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性傾向歧視條例與言論自由

法律界人士

  近來,性傾向歧視法的爭論又再度熾熱起來,基督教界擔心將來一旦立法,只是提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言論也有機會惹上官非。但有支持立法的人信誓旦旦斷言法例對騷擾、中傷、嚴重中傷等歧視情況都有非常清晰的明文規定,因此,除非提出了一些連「一名合理的人」都認同屬歧視的言論,才有機會觸犯法例。換言之,只是提出「同性戀是不道德」並不會觸犯性傾向歧視法的;因而一旦立法,是不會影響言論自由的。然而法律問題不能單單訴諸直覺判斷,還須直接分析法律條文和有關案例。

限制言論自由的條件

  現有歧視條例涉及言論自由的有:騷擾、中傷、嚴重中傷、歧視性的廣告等。其中定義最寬鬆的是騷擾罪,只須被告人的行徑使對方「感到受冒犯、侮辱或驚嚇」就算作騷擾,標準是「一名合理的人」也有相同的感受。而所謂「一名合理的人」,在法庭上往往就是指法官的看法。

  在輪椅博士的個案(Ma Bik Yung v. Ko Chuen),輪椅博士馬碧容,指控的士司機高泉接載她時,不單沒有協助收摺輪椅,更在途中以說話羞辱她:「你坐輪椅大晒咩,你唔行得大晒咩,我隻腳都曾經做過手術!」1 輪椅博士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遭的士司機歧視及騷擾,並告上法庭。由於司機本身也不良於行,對健全和殘疾的乘客都不會協助其上落行李,故最終歧視罪不成立,但騷擾罪成立,因司機的確對原訴人表露不歡迎態度及言論,須賠償原訴人一萬元。這個案顯示歧視條例是會影響言論自由的。

  簡單來說,言論自由就是發表意見而不受干預之權利,它被視為民主法制中帶有根本性的重要條件,受到《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及《基本法》第二十七條的保障。言論自由雖非絕對,但《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六條規定,對言論自由的限制都必須是經法律規定,又必須是為了:(1)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或(2)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

  現有的誹謗法便是在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的背景下形成的,但在誹謗訴訟中,被告人所能提出的合法反辯理由很多,使原告人勝訴的機會相應減低。這也是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盡力保障言論自由。廿三條立法則牽涉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當時對「煽動」、「鼓吹」、「意圖」等用語作過多番討論,認為其定義不明,必須連帶具體行動,才能構成犯罪的條件,這也是為了捍衛普通法政府「不限制說甚麼、只限制做甚麼」的原則。

我們希望限制言論自由到甚麼程度?

  所以若說歧視條例不影響言論自由,是講不通的,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希望限制言論自由到甚麼程度?限制愈多,言論自由的空間愈少;我們也可以追問:這種限制去到哪個程度,我們尚算擁有言論自由?

  筆者並不認同的士司機的態度和言語,相信不少人也會認為當中是有冒犯、侮辱的成分,所以問題並不是他有沒有冒犯對方,而是怎樣程度的冒犯才構成真正的「傷害」,需要以法律和政策去規管,成為公眾要介入的範圍?這背後的原則我們必須搞清楚,否則任何的「傷害」都有可能被立法者按其價值判斷而列作政府要加以控制的範圍。

  設想現時有一條綜合的歧視條例,保障所有類別的人士,而條例包括騷擾罪,那麼,就連菜市場的檔主批評別人:「阿伯大晒呀!」「靚女大晒呀!」都有可能觸犯法例,因為說話中的確有冒犯的成分(更遑論有電台節目主持批評官員為「狗官」、「奴才中的奴才」等)!如此看來,歧視條例中有關不被騷擾的保護,不能被視為基本人權,否則言論自由將大受影響。筆者認為這是一種對弱勢群體的特殊保護,因為他們在教育、經濟、雇傭和社會地位等方面都受到次一等的待遇,較難為自己爭取合理的權益,以致社會願意限制一部分的言論自由來幫忙他們。故此,當支持立法人士提出訂立多一條歧視條例的要求時,不能單以人權為由,因為當一種人權訴求侵犯另一種現有的人權時,舉證的責任就在提出要求的一方,他們必須證明受保障的類別在社會上具體受到歧視的情況有多嚴重,以致社會值得進一步限制言論自由,並懲罰「歧視」人的一方。

