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內地會150週年
系列文章由內地會供稿──回顧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創立中國內地會至今神的帶領,細數宣教士在動盪起伏中所經歷實在、豐富的恩典,仰望神的榮耀、信實和愛,傳承150年來的宣教使命,繼續向前邁步拓展神國。

內地會一百五十週年
宣教士廣播系列(四)
蓋落窪──庚子年的千里神蹟

  一九○○年,按中國曆法是庚子年,外國勢力的發展給人們帶來不安,大旱與酷熱也在一旁火上加油,民間相傳是洋人的出現招致了詛咒,對教會而言,一場風暴即將成形。

乾涸的大地

   「主與你同在」,蓋落窪(Archibald Edward Glover)在心裡反覆思想這句話,那是內地會助理副總主任顧正道(William Cooper)與他分別時的贈言。蓋落窪的服事地點是山西的潞安(今山西省長治市),這座城市座落於農業區的中心地帶,多年前由劍橋七傑當中的施達德、司米德開創了此地的宣教工作。自牛津大學畢業後,蓋落窪又在英國擔任神職人員九年之久,他在宣教熱情的驅使下,於一八九七年加入內地會,他年輕的妻子和一雙兒女稍後也來到中國。顧正道的山西巡訪和當時緊張的情勢有關。隨著仇洋的毓賢出任巡撫,義和拳在山西更趨活躍,洪洞的師姓長老甚至遭到襲擊……雖然大地仍是滴水未降,但教會卻已感受到山雨欲來的態勢,顧正道此行就是要鼓勵傳道人和信徒為將來的逼迫做好預備。

  結束訪問之後,顧正道的計劃是取道直隸省的順德(今河北省邢台市)、保定,再從天津經海路回上海。至於蓋落窪的打算呢?懷著身孕的蓋師母(Flora Glover)再等兩個月就要臨盆了,兒子賀德理(Hedley)四歲,女兒霍盼(Hope)三歲,一家人實在不適合長途跋涉。但是潞安的求雨巡遊已經開始了,人們的怒火因為閉塞的天空而更加高漲──先是謾罵聲,再來是扔擲石塊的聲響,甚至大門傳來衝撞聲……

  雖然人潮不久後就奇蹟似地散去了,但蓋落窪明白動身的時候到了。另一位較資深的宣教士姜玉貞(Caroline Gates)決定留在潞安,幸好教會的張媽與志發願意陪同,如果沒有中國人同行,漫漫旅途將不堪設想。

苦路

  「天地怒,神仙慘,雷電收,霖雨斂。紅燈照,義和拳,力無窮,法無邊……洋人滅,屍相連,人神喜,雞犬安。歌大有,慶豐年。」隨著這段揭帖在華北平原沸沸揚揚傳開,宣教士們陷入了更危險的境地。蓋落窪雇了騾轎前往順德,轎夫建議改走小路,避開人群。小路盡走些崎嶇荒涼的山道,騾子行走其間常常打滑、絆跌,人坐在騾子扛的轎子上更是顛簸不已、險象環生。他們不僅要忍受旅途的勞頓,還要對抗悶熱的氣候,就連駐足休息時也必須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總是有一大群人蜂擁圍觀,甚至湧入他們落腳的客房,好奇與敵意似乎只有一線之隔。好不容易到了順德的內地會院落,迎接他們的卻是一些壞消息,但同時也是極為珍貴的情報。義和團的活動更加猖獗,連順德都不宜久待,更糟的是,有宣教士在保定往天津的路上遇難,於是總部拍來了電報,建議宣教士往南走。上帝為每個人安排不同的道路,這消息為蓋落窪接下來的方向點了一盞明燈,而顧正道則在接獲電報前即啟程,他隨後於保定南門外被斬首,為主殉道。

神的使者

  蓋落窪一家踏上了回頭路,他們決定先回到潞安。情勢在離開順德後變得更糟糕,他們所到之處,人群立刻包圍。「洋鬼子!殺死他們!」在一聲高呼後,石塊和土塊齊飛、人潮一湧而上,小賀德理因為胸口被石頭擊中而放聲大哭,蓋師母乘坐的騾轎也在攻擊中被扯爛。若不是上帝的奇妙帶領,他們根本不可能脫身。依據條約規定,中國官府有保護外人的義務,於是有好心人向官府請來了護衛隊。雖然多了層保障,但這些士兵並不足以抵擋群眾的推擠與攻擊,另一方面,他們還試圖勾結拳民,想以「意外」了結這樁差事。在最危急的時刻,蓋落窪等人巧遇了一位另有任務的軍士,他為人正直,與志發相談甚歡,也獲知他們的危機。其他的護衛誤以為這位陌生軍士是要來監視他們的,於是志發和軍士決定善用這個美麗的誤會,讓護衛們不敢下手害人。神的作為正如詩篇所言:「他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護你。」

