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内地会150周年
系列文章由内地会供稿──回顾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至今神的带领,细数宣教士在动盪起伏中所经历实在、丰富的恩典,仰望神的荣耀、信实和爱,传承150年来的宣教使命,继续向前迈步拓展神国。

内地会一百五十周年
宣教士广播系列(二)
中国耶路撒冷的拓荒者——曹雅直

  温州,一个在改革开放浪潮中获益匪浅的城市。除了经济方面亮眼的成就,它还有着超过二千间教会,估计破百万的基督徒,这为它挣得另一个响亮的称号——中国的耶路撒冷。然而谁能想到,这座宏伟圣城的奠基者竟是一位学历不高,什至只有一条腿的宣教士?

瘸腿的把掠物夺去

  曹雅直(George Stott)是苏格兰人,北地的开阔与严寒塑造他坚忍踏实的性格,他从小便以农场工作为职志。但上帝似乎觉得有更适合他的差事。十九岁那年,他滑了一跤,膝盖碰上石头,没想到这个小意外竟酿成了左下肢白肿,两年后他只好忍痛将左膝以下切除。这场意外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在病榻和沮丧当中认识了上帝,之后在学校教了几年书,也渐渐萌生了前往中国宣教的心志。当然,没有差会敢派一个瘸子前往中国,唯一的可能就是当时刚成立的中国内地会。

  作为一个刚起步的差会,又缺乏宗派力量的支持,客观而言,内地会确实难以吸引一些高学历、受过完整神学训练,或是具良好社会地位的青年加入。但戴德生也不是很在意。他知道这些都只是外在条件,并非决定宣教工作的关键,而且他乐意让有心宣教的人投身服事,无论他们是农夫、工匠,什或是妇女。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建设,但当戴德生见到曹雅直,还是忍不住要多问几句⋯⋯

  「在中国如果发生暴乱,你要怎么逃?」戴德生必须为最坏的情况作打算。

  「我不曾想过要逃跑」,曹雅直平静地回答,他又巧妙融会一句以赛亚书的经文,「而且我认为『瘸腿的』将会得到『掠物』。」(参赛卅三23)

  当时去中国毕竟是一趟凶险难料的旅程,戴德生还是想要再确认他的心志,「你只有一条腿,你为什么还坚持要去中国?」

  「有着两条腿的人不去,所以我必须去。」

  一八六五年十月,曹雅直搭上前往中国的轮船,成为内地会的先遣宣教士之一,而他一生都忘不了戴德生的信任与接纳。
   
拓荒者的步履

  一八七○年,曹雅直前往上海迎接他的未婚妻曹明道(Grace Ciggie Stott),这也是两年多来他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工场——温州。曹明道原本也要加入所谓的「兰茂密尔团体」,成为第一批派至中国的内地会宣教士,却因为健康因素无法成行,只好转回家乡服事。同一时间,经过在宁波十八个月的训练与熟习,曹雅直终于进入温州。他孤身一人、寸步不离,期间什至有长达一年的时间未见一个英国脸孔,不曾听过一句英文。

  当时的温州还未对外开放,西方的商旅什少来到这个交通不便的港口,当地的居民对于白皮肤的外国人还有很多的猜疑与抗拒。当黄髪碧眼、身穿西服的曹雅直步履蹒跚地在街头走动,有点规矩的人顶多就是转身闪避,但也有些少年直接冲着他喊「洋鬼」、「独脚番人」,还拿起石块朝他丢掷。当曹雅直好不容易觅得一个落脚处,隔天一早便有成群的民众前来捣乱,迫他搬出去。「你们很清楚看到我是个瘸子,如果我想从你们手中脱逃,我没办法;如果你们想杀我,那很容易,但会为你们招来麻烦;如果你们现在离开,你们将会发现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总之,我既然来了,就不打算走。」曹雅直坚定的回覆让团团包围的群众知难而退。

  曹雅直的主要策略是开设学校,借着教育来传递福音,这也是他在苏格兰的拿手旧业。但是当时的温州民风保守,没有人愿意去向洋人学习洋学问,曹雅直只好锁定那些没钱送孩子读书的家庭,并且提供这些学生餐食、书本、文具、住宿,什至每月十大洋的补贴。不难想像曹雅直的忙碌,十二个孩子住在家里,他要督促他们晨祷、读书,张罗整个学校的生活所需,又要备课、准备讲章,还要去探访和布道⋯⋯。虽然他如此尽心尽力,学校的情形也蒸蒸日上,但开始有传言说他办学的目的是要诱拐孩童,偷走他们的心肝内脏,这些谣言什至吓得学生不敢来上学。