  歧視條例中有關言論的還有中傷、嚴重中傷、歧視性廣告。嚴重中傷由於要有人「身體或其處所或財產」受到損害才算觸犯,且是刑事罪,爭議性較少,誤犯的機會也不大,不過現有刑事法中已有相近的教唆罪,是否需要重覆立法,值得斟酌。而歧視性廣告沿用騷擾罪的定義,以上已指出那會限制言論自由,而且法例對廣告的定義相當空洞:「『廣告』(advertisement)包括任何形式的廣告,不論是否向公眾發布」,而且在列出包括通告、標籤、商品目錄、價目表、模型等範圍非常廣闊的廣告方式前,還強調「亦不論是否採用以下方式」,其規管範圍近乎沒有界限。

  中傷是指藉「公開活動」,「煽動」對受保護類別的人的「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但是,「仇恨」、「嚴重的鄙視」和「強烈的嘲諷」,只要不涉及具體行動,都不算犯罪,「煽動」別人有某種不犯法的思想言論,到底何罪之有?而且所謂「公開活動」更「包括動作、姿勢及手勢及穿戴或展示衣服、標誌、旗幟、標記及徽章」,如此規範是相當危險的。因為「煽動」原就是一個定義不明的用辭,這些「公開活動」即使是輕度的批評,甚至沒有任何中傷的「意圖」,也難保不會致使某些人產生過激的反應,因而觸犯法例。這些在討論廿三條有關「煽動叛亂罪」時,已多有論及,於此不贅。

不是會不會,而是能不能

  支持立法的人認為「單純只是提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言論是不會觸犯性傾向歧視法的」,這想法是沒有根據的,因為比「不道德」更輕度的言論(如「同性戀大晒咩!」)已有機會觸犯歧視法。況且在外國,已有案例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標語已經帶有侮辱性 (insulting) 而觸犯法例。

  明光社及香港性文化學會曾列舉外國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後產生的許多逆向歧視個案,有論者認為這些都是極端個案。然而,是否極端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是否合法,即是說,若這些極端案例皆合法而非誤判,則表示這些條文能「合法地」被「極端」詮釋,這正正顯示有關條例的危險性。而且當「極端」個案不斷出現,已表示「極端」有普遍化的趨勢。

  此外,又有論者認為因文化差異,香港訂定的條例將會跟外國的不一樣,故此香港不會發生類似極端個案。這更是向壁虛構的想法。綜觀各國的歧視條例,用語用字相近,內容大同小異,何況過去立法會曾提出過的條例草案,正是以外國相關法例稍作出修訂而寫成的。

  梁家傑大律師在反對廿三條期間,一語中的的說過類似的話:「法律討論的不是會不會發生,而是能不能發生。」性傾向歧視條例能不能影響言論自由?筆者的看法是:不單能,也會。

編按:本文曾刊於《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特刊》,蒙作者投來本刊刊載。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3.01.29)


  1. 法官判辭中雖然說這不是騷擾罪成立的唯一原因,但這卻是主要給出的具體例子,可見這已是這案例中的主要罪證。

Donationcall

舊回應16則


橄欖 / 2013-02-08 19:30:28

題外話回應:關於「同性性行為」 (二)


就虞君在其他帖文指「異性戀者也享受肛交」,筆者認為並非正確:


 


1. 肛交與被肛交行為其實是違反生理不衛生高危的行為,我們不但不該隱瞞其問題,且不該美化此行為,和歪曲說為是一般異性戀者男性或女性(或甚至扯說到是女同性戀者女性)在權力對等關係之下也喜歡的一種行為。


- 關於虞君指的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 2007年調查報告,及Journal of Sex Research 2008年的調查報告,筆者留意到其訪問的問題均只是問及「是否曾進行過肛交」,而沒有且問及女方「是否喜歡或享受 被肛交


 


