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再思教會與性傾向歧視法 ──回應羅秉祥

羅秉祥教授於《時代論壇》發表〈教會應雍容大度對待同性戀者公民權〉一文,秉祥兄是我多年的同事和朋友,而我與他就著他這篇文章其實已有一些討論,我深信他的動機是本於基督徒的良知和學者的嚴格思考,對教會愛之深、責之切,所以語重心長的提出忠告。我也告訴他我可以同意他的基本論點,以下只是作出一些澄清,和就著一些分歧之處作簡短討論。

秉祥兄對一月十三日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背景交待並不全面,我作點補充。其實在二零一二年同運已一再施壓要求政府訂立性傾向歧視法,自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何秀蘭提出在立法會辯論相關議題後,社會已就著這議題有兩個多月的討論。一些立法會議員和行政會議成員公開表示支持立法,贊成立法的意見廣泛被媒體報道(如林煥光、葉劉淑儀的意見,同性戀藝人和不少同性戀者的故事),但反對立法一方的信息和論點卻不多被傳媒報道,若有報道,也是批判性居多。

就我所知,大會希望舉辦這大型聚會,只是盡量爭取向社會表達意見的機會,我認為這是我們的民主權利。假若反對立法的論點能在社會全面流通,或許如此消耗人力物力的大型活動是不需要的,但在現在困難的處境中實在是不得已的做法,不應苛責。

我同意不應該說「政府不應該考慮透過立法,保障在社會生活上受到一般意義歧視的同性戀者」,我們也沒有這樣說過;我自己是經過仔細考慮立法的利弊,才反對立法的。

秉祥兄認為「『大會立場』對歧視及反歧視焦點模糊」,就著《明報》的聲明而言這批評或許是對的。我在這裡把大會更全面的立場較清晰地說明:
一、支持人人在上帝面前生而平等,沒有任何人該受任何歧視(包括同性戀者、不贊成同性戀的市民);
二、反對在本港訂立性傾向歧視法,應以較溫和及平衡的方法(如教育)處理同性戀議題以及不贊成同性戀的市民受歧視的問題;
三、聲援那些因不贊成同性戀及堅持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而受到「逆向歧視」之受害人;並要求政府採取措施保障此等人的言論及宗教自由;
四、贊成或不贊成同性戀的市民都當和平相待、互相尊重,不應互相攻擊,而應共融於多元社會中。

這樣看來,秉祥兄認為「教會……必須堅定反對任何歧視」,其實與大會立場(以上第一點)是吻合的。而且大會當天會有「四不宣言」:
一、不要歧視同性戀者
二、不用言語攻擊同性戀者
三、不能否定同性戀者的尊嚴
四、不要強迫改變性傾向

秉祥兄也認為「教會沒有必要連特首還沒有宣布對同性戀者的反歧視措施是甚麼,就透過報紙聲明告訴市民堅定『反對訂立性傾向歧視法』。」我上面已解釋,過往幾個月已有很多要求立法的聲音,來勢洶洶,而且不少言論有嚴重誤導性。無論特首的立場如何,教會為何不可稍為回應這些支持的聲音呢?若特首未發言我們就不應反對,那麼贊成的一方為何又可紛紛表態呢?按秉祥兄的建議,那公民社會豈不只會存在贊成立法的聲音,而反對聲音就全然缺席嗎?這是平衡的情況嗎?

事實是,性傾向歧視法的基本意念和內容正反雙方都有個概括的了解。多年前胡紅玉和劉千石已提出類似草案,而且現在的四條歧視法已為性傾向歧視法提供一個藍本,支持立法者(如林煥光、何秀蘭和一些同運人士)也表明贊成按這個藍本制定性傾向歧視法。我認為,無論是贊成或反對立法的人都可按照這些初步建議提出意見,當然將來若有具體文件或政策後大家可針對細節再發表意見,但現階段在公民社會的討論是非常重要的,可給社會人士和政府參考。特別在現在傳媒不平衡的情況下,教會的確是有責任發聲的。

秉祥兄說:「教會應該有勇氣宣告:香港社會只要還有一個同性戀者受到一般意義的歧視,教會都願意站出來為他/她爭取平等機會。」此話擲地有聲,我只能說「阿們」,但想加多一句:「教會應該有勇氣宣告:香港社會只要還有一個市民因著反對同性戀而受到一般意義的歧視,教會都願意站出來為他/她爭取平等機會。」

