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专论

发现方舟?教内教外齐关注!「信与不信」同呼吁!(之二)

  ……笔者尊重某些人「内心有极大的确信」,以「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说法」,来「形容和表达是次发现极大可能是圣经中所记载的挪亚方舟的意思」,但事实是那所谓「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信心的实证基础是非常薄弱的。……

续上期

非专业考古、论证
与「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信心的问题

叶敬德牧师,香港浸会大学校牧。叶博士本身亦是该校应用伦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研究範围包括宗教伦理、生态伦理、政治神学等。编有《彩虹的两端──性倾向歧视立法争论二百天》。

音使团在回应「为何一个福音机构要去寻找挪亚方舟?」的问题时指出,它们过去「不断寻找具影响力的题材制作福音节目,以此作为桥梁把人带到上帝的面前。」根据影音使团的解释,它们先在二○○三年,前赴「位于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当时「并非立意寻找方舟的真实遗迹」,却是「拍摄关于大洪水和方舟记载的福音纪录片」。后「因获邀参与香港挪亚方舟展馆的工程,成为展馆内其中一个内容供应者。因此,造就了使团有更多的机会多次前往土耳其当地,进行深入的资料搜集及拍摄制作。」

  当然,笔者了解该机构前赴它们相信是亚拉腊山的地方,拍摄关于大洪水和方舟记载的福音纪录片,是为了寻找具影响力的题材制作节目,把人带到上帝的面前。但是,笔者却不明白,成为了「香港挪亚方舟展馆内其中一个内容供应者」;与「造就了使团有更多的机会多次前往土耳其当地,进行深入的资料搜集及拍摄制作」;并与寻找方舟,三者有何必然的关系。因为现时考古发现的任何文物,都是属于当地政府的财产,未经当地政府允许是不可以私运出国的。所以,纵使在考古方面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可以为展馆提供展览品。

考古文物属当地政府财产

  影音使团在二○一○年四月廿八日宣布,在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附近找到了挪亚方舟的船身残骸,但该等「木材」是否先经土耳其政府批准,然后才运到香港呢?根据《明报》在二○一○年五月一日的报道,虽然「土耳其亚勒省副省长、文化局长及杜古拜亚斯市政务司长等官员早前到港出席记者会」,但「法新社引述土耳其文化旅游部长称,要调查为何有官员未经许可在四月廿五日到香港出席『方舟』记者会,以及为何那些木材会运到中国。」

  事实是,至今再也没有「木材」运回香港了。那又如何能够为展馆提供展览品呢?

  笔者一直都没有否定非专业团队参与考古工作的可能性。但如果影音使团是如此具使命感,希望借着发掘方舟而证实圣经的真确性,则必须要将这方面的考古工作做到最好,否则如何能对得起那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付与它们的上帝?所以,纵使这是一个非专业的团队,也必须恪守与专业团队相同的道德和学术的要求。而不仅是基督教内外,什至是上帝,都在期待着一个可信程度非常高、能够充分地证明,影音使团找到挪亚方舟残骸的报告。

耶稣复活的例子

  何谓「一个可信程度非常高、能够充分地证明」某件事确曾发生的报告呢?或许我们可以用证明耶稣复活的论证为例,以说明相关的期望。

  耶稣从死里复活是一件在历史上经受反覆辩证、备受肯定,而至今仍然未被推翻的事情。我们相信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事实,因为:

  一、新约记载耶稣复活的文献写作时间离事件发生的时间很近。当时仍然有很多可靠的见证人在生,可以指出这些文献的作假之处。所以这些文献的记载非常可靠;

  二、虽然四卷福音书对耶稣复活的记载稍有差异,但整体而言,却是相当准确的;

  三、根据当时处理的方法,被钉十架的必须要被判定死去,然后才可以埋葬。所以耶稣被埋时,必定已经去世;

  四、罗马的士兵不可能在看守墓穴时睡觉,因为他们失职是要面对死刑的惩处。所以,耶稣的尸体是没有可能被人偷走的;

  五、纵使耶稣被埋时并未死去,他醒来后也没有足够的体力推开封墓的石头,并赶走看守墓穴的罗马士兵而离开;