2. 若要說「女性也喜歡或享受 被肛交」,這便會引來一個很大的問號:女同性戀者是女性,那麼,女同性戀者也會喜歡或享受「被肛交」嗎?(意即:其中一方是會喜歡或享受對方用工具給她「被肛交」,又或雙方都會互相喜歡或享受對方用工具給自己「被肛交」嗎)? (註一) 筆者一方面相信女同性戀者的女性並不會喜歡或享受「被肛交」;另方面認為,若有論者要說女同性戀者的女性不會喜歡或享受「被肛交」,異性戀者的女性卻會喜歡或享受「被肛交」,那明顯會是一種務要強詞奪理的聲稱。


(註一)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Journal of Sex Research為何不且作女同性戀者的調查訪問,問她們「是否曾與女伴侶作過用工具給對方或自己得被胚交」,與及「是否喜歡或享受女伴侶用工具給自己得被胚交」,原因值得細想。


 


3. 若要說「異性戀者男性也喜歡或享受 被肛交」,這亦會引來一個很大的問號:異性戀者男性會喜歡和享受其伴侶用工具給他「被肛交」嗎?筆者一方面相信一般異性戀者的男性並不會喜歡或享受對方用工具給他「被肛交」;另方面認為,若有論者要說一般異性戀者的男性也喜歡或享受對方用工具給他「被肛交」的話,那亦明顯會是一種務要強詞奪理的聲稱。


- 關於虞君指「Journal of Sex Research2008年的調查報告指分別有 51% 男性和 43%女性曾進行異性間的肛交,女性回用性玩具來給她的男性伴侶肛交」,那報告的這部分是這樣寫 McBride, Sanders, and Hill (2009) investigated the prevalence of non-intercourse anal sex behaviors among a sample of men (n=1,299) and women (n=1,919) with anal intercourse experience and found that 51% of men and 43% of women had participated in at least one act of oral–anal sex (i.e. place mouth on partner’s annual), manual–anal sex (i.e. Inserted finger on partner’s anal) , or anal sex toy use.” 對此,筆者認為有人去做的事,不等如便是無妨去做的事,與及口觸肛門、手指探肛....等行為又豈是衛生與無妨,及豈是具常識與按理性作事的人會喜歡去作的事呢?


- 另外,筆者留意到Journal of Sex Research2008年那份「調查報告」其實並沒有提及其「調查」對象的取樣方法,以及亦沒有為女同性戀者們做同樣的「調查」作有需要的對照引證研究,該份報告的可代表性和可信度,不禁令人甚具保留與生疑。


- 再者,若要說「一般異性戀者男性也喜歡或享受 被肛交」的話,則另一對照引證研究也會是需要的,那就是一般孌童癖者的情況又如何呢,他們也會喜歡或享受「被肛交」,及因而是會且尋求小童用工具給他們「被肛交」嗎?他們又有百分之幾是會這樣呢?


- 此外,若要說「一般異性戀者男性也喜歡或享受 被肛交」的話,那麼,一般異性戀雄性動物的情況又如何呢?就不同種類之異性戀雄性動物作「尋求被肛交」的觀察研究,不會太困難,且會是有需作的對照引證研究。若異性戀雄性動物「尋求被肛交」的比例數據,反而遠遠低於2008Journal of Sex Research有關異性戀者男性「尋求被肛交」的聲稱調查比例數據的話,則後者的「可信程度」有多少,也不禁可叫人甚具質疑

橄欖 / 2013-02-08 19:17:26

題外話回應:關於「同性性行為」 (一)


就虞君談「同性性行為」(女與女或男與男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筆者的一些回應如下 (節錄自 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騁方面的困擾〉)