秉祥兄說:「作為基督徒,我個人寧願冒險被別人逆向歧視,也不願背負一個對反歧視懦弱的罪名。」我非常讚賞如此高貴的情操,我也只想加一句:「作為基督徒,我個人寧願冒險背負一個對反歧視懦弱的罪名,也不願看到一般市民縱使只是和平、理性地表達反對同性戀,但卻受到逆向歧視和不公義的對待。」事實上,我現在已背負一些更為嚴重的罪名,甚至被視為「惡魔」。

我很同意秉祥兄的建議:「教會應致力務求雙贏,使雙方都確保不會受到歧視。」這與以上四點的立場完全吻合,而且當天大會口號是:「爭取雙贏.達至共融.維護真正多元社會。」讓我們逼切禱告,香港社會能就著這爭議最終能達到雙贏,但能否達到這目標,不是教會單方面能夠決定的。究竟那些堅持要立法的人願不願意真正聆聽反對的聲音?他們又會否「在同性戀者平權這議題上顯出雍容大度,踏出互諒互讓的一大步」呢?我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3.1.14)

Donationcall

舊回應12則


橄欖 / 2013-01-20 17:42:25

傳媒抹黑扭曲及封殺反對人士聲音,而網民繼以臉書大量廣散抹黑報導的例子


傳媒抹黑扭曲及封殺反對人士聲音,而網民繼以臉書大量廣散抹黑報導的例子,亦可見於 關啟文:是誰把同性戀「等同」肛交?http://www.truth-light.org.hk/article/title/n4028


在香港,有公開論壇版的主流報章並不多,但在筆者印象中,筆者卻未曾在明報論壇版、蘋果日報論壇版看過有例如關啟文、蔡志森等的文章 (或澄清性文章) 投稿,筆者曾不明白原因,但後來卻輾轉得知,原來他們並非沒有嘗試投稿,只是他們的投稿往往都不被給予刊登而矣。


主流傳媒長期給各界反對SODO立法人士(包括教育界內人士、家校界內人士等)言論的封殺或及抹黑扭曲,筆者相信,是羅教授和胡牧師也需關注的一種不義。當想到究竟於這些長期封殺或及抹黑扭曲(謊言)運作的背後,誰可能會是那暗中的掌權者,筆者不期然想起以弗所書二章二的說話,並我們都有需當心。

橄欖 / 2013-01-19 08:34:08

不少主流傳媒對SODO議題的報導及言論所作出的長期扭曲與封殺,其實是一種有需關注的不義 (二)


(增修過的地方:- 加了尾段)


 


不少主流傳媒對SODO議題的報導及言論所作出的長期扭曲與封殺,其實是一種有需關注的不義。筆者希望羅教授及胡牧師等亦留意和關注到有這種不義的長期存在及其可怕性,且甚至敢於對這些不義有所指摘。


筆者留意到作者關啟文在先前也曾寫過一篇網誌文章〈誰在封殺誰〉http://kwankaiman.blogspot.hk/2013/01/blog-post.html ,當中寫有:


1. 一些教會團體將於 113日在政總及立法會門外舉行「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聚會還未舉行,已有親同的媒體不斷抹黑這活動,有報紙以「封殺諮詢」為標題,也極力暗示這聚會的背景是「建制派」的。我看完之後只能嘆息,又是一篇接著一篇的偏頗、誤導的「報道」在這音樂會的廣告和新聞通告裡,「諮詢」兩個字根本從來沒有出現,也沒有提到特首的施政報告。若說到封殺,一些教會團體只是社會的少數派和邊緣人,又有何德何能去封殺諮詢呢?關於性傾向歧視法和同性戀的討論已持續幾個月,贊成立法的意見廣泛被媒體報道(如林煥光、葉劉淑儀的意見,和不少同性戀者的故事),但反對立法一方的訊息和論點卻不多被傳媒報道,若有報道,也是批判性居多。就我所知,大會希望舉辦這大型聚會,只是盡量爭取向社會表達意見的機會,這是我們的民主權利,我們沒有反對或以任何方法阻止親同人士表示意見,又如何談得上「封殺」任何人呢? 筆者也留意到例如在《時代論壇的一篇近期文章〈關於信仰、性傾向和歧視〉亦受到傳媒的扭曲言論和報導影響,而如此扭曲地寫上上星期日,有成千上萬的保守派基督徒在政府總部機會,反對政府就反性傾向歧視立法而向公眾作出諮詢」。


