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内地会150周年
系列文章由内地会供稿──回顾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至今神的带领,细数宣教士在动盪起伏中所经历实在、丰富的恩典,仰望神的荣耀、信实和爱,传承150年来的宣教使命,继续向前迈步拓展神国。

内地会一百五十周年
宣教士广播系列(一)
戴德生──信心之旅的展开

  一九八八年,一块老旧的英文墓碑在镇江博物馆的库房被发现。历经了内外战乱、文化大革命,一个洋人的墓碑竟能完整保存逾八十年是多么难得!但这块墓碑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上的英文题词:纪念令人尊敬的中国内地会创办人──戴德生牧师。如果称这墓碑主人为伟大的使徒,他肯定会感到不自在,他认为自己只是按着天上主人的心意去服事亿万华民。一八五四年,当戴德生抵达清朝晚期的上海,他大概难以想像:一个单纯的顺服,竟然开启了一段长达一百五十年的信心之旅……

出发
   
  祷告是旅程的开端,它能让最不情愿的旅人甘心乐意踏出第一步。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年轻的戴德生不经意拾起了手边的福音单张。这种制式的单张他看得多了:前半故事,后半讲道,其中尽是些老生常谈的基督教道理。虽然出身敬虔的基督教世家,但他总抛不开金钱与享乐的诱惑,因此感觉自己罪恶深重,无药可救。想到这里,戴德生心中有些消沉,但既然閒来无事,就用单张前半的故事来打发时间吧。说也奇怪,单张当中的「成了」一词吸引住戴德生的目光,他的内心受到震撼──世人不需再追求什么,也不需再多做什么,救恩已经成就了!这个信息拯救了戴德生,他也决心要将自己奉献与主。当他和母亲、妹妹分享重生的喜悦时,她们虽然欣喜,但并不意外,因为她们已为戴德生祷告多时,而母亲也在祷告中获得了神赐下的回应。祷告,不仅改变了戴德生的生命,也成为未来内地会的重要标志。

冒险
   
  一八六五年夏天,漫步在英国的柏莱顿海滩,戴德生的步伐却是如此沉重。他开始回想这几年在中国的事奉:宣教机构总部位于大后方的英国,缺乏对于前线的支援与应变能力,前线人手极度缺乏,其中好些宣教士根本不愿认同中国人……。这些现象让戴德生十分忧心,本来回英国是要好好调养身体的,他却东奔西跑,试图唤起众教会对中国的负担。在这空无一人的海边,创办专门向中国宣教的机构的念头再一次浮现,但他明白这是件难事:没有宗派教会支援,就等于没有人、没有钱,这样要怎么打仗?而他又要怎么向这些愿意加入的宣教勇士负责?当他即将被各样的思虑与愁烦击溃,他听到上帝清楚的应许:「你若顺服我的命令,我便负全部的责任。」戴德生试着将困难交托给神,随即将身上所有的十英镑存入一个名称为「中国内地会」的新户头,然而他深深明白,户头里不只是那十块英镑,还有上帝满满的应许。

  为什么叫做「中国内地会」呢?原来当时宣教士大多集中于少数开放通商的沿海城市,戴德生觉得应该要尽速向「内地」前进,用「中国」在地的方式,向那些未曾听闻耶稣的人传讲福音。为了服事广大的中国人,中国内地会有许多创新的做法:像是将总部设于中国,让组织的决策更贴近现场;为解决人手缺乏的困境,内地会大胆起用女性、学历不足的宣教士;为了贴近中国人,内地会还要求宣教士留长辫、穿汉服,生活起居都遵照汉人习俗。这些措施在今日看来非常先进,但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中国,宣教士们必须放下熟悉的西式生活,走出相对安全的城市,什至承受深入内地的危险与孤单,需要格外的牺牲。当时很多西方人认为戴德生的作法是鲁莽的,什至批评内地会不顾宣教士的品质、尊严与安全。但是戴德生知道:「我们为神所摆上的若完全谈不上冒险,我们也就不需要信心了。」这是一种对信心的深刻认识,然而,冒险必然伴随着代价……

考验

  进入内地,宣教士不只要克服物质和心理的难关,还要面对中国人怀疑、嫌恶的眼神。一八六八年,扬州城内关于洋人生吃婴儿的传言什嚣尘上,累积已久的仇外情绪终于沸腾,成千上万名群众包围了内地会的房宅。戴德生与同工试图按照中国的规範解决事件,遂前往官府求助,但当他们几经波折,好不容易带着官兵返回的时候,现场已是一片狼借,还有火烧的痕迹。内地会有几个同工遭到殴打,财物遭到抢夺,就连女同工身上的手錶、戒指也被暴徒强掠。群众虽然散去了,但风暴仍未平息。当英国领事一得知事件发生,就在舰队的保护之下开拔至扬州,质问当地的清朝官员为何未善尽保护之责。在政治的冲突下,中国人更加仇视炮舰簇拥的洋教,就连英国人也指摘戴德生是宗教狂热的滋事份子。纵然两面不是人,但戴德生依然坚持上帝赋予的使命,不只是顺服,还有舍己——他极力避免母国政治方面的任何奥援。一九○○年,义和团的疯狂行径震惊了世界,极度仇外的拳民群聚攻击寄居的外国人、基督徒。在这场世纪末的浩劫中,内地会损失惨重,共有宣教士五十八人、宣教士子女廿一人、中国基督徒二千馀人为主殉道。年迈的戴德生此时正在瑞士养病,禁不住一再询问,身边的同工才勉强透露此一噩耗。这是何等的打击,「我不能看书,我不能思想,我什至不能祷告」,然而戴德生接着说:「但是我能信靠。」回到信心的原点,戴德生再一次体察了神的心意,就像耶稣在十架上所展现的饶恕之爱,内地会决定放弃中国政府一切的赔偿。

成了

  一九○五年,在儿子和同工的陪伴之下,戴德生造访了湖南。在屡次的失败、多年的祷告之后,最坚硬的土地上也开出了福音之花,戴德生终于亲历长沙教会,又一次亲见上帝的工作。这趟旅行也是戴德生在世上的最后一程,彷佛瞥见了神应许的迦南地,他安静地在客房内被主接去。他的棺木沿着长江运回镇江,与早逝的爱妻玛莉亚、四个夭折的孩子团聚,一同长眠于挚爱的中国。
  
  「神的工作通常有三个步骤:从『不可能』,到『困难重重』,最后──『成了』」,这是戴德生的名言。从福音单张上的「成了」、决心创建内地会的「成了」、各个福音据点的「成了」,以及为爱舍己的「成了」,这几个步骤不断重复、进深,但这一切并非无意义的循环,而是要让人们更清楚看到神的工作。踏上信心的旅程,我们看到的,究竟是「不可能」、「困难重重」、「成了」,还是神的信实与动工?

(一百五十年的岁月里,许多宣教士加入内地会的事奉,也留下无数动人的故事。二○一四年十月起,邀请听众们一起「声」历其境,踏上宣教士们的佳美脚踪。http://liangyou.net/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8187&Pid=51&Version=0&Cid=1494&Charset=gb2312

编按:文章由内地会提供。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4.12.31)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