 


~~~~~~~~


    關於「同性性行為」為何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原因可有二。其一是,「相同」與「相同」可容易作比較,就此,女與女或男與男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可容易引發起心裡對同性身體或及以至其他方面有不健康的比較,這點不宜忽略,且也不難按常理明白。其二是,男男肛交是違反生理及不衛生和高危的行為,我們不但不該隱瞞其問題,且不該美化此行為,和歪曲說為是一般異性戀者男性或女性(或甚至扯說到是女同性戀者女性)在權力對等關係之下也喜歡的一種行為;另留意有調查指肛交是不少男同性戀者主要的性行為方式,參例如《明報》200486日〈四成受訪男同志「桑拿」肛交〉的報導,而在2006年所裁決的肛交合法年齡司法覆核案(Leung TC William Roy v. Secretary for Justice)中,提出這司法覆核的男同性戀者且透過其代表律師指肛交其實是男同性戀者之間唯一的性行為方式,並於控辯雙方就這點沒爭議下,高等法院與上訴庭的法官均接納此作為其司法覆核判決的關鍵前提,並且都在其判詞中重申。


    也需留意,現今其實並無證據證明同性性行為的傾向乃是天生,及完全沒有後天境遇影響的可能。而且,儘管說某人的同性性行為傾向乃是天生,這其實也不等如是那人便會總不宜不作,或總不得不作「同性性行為」,尤其是倘若當事人本身亦體會得到前面所提及「同性性行為」可引來的問題,就此,我們亦需留意社會裡是有前同性戀者這等過來人真實與快樂的存在。


   我們且可另外以一些非屬於性傾向的例子去想。我們都能明白,儘管某人乃(比方說)本性柔弱或剛烈,這也不等如是那人便會總不宜或總不得不以其本性柔弱或剛烈的傾向處人和處事,除非他/她一直被灌輸不正確的觀念,以為人的任何本性或傾向都是不宜不從,或不得不從。然而,「傾向總該決定行為」卻是《性傾向歧視條例》及「同性戀洗腦教育」背後所要隱含或灌輸的意識。


   其實很多人都喜歡與同性建立深厚感情,而同性之間亦可有女與女的閨房密友、金蘭姊妹,男與男的知己交心、情同手足,彼此投契、無所不談、有情有義、患難相助、甚至生死與共,卻不用涉及「同性性行為」,及因而亦不會自稱為或被稱為是「同性戀」或「雙性戀」。同性深交何其美,「同性性行為」反易不利於身心的健康,然而,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寒蟬效應下,老師卻將不能再向學生作這些善意的教導。不單老師的境況會如此,公眾人物講話、傳媒發表社論、評論員或專欄作者發表文章等境況亦會如此,一方面造成違心教導要壓給所有學校,另方面造成良知言論要在傳媒受制消音。


 ~~~~~~~~~~

虞瑋倩 / 2013-02-08 18:47:02

橄欖: 請注意,洗腦的定義是什麼

洗腦的定義是把假的東西說成是真, 和將真的說是假, 和顛倒是非。
「異性性行為」也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而女同性戀性行為最安全, 這些是應該在學校講的。相反講到異性性行為好安全,是洗腦,相反說到同性戀是十惡不赦,才是洗腦。


雖然橄欖對性行為定義是錯, 因為性行為是方式而不是性對象。
肛交在實際上, 也包括異性之間的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 和陰道交、口交一樣。
如果橄欖將「同性性行為」定義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其實「異性性行為」也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

任何的性行為,如果不採取適當方法,例如不使用安全套、濫交、多個性伴侶,去性病流行的地方用性服務, 不論是「同性性行為」或「異性性行為」,都會會對身心健康有害的。

橄欖應該面對現實,有一定比例、而為數不少的異性伴侶,也會進行肛交。

女同性戀間是有肛交、陰道交。 大概橄欖也未必知, 女同性戀間的陰道交,是所有性行為中最安全的,比起異性性行為」更安全, 因為極少涉及插入 (penetration)和體液的交換。

如果按照橄欖所謂性行為安全度, 他是否該鼓勵女同性戀性行為, 用 sex toy ?

橄欖 / 2013-02-08 17:56:05

歧視條例會有的「感到受冒犯 」條款 (二)


關於虞君寫但如果按照橄欖所謂的言論自由,就等於給與空間人去用言語羞辱去達到類同效果」,這其實正正反映著下面筆者先前帖文所述情況的必會出現。


~~~~~~~


「同性戀」的核心問題是「同性性行為」,不涉及同性性行為或其慾念的同性感情,儘管是只喜歡或較喜歡與同性來往或相處,都不可被稱為或自稱為是同性戀(“homosexual”,而這裡說的「同性性行為」是指同性之間的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及這種行為其實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 (註一)。然而,若《性傾向歧視條例》給制定,則老師向學生述說及闡明這些話,卻可隨時被某些學生或某些老師投訴,聲稱因着該老師說這些話「感到受冒犯」,而學校為免要承擔「轉承責任」,及為免需面對平機會介入的壓力,亦只能給該老師發信警告或甚至解僱,並且禁止任何老師給學生說這些話,如此,寒蟬效應的「同性戀洗腦教育」便實質形成。


 


(註一) 關於「同性性行為」為何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 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騁方面的困擾〉內文有所剖析。