2. 再者,因著同性戀議題的爭議,已有族群撤裂的跡象,例如有反對同性戀的家長被猛烈攻擊和恐嚇(對,死亡恐嚇),所以我們提倡共融:「贊成或不贊成同性戀的市民都當和平相待、互相尊重,不應互相攻擊,而應共融於多元社會中。」 筆者且沒有留意得到有主流傳媒報導有關該名家長因不贊成同性戀而受到網上及電話的大量騷擾、攻擊及甚至恐嚇的苦況等等。


3. ­至於「建制派」的指控,更是捕風捉影,整個聚會的內容根本與現時民主派或建制派、挺梁或倒梁的辯論全然無關。請各位親自看附錄以明白大會的立場。」 筆者也留意到例如以林以諾牧師為例,我們又豈能稱他是所謂的「建制派」呢,見例如《睇理點睇》http://www.upwill.org/channel/what-you-think (2012-12-12) 你又點睇 - 莫言「冷血」無視文字獄 ; (2012-12-11) 見人講人- CY語言「偽」術三步曲..等等。


4. 「我看某些親同人士的目的正是透過各種抹黑手段,讓人對這聚會有先入為主的偏見,這也是企圖變相封殺我們的訊息,不讓它能真正傳遞到社會人士當中。我謹請每個朋友不要輕信傳言,而是親自看大會的文件,慎思明辨。若同意大會的立場,也請盡力支持。這樣,才不會讓一些扭曲的訊息,破壞公民社會的正常運作。」 筆者也共鳴。


5. 在現在傳媒不平衡的情況下,教會的確是有責任發聲的」。 筆者共鳴。


對於作者在此文中寫「就我所知,大會希望舉辦這大型聚會,只是盡量爭取向社會表達意見的機會,我認為這是我們的民主權利。假若反對立法的論點能在社會全面流通,或許如此消耗人力物力的大型活動是不需要的,但在現在困難的處境中實在是不得已的做法,不應苛責。」筆者亦共鳴。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9 03:31:51

雙重標準何時了?

這裡有一小撮積極份子,經常以雙重標準做事,對自己議程有利時,甚麼 rules 都可以 bend ,對自己議程不利時,就以一個奉公守法的執法者咀臉示人。

橄欖 / 2013-01-18 14:32:07

不少主流傳媒對SODO議題的報導及言論所作出的長期扭曲與封殺,其實是一種有需關注的不義


不少主流傳媒對SODO議題的報導及言論所作出的長期扭曲與封殺,其實是一種有需關注的不義。筆者希望羅教授及胡牧師等亦留意和關注到有這種不義的長期存在及其可怕性,且甚至敢於對這些不義有所指摘。


筆者留意到作者關啟文在先前也曾寫過一篇網誌文章〈誰在封殺誰〉http://kwankaiman.blogspot.hk/2013/01/blog-post.html ,當中寫有:


1.      一些教會團體將於 113日在政總及立法會門外舉行「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聚會還未舉行,已有親同的媒體不斷抹黑這活動,有報紙以「封殺諮詢」為標題,也極力暗示這聚會的背景是「建制派」的。我看完之後只能嘆息,又是一篇接著一篇的偏頗、誤導的「報道」在這音樂會的廣告和新聞通告裡,「諮詢」兩個字根本從來沒有出現,也沒有提到特首的施政報告。若說到封殺,一些教會團體只是社會的少數派和邊緣人,又有何德何能去封殺諮詢呢?關於性傾向歧視法和同性戀的討論已持續幾個月,贊成立法的意見廣泛被媒體報道(如林煥光、葉劉淑儀的意見,和不少同性戀者的故事),但反對立法一方的訊息和論點卻不多被傳媒報道,若有報道,也是批判性居多。就我所知,大會希望舉辦這大型聚會,只是盡量爭取向社會表達意見的機會,這是我們的民主權利,我們沒有反對或以任何方法阻止親同人士表示意見,又如何談得上「封殺」任何人呢?     筆者也留意到例如在《時代論壇的一篇近期文章〈關於信仰、性傾向和歧視〉亦受到傳媒的扭曲言論和報導影響,而如此扭曲地寫上上星期日,有成千上萬的保守派基督徒在政府總部機會,反對政府就反性傾向歧視立法而向公眾作出諮詢」。