  师母的到来,对于曹雅直而言,在情感和工作上都有莫大的益处。然而,两个人真的强过一个人吗?曹明道初至温州之时,北方的天津因为多名孩童失踪,人们将矛头指向了收养孤儿的宣教士,爆发了天津教案,对洋人的怀疑和愤怒快速蔓延,温州城内也情势紧张,暴乱一触即发,同样收容学生的曹氏夫妇自然是最显眼的箭靶。这时候的曹雅直已经不是孑然一身,可以毫无顾虑地向前冲,他开始思考是否要离开——为着师母的安危。知道了曹雅直的心思,师母便向他陈述心志,她担心这一去将再也无法回到温州,因此她愿意留下,仰望神的恩典。对曹雅直而言,这是何等的安慰!往后师母不但称职地扮演女主人的角色,让曹雅直有更多时间心力去开拓教会,她还成立了女子学校,拓展了他们在温州的事工。

甲申之火

  经过十数年辛勤耕耘,曹氏夫妇在温州的经营略有所成,花园巷教堂和学生宿舍陆续完工,城外的平阳、桐岭等地也建立了教会。然而,一场风暴正要降临。一八八四年,中法战争在东南沿海激烈展开,战争带来的财耗、劳役和紧张情绪也扩及至温州,人们遂开始将满腔怨气转移至洋人身上,并不分英人或法人。居民的挑釁也升高了信徒的火气,冲突终于在城西耶稣教堂爆发了。城西堂是由英国偕我会宣教士苏慧廉(William Edward Soothill)主持的教堂,但暴动随后也波及到内地会、天主教的教堂与房舍,温州全城陷入混乱。这次曹雅直离开了。教案爆发的那个夜里,曹雅直赶忙将学生带入衙门,短短的路程中,无数的石头向他们飞掷过来,也有好几个学生在过程中走散了⋯⋯。多年辛苦经营的宿舍、学校、教堂都在暴乱中付之一炬,曹雅直只好先去一趟宁波,将学生们安置好,再回到温州进行乱后的复原工作——不只是房舍财产的重建,还要坚固信徒的信心。在如此庞大的仇外压力下,信徒们能够继续持守信仰不后退吗?令曹师母感动的是,在他们夫妇所服事的二百位信徒中,居然只有两个人因恐惧而退却。虽然历经火烧,中国耶路撒冷的工程却是更显坚韧。

最后之战

  一八八七年,曹氏夫妇决定暂离温州,回一趟英国。这个决定主要是因为曹雅直的健康情况。经过多年的辛劳,他的身体其实已经无法负荷,心脏、肺脏都出现问题,在医生建议下,他转往法国南部疗养。「你觉得我还可能回到中国吗?」在重病之中,曹雅直焦急地问着医生,但医生却避而不答,于是他接着说:「不用害怕告诉我最糟的情况⋯⋯,只要是出于他的旨意,我可以留下来受苦,我也可以去中国。」或许曹雅直已经用另一种形式表现他对主的坚毅不拔,但师母却还在学习放手。师母一直在挣扎、与神摔跤,她什至会在夜里醒来,求神不要带走曹雅直。「亲爱的,时间还没到,上帝会先等你愿意,然后他的时间才会到。」接下来的几周,他们夫妇一起祷告,曹雅直带着师母讨论她未来的服事,包括她什么时候回中国、回去之后要做些什么事工——他们一同学习靠主战胜对于死亡的恐惧。一八八九年的复活节早晨,上帝接去了他亲爱的仆人曹雅直,师母陪伴他走过最后这段死荫幽谷,但也同享从神而来的胜利与喜乐。

  瘸腿的怎能把掠物夺去?为了福音的缘故,曹雅直展现了锲而不舍的决心,以及对上帝全然的信靠与交托,而温州教会也确实结出硕大甜美的果实。教会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一人之力,期间还有各样试炼的火焰,而我们是否能够坚定倚靠、坚持到底?

(延伸阅读:《昔我往矣:内地会赴温州宣教士行传》:海外基督使团与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联合出版,2014。)

编按:文章由内地会提供。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14)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