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驱蝗与基督徒践信之间

《时代论坛》第一三八六期头版专题引言如下:「圣经教导我们要爱人如己,什至爱你的仇敌,面对港人与内地人之间的对立面,基督徒又可如何身体力行地践行信仰?」

  文中借许承恩的口说:「我们作为信徒,始终要着眼于大使命,当我们在香港接触到内地人,应当要表现出基督教的价值,对他们有爱心,要有接待客旅的观念,并要有好的基督门徒的见证。」

  言下之意,直指驱蝗行动等是「没有爱心」之举。

  曾有年轻信徒私下求教,如何看参与驱蝗,我现在公开再答一次。

  我认为,驱蝗是「势」之运用。若用伦理来否决其合法性,一为错判伦理的论域,二为错判驱蝗的行动本质,两者皆愚妄。「势」之运用,正如广告造势,基督美德必定判为花言巧词,又如机构筹款信,不又是一种伪装?这些花巧、客套都不能以伦理判词一刀两断,而是要辨识它的策略性,再谈论好的策略和不好的策略。

  有说,驱蝗会伤害国内同胞感情,我先搁置是否同胞这一点不谈(必须注意这涉及国族认同,不应不证自明),只谈「伤害」本身。「伤害」 是必须的,若「伤害」是为了终止恶,是为「武」。止戈为武,但武力必然会伤害对手,可称之为胁迫性,要瘫痪对方的进攻,便有必要的武力。

  若以为一切对别人的伤害都不符合「爱人如己」的践信,不要以为这是慈悲,其实这是自恋了。因为这背后的信念是:原来爱自己的意思,是不给自己加诸任何痛苦。有一种刻苦是有益的,而且,基督教明明高举背十字架,理应明白爱不是无痛,爱往往要承受痛苦。同样,「爱人如己」,是指不要无视别人的伤害,而不是把任何胁迫都排除掉。如此,上司亦无法管治下属,家长亦不能责备儿子,你上车时遇别人插队也要哑忍,因为任何对峙都会令对方不愉快。

  《时代论坛》承继泛民、左胶的思维,把「蝗虫、拖喼、双非、水货客」对港人的影响,视为等閒的「生活」影响,背后是一种对「践信/干活」的二元对立,能够得上践信的,当然是公义、民主这类普世价值,生活却是可牺牲的,生活上受侵害就叫做「情绪」困扰(如文中借许承恩的 口说,这是一种「情绪」。),这种困扰被贬为不理性(不像民主是理性追求)。

  这里,正是笔者一直批评的:左胶式基督教,遗忘了福音本是叫人「得生命」。作为基督门徒,是以生命直接承受基督为主,生命就是福音权能的载体,而不是制度、组织或价值概念。

  如果本土派推动的,是「身土不二」,基督徒却是今生没有国土的天国子民(不代表他们要绝望,反而常存盼望),他以爱来服事自己所寄居的地方(即「本土」),谦卑服事,待人以诚。盼望将来的国度,却服事栖居的地方,爱它,服事它,守候它。「谁是我的邻舍?」不要看错了,这条题目耶稣的答法是要反客为主。耶稣说的邻舍,不是你要去帮的,而是收留你、帮你的,不是你作主,而是你为仆,收留你的就是你的邻舍!

  驱蝗的本质,是护卫本土,而教会可以做的,是为守护者祷告,让他们有着道德的力量,为自己寄居的地方勇武,能以最少的武力驱赶「夷蛮」。 不存在「驱蝗没有爱心」这种武断,教会没资格作出这种混乱的论断。也只有为本土祷告的教会,有资格谈论,如何是最少的伤害,如何实践华夏美德,以止戈为旨。教会的伦理,并非指点寄居地的家事,而是以自己的生命,尽可能实践美善,是律己,不是隔岸观火。

  我回答年轻信徒时说:即使驱蝗伤害中国人感情,他们是不会抑郁的,这个伤害准是不会死人的,按你的良心去参与吧!

(原载于「飘流制作」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diaspora.hk

Donationcall

舊回應6則


方然 / 2014-04-24 14:39:57

請回收垃圾!

  除非你是回收商,否則你應該不會對垃圾有興趣。只是,當垃圾亂倒,臭味漫天,你應該會感覺憤怒!

  《時代論壇》一三八八期一文〈驅蝗與基督徒踐信之間〉,在作者闡述兩者之間的文字裡,我真真正正看到了一種「自戀病」。這種病通常有一種「典型的自戀價值觀」,就是總認為與自己自戀價值觀不同的人或言論都是「有病」的。由於不能忍受自己的信仰高調地被稱為「基督教不是這樣的」去壟斷,我將會以最憤怒的文字去表述我的不滿。

  首先,我不是做垃圾回收的,我不會有興趣去研究「驅蝗行動」的本質。而實情上,「驅蝗行動」這名稱及其實際行動──名店外舉牌、謾罵遊人、拖喼諷刺等等已經明確標籤了它自己的本質。任你如何美化甚麼「護衛本土」、甚麼「身土不二」也於是無補,也是亂扯。你說要護衛本土,那誰人侵略你的家園呢?「強國人」?然而,是我們自己打開大門邀請人進來的。當CEPA──自由行開始,你為何就不去「自戀」、「反服貿」、去佔領立法會呢?你說要「用武止戈」,那誰人拿刀槍戈戟進來威嚇呢? 請你睜大眼,人家是拿錢的,不是刀戈劍斧;你用甚麼武、止甚麼戈呢?