2.      再者,因著同性戀議題的爭議,已有族群撤裂的跡象,例如有反對同性戀的家長被猛烈攻擊和恐嚇(對,死亡恐嚇),所以我們提倡共融:「贊成或不贊成同性戀的市民都當和平相待、互相尊重,不應互相攻擊,而應共融於多元社會中。」   筆者且沒有留意得到有主流傳媒報導有關該名家長因不贊成同性戀而受到網上及電話的大量騷擾、攻擊及甚至恐嚇的苦況等等。


3.      ­至於「建制派」的指控,更是捕風捉影,整個聚會的內容根本與現時民主派或建制派、挺梁或倒梁的辯論全然無關。請各位親自看附錄以明白大會的立場。」   筆者也留意到例如以林以諾牧師為例,我們又豈能稱他是所謂的「建制派」呢,見例如《睇理點睇》http://www.upwill.org/channel/what-you-think (2012-12-12) 你又點睇 - 莫言「冷血」無視文字獄 ; (2012-12-11) 見人講人-  CY語言「偽」術三步曲..等等。


4.      「我看某些親同人士的目的正是透過各種抹黑手段,讓人對這聚會有先入為主的偏見,這也是企圖變相封殺我們的訊息,不讓它能真正傳遞到社會人士當中。我謹請每個朋友不要輕信傳言,而是親自看大會的文件,慎思明辨。若同意大會的立場,也請盡力支持。這樣,才不會讓一些扭曲的訊息,破壞公民社會的正常運作。」  筆者也共鳴。


5.      在現在傳媒不平衡的情況下,教會的確是有責任發聲的」。   筆者共鳴。


 

陳韋廸 / 2013-01-17 15:55:47

請聚焦關生一文

張博士,請問關生一文有何問題? 還有你那三大題外話和集會有否直接關係? 如果只有你單方面的說法,而沒有其他當時人的說法和看法,那就對當時人和集會不公道。 除非你就是當時人之一,且有證有據,否則語言偽術不是同樣發生在你身上嗎?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6 22:54:26

另一些大會被人非議之處

我想這裡應該再沒有人敢提出那些大會被人非議之處。讓我寫兩句,立此存照。

我見到不少反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信徒,拒絕支持這個大會,因為:

一,主辦或協辦單位裡有一個團契,那團契幾個月前才爆出了其領導人勸諭強暴受害者不報警的事。

二,那裡又有影音使團和林以諾,他們一年前在方舟事工問題上的取態,一直沒有改變過。

三,恩福內傳出來的資料顯示,除了撒旦短訊外,那個滑坡論又被加鹽加醋,寫得比以前更誇張,亦與近日英國和美國一些事件出現事實不符。


有上述憂慮的信徒和領袖,並沒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心態,他們有原則,有立場,無法與有問題的人共事。這一點是值得嘉許的。相反,那些間接地或公然拼命地支持大會的人,在這幾件事上都變成了共犯。

(我不會跟虛偽和沒有真實身份的人對話,現在只是留下資料。作者已死,別人要怎樣扭曲,悉隨尊便。)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6 22:26:40

語言偽術

本人回應裡提供了魔鬼短訊的資料,其中錯誤十分明顯,也十分嚴重。但這裡那些自命主張理性和公義的人卻可以視而不見,然後又有人把本人的回應完全扭曲。可見這些立場指使腦袋的人的語言偽術何等利害。

魔鬼短訊這麼大件事,此報沒有提,也沒有別人在這裡提,反映出這裡有甚麼壯況?各人自行想想吧。有很多不支持同性婚姻的信徒和領袖也無法支持那個政總集會,他們的聲音,在這裡完全沒有代表。或許,大家都識時務了,閃得越快就越好。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6 17:34:14

羅博士既然有不同意見,亦說了出來,又何須如此匆匆地客套收場?難道你以為你的關注真的已經在他們身上發揮了作用?