~~~~~~~

橄欖 / 2013-02-08 17:53:15

(a)傳媒欠報導的公佈;(b)傳媒欠報導的數字; (c)「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可見;(d)「性別、種族或殘疾歧視條例」與「性傾向歧視條例」有的不同


就虞君的帖文,筆者有的一些回應如下:


(a)    傳媒欠報導的 2012-5-30 政府新聞公佈


(b)   傳媒欠報導的性別認同及性傾向歧視投訴數字及分析 (2005年-2012年)


(c)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可見- 參 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騁方面的困擾〉的前言


(d)「性別、種族或殘疾歧視條例」與「性傾向歧視條例」有的不同


1. 有別於性別、種族或殘疾不涉及行為方面的課題,「同性性行為、雙性性行為」卻是涉及行為方面的課題;


2. 有別於性別、種族或殘疾歧視條例是並不涉及到行為方面之課題的歧視條例,「性傾向歧視法」卻是會涉及到行為方面之課題的歧視條例;


3. 不涉及到行為方面之課題的歧視條例,不會觸及行為良知信念自由的問題;涉及到行為方面之課題的歧視條例,卻會觸及行為良知信念自由的問題;


 

虞瑋倩 / 2013-02-08 17:18:33

回應所謂歧視條例如何影響言論自由

任何歧視條例,目的是促進平等和容許不同人參與社會、工作、居住時候,是能安全地和有尊嚴地參與。

文章裡面輪椅博士的例子,司機脫罪因為司機自己也是殘疾,因此不能算他歧視,但有關言論也被裁定滋擾。客觀和理性的人,都不否認那司機的言論對一個乘客是不恰當和構成滋擾。針對人殘障更是不該。

歧視條例就是不容許人用其他方法打擊人參與社會、工作、居住和獲得服務。當人按照法律提供工作、服務給得到歧視條例保障的人, 他們心裡面不願意,但如果按照橄欖所謂的言論自由,就等於給與空間人去用言語羞辱去達到類同效果。對,僱主被迫請殘疾人,不甘心,就想: 哈哈,我有言論自由。我鼓勵D同事在工作場所羞辱你、玩謝你,我唔炒你 jer,但你都會比D人逼到你走人啦。
這樣, 人就能用這些方法阻止人平等參與社會、文化、在工作、居住、使用服務、公民權,因為他們利用言論製造不友善、敵意環境。所以,要達到歧視條例的立法目的 (促進平等和容許不同人參與社會、工作、居住時候,是能安全地和有尊嚴地參與),部份言論是必須受限制的。
一個合理的僱主,絕對不應該縱容同事間互相羞辱敵視,一個社區,也不應該容忍居民敵視。
好諷刺,自稱使人和睦的基督徒,居然覺得容許人與人之間敵視。

橄欖 / 2013-02-07 21:07:05

歧視條例會有的「感到受冒犯 」條款


在言論方面,只要不是中傷和羞辱,基本上任何人的權利和現在一樣」的講法並不正確,這講法是一種隱瞞歧視條例之其實有「感到受冒犯 」條款的講法。按《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給「騷擾罪」的定義,「騷擾」可包括對性別/殘疾/種族方面有「不受歡迎的口頭或書面陳述,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在顧及所有情況後,應會預期該另一人會因該說話而感到受冒犯 」。《性傾向歧視條例》(若制定的話)給「騷擾」的定義,亦可以預料會有類似涵括。 


「同性戀」的核心問題是「同性性行為」,不涉及同性性行為或其慾念的同性感情,儘管是只喜歡或較喜歡與同性來往或相處,都不可被稱為或自稱為是同性戀(“homosexual”,而這裡說的「同性性行為」是指同性之間的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及這種行為其實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 (註一)。然而,若《性傾向歧視條例》給制定,則老師向學生述說及闡明這些話,卻可隨時被某些學生或某些老師投訴,聲稱因着該老師說這些話「感到受冒犯」,而學校為免要承擔「轉承責任」,及為免需面對平機會介入的壓力,亦只能給該老師發信警告或甚至解僱,並且禁止任何老師給學生說這些話,如此,寒蟬效應的「同性戀洗腦教育」便實質形成。 


