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堂會篇

何必再植堂!

據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最新發表的數字,香港教會的數目在過去十年由八百七十二間增加到一千一百三十九間,但在信徒人數方面(以居港會友人數計)卻只由十八萬人輕微增加到二十萬人,而佔全港人口百分比卻由百分之三點二下降到百分之三,眾教會在堂會增長的成績,遠遠超過會友的增長。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間堂會嗎?

  香港教會過去一段長時間都喜歡以能否植堂,作為衡量教會是否增長的一個指標,於是出現一些為植堂而植堂的現象,例如只得百多人的小教會,本身的堂會亦未算應付裕如,卻急於開設分堂,以激勵弟兄姊妹傳福音的心志,以及向神交賬,結果兩間堂會皆陷入艱苦經營!
除了勉強開設分堂之外,另一個常見的現象是很多不同教會都在相同的地點開設分堂,令一些新發展地區出現教會「泛濫」的現象,但少數缺乏教會的地區由於人口不多或租金較貴,不合乎經濟效益,於是大家都沒有興趣。立志往「福音未到之處」似乎並非眾教會在開設分堂時的主要考慮,而「我會」或「敝宗派」未到之處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其實以香港這彈丸之地,由南往北,由東往西,最多亦不過一小時多的車程,事實不少弟兄姊妹在搬家之後,都是返回原先的教會,並沒有因為多一個半個小時的車程而轉會(和教會意見不合,或是教會不能滿足其需要,恐怕才是最多人轉會的原因),而香港究竟有多少居民是住在半小時車程範圍內沒有教會的地方?筆者斗膽認為沒有,亦斗膽認為很多人是否願意參與教會聚會,與他樓下有沒有教會沒有太大的關係。

  況且教會愈開愈多並不一定是好事,君不見香港仍有很多教會經常請不到傳道人,很多羊仔都是過著沒有牧人,自己顧自己的生活!此外,要找一個傳道人,既有異象,能帶領教會發展;又擅於牧養,能協助群羊面對複雜的社會和家庭問題;更要有講道恩賜,能將聖經的真理溶入香港處境,談何容易!全港有一千二百個能獨當一面的堂主任嗎?

  當然,在少數情況下筆者並不一定反對植堂,例如獲分配新的中小學,或是獲教署或社署推薦,以低廉的租金在公共屋村開設幼稚園或社會服務中心,因為學校是實踐基督教全人教育和傳福音的好地方,而社會服務亦是實踐全人關懷的有效途徑,有關需要我們不去承擔,亦有很多其他宗教團體有興趣。但仍要注意的是,我們實在沒有必要在同一屋村內開設太多同類的服務。

  筆者最反對的是在一些已有不少教會的地區,再購買私人物業植堂,我認為這並非一個好管家應有的選擇。香港不少教會都只有二百人以下,其實並沒有發展新堂的必要,倒不如培養少數有恩賜的牧者,發展較大規模的教會(如五百人以至上千人),將計劃用以植堂的錢,用於多聘幾個傳道人,協助堂主任或牧師發展教會的事工;給傳道人較合理的待遇,更好的進修機會,吸引多些人才加入牧會的行列。(近年信徒在各行業有傑出表現的大有人在,但願意全職事奉的信徒精英似乎較以往為少,教會實應好好反思。)將金錢投資在人才身上,比投資在物業來得更有價值。希望香港的教會能突破「置業方能安居」的世俗觀念。

  要真正影響香港社會,不應只著眼於堂會數目的增長,而應著眼於我們在社會上能有多大的聲音。面對色情暴力泛濫、賭風熾熱、貧富懸殊加劇、歧視行為充斥、人心缺乏方向,我們要挺身而出,為大家指出方向,讓基督教對人生的看法,縱使未能成為社會上的導航明燈,最少亦是其中一個主要選擇。勿讓風水佬、財經專家以至官僚政客,成為社會上僅有的聲音(或是噪音)!

(第六四七期,二OOO年一月二十三日)


社長給讀者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