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专论

发现方舟?教内教外齐关注!「信与不信」同呼吁!(之一)

  ……如果影音使团清楚何谓正史,便不用要求「外间传媒报道时,理应提及相关资料,作出正反立论之平衡」。如果影音使团对传媒提出这要求,则显示它正为一件它们自以为已经证实,却未为大部分人认证的事争取正史的地位。……

叶敬德牧师,香港浸会大学校牧。叶博士本身亦是该校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研究範围包括宗教伦理、生态伦理、政治神学等。编有《彩虹的两端──性倾向歧视立法争论二百天》。

○○九年五月廿五日,马湾公园挪亚方舟正式对公众开放。当中大自然公园是免费开放予公众观光的,但挪亚方舟博览馆则是要付费参观的。

  根据维基百科《马湾公园》条,当时就着挪亚方舟博览馆的建立亦引起了支持和反对的讨论。支持者认为,马湾主题公园是香港的本地主题公园,富有教育意义、「能帮助人们反思生命的意义,学习爱护环境、保护家庭等价值观。」公园亦能够为市民提供多一个休閒旅游设施,有助带动本土经济,制造就业机会。「而这个具特色的主题公园」,亦会吸引更多游客到访香港。

马湾公园的宗教气氛与为个别宗教传教问题的争论

  但是,当时也有教外人对马湾公园、挪亚方舟的建立提出异议。其一是以公帑补贴建成的公园的宗教气氛和公园应否为个别宗教传教的问题。

  反对者指出,「由于马湾主题公园是新鸿基以『补地价』形式建造,严格来说公园是属于以公帑建造的公共空间。」所以,立法会议员李永达期望,政府能够确保挪亚方舟维持着较淡的宗教色彩,因为挪亚方舟是由公帑兴建,「兴建目的亦不能是为了让个别宗教传教,须提供多元意见。」而「马湾公园总经理刘志远在《明报》访问中回应表示,挪亚方舟强调的是『爱家庭、爱自然的观念』,『并非宗教宣传场所』。」

  但根据维基百科《马湾公园》条,「影音使团总干事袁文辉则表示希望『这不只是一个旅游景点』,并希望『所有入方舟的人士,不论是什么国籍的旅客都能知道何谓真正的爱,效法基督的爱来爱生命。』」

  事实上,影音使团在二○○七年七月十八日已经正式启动「挪亚方舟国际事工」,袁文辉在相关网页上说,他期望博览馆的内容能够「传递三大主题信息,成为生命教育及福音预工之基地:一、从人类历史中见证圣经挪亚方舟与大洪水事迹;二、从天地间奇妙创造见证上帝的永能和神性之『十二门廊』展览;三、 从古今中外人神相遇的经历见证福音的奇异恩典。」

  虽然袁文辉期望博览馆成为生命教育及福音预工之基地,但「效法基督的爱来爱生命」和「从古今中外人神相遇的经历见证福音的奇异恩典」是否已超出了福音预工的範围是可以讨论的。

  另一方面,既然博览馆是以挪亚方舟为主题,介绍有关犹太基督教传统中的挪亚方舟又岂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博览馆的宗教性是不能避免的。可是,介绍与传教始终是有差异的。如何能够不传教而从介绍挪亚方舟,走到令人「效法基督的爱」和「从古今中外人神相遇的经历见证福音的奇异恩典」,是令人费解的。

  当时胡志伟牧师曾撰文表示,就挪亚方舟博览馆,「负责筹款和管理公园的影音使团和新鸿基的关系不清,质疑两者未有公开帐目以及发展详情,又指出即使基督徒以『传福音』为名,也不应越过公共空间的界线」。

  况且,如果「严格来说公园是属于以公帑建造的公共空间」,则社会人士要求「政府能够确保挪亚方舟维持着较淡的宗教色彩」,期望它不是「为了让个别宗教传教」而兴建,并「提供多元意见」,都是合理的要求和期望。而如果反其道而行之,令教外人产生反感也是在预期之内的。

影音使团与教外人争论挪亚方舟当「正史」的问题

  第二,除了博览馆的宗教气氛和应否利用它来为个别宗教传教的问题外,挪亚方舟的历史性本身亦是其中一个争议的议题。

  袁文辉期望博览馆传递的其中一个主题信息是:「从人类历史中见证圣经挪亚方舟与大洪水事迹」。所以,根据《明报》在二○○八年十一月十九日的报道,「马湾公园透露,方舟内的多媒体设施由影音使团策划,该机构一直声称,他们已找到圣经中记载的挪亚方舟。」而「馆内的导览册子」,便「把挪亚方舟当作历史看待,称多媒体设施将提供『了解挪亚方舟对人类历史及未来的重大奥秘』」,但此举却「引起外界不满」。因为圣经记载的挪亚方舟是否果真在历史上存在,是一个在史学界极具争议的问题。而影音使团是否找到了挪亚方舟的遗骸,则更具争议。所以,「有网民早已设置『致新鸿基地产集团──我们对挪亚方舟的主题公园的要求』网站,联署要求新地在馆内标明方舟故事来自犹太教神话,亦说明地质学及古生物学均无证据支持此传说。」

  根据《基督日报》记者程诺谦在二○○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一篇名为《影音使团坚守圣经立场──力抗传媒「方舟当正史」批评》的报道,影音使团坚守圣经立场,以〈不把方舟当正史──势惹全球非议〉一文挺身力抗传媒「方舟当正史」之批评。

  该报道说:「影音使团回应,过往一直投放大量资源寻找真正方舟,且有关进展得到土耳其政府、什至欧美科学家、考古学家的支持。影音使团在探索方舟遗骸方面的工作及进程,都曾于去年年尾及今年年初分别在本港及土耳其举行的国际性发布会上公布过。外间传媒报道时,理应提及相关资料,作出正反立论之平衡。」