(註一) 關於「同性性行為」為何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 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騁方面的困擾〉內文有所剖析。

虞瑋倩 / 2013-02-07 20:30:33

必須釐清一點

「性傾向歧視立法」目的是保障任何人士,不會因為他們的性傾向而在政治、公民、經濟、文化和社會等被人侵犯他們的基本權利 (就業、居住、參與社會、參與文化活動、從商、就學、參政、投票等),在言論方面,只要不是中傷和羞辱,基本上任何人的權利和現在一樣 (口臭者和喜歡中傷的,我看不到為何你們該繼續口臭)
任何歧視立法都衝擊有信仰和沒有信仰的人, 因為這些人都是基於偏見而侵犯他人權利。
無論副作用如何, 歧視是錯, 立法不是完美, 但一定比不立法有作用。

橄欖 / 2013-02-07 12:38:50

「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副作用其實並非只會影響宗教群體,及立法並不是最好的方法


,「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副作用其實並非只會影響宗教群體,及立法並不是最好的方法,既就非宗教群體來說,亦就宗教群體來說,筆者的一些分享如下:


(a)    關啟文:〈同運活躍分子也反對「性傾向歧視法」〉


(b)    關啟文:〈廿三條與性傾向歧視法的比較〉


(c)    傳媒欠報導的 2012-5-30 政府新聞公佈


(d)   傳媒欠報導的性別認同及性傾向歧視投訴數字及分析 (2005年-2012年)


(e)    「醉翁之意不在酒」- 〈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聘方面的困擾〉http://sodoissue-article-02.blogspot.hk/ 的前言


 


1. 分享點滴 (傳媒篇)


〈傳媒給反對「性傾向歧視法」的聲音有欠報導或扭曲抹黑的一些例子〉http://medisodo-unfairworks.blogspot.hk ( 備註:至於究竟於這些長期封殺或及抹黑扭曲(謊言)運作的背後,誰可能會是那暗中的掌權者,以弗所書二章二節的說話,及啟示錄十二章十節的說話,都是我們需當心的事實上,撒旦本身是既愛謊話,亦愛自義,並願見到人也如此做的)


 


2. 分享點滴 (生理篇)


就有些論者說「當我們否定這個族群最基本的一些生理需要時,其實就等同把這個族群吃飯、睡覺等等的需要都一概否定」,筆者想有以下的分享:(1) 性的需要其實並不是不可被轉化昇華的需要,事實上,社會裡有不少單身一族的人士,他/她們亦沒有性的伴侶;(2) 「同性性行為」(指同性之間的赤身相親或私處相親)本身其實並非一種有利身心健康的行為,參下面第3.點分享點滴的文章。


 


3. 分享點滴 (家校篇)


〈揭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將會帶來的「學校教育衝擊」「家校矛盾」http://sodoissue-article-01.blogspot.hk/


 


4. 分享點滴 (職場篇)


〈關注SODO立法可帶來的「同性戀洗腦教育」與「家校矛盾」及對職場和家傭續聘方面的困擾〉http://sodoissue-article-02.blogspot.hk/


 


5. 分享點滴 (非信徒知情人士篇)


筆者留意到,多年來,儘管是在政府的決策層及其智囊成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當中其實亦不乏對SODO立法持反對或保留意見的知情人士(意即對這立法可具有哪些重大副作用,有所知情的人士),因而政府才多年來都沒有輕率地給予SODO立法,並以教育方法來代替之;而他們當中是有法律界人士、醫療界人士、教育界人士等等,及本身是為父為母的,與及/她們多數都並不是基督徒 (基督徒於香港的社會及議會只佔少數),因此,筆者認為某些主流傳媒把反對SODO立法的聲音邊緣化地說成為或打造成為只是部分基督徒的聲音,並不持平與公允,及具誤導性。我們一方面不應被誤導,另方面有需突破某些主流傳媒的扭曲與封殺,讓更多市民對此立法的一些重大副作用可預先得到知情。


