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選委們應投白票:對唐大失望,對梁大戒心

無投票權的市民

無誠信、有奸詐的人不應當特首

  距離特首選舉日愈接近,市民對這次小圈子選舉就愈失望、愈痛心、愈憤慨、愈憂心。三位曾是香港政府最高層的領袖,卻分別被屋宇署、廉署和立法會調查。唐英年先生的「僭建門」事件和曾特首的「款待門」事件讓廣大市民失望,兩位現任和曾任香港政府中最高管理位置的人,原來在避嫌和私德上讓人失望,讓普羅大眾加深了上層社會官商勾結的形象,對將來香港政府施政和威望有極大的打擊。但梁營前後自相矛盾的說法和做法,與黑社會聯繫去積極收集黑材料等手段,實在讓人充滿寒意、戒心和憂心。李怡說得好:「謊言,裙帶,加上『黑社會也有愛國的』,這些『黑社會主義』的特色,莫非也隨貪腐一樣,漫入香港?」作為一位基督徒市民,我同意何俊仁的看法:「不排除投白票或離場,以抗議小圈子選舉。」

不要讓惡鬥手段籠罩香港媒體

  香港媒體在發掘知名人士私隱上,遠遠超於很多國家的道德和法律尺度,在某些事件的嘩眾取寵表達實在是相當過份的。但整理來說,在大是大非和牽涉香港和國家大利益的事情上,香港媒體一貫有敢於追求真相,敢於以公平公正的原則去報導各方面的事實。但這優美的作風在這次特首選舉中受到極大的破壞!有些以前被公眾認為較為中肯的報章媒體陷入了分黨結黨偏私的陷阱裡。支持唐營的媒體,不敢公正地談論他的能力和失德!支持梁營的媒體不斷攻擊曾唐,積極協助散播黑材料,但卻對梁和梁營前後矛盾,利益衝突的嫌疑與黑社會聯繫的惡手段,卻不加以責備,反而主動加以維護。這實在讓我們對媒體的發展充滿憂心!作為基督徒,我不但為到特首人候選人是否合適憂心,我更憂心的是,惡意私黨式鬥爭文化會否嚴峻地侵入香港社會和媒體陣營。香港社會的基石之一,就是有敢於追求真相,高舉公正公平原則,不畏權貴的媒體文化。若大報和大媒體都要依附權貴才能生存,都要阿諛奉承,香港的前景堪虞!

不要為權勢和陰謀折腰,不要以權謀私

  在家國有難時,在眾人鴉雀無聲和迷失時,在中國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有風骨的領袖。文天祥的正氣歌說得好:「天地有正氣……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生死安足論。」有風骨的領袖要站出來,林則徐說得好:「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深受國內外學者欽佩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李慎之晚年時,在一九九九年的國慶日寫了〈風雨蒼黃五十年──國慶夜獨語〉致江澤民的公開信。信中批判到,自「六四」以後,中國政府停止了對「專制」的反思。他指出:「難道是中國無人嗎?不見得。這主要是領導人禁止人們知道,禁止人們思考造成的。當局一不開放檔案,二不許進行研究。它的代價是全民失去記憶,全民失去理性思考的能力。」他指出中國雖然經濟大大進步,但「中國人的政治文化變化很少」:「證據真是隨處可見,只要打開電視,翻開報紙,看看上面的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都是只見千士之諾諾,不見一士之諤諤。又比如,現在的社會,真可以說是貪污成風,賄賂公行。而所以能出現這種現象,又是因為存在著廣泛的以權謀私的可能性,而所以可能大規模地以權謀私又必然是因為公權力行為缺乏公開性或透明度的結果。這恰好就是專制主義存在的明證。」文章結束時,他引用孟子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提出中國必須走否定專制主義的道路!香港正站在十字路口,在媒體能發聲的,在社會有崗位的,在小圈子選舉能投票的,你們是「千士之諾諾」,定是「一士之諤諤」呢?

對敗德說『不』!對陰謀陽謀說『不』!

  敗德可惡!機心更可怖!眾高貴的選委,在投你們小圈子的神聖一票時,你們是為了自己的財富、利益、將來的富貴而投,定是你們真的不為五斗折腰,不是為親近權勢而投,而是真心為香港市民而投,能問心無愧,能頂天立地,能認同你們的候選人不是敗德的人,不是充滿機心可怖的人嗎?若果是不能,我們就應該投白票!讓香港有另有選擇!起碼不是香港人已經非常失望,非常憂心的人物。我想起孟子的洞見:「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樂以天下,憂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真正作領袖的必須是「憂民所憂、痛民所痛、樂民所樂」的人!作為基督徒,我祈求神能給我們一位對上天有敬畏,對己心有清心,對百姓有愛心的領袖。特首選舉已經是大醜聞了,不要讓醜聞變成悲劇,變成黨爭,變成文革式的陰謀陽謀批鬥。神是能將壞事變成美事!這次慘痛的教訓,讓香港市民深深憎厭小圈子選舉。民主選舉不是完美,但卻是更公平更透明更有公信力的制度!無論結果如何,孫中山先生的遺言仍要激勵我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香港的良善力量不能灰心,只能奮鬥,只能站出來,只能擁護良心和公義行事!讓聖經的教導和應許激勵我們:「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加 六9;詩一二六5)

(作者保留本文版權)

編按:三月九日收到作者電郵補充,第三段提及李慎之指出中國雖然經濟大大進步,但「中國人的政治文化變化很少」,有關內容是引述自李慎之的文章〈中國文化傳統與現代化--兼論中國的專制主義〉。謹此補訂。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2.03.09)

任社長給讀者的信

舊回應8則


天行 / 2012-03-21 02:24:57

我們已找到了我們的核心價值了嗎?(內文一樣)


我們已找到了我們的核心價值了嗎

一佚名 / 2012-03-18 11:44:34

更正:前貼文應是問「唐英年是否計少了222億長者支出」

如題。

一佚名 / 2012-03-18 11:35:51

(其他觀察)唐英年是否計少了224億長者支出呢?


