是:木柱是造假的,因表面显露旋转叶片的痕迹。对此评论影音须有所解释。

  • 从公开的影像所见,所展示的稻草是非常新鲜平直的。若这些稻草完全冻结在冰层里,还可能保持新鲜平直的状况;但所展示的稻草完全不是冻结在冰层里,敬请解释从挪亚时代到现在,为何会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几千年来仍然保持如此新鲜平直的稻草?

  现在,影音已经承认,二○一○年四月二十日, 「确实曾有几个样本的年测结果出现差异」,我们需要影音坦诚地告诉我们, 基于什么原因,五天后在香港发表 「99.9%发现挪亚方舟遗迹」的历史性新闻发布会。探险队称,他们已对遗迹进行了碳元素鉴定。结果证明此「木样本经科学分析,证实有四千八百年历史。土耳其政府及文化部官员对发现极为重视,亲临香港与队员一起作出联合公布。于四月廿五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土耳其驻港总领事Mehmet Raif Karaca 亦获邀出席,以支援今次探索队在方舟探索上的重大成果。」

认真察验

  即使在二○一○年四月廿五日之前,影音拥有另一套报告,经科学分析鉴定它有整整四千八百年历史,并用他们一再声称使用的「排除法」,作为发现方舟的铁证,影音也还有绝对必要对下列疑问作充分解释:

  一、两间放射性碳实验室在检测两个木样本时,经科学分析鉴定出它们曾受过高空核爆的影响,为什么有这现象?

  二、为什么有个木样本,经科学分析后, 鉴定只有六百一十年的历史?

  三、为什么采集样本的污染问题, 可引出高空核爆影响?

  四、三个实验室对四个样本的测试数据证明,这些样本有差距很大的不同年龄。同一个位置,为什么可能有这么不同年龄的样本?难道这不是表明,其中有恶作剧的可能性?会否是有人从不同的位置,带来这些不同年龄的材料?

  五、四个样品之间,为什么两个样品没引出高空核爆影响的污染?

  六、即然他们有四个样本,并已经选择三个实验室,为什么只有一个实验室测试最古老的样本,另有两个实验室测试三个样本。如果他们真正要确认「99.9%发现挪亚方舟遗迹」,应将所有四样本提交三个实验室。

  七、为什么他们隐藏自二○一○年四月拥有的这些经科学分析,测试的数据?

  八、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为什么十九个月过去了,他们没有宣布任何其他的测试报告,如收集的谷物、碗、绳和稭秆样本的测试结果?

  九、他们没有宣布如收集的谷物,碗、绳和稭秆样本测试的结果,是否因为这些C14测试也得出「荒谬地年轻的验测」结果?

  此外,他们在二○○七年也宣称发现了方舟,并公布说:「二○○七年八月,探索队成功发现巨型木化石墙,并取得新的木化石样本,及量度出木墙的大小,并进行实地拍摄影像,木墙的长度为11.5公尺,高度是2.6公尺。木墙被火山灰盖着,但抹开后就可见木的质地。这成为挪亚方舟探索史上一次最大的发现。」

  这是另一个编造的「幼稚童话」。火山熔岩的炎热程度,什至会严重燃烧石质墙壁或岩石,若火山熔岩燃烧到木墙,你可以擦去火山烟尘看到下面的木材吗?

  他们要求香港大学,验证木墙样本为石化木。但为什么,截至目前为止,影音没有宣布这木墙经科学分析C14测试的结果?是否因为这些C14测试也得出「荒谬地年轻的验测」结果?

诚信

  我们要问,为什么他们隐藏这些关键的测试报告,尽管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还高调打造和包装出一个「确凿」的事实,并如火如荼地启动与之相关的连番「布道会」、「电影制作」和「筹募捐款」等活动,并指责教内的质疑和批评是造谣和抺黑的举措。

  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有这样的名言: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这值得我们在主面前安静反省。

  我们还需要反省Dr. Robert Cargill的指控:

