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怪兽学校

颖研着作《怪兽家长》于二○一○年出版,一纸风行立时洛阳纸贵,只是不只家长是怪兽,学校也是怪兽。

  从小我们便说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在消费至上所带动的投诉文化潮流也不断冲击教育界。面对家长无理的投诉,部份学校管理层依着教育专业作出回应,冒着家长投诉至教育局的危机而据理抗辩,诚教人欣喜不已,然而现实是大部份管理层只会诿过老师,责难老师,让老师顶缸代骂。

  失去教育专业坚持的学校便沦为怪兽学校。怪兽学校的校政依社会风潮而立,活动依家长意识而设,课程依社会走向(非学生能力)而定,轻侮专业,令有识之士对学校在教育商品化、家长消费霸权下的妥协扼腕而叹。近年直资中学潮流兴起,传统名校趋之若鶩,诚为校政受社会风潮影响的最佳注脚。家长希望子弟增广见闻,结果学习为名而旅行为实的游学活动如雨后春笋开办,学校彷佛变成旅行社,老师被迫放弃教育专业而成为导游。家长是否满意这类服务恕笔者暂不知道,但不幸「抽中」带队的老师的怨气却时有所闻。记得二○○五年,某学校安排一西安交流团,许姓学生在回程时途经深圳,竟在不知会老师情况下独自离队回广州探亲,老师以为走失学生,仓皇失措,十多日后学生终于自行回港,但那位老师所受的谴责与创伤又如何抚平?

  失去专业判断的学校沦为怪兽,商业管理思维盛行也容易使校长成为怪兽。学校老师团队大致分为常额教员与非常额教员。前者待试用期满后往往可终身聘用。后者则依每年政府的拨款而定,拨款是否持续则全由政府决定,学校不容置喙。然而,即使有常额空缺,校长往往以灵活调拨资源为由,将常额位变成常额合约位,合约教师在学校的比例日益增多,合约教员的职业稳定性变得毫无保障。

  或许社会人士会诘问很多行业也以合约聘请员工,何以教师不能呢?回应这类提问必须要理解教师工作的性质。若单单从传授本科知识一面来说,无论转了多少老师,只要新任者依着学校进度表所教,学生应该不会少学课程内容。可是,教改提倡校本评核,让学生在校内的课业成绩成为该科公开试部份成绩,如此便兹事体大。若频频更换老师,校本评核标准便难以一致,最终受害的便是学生本身。

  再者,教师还要兼负辅导学生的事务,频频更换老师令学生与老师之间缺乏彼此的信任与认识,辅导工作难以达到预期效果。不仅如此,每到四、五月期间,合约教师不是忧心忡忡等待校长续聘的承诺,便是忙于投递应征信件,那样的精神压力又焉有馀力驱动自身与学生建立关系?

  最后,令人齿冷的就是那些以善用资源为名,却剥削合约教员待遇薪酬的怪兽校长。笔者知道有些合约教员只有十一个月,什至十个月粮,无论年资多少均以最低薪酬为发薪点。刻薄的待遇岂不令有志投入教育行业的年轻人心灰意冷?

  昔日拉比耶稣在建制化的法利赛人圈子外宣告天国的降临,毫不畏缩。先贤孔子周游列国求仕于君时仍持守仁礼学说,毫不妥协。盼望今天香港的学校能够秉持专业,外以理说服舆论,内以情善待员工。

「道在人间」的稿源来自「格思」(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格思」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及公共价值的对话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老友記留在家
活學教育中心
靈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