另外,

這些年來我學習到一個功課,那就是,只要某些人當了你是敵人,或至少不是同黨,無論你講甚麼,有禮貌或沒有禮貌,有尊重或沒有尊重,有道理或沒有道理,他們一樣會扯來無數的罪名加諸你身上。然後,謊言說了一百遍就變成真理。那些追求社會公義的朋友,幾時會來關注這樣的歧視和針對?難道你們的社會公義是如此 selective 的嗎?

羅秉祥 / 2013-01-16 14:14:36

不矛盾的異議

謝謝啟文兄對拙文提出一些澄清,對於1月13日的活動,我這裡暫不評論。啟文兄嘗試對我的某些論點提供一個平衡,而不是否定;從這個角度解讀他對我言論的評論,可能比較恰當。

遠山 / 2013-01-16 10:11:58

張「博士」,你嗡乜呀?

幾位教授在討論「教會與性傾向歧視法」,張「博士」賞光留言,不是就著同一議題討論,卻執著旁枝末節放大挑剔。而且,仲要唔知佢嗡乜。

對,雙方都有人表現出不寬容,(其實縱觀留言態度,哪一方更aggressive是顯而易見的)但張「博士」竟然可以全都怪到關教授頭上。可想而知,關教授確是他心中的巨人,只是,他對這個巨人有點酸意。

博士就當有博士的樣式,不要表現得像個滿心怨憤的多嘴小婦人行嗎?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6 01:34:56

更正錯字:「何謂」->「可謂」   (無內文)

無內文

張國棟博士 / 2013-01-16 00:46:08

回應有關「寧願」和「惡魔」

一,沒有交代過理由

「秉祥兄說:「作為基督徒,我個人寧願冒險被別人逆向歧視,也不願背負一個對反歧視懦弱的罪名。」我非常讚賞如此高貴的情操,我也只想加一句:「作為基督徒,我個人寧願冒險背負一個對反歧視懦弱的罪名,也不願看到一般市民縱使只是和平、理性地表達反對同性戀,但卻受到逆向歧視和不公義的對待。」」

坦白點吧,這裡的「一般市民」其實絕大部份都是信徒。縱管上層的人有些真的以社會公義為先(「有些」應該比「所有」更有可能),但群眾裡的人很多之所以努力爭取這些,不論在動機上和客觀利益上,都是公利難分的。這就跟羅博士講的基督徒應要先以別人受保護為念裡,基督徒沒有先維護與自己有關的利益,完全相反。剛稱讚完羅博士觀點十分高貴,就立刻堅持一個完全相反的觀點才是更好,並且亳無提供理據作支持。除了外表動聽,這是哪門子的回應?!


二,惡魔之說隱含不義

「事實上,我現在已背負一些更為嚴重的罪名,甚至被視為「惡魔」。」

這是關啟文的常見回應手法。但有幾個問題。

1. 這裡沒有原文,不知出自誰和那個處境,旁人無法分辨是否誇大其辭。畢竟,要在大量批評自己的人的言論中,揪一些難聽的話出來自憐,總是可以的。(若有人要我找些我聽過有關我的難聽的話,我也可以提供,並不困難,但這有何意義?)

2. 讓我們公平一點,支持該集會那類思想的信徒(我不會稱之為反同信徒,因有一些信徒領袖反對同性婚姻但拒絕支持那集會,他們甚至公開在面書表明這態度)對不支持的信徒的說話,也極之過份,並且,這是有原文出處,又上了報紙,無可抵賴,這就是那個撒旦短訊:
http://chandoremi.files.wordpress.com/2013/01/542186_347304205377862_1977894260_n.png?w=593

事實上,稍為不支持的信徒,近年早就被支持該集會那類思想的信徒的人排擠和抺黑。被標籤為惡魔,學棍,或信仰變質等等,早已不言而諭。這個應該也要提出來吧。不說遠的,近日發現,在面書上不支持該集會思想的信徒多有被主內弟兄姊妹 unfriend ,斷絕來往。這一切,又是甚麼一種態度?多年來,關啟文那邊的人只說他們被人這樣批評,很傷心,但他們從不會收斂自己對別人的這些批評和封殺,只管一直視而不見。這何謂逆向逆向歧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