  基本上,这是一场教外人跟影音使团的争论。教外人认为,挪亚「方舟故事来自犹太教神话」,在「地质学及古生物学均无证据支持此传说」。影音使团则认为,它们过往曾经投放大量资源寻找真正方舟,在传媒报道时,应该提及相关资料,作出正反立论之平衡。

  当然,对于那些相信举凡在圣经内提及的事件都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基督徒,他/她们自然相信挪亚方舟曾经在历史上存在过。但是,对于教外人言,仅仅圣经的记载是不足以令他/她们相信挪亚方舟曾经在历史上存在过,他/她们所要求的是「地质学及古生物学」等方面的证据。

  影音使团宣称,它们曾经为了寻找挪亚方舟的遗址而「一直投放大量资源」,但问题却不在它们投放多少资源,却在它们可曾找到了。

  根据维基百科《挪亚方舟》条,影音使团曾于二○○四年组成首支华人探索队,登上土耳其及亚美尼亚边境的亚拉腊山寻找方舟。「二○○六年八月,一名库尔德族的探索家于亚拉腊山上一个洞内发现不明物体,怀疑是木块。他立刻联络相熟的香港探索队队员,并于九月把样本送往香港作科学分析。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应用地球科学中心对该样本进行岩相分析,鉴定它为石化木结构。」

  然而,证明这是石化木结构是否便足以证明这是挪亚方舟的遗骸呢?而且,影音使团复于二○一○年四月廿八日宣布,香港和土耳其的探险队员在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附近找到了挪亚方舟的船身残骸。那么二○○六年八月发现的又是什么呢?如果二○○六年八月是肯定找到了,又何须再找遗址而有二○一○年的发现呢?如果二○○六年八月仍未肯定,对教外人言,又凭什么可以证明挪亚方舟是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呢?

  况且,基本上正史是指官修的纪传体史书。一般被视为正史的事是指那些被主流思想接受为在历史上确曾发生过的事。当然,主流思想亦可能会错,但如果一件事已被接受为正史,意思是主流思想基本上不会怀疑其历史真确性,则传媒在报道时又何须作出正反立论的平衡呢?所以,如果影音使团清楚何谓正史,便不用要求「外间传媒报道时,理应提及相关资料,作出正反立论之平衡」。如果影音使团对传媒提出这要求,则显示它正为一件它们自以为已经证实,却未为大部份人认证的事争取正史的地位。但少数人以为已经证实、或是以信心接受为历史的事,跟绝大部份教外人要求证据确凿地证明为历史的事,始终是两回事。

  从是次争论可见,教外人什至比教内人更早和同样关心方舟是否为历史事实的问题。如果影音使团能够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他/她们亦无话可说。但他/她们绝对不会接受在没有充份的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将挪亚方舟视为历史。

  基督徒如果没有相当的理据而试图将自身对某些历史事件的信念强加在教外人身上,则必然会惹来反感。待续

编按:本文为作者于五月五日于「科学、创世记与方舟发现」公开讲座的讲稿。本刊分期全文刊出。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Benjamin Leung / 2012-05-12 15:43:43

似乎方舟早就被出土,又被掩埋了


何仲柯醫生早於2003年著的「進化退化神化」 在117頁有這樣的說法:


洪水後,諸山升上,諸谷沉下之際,方舟便「停在亞拉臘山上」了。這亞拉臘山如今還在中東的土耳其,正在叛區(Kurds)與亞米尼亞(Armenia)和伊朗的交界。


歷史上,當地不少的土著見過這方舟,是停在山上的一個冰湖裡,要在特別乾燥和炎熱的夏天才亮相。歐洲人探險最生動的一次,可能是1916-1917蘇俄末期,莎皇派去的一隊兵,他們拍了照,畫了地圖,還進了方舟,看了那些動物的房間,可惜回國時,革命已經發動,莎皇也已喪命,他們散失了,文物也不見了,只有近年來,其中一位從記憶中畫了當時的情景。近年來又頻傳有所見,不過還是不能肯定。


(詳見 http://www.vccstm.ca/Page/EvoDegApo/Sec22.htm)


似乎方舟早就被出土,又被掩埋了。假如1916-1917的發現是真的,那「方舟探索事工」在2010年的發佈就只能算是再發現而已。按方舟事工所引用的專家祖•克蘭克博士認為:「該遺址面積很大,長度也許超過一百米,深度至少有兩個樓層那麼高,並且掩埋在高達 15米厚度的石堆和冰塊之下。」就1910年代的技術和資源,居然發現比這回更詳盡;這是我這個沒有大學程度的平信徒所不能理解的。那再掩埋「方舟遺址」高達 15米厚度的石堆和冰塊是因在過去 90 年「亞拉臘山」積雪和發生震動而成的嗎?


另一方面,「方舟探索事工」有意指出在4200米高的搭建大型長方木結構「絕對需要使用大型軍用器材才能完成。」( http://www.media.org.hk/arkanswers/?p=121 )偏偏,坐落在拉薩河谷中心海拔3700米的紅色山峰之上的布達拉宮在大約1200年前開始修建也肯定缺乏「現代的大型軍用器材」。相反,洪水退去當時方舟所停在的「亞拉臘山」的4200米高度在過去4800年或超過1萬年 ( http://hkepistemologist.wordpress.com/2012/03/04/thirdliang/) 又有沒有改變呢?那又是我這個無知的平信徒無法瞎猜了!


其實,方舟項目最令香港人質疑的是地產商和一群熱心基督徒各取所需,合演了數碼港項目的變奏;當中合作伙伴的董事要員近日也受到了廉署拘捕調查。

更多标签
payme
ukhk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