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周论坛

众议园
(本版园地 欢迎来稿 文责自负 不设稿酬)

伞城网上教会:拥抱价值革命

从罢课周开始,一个脸书群,名为「爸妈守护学生罢课天使行动」组成。成员中有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亦有各宗各派的牧者和信众。各人默默加入守护行列,有前有后,不一定持「占中(钟)」立场,只望同做实事。大家做实事期间,发现不同类型的牧养需要,众多港人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十月廿八日──催泪弹暴力一周月,占领运动何去何从呢?

  此际,困局催生「伞城网上教会」(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之构想。回归以来,多场社会运动,至雨伞「革命」,聚集不少赤诚的无名基督徒,或走上街头,或支援抗争。「遮打运动」,即「遮」与「打」之辩证,令社会撕裂,也使教会分党,更叫个体二分。何止三十个日与夜,「基督徒」身份令你/妳异化,千千万万同路人,你/妳却彷佛一个人在街上。教会的高墙内,偶尔发声,你/妳就被标签为「激进」,会众中剩下你/妳独自一个。无数的鸡蛋中,公民抗命,你/妳不便高举「基督徒」身份,人海中又剩下你/妳孤单街角。生关死劫,你/妳处在社会夹缝中,徘徊于雨伞与十架之间。你/妳──存在或消亡于边缘中的边缘。「以罗伊!以罗伊!拉玛撒巴各大尼?」(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祢离弃我?)(可十五34)。政教果真分离?身份必然撕裂?回过头来,神「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王上十九18)。我实实在在告诉你/妳,你/妳可能是你/妳教会中的唯一,却是神教会中「七千」之一。昔日,七千位「以利亚」与价值沦丧的政权抗争,非为政治,乃图匡谬正俗、拨乱反正,实为以色列社会的觉醒者。今天的抗争者只为捍卫一己之政治权益吗?香港社会之核心价值几近丧失殆尽,觉醒罢!

传统模式不足应付时局

  传统教会模式不足以应付当下时局,急需革命性补足。如今,众教会包袱极多,政治牧养上什多短桩,无法在短时间上疏理政治神学的诸多课题,原有的平台在种种限制下未能发挥功效,也容易在缺乏充份的讨论下开罪「反占中」会友。大是大非之际,噤若寒蝉。香港急需非传统堂会式的「教会」。把建制派叶刘淑仪的话逆向思考,占领人士(包括四散于雨伞广场的基督徒)既大量使用各式各样即时通讯,「网上教会」(cyberchurch)的随时牧养,正好伴你/妳同行。「脸书教会」诞生于网络世界,又不划地自限,双轨牧养。昔日,保罗不但于帖撒罗尼迦在场牧养,也写下基督教第一封「脸书」帖子(帖前),心灵交流,双得益彰。社交媒体辅助交往,尤其日常接触锐减之际。网上教会便成「辅助教会」(parachurch),为众教会寻找她们已失去的羊或挽回她们若即若离的羊,让小羊安歇后,回老家。伞城网上教会,不为抢羊而创,诚为寻羊而设。同时,网络有别于传统格局,志同道合者更易畅所欲言、择善固执。网上教会因而发挥「另类教会」(alternative church)之效。至于原生教会,就好比一个人的原生家庭,乃不能割断的社际关系。这份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刻刻提醒网上教会与地方教会本是同根,情同手足。此乃圣经肢体观也。此外,网际文化,冲破藩篱,鼓吹新思维,探索新可能,有利「梦想教会」(dream church),或称为「天启教会」(apocalyptic church)之发展。如此,教会孕育梦想,重建香港成为梦想之都(dream city)。

  当下时局,即「遮打」处境,催生网上教会,连系全球,植根本土。新一代教会必须建构、反思和实践「遮打神学」(Umbrella Theology)──由圣经(神学)与遮打处境之关系出发,效法第一世纪耶稣运动(Jesusbewegung),启动泰革德(Gerd Theissen)所言之「价值革命」(Wertrevolution),响应更高尚的呼召,转移战线,推动更根本、更广泛的全民觉醒。今天,香港孩子不是挣扎于古老圣城,而活在「伞城」(Umbrella City)。这词受Admiralcity启发,原指Admiralty(金钟)。然而,笔者不认为金钟可垄断「伞城」之美誉。「伞城」一名其实反映「雨伞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与香港这国际城市的张力及愿景。「伞城」否定香港只是经济城市,而重申香港是宜居城市、梦想之都,好比圣城新耶路撒冷。根据启示录廿一章1至8节(选读):「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新一代教会应让香港雨伞孩子及狮子山下的香港人预先经历神的帐幕在人间。梦想教会岂不是风雨飘摇天地间的帐幕,为海阔天空者而设?岂非腥风血雨人间劫的救护站,为街头漂流者而设?难道不应是遮风挡雨日与夜的雨伞,为高墙下鸡蛋而设?读明启示录,尤其第廿一章,基督徒必然渴幕进入一所伞城教会。这一代,我们别无选择,人人责无旁贷,竭尽所能,应将雨伞革命优化和深化为价值革命,让宗教作出经济外的贡献,重建香港的核心价值。昔日,罗马帝国确是高墙,百姓闻风丧胆:「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启十三4)。坐下来,高墙就会倒下来吗?耶稣不过是「鸡蛋」,世界却因他不再一样!「雨伞」为何不能「革命」?不革政权的命,只革自己的命,革了价值的命!愿「伞城网上教会」梦想成真!

编按:分题为编者所加。

Donationcall
更多标签
轉數快
建道神學院
活學教育中心
信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