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反思主耶穌的「默默無聲」

  「耶穌卻不言語。」(太廿六63)「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太廿七14)。「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賽五十三7)

  主耶穌從來沒有只忍氣吞聲!神也絕不縱容和姑息罪惡!主耶穌只是在最黑暗、惡劣、骯髒和無恥的環境下,不回答和默默無聲!默默無聲是對黑暗極權勢力的最大的指控!「無話可說,無事能作」不是常態,而是表示出絕望到底的悲情而已!就如廣東人的口語「說都沒有用時」,「說也嘥氣」的時候!

  
  默想到尼四17,那時尼希米鼓勵百姓:又依靠神,又建設,又防備!「修造城牆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在一般情況下,基督徒應該是百份之百依靠神,也同時百份之百盡我們本份。但有時候,我們只能單單依靠和只能默默無聲!

一、基督徒應提防一種盲目唯信:懶惰式的「信心」!

  當講到依靠神時,我們往往有一個危機,就成為一種盲目唯信主義:「只要信靠,不用努力」的偏激思想。雅各說得好:「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雅二17-18)

  保羅鼓勵我們盡力配合神救恩的恩典!「就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裡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二12-13)保羅領受神的浩恩,就「比眾使徒格外勞苦」(林前十五10)!

  那些教導人對邪惡只能忍氣吞聲、當罪惡氾濫時要基督徒沉默無聲的人,忘記了聖經強烈的譴責和警告:「我對惡人說:『惡人哪,你必要死!』你──以西結若不開口警戒惡人,使他離開所行的道,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血)。」(結卅三8)

二、當義人只能「默默無聲」時,這是對邪惡時代最大控訴,不是基督徒應有的常態

  聖經裡,確實在某些極絕望的環境裡,我們只能等待,只能「甚麼也不做」,只能安靜等候看神的作為和審判。

  當百姓因探子的匯報,對迦勒和約書亞及摩西等要作無理性的大攻擊時,聖經記載摩西等只能「俯伏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民十四5)

  「無話可說,無事能作」不是常態,而是表示出絕望到底的悲情而已!
 
三、反思主耶穌的「默默無聲」和「剛強發聲」!

  主耶穌在很多場合被人誣告時,都據理力爭,當法利賽人誣告他:「這個人趕鬼,無非是靠著鬼王別西卜啊。」主耶穌強勢回駁:「我若靠著別西卜趕鬼,你們的子弟趕鬼又靠著誰呢?」主耶穌更用非常譴責性的語言駁斥他們的論斷:「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十二24 -32)

  但當猶太人陽謀和合謀要害死耶穌時,聖經說:「耶穌卻不言語。」(太廿六63)這不是常態,也不等於主耶穌主張我們被冤枉時,都要沉默無聲。而是這個時候,當敵人充滿強暴、陽謀和合謀時,局勢已經到了「說也沒有用了」的絕望和悲哀的光景!

  但當大祭司對耶穌有要求,說:「我指著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訴我們,你是神的兒子基督不是?」主耶穌就不再沉默!

  在彼拉多面前,聖經記載:「耶穌仍不回答,連一句話也不說!」(太廿七14)原因是是這長官是一位懼怕「用假見證誣告義人」的猶太領袖的長官!彼拉多曾三次公開說:「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約十八38;十九4,6)一個審判官三次說了「查不出罪來」後,他應該如何做?難道就應該判無辜的人極刑和十字架嗎?絕不應該,應該立刻釋放!當庭釋放!

  但彼拉多卻判主耶穌最羞辱的死刑。對這種已經埋沒良心的長官來說,主耶穌也只能「默默無聲」!賽五十三7說得好,主耶穌不是在公平公正的審判下默默無聲!而是在被欺壓下,就如廣東人的口語「說都沒有用時」和「說也嘥氣」的時候,在強暴人面前,主耶穌選擇了「默默無聲」!就好像無辜被屈的羔羊,在強暴的人手下無聲,也不開口了!

  但當彼拉多很驕傲地對耶穌說:「你不對我說話麼?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麼?」(約十九10)主耶穌就立刻發聲辯護和指控他和其他人。

  主耶穌剛強直接地痛斥彼拉多、猶太領袖和猶大的罪行:「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約十九11)他們的罪是更重,彼拉多也是有罪,他流了無辜人的血!

  主耶穌從來沒有只忍氣吞聲!神也絕不縱容和姑息罪惡!

四、盼望我們在仍能為公義,為憐憫、為真理發聲時,就不要默默無聲!

  當正常的無辜人在法官前都要默默無聲時,這個世界已經變得何等恐怖!這個時候的在上政權者是何等不被百姓信任呢!這個時候,正常的人就不再指望長官有理性有公正。

  在這些絕望的時候,基督徒就走到下一步,正如保羅的教導一樣,我們只能相信和等候:「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羅十二19)。因為作長官的,本來應該「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十三4)但他已經失去這個理性和責任了!

  主耶穌只是在這種最黑暗、惡劣、骯髒和無恥的環境下,不回答和默默無聲!默默無聲是對黑暗極權勢力的最大的指控!難怪主耶穌在被賣的那一夜,對充滿邪惡和奸詐的祭司長和守殿官並長老說:「黑暗掌權了。」(路廿二53)

  但當社會仍未落到絕不能發聲的極權或絕望時期,我們就要記得一個重要真理:神憎厭「應發聲,而不發聲」的人!神憎厭助長冤枉公正的旁觀者。神在利五1嚴嚴地宣告:「若有人聽見發誓的聲音,他本是見證,卻不把所看見的、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就是罪;他要擔當他的罪孽。」

  「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原文是血)。」(結卅三6)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4.07.21)

時代論壇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