  六、妇女们在大清早时到坟墓去,当时天色已亮,她们并没有走错地方,也遇上了上帝的使者和复活了的耶稣;

  七、耶稣复活后,曾经多次,向很多人显现。这些都是可靠的见证人;

  八、耶稣被钉十字架,他的门徒在他死后四散,但在数十天后却充满了能力,向周围的人宣扬耶稣复活的信息。相信他们必然是经历了一些异乎寻常的事情,然后才会给他们的生命带来如此巨大的转变。而他们所遇上的便是复活的耶稣;和

  九、如果他们没有遇上复活的耶稣,他们所传的便是谎言。但是,他们一生都为了传扬耶稣复活的信息而饱受煎熬,除了约翰外,所有门徒都是为主殉道的。如果耶稣从死里复活只是门徒的集体谎话,为何他们都愿意为这谎话一生受磨难,什至献上生命呢?所以,门徒必然是为事实作见证。

  基于以上的分析,虽然我们未能够将复活了的耶稣拿出来,但我们已经拥有非常具说服力的论证,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纵使我们就此与教外人辩论,或许我们未能将对方说服,但我们却已站在不败之地。意思是对方如果要推翻我们所提出的论证,也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当然,正是由于未能够将复活了的耶稣拿出来,虽然我们拥有非常具说服力的论证,我们仍然只可以说,我们相信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或许这才可称为「九成九或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相信。

对方舟残骸宣称的问题

  影音使团二○一○年四月廿八日宣布,在土耳其东部的亚拉腊山附近找到了,它们「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相信是挪亚方舟的残骸。但它们有什么证据支持它们的宣称呢?

  首先,影音使团解释,它们用的是排除法(Deductive Reasoning)。它们宣称,「许多考古发现都是用排除法来进行推论。土耳其当地考古学家在看到此处发现的所有探索影片后,根据他们的考古经验,及基于过往的相关资料文献,首先从环境学论证排除了山上四千米有天然树木的可能性;亦因为阿拉腊山是备受关注的重地,若有人在上面修建必定会有记载,而建筑物主要是以石和泥砖建造,相对用木材的比例较少,而且阿拉腊山三千五百米以上更从未发现过人类活动的考古遗迹,因此排除了木结构的多个可能性,包括:房屋、军事设施、饲养动物的地方及宗教场所。经过进一步研究其建筑特色、功能和所保存的文物后,考古专家相信这木结构是属于一个古代海事建筑。根据以上推论和研究,就只有圣经记载的挪亚方舟是合乎在历史文献及吻合历代的目击者所存留的描述细节。」

  然而,笔者却想就影音使团的宣称提出几个问题。

  第一,影音使团的看法是根据「土耳其当地考古学家」的分析而建立的。但这些当地考古学家包括了哪几位?他/她们有何资历?他/她们的分析可信吗?

  第二,影音使团的排除法是根据「土耳其当地考古学家」,以「过往的相关资料文献」为基础推论。但他/她们所根据的是什么资料文献呢?根据影音使团的说法,「阿拉腊山是备受关注的重地,若有人在上面修建必定会有记载」。但它们讲的是公元前2800年的阿拉腊山,当时它有何重要性呢?如果挪亚活在那年代,当时只剩下挪亚一家,我们又如何理解阿拉腊山的重要性呢?当时有没有文字呢?有必要记载吗?有谁会记载呢?又如何传给后世呢?

  第三,笔者并不否定我们可以用排除法来进行推论,但如果主要凭「看到此处发现的所有探索影片」作推论,而推论的结果竟然是相信发现的有「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信心是挪亚方舟的残骸。这是一个大胆至极的结论。相信没有几个严肃的学者或组织,会在毋须任何其他有力证据的支持下,主要凭影片推论出如此的「惊世大结论」。

  第四,这些考古学家推论的背景年代是公元前2800年或是近期祖克兰克(Dr. Joel Klenck)所提出的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间呢?