 


6. 分享點滴 (釋經篇)


筆者留意到有一現象,就是,有本地釋經學者已拆解「同志釋經」的錯謬多年 [註一],但本地「同志釋經論者」則一方面沒有作出相應的學術回應,另方面卻繼續在某間神學院講授具錯謬的「同志釋經」。筆者認為這做法並不妥及不該。 [註一] 參例如:


(1) 何善斌:〈一看直截了當,細看大而無當的同志釋經〉。洪子雲、關啟文主編,《重尋真性性解放洪流中基督徒的堅持與回應》。香港︰學生福音團契,2003,頁224-253


(2) 鮑維均:《同志釋經解讀》- [MP3] (香港 : 環球聖經公會, 2007); ]


筆者亦留意到有一現象,就是,有「同志釋經論者」似乎對於下面一個有不少信徒也知道的釋經或道理,都未有掌握,卻向傳媒和公眾論說舊約聖經有關於「治死」的經文,不明白舊約聖經中講及要給治死的罪,已有耶穌基督為我們擔當罪罰、為我們代死,因而我們不再需要因這些而在世上被治死(不過留意,主耶穌一直所傳的並不是「廉價的福音」,而是要走窄路、入窄門之「悔改赦罪的福音」;「信主」的意思並不是指只相信主的救恩和應許,亦是指且相信主的警告,否則這也難以可說是在全然相信主。)


 


7. 分享點滴 (愛心篇)


s 〈我們是小眾中的小眾:請聽聽我們的心聲〉http://www.newcreationhk.org/


s 〈從同性戀毒梟到神僕,袁幼軒紐約分享見證〉


- 袁幼軒的見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hEFqkMheiY

虞瑋倩 / 2013-02-03 18:54:54

陳韋廸 {會員編號: 27269} : 你懶做功課就別一派胡言!

你看中環或者旺角, 你們在公眾地方你們都有傳教, 何來干預?你好好看憲法的言論和宗教自由先胡說八道罷。
你們就算在公眾地方說同性戀是罪, 因為你們不是剝奪他們住屋、就業、使用服務、參與社會文化活動, 基本上你最多比人小狗而已。
教會不按立女牧師不違法, 正是因性別歧視條例 (CAP480) 第22條有這樣豁免 :
(1) 如為某有組織宗教的目的而作的僱用,只限提供予某一性別的人,以符合該宗教的教義或避免傷害其教徒共有的宗教感情,則本部不適用於該項僱用。
(2) 如為某有組織宗教的目的而授予的授權或資格(按第17條所界定的授權或資格),只限授予某一性別的人,以符合該宗教的教義或避免傷害其教徒共有的宗教感情,則第17條不適用於該項授權或資格。

陳韋廸 / 2013-01-30 20:10:03

不是你話法例不會影響你就得,乃是法例本身收緊你的言論自由。 "不是會不會; 而是能不能。"(無內文)

不是你話法例不會影響你就得,乃是法例本身收緊你的言論自由。 "不是會不會; 而是能不能。"(無內文)

陳韋廸 / 2013-01-30 19:23:51

虞瑋倩 {會員編號: 445}

這文章就是提出所謂"「歧視條例」不針對個人和對宗教有豁免等"其實極可能是你和你的同盟的木馬程式; 又或有些基督徒真的天真相信這例不針對個人和宗教自由。 就算係, 也不代表將來你們不爭取修例。

舉例,我在家叫個女唔好搞基唔犯法; 但一出門口有街坊就要小心; 有教會也算是公開場合等等。 又或者第一句話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未犯法,但再講多兩句在商業社會就是騷擾的可能; 在公眾地方就可以被告中傷等。 一切送官究治。

其實簡單一句米叫我們異見者公眾地方完全收口! 你們所講的包容又真夠包容耶?!

