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遥望以巴

  几天前和一位身处以色列北部的朋友联络,他说除了战事初期有几次空防警报响起,生活大致如常,那些被征召了的同事都已陆陆续续回到工作岗位。

  另一边厢也断断续续的和一位加沙友人通信,起初他还笑说对空袭已经习惯,随后轰炸愈来愈猛烈,言谈间似乎也开始显得忧虑和恐惧。早几天他告诉我他还安好,可是侄女却在战事中死去,并有亲友的房子被毁。

  月初战火猛烈时,在耶路撒冷有一位巴勒斯坦人用挖土机袭击途人,一名以色列人遇害,另一友人刚巧就在附近,所幸之馀却惋惜万分。攻击无辜平民,怎样也说不通,但空穴来风,事必有因,每天生活在不公压迫底下或许仍可忍受,然而看到同胞孩子们被炸的肢离破碎,常人心何以承载?

  从「铸铅」到「云柱」,巴人的伤亡数字大减(http://visualizingpalestine.org/node/160),局势似乎正逐渐缓和,谁知今次「护刃」的死伤数字比前两次加起来更多。仍然有联合国设施被炸,仍然有医院被毁,仍然有很多儿童受害,仍然有不少亲以崇犹的人为各种残酷事实说项。难道哈马斯发射那些粗糙火箭就是十恶不赦,以军用精准武器滥杀平民却是天经地义?

  到访加沙时曾跟一位老师在沙滩交谈,面对着茫茫大海,看着他的学生,虽感叹改变不会明天或后天就来,仍盼望他们的下一代能在另一种环境中长大,盼望双方都可培育懂得、接纳及欣赏共存和多元的新一代。作为旁人的你和我或许也能做些什么?

  战事期间有位德国人在国际太空站上遥望地球,碰巧拍到了以巴的晚照(http://blogs.esa.int/alexander-gerst/2014/07/25/a-different-perspective/)。他见到光纹往来的走,间中夹杂着橙色的火球,初时还不知道是些什么,后来才意识到那些原来是导弹的轨迹,爆炸的火光。随后他在网志写下以下一段文字:

  「当我拍这将照片时,我在想,假若将来有另一种族从宇宙的某处到访地球,刚巧就见到这样的情境,我们将会怎样向他们解释?我们将怎样解释我们是如何对待同类,以及身处的这个脆弱蓝星──我们唯一的家?我不知道。」

  我在想,将来当造物主到访时,你我又将怎样向他交帐?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每日快拍,2014.08.13)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