80萬合資格長者 x 每月3,000 x 12個月」其實應是每年288億元,而不66億,唐英年是否計少了224億長者支出呢?  


參:


唐英年競選網頁http://www.wearetomorrow.hk/main/solution_detail_hot.php?lang=chi&solution=2


唐英年建議向合資格長者月發3000http://hk.news.yahoo.com/%E5%94%90%E8%8B%B1%E5%B9%B4%E5%BB%BA%E8%AD%B0%E5%90%91%E5%90%88%E8%B3%87%E6%A0%BC%E9%95%B7%E8%80%85%E6%9C%88%E7%99%BC3000%E5%85%83-072000645.html

一佚名 / 2012-03-16 09:49:35

且看一些事情的背後


對於文中指梁營「與黑社會聯繫去積極收集黑材料」,筆者認為此可能性不大,因為給傳媒報料有關唐英年僭建、包二奶及私生子的人,總不需經由黑社會去給傳媒。事實上,傳媒的報料熱線是公開的,任何也可提供,而且身份會受到保護 (而且提供真料給傳媒跟進追問當事人的人,甚至可不用向傳媒提供個人身份資料,傳媒也會衡量該報料是否適合向當事人追問跟進),何需要找黑社會人士作中介人呢。


 


無論如何,廉署及警方按報案者要求介入此事是一件好事,筆者不排除黑社會人物的出現,可能是鄉事委員會有某些人刻意作安排,使梁振英想想,倘若他一旦當選,他對新界僭建屋問題的處理,也是要「小心點好」。我們且不妨想想,為何在梁振英本人不出席的飯局,記者也會到來採訪呢?為何那記者會知道某某人是「江湖中人」 (「黑社會份子」),及可在報章間接斷言報導他是「黑社會份子」呢?背後似乎有鄉事委員會的人給記者作過一些安排。其實,倘若梁營要找黑社會「幫手」的話,這根本不會及也不需在如此公開的場合,而且是要在有不少提名了唐某之選委在場的場合,相反地,倘若有人想找黑社會介入梁某的競選,好作一些表面功夫,無論是意圖抹黑梁某,又或是意圖要使梁某倘若將來當選也要「識做」、「小心」的話,則會有需在如此公開的場合,及有需預先安排記者前來。


 


(另外,對於仍未有人以報案形式要求廉署及警方刑事介入調查唐宅疑有人改圖則作僭建事件,其實筆者有點不明白,因為受屋宇署權力的限制,這方面的調查是需另經由廉署及警方刑事調查介入,當事人才不得不合作的。)

天行 / 2012-03-11 07:37:35

一些意見


在財爺“被迫”派 $6000一事中,我曾提過在爭取東西的過程中,應避免“嚇”到人用另外的一些東西代替公義;我們要表達清楚我們要甚麼,不是要甚麼,盡量精準。


 


我們要讓人相信我們不是搞亂檔,是良善的動機,為香港好,為國家好!


 


現在的形勢是


1)     有人已說現在距離選舉的時間太短,要重回君子之爭實在不可能。


2)     亦有人說現在的亂﹙暫不討論這亂,甚至是醜,是否由小圈子選舉做成﹚是“民主化過程中的很自然的事”,還以台灣雙英的君子之爭為楷模。


 


哪怎樣能令今次特首選舉壞事變好事?


 


可能的目標是在此次特首選舉中能


1)     選出一個大部分人都滿意的特首


2)     重回君子之爭,縮短那“民主化過程中的很自然的事”,讓它在一次選舉中達成


 


要做到談何容易


 


第一是要爭取時間,辦法是敢於流選,騰出時間空間!


 


這才可有空間讓大家嘗試找新人入局參選!而這才有可能達到縮短那“民主化過程中的很自然的過程”,讓它在一次選舉中達成。


 


有何人選?何人可留?何人可走?怎樣一矢中的?


 


大家努力


 

黃國棟 / 2012-03-10 01:51:14

投白票的目的

如果投白票的目的,只是「抗議小圈子選舉」,那麼,除了令自己感覺好一點以外,對香港人完全沒有好處,因為還是那兩害中的一個會勝出。

但是,如果投白票可以推倒重來,讓新的候選人有機會入場,甚至再退一步,只是讓當權者感受到人民的憤怒,這就絕對值得。

佚名Anonymous / 2012-03-09 20:12:52

同意what about Ho

相比於投白票,投給何俊仁是更有指標作用。當然任何一位牧者都不可能(不應該)站出鼓勵人投票給某一位參選人,這樣做會誤導公眾,以為我們借用神聖的背景,為某一政治人加持、戴上光環。不過,何俊仁不說投票給我,卻是大家可以考慮的選項。何俊仁不是聖人,但論過去他為公義努力(不只發聲),付代價去尋求司法公正,為無權無勢者服務,他比另外兩位候選人是較接近聖經有關統治者的理想要求。至於誠信、口才,這有待選委們再多作考慮了。說到底,我不認為何俊仁不可能勝出,就等於不投他票,可不用選票告訴所有看官,我們不要鳥籠式民主,我們爭取的,永遠比施捨的更多。

Weak / 2012-03-09 16:38:34

What about Ho

What about Ho Chun Yan, why not voting for him t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