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遙望以巴

  幾天前和一位身處以色列北部的朋友聯絡,他說除了戰事初期有幾次空防警報響起,生活大致如常,那些被徵召了的同事都已陸陸續續回到工作崗位。

  另一邊廂也斷斷續續的和一位加沙友人通信,起初他還笑說對空襲已經習慣,隨後轟炸愈來愈猛烈,言談間似乎也開始顯得憂慮和恐懼。早幾天他告訴我他還安好,可是姪女卻在戰事中死去,並有親友的房子被毀。

  月初戰火猛烈時,在耶路撒冷有一位巴勒斯坦人用挖土機襲擊途人,一名以色列人遇害,另一友人剛巧就在附近,所幸之餘卻惋惜萬分。攻擊無辜平民,怎樣也說不通,但空穴來風,事必有因,每天生活在不公壓迫底下或許仍可忍受,然而看到同胞孩子們被炸的肢離破碎,常人心何以承載?

  從「鑄鉛」到「雲柱」,巴人的傷亡數字大減(http://visualizingpalestine.org/node/160),局勢似乎正逐漸緩和,誰知今次「護刃」的死傷數字比前兩次加起來更多。仍然有聯合國設施被炸,仍然有醫院被毀,仍然有很多兒童受害,仍然有不少親以崇猶的人為各種殘酷事實說項。難道哈馬斯發射那些粗糙火箭就是十惡不赦,以軍用精準武器濫殺平民卻是天經地義?

  到訪加沙時曾跟一位老師在沙灘交談,面對著茫茫大海,看著他的學生,雖感歎改變不會明天或後天就來,仍盼望他們的下一代能在另一種環境中長大,盼望雙方都可培育懂得、接納及欣賞共存和多元的新一代。作為旁人的你和我或許也能做些甚麼?

  戰事期間有位德國人在國際太空站上遙望地球,碰巧拍到了以巴的晚照(http://blogs.esa.int/alexander-gerst/2014/07/25/a-different-perspective/)。他見到光紋往來的走,間中夾雜著橙色的火球,初時還不知道是些甚麼,後來才意識到那些原來是導彈的軌跡,爆炸的火光。隨後他在網誌寫下以下一段文字:

  「當我拍這將照片時,我在想,假若將來有另一種族從宇宙的某處到訪地球,剛巧就見到這樣的情境,我們將會怎樣向他們解釋?我們將怎樣解釋我們是如何對待同類,以及身處的這個脆弱藍星──我們唯一的家?我不知道。」

  我在想,將來當造物主到訪時,你我又將怎樣向他交帳?


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每日快拍,2014.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