無女牧師? 現在無不代表將來不被你們夾著法例告人到裙甩褲甩。 你會那麼厚道,看你留言就知難以置信。

至於「同性戀大晒」會比人告這點是邏輯合理的推論。 我依家未有法例下講同性戀是道德問題都可以比你鬧到裙甩褲甩,難以想象立法後言論、宗教、教育自由如何被侵蝕到裙甩褲甩。

虞瑋倩 / 2013-01-30 12:41:50

陳韋廸 {會員編號: 27269}


此文章連「歧視條例」不針對個人和對宗教有豁免等基本概念都錯,根本就不值得浪費時間反駁。


「性別歧視條例」同「性傾向歧視條例」一樣,如果後者會另教會牧師比人告,那些說女人不能作牧師的,早早就給人告到裙甩褲甩啦。


有關「同性戀大晒」會比人告,這些根本是無中生有的想像,香港傳媒和公眾近年流行「港女」等標籤言論,都沒有犯法啦,你們只是製造假議題和恐慌!


說我不拿出證據指出此文有錯,這文章的作者基本概念都錯就扮專家,他才是撒賴。

陳韋廸 / 2013-01-30 11:17:00

除了攻擊筆者身份、標籤抹黑筆者外,請拿出證據直指此文有錯。

除了攻擊筆者身份、標籤筆者外,請拿出證據指出此文有錯。 否則虞大姐和其同盟太撒賴了。

遠山 / 2013-01-29 22:57:23

虞君,妳完全沒有回應到文章的中心論點


  妳說的一堆話,完全是無的放矢、打稻草人。

  此文的目的是說明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確會影響言自論自由。妳略過不談,卻提出,然後攻擊一個毫不相干的論點。「如果如作者說言論自由是絕對」?作者哪一句說過言論自由是絕對?

  文章作者已表明:『筆者並不認同的士司機的態度和言語,相信不少人也會認為當中是有冒犯、侮辱的成分,所以問題並不是他有沒有冒犯對方,而是怎樣程度的冒犯才構成真正的「傷害」,需要以法律和政策去規管,成為公眾要介入的範圍?這背後的原則我們必須搞清楚,否則任何的「傷害」都有可能被立法者按其價值判斷而列作政府要加以控制的範圍。』

  問題是去到甚麼程度的「冒犯、傷害」,才應用公權力規管。連講句「你坐輪椅大晒咩,你唔行得大晒咩」都有機會犯官非,如果將來有性傾向歧視法,若妳在教會聚會(公開活動)有牧師對妳說同性戀傾向可改變,甚至,妳只是聽到牧師同其他人講,也可肯定妳會感到被冒犯,已構成投拆的基礎。(教會不一定會有豁免,豁免也有限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虞瑋倩 / 2013-01-29 11:53:40

「明光社陣營」/「恩福反同派」的所謂法律專家?


正式是只有歪曲道理,錯誤邏輯,混亂法律概念,連基本常識都沒有。


法律上,宗教自由也好,言論自由也好,不是毫無限制的。


你引用輪椅博士的個案(Ma Bik Yung v. Ko Chuen),輪椅博士馬碧容,指控的士司機高泉接載她時,不單沒有協助收摺輪椅,更在途中以說話羞辱她:「你坐輪椅大晒咩,你唔行得大晒咩,我隻腳都曾經做過手術!」


的士司機高泉接載馬碧容時候,他是在工作中:個 concept 很簡單,你而加做緊野,不是你私人時間。乘客對的士司機這職業也有合理期望,就是的士司機要有基本禮貌,拒絕服務之餘需要提供理由,但案件中司機拒絕後還羞辱乘客,就算是健全的人,也一定投訴司機甚至可報警。


現代社會的有效運作,是基於職業從業員跟隨守則,各行業的從業員遵行和尊重,且令服務的水平有保障,人使用時候絕少遇到不能預期的阻礙。


套用「信差不派《壹本便利》?」的例子,你上街購物的時候,也不希望有公司突然對你說:現在第三世界有很多人活在饑餓中,你卻珠光寶氣,所以我決定不做你生意、或者收你三倍價錢來支持宣明會的工作。即使這商店賣的只是很普通的物件,可以走過幾間商店就買到的,這樣的服務也是不能接受,因為這會令到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升高到一個不能接受的水平。


同樣,如果如作者說言論自由是絕對,是不是等於乘客要隨時隨地準備上的士比司機侮辱你樣子/身材/衣著/性別等等等?


請用下 common sens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