  沒想到局面還可以更壞。六月下旬,朝廷竟然公然支持義和團,下旨驅逐外國人、鎮壓教民,原本的保護者,突然成為壓迫者。這個轉變影響劇烈,原本有許多宣教士前往太原的巡撫衙門尋求庇護,卻反而遭毓賢集體處決,連小孩也不放過,即所謂山西教案。蓋落窪好不容易回到了潞安,但縣官卻暗示他們應該向南出發了,在和姜玉貞商量之後,一行人決定趁夜出逃。

耶和華的山

  潞安一帶是高原地形,白天高溫難耐,入夜之後氣溫卻急速下降。此時正是夜半時分,但蓋落窪躲在山頂上卻是片刻不能闔眼──山下傳來人群搜捕吆喝的聲音,而他們一行人此時卻是衣不蔽體、飢腸轆轆⋯⋯原來他們出逃不久就在一個叫韓店的城鎮被人發現,還被送到衙門,安上一些挖出小孩心肝煉丹、破壞風水的荒誕罪名,要押至城外行刑。出城途中,激動的民眾按捺不住情緒,蜂擁而上將蓋落窪等人的騾轎衝撞得粉碎,民眾趕忙搶奪散落一地的家當,甚至他們身上的物品和衣飾。然而,當大家各自搶到了掠物,這群暴民、官吏也作鳥獸散,完全沒人理會這幾個洋鬼子的下落,於是他們決定往山上逃……

  搜索的聲音大約在破曉時分止息,上帝為他們預備了一段寧靜的時光。這一天正好是主日,一輪火紅的旭日冉冉上升,雖然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音,但他們仍同心禱告,他們彷彿在這山上遇見了神!但是隨著太陽愈升愈高,心中的黑暗又再次湧起。毒辣的陽光狠狠刺著他們的皮膚,而且山頂寸草不生,沒有一點水源,他們乾渴到幾乎無法言語。孩子們雖盡力忍耐,但仍難以克制地哭嚎起來,重孕在身的蓋師母也逐漸衰竭,身體與心靈都承受極大的痛苦,終於對神發出質疑吶喊。就在此時,一旁的姜玉貞趕緊握住蓋師母的手,帶領她一起禱告,主愛沖散了陰霾,兩個人在最悲慘的境地發出最美妙的感恩與頌讚。他們確實在這山上遇見了神!
   
恩雨終降

  八月十四日,望著船外廣闊無際的長江,江面上行羅棋布的的舟帆彷彿迷宮,「我們竟然已經到了漢口!……神真已將我們從死亡的閘門中救拔出來,將我們的千里險情化作祂的千里奇蹟?」蓋落窪心中的激動確實難以言喻,因為自從第二次離開潞安之後,他們又經過一個多月的跋涉與驚險。那天他們最後決定下山,結果自然又落入官府的手中。上頭雖要求行刑,但官員都將他們當作燙手山芋一路往南送,把處置的責任推給下一站的官員。雖說是護送,但蓋落窪等人的待遇更像是囚犯,坐著搖晃的獨輪車、極度缺乏糧食,甚至無處可住;而且那些護送他們的兵丁也沒安好心眼,他們或是勾結拳民,或是打算將他們丟下,也曾計劃處決他們。但在官府暗潮洶湧的「護送」背後,還有一位上帝在處處保護,終於,他們以兩個多月的時間走過了近千里的危險路程,安然無恙。

 

主與你同在

  抵達漢口幾天之後,八月十八日,飽受旅程艱辛的蓋師母順利生下一名女嬰。可惜的是,在六天以後,這名蓋家的新成員被主接走了,而蓋師母也在近一個月後舊疾復發,成為庚子年的最後一位殉道者。在這一年的動亂中,內地會損失了五十八名成人、廿一名孩童,以及二千多位中國信徒,但他們決意效法基督,婉拒中國方面任何的賠償。「在那樣一個時刻,能被屬天的愛與悲憫的靈所充滿,而不被人性中的憎恨之心所掌握,對我們來說,不啻證實了向來所傳講的福音乃是真理,是世上的任何哲學所無法解釋、推翻的」,蓋落窪同樣展現了基督之愛。雖然行在苦路上,他們一行人仍不忘分享福音,騾夫、軍士、路人、官夫人都是他們分享神話語的對象!

  主究竟與誰同在呢?是為主殉身的顧正道,還是走過千里神蹟的蓋落窪?當我們身陷滿佈敵意、最艱困、最沒有盼望的時刻,卻還能夠口說主的恩言,或許連那些未認識主的人也不得不承認:「主與你同在」!

延伸閱讀: 
《神蹟千里》,蓋落窪著,海外基督使團出版,2000年;
《回首百年殉道血》,黃錫培編著,海外基督使團‧中國信徒佈道會聯合出版,2010年。

編按:文章由內地會提供。版權為內地會所有。

 

www.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5.02.11)

黃民牧師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