  根据一篇转载于影音使团网站,于二○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发表,名为“New Support for Alleged Noah's Ark Discovery”的文字,克兰克曾经到遗址实地考察。他清楚表明此「构造物始于晚期后旧石器时代(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之间)」。因为该木结构与该时期出土的其他文物具相近的特性。克兰克认为,影音使团没有什么考古经验,所以不懂采集样本,才会将木结构定在错误的时期。但令人奇怪的是,似乎他当时并没有即场采集样本化验,因为他只期望将来要将样本送往土耳其伊斯坦堡大学或德国柏林大学化验。如果有,相信化验亦应该有结果了。

  如果那是属于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间的遗址,由于推论对象的时空已变,「土耳其当地考古学家」的看法是否仍然成立即顿成疑问。而影音使团又凭什么仍然相信自身发现的有「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信心是挪亚方舟的残骸呢?

  第五,如果公元前2800年山上四千米不可能有天然的树木,我们又如何理解影音使团在二○○四年的发现,及在二○○六年八月至九月间,在该山区发现的石化木结构呢?以排除法又会得到什么结果呢?是否任何在该山区发现的木结构,都有「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可能性是挪亚方舟的残骸呢?

  第六,排除法的问题是排除了某些可能性后,仍不等于证明该遗骸便是你想找到的东西。所以,影音使团便宣称,「根据以上推论和研究,就只有圣经记载的挪亚方舟是合乎在历史文献及吻合历代的目击者所存留的描述细节。」但是,如果场景已经转到「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间」,又如何符合圣经的记载呢?究竟影音使团相信挪亚方舟是存在于公元前2800年或是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间呢?

  此外,如果我们留心看“New Support for Alleged Noah's Ark Discovery”的报道及影音使团发布的《有关巨型木结构的考古报告论据概览》,虽然克兰克肯定该遗址的重要性,但他从来没有对该木结构是否是挪亚方舟遗骸的问题,作出任何正面的肯定。因为他只是说,该「木结构于许多方面均足以与海事建筑,互相媲美」和该「木结构所呈现出的规模、建筑材料及建筑特征均与海事建筑相似」。但海事建筑也不等于是挪亚方舟。

  而且,根据梁斐生在〈惊世启示──去假求真〉一文透露,克兰克自二○一一年十一月曾经多次跟他电邮通讯。克兰克曾经很清楚澄清:「由于亚拉腊山上的遗址来自史前时期,当时未有文字,我们无法声称任何来自那时期的木结构,与远古文献里个别人物,例如挪亚、马奴(译按:Manu,印度神祉)、乌纳皮施汀(译按:Utnapishtim,苏美尔人洪水故事主角)或其他英雄,拉上关系。」(Since the Ararat sites derives from a prehistoric period and a time before written languages, it is impossible to ascribe any structure from this period to an individual such as Noah, Manu, Utnapishtim, or any other heroes from ancient text.)

  梁斐生在二○一一年十一月廿四日问克兰克,「截至现在,他们先后曾作过三次声称,在三个不同地点发现方舟。难道这三个遗址全都是方舟的遗址?」克兰克即日作出回应,「这些声明的题目,不在我的研究课题之内。我的目标并不是维护方舟事工的历史,或作为机构所发的声明,而只是研究两个考古遗址。」(This topic of NAMI statements is outside the scope of my research. My goal is not to defend the history of NAMI or its statements as an organization but to analyze two archaeological sites.)

  所以,克兰克从来没有肯定这木结构是挪亚方舟的遗骸。影音使团是否要再用排除法,肯定此公元前13,100年至9,600年间的、「与海事建筑相似」的木结构为挪亚方舟的遗骸呢?

  因此,就目前影音使团所能够提供的证据,我们跟别人分享时,是绝对没有可能站在不败之地的,因为对方很容易便可以将我们的论证击溃。

  当然,笔者尊重某些人「内心有极大的确信」,以「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说法」,来「形容和表达是次发现极大可能是圣经中所记载的挪亚方舟的意思」,但事实是那所谓「九成九或百份之九十九点九」的信心的实证基础是非常薄弱的。另一个事实是,无论教外人和教内的「相信派」或教内的「不信派」,都非常关心影音使团是否果真找到了挪亚方舟船身的残骸。(待续

编按:本文为作者在五月五日于「科学、创世记与方舟发现」公开讲座的讲稿,本刊分期全文刊出。小分题为编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轉型正義與政治檔案
三口茶
活學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