  在二○一○年四月,「香港挪亚方舟国际事工」(NAMI)和其合作夥伴影音使团声称发现了挪亚方舟的宣告,不过是「一个福音派组织公开的试图耸人听闻地揭开广告活动的序幕,希望引领人们归向基督教,和销售DVD,购买主题公园、博物馆的门票,而故意绕开他们知道会暴露其胡言乱语、阻止其启航的学术圈……对道德上需要被挑战的NAMI『探险家』,最终极的目标显然可以为欺骗的手段来作辩解。这是最近几十年来最震惊、最有预谋、大胆和不负责任的考古学误用。」

  愿上帝帮助影音公开承认错误,并收回大胆编造的「惊世」考古发现。

  愿上帝帮助,华人教会领袖和基督徒,帮助影音走出另一个新的开始。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1.12.07)

Donationcall

舊回應3則


另一佚名 / 2011-12-16 14:01:10

「99.9%可能 --> 90%可能 --> 最大可能」 vs 「或有可能」


筆者另有以下一些獨特想法,不知其他人認為這想法是否且可合理,歡迎回應及指正。


雖然影音使團從認為該山上木結構「99.9%可能是挪亞方舟」,到後來改說為「90%可能是挪亞方舟」,及到現在改說為「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但筆者認為該山上木結構只可說是「或有可能是挪亞方舟」,而不可說是「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除非我們可證明又或認為,在挪亞時代,全世界前是無古人地只有挪亞一家才懂得如何鋸木做板及作木結構,而且挪亞一家都是自私及不肯傳此技術給外人的人,否則我們不能排除當時代應有其他人懂得做方型的木結構,例如懂得做可作棲身居住的方型大木箱 ──即連接木地板的原始方形木屋 (備註:以起初技術來說,以正四方型來製造結構,應較以長方型來製造結構容易掌握得好對稱平行),又或懂得做可浮於江面、河面、湖面、海面作渡或捕魚,並具有船艙的「方舟」(備註:對於近河或近海居住的家族,他們會特別較有意欲為更好的生存、享玩、或炫耀而做小船或大船) ── 至於「方型的舟」,我們亦可合理推論,人類起初所做的船隻曾有一段時期是方型設計,而不是人起初便懂得做流線型設計的船,當經驗逐漸累積得智慧,船隻才漸改良為流線型的設計


倘若情況可如上,則在挪亞時代的大洪水,能夠隨水勢漂浮至亞拉臘山範圍的方型木結構,則可能不單是惟有「挪亞方舟」,只不過其餘也有漂至附近的方型木結構,並沒有載人,又或於裡面的人,在洪水退卻前早已因餓而死,或因風浪墮海而死去。因此,筆者認為該山上的木結構只可說是「或有可能是挪亞方舟」,而不可說是「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此外,我們亦不能排除此本結構或有可能是洪水退後的幾百年之內在山區建造作棲身居住的方型大木箱──即連木地板的原始方形木屋而矣。「最大可能是挪亞方舟」的結論,未免仍是說得過早和過大了

Hin / 2011-12-07 18:21:04

No more room to hide except more lies

Thank you Dr. Liang for this well written article. When I compare this article and NAMI's recent defense, it is not hard to see that NAMI is avoiding the key issues and keep diverting the attention of the readers to other irrelevant and even untrue issues.

In order for NAMI to respond, there are two options: repent or more lies. I am sorry to say that they might choose the latter for they can't afford to repent or I should say they are unable to do so.

If they continue to do so, more investigations will take place, not only by Chinese, not only by Christians and as we know, this is not politics and this is not entertainment news, this is science, you can't just reason it away or get away by saying that it is just a matter of different point of view. Yes is yes, no is no, there is no middle ground for scientific discovery.

I sincerely pray and hope that they will do something more sensible, more logical. Looking at their recent defense and their quote of Dr. Klenck, I really worry for them for they are getting closer to the cliff!

May we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m and may those around them to help them!

張國棟 / 2011-12-07 16:37:10

斯奈林事件是影音使團的死穴


這裡有斯奈林博士的新文章,反駁影音使團。Snelling 的意見與拙文第二篇裡的相近。影音使團在神學/釋經上已進退兩難,一方面要放棄年輕地球說來攻擊 Snelling ,另一方面放棄了年輕地球說便無法再確定那些木頭是否挪亞時代的。(至於放棄了年輕地球說是否要放棄其他神學觀點,是另一個問題。)可惜影音使團不顧這些,還不斷在批評別人有錯。


 


如梁博士言,這就是虛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