  你若說,人家「掃貨」、「走水貨」已經超過了旅遊的本質;你若說,我們的資源被「有錢人」硬搶、城市交通、社會秩序承受不來,要控制旅遊人數,甚至要關上「大門」都沒有問題,但請你去政府部門舉牌抗議、去鬧特首、去罵部門局長﹔這才是合乎情理公義的「保衛行動」。

  基督的信徒要愛人如己,愛和平、平等公義;憤於恨、息於愛,這是基督倫理。但我們不會「自戀自己」沒有憤怨、更不會以為自己「得道成聖」、自高為人;因為所有稱為基督的信徒者,必同樣是自稱為有罪的「罪人」。故此,祈盼「得生命」的信徒,是認罪去學寬恕、要恨於恨去學公義、要憤於武去愛。是的,基督的信徒實在是有血有肉在學習「得生命」的載體,所以我們更要憤於「驅蝗行動」、恨於謾罵的無知、憤於勇武傷人、更要拒絕「自戀自義」。

  基督的信徒們,請不要按你的意願去參加「驅蝗行動」,請你用基督的良心去拒絕它!但,你絕對有權利去政府抗議。基督倫理的表達就是這麼簡單!阿們。

遠山 / 2014-04-11 09:55:48

俾個“Like”你!

//一些香港人對內地人表現出從心底發出的厭惡 <-- why not? //

為著閣下坦白承認不惜挑起香港人對內地人的仇恨這點,俾個“Like”你。我留言的目的本來就是想指出驅蝗並不如閣下文中淡淡所說「僅僅是『傷害他人的感情』而已」。

閣下在fb的留言已看到,其實也是一貫陳雲式的指鹿為馬咒罵;只是在教內,收歛了「天打雷劈、早落地獄」等污言。

論釋經,閣下大概還未超越同志釋經。但有一樣,閣下似乎與閣下口中的左(耶)膠很似的,就是為批判某個對象,可以不講道理的。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是的,「為免麻煩時壇同工」,我明白閣下不會回應。謝謝。

古斌(論壇代貼) / 2014-04-10 12:02:03

比上帝更博愛

一些香港人對內地人表現出從心底發出的厭惡 <-- why not? 當你曠工時,你老闆也是從心底發出對你的厭惡。

我同意的,聖經不是專為你服務,所以也別為你服務。

不要把「恨惡」妖魔化,它是正義的一部份。聖經不是為左膠服務,不妨念念舊約如何滅世滅城,新約欺騙上帝者如何在使徒面前仆倒,還有在啟示錄對大淫婦的恨。

親權貴者是惡,左膠把聖經信仰消滅,變成弱勢政治的附庸,罪並不少於親權貴派。把聖經修剪到沒有稜角的,小心啟示錄說的話,誰在這書上刪掉甚麼、我也把你的名字從生命冊上除掉。

為免麻煩時壇同工,恕不再回應這類沒有討論成分的主觀感想。

遠山 / 2014-04-08 10:18:35

嘻,聖經專為你服務?

那要看你恨甚麼。也許閣下很清楚你的目標。我只想說「蝗蟲論」、「驅蝗」的客觀效果就是煽動他人對另一群體的不滿情緒。

我見到的,是一些香港人對內地人表現出從心底發出的厭惡,而非單單對生活受擾的不滿。

古斌(論壇代貼) / 2014-04-07 12:37:43

有病

有病,「驅蝗」不是挑起恨,你被賊仔打劫了發火,你會說自己在挑起對賊仔的恨?「驅蝗」是斥責,是表示不悅,就是這麼平白,對「驅蝗」者而言並非無事生非。

基督徒原來恨就不像樣?

耶穌說:「任何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恨惡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

施洗約翰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

若果你不喜福音裡有恨,你改信瑜伽吧!(只有印度教瑜伽才一天到晚只有光明大愛)基督教不是這樣。

遠山 / 2014-04-05 07:53:57

「驅蝗」的根本問題在於挑起對另一群體的仇恨

我想無論說得多麼冠冕堂皇,都有一個不能迴避的問題:「驅蝗」的本質在於挑起對另一群體的仇恨,而不是本中所說,僅僅是「傷害他人的感情」而已。

我不能簡單指出誰是誰非,或哪個行動的對錯,但假若「驅蝗」要透過挑起人心對另一群體的不滿、怨懟,甚至仇恨來達至目的,我想,不會是基督徒所當為的。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