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内地会150周年
系列文章由内地会供稿──回顾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至今神的带领,细数宣教士在动盪起伏中所经历实在、丰富的恩典,仰望神的荣耀、信实和爱,传承150年来的宣教使命,继续向前迈步拓展神国。

内地会一百五十周年
宣教士广播系列(四)
盖落洼──庚子年的千里神迹

  一九○○年,按中国历法是庚子年,外国势力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不安,大旱与酷热也在一旁火上加油,民间相传是洋人的出现招致了诅咒,对教会而言,一场风暴即将成形。

干涸的大地

   「主与你同在」,盖落洼(Archibald Edward Glover)在心里反覆思想这句话,那是内地会助理副总主任顾正道(William Cooper)与他分别时的赠言。盖落洼的服事地点是山西的潞安(今山西省长治市),这座城市座落于农业区的中心地带,多年前由剑桥七杰当中的施达德、司米德开创了此地的宣教工作。自牛津大学毕业后,盖落洼又在英国担任神职人员九年之久,他在宣教热情的驱使下,于一八九七年加入内地会,他年轻的妻子和一双儿女稍后也来到中国。顾正道的山西巡访和当时紧张的情势有关。随着仇洋的毓贤出任巡抚,义和拳在山西更趋活跃,洪洞的师姓长老什至遭到袭击……虽然大地仍是滴水未降,但教会却已感受到山雨欲来的态势,顾正道此行就是要鼓励传道人和信徒为将来的逼迫做好预备。

  结束访问之后,顾正道的计划是取道直隶省的顺德(今河北省邢台市)、保定,再从天津经海路回上海。至于盖落洼的打算呢?怀着身孕的盖师母(Flora Glover)再等两个月就要临盆了,儿子贺德理(Hedley)四岁,女儿霍盼(Hope)三岁,一家人实在不适合长途跋涉。但是潞安的求雨巡游已经开始了,人们的怒火因为闭塞的天空而更加高涨──先是谩骂声,再来是扔掷石块的声响,什至大门传来冲撞声……

  虽然人潮不久后就奇迹似地散去了,但盖落洼明白动身的时候到了。另一位较资深的宣教士姜玉贞(Caroline Gates)决定留在潞安,幸好教会的张妈与志发愿意陪同,如果没有中国人同行,漫漫旅途将不堪设想。

苦路

  「天地怒,神仙惨,雷电收,霖雨敛。红灯照,义和拳,力无穷,法无边……洋人灭,尸相连,人神喜,鸡犬安。歌大有,庆丰年。」随着这段揭帖在华北平原沸沸扬扬传开,宣教士们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盖落洼雇了骡轿前往顺德,轿夫建议改走小路,避开人群。小路尽走些崎岖荒凉的山道,骡子行走其间常常打滑、绊跌,人坐在骡子扛的轿子上更是颠簸不已、险象环生。他们不仅要忍受旅途的劳顿,还要对抗闷热的气候,就连驻足休息时也必须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总是有一大群人蜂拥围观,什至涌入他们落脚的客房,好奇与敌意似乎只有一线之隔。好不容易到了顺德的内地会院落,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些坏消息,但同时也是极为珍贵的情报。义和团的活动更加猖獗,连顺德都不宜久待,更糟的是,有宣教士在保定往天津的路上遇难,于是总部拍来了电报,建议宣教士往南走。上帝为每个人安排不同的道路,这消息为盖落洼接下来的方向点了一盏明灯,而顾正道则在接获电报前即启程,他随后于保定南门外被斩首,为主殉道。

神的使者

  盖落洼一家踏上了回头路,他们决定先回到潞安。情势在离开顺德后变得更糟糕,他们所到之处,人群立刻包围。「洋鬼子!杀死他们!」在一声高呼后,石块和土块齐飞、人潮一涌而上,小贺德理因为胸口被石头击中而放声大哭,盖师母乘坐的骡轿也在攻击中被扯烂。若不是上帝的奇妙带领,他们根本不可能脱身。依据条约规定,中国官府有保护外人的义务,于是有好心人向官府请来了护卫队。虽然多了层保障,但这些士兵并不足以抵挡群众的推挤与攻击,另一方面,他们还试图勾结拳民,想以「意外」了结这桩差事。在最危急的时刻,盖落洼等人巧遇了一位另有任务的军士,他为人正直,与志发相谈什欢,也获知他们的危机。其他的护卫误以为这位陌生军士是要来监视他们的,于是志发和军士决定善用这个美丽的误会,让护卫们不敢下手害人。神的作为正如诗篇所言:「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

  没想到局面还可以更坏。六月下旬,朝廷竟然公然支持义和团,下旨驱逐外国人、镇压教民,原本的保护者,突然成为压迫者。这个转变影响剧烈,原本有许多宣教士前往太原的巡抚衙门寻求庇护,却反而遭毓贤集体处决,连小孩也不放过,即所谓山西教案。盖落洼好不容易回到了潞安,但县官却暗示他们应该向南出发了,在和姜玉贞商量之后,一行人决定趁夜出逃。

耶和华的山

  潞安一带是高原地形,白天高温难耐,入夜之后气温却急速下降。此时正是夜半时分,但盖落洼躲在山顶上却是片刻不能阖眼──山下传来人群搜捕吆喝的声音,而他们一行人此时却是衣不蔽体、饥肠辘辘⋯⋯原来他们出逃不久就在一个叫韩店的城镇被人发现,还被送到衙门,安上一些挖出小孩心肝炼丹、破坏风水的荒诞罪名,要押至城外行刑。出城途中,激动的民众按捺不住情绪,蜂拥而上将盖落洼等人的骡轿冲撞得粉碎,民众赶忙抢夺散落一地的家当,什至他们身上的物品和衣饰。然而,当大家各自抢到了掠物,这群暴民、官吏也作鸟兽散,完全没人理会这几个洋鬼子的下落,于是他们决定往山上逃……

  搜索的声音大约在破晓时分止息,上帝为他们预备了一段宁静的时光。这一天正好是主日,一轮火红的旭日冉冉上升,虽然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但他们仍同心祷告,他们彷佛在这山上遇见了神!但是随着太阳愈升愈高,心中的黑暗又再次涌起。毒辣的阳光狠狠刺着他们的皮肤,而且山顶寸草不生,没有一点水源,他们干渴到几乎无法言语。孩子们虽尽力忍耐,但仍难以克制地哭嚎起来,重孕在身的盖师母也逐渐衰竭,身体与心灵都承受极大的痛苦,终于对神发出质疑呐喊。就在此时,一旁的姜玉贞赶紧握住盖师母的手,带领她一起祷告,主爱冲散了阴霾,两个人在最悲惨的境地发出最美妙的感恩与颂赞。他们确实在这山上遇见了神!
   
恩雨终降

  八月十四日,望着船外广阔无际的长江,江面上行罗棋布的的舟帆彷佛迷宫,「我们竟然已经到了汉口!……神真已将我们从死亡的闸门中救拔出来,将我们的千里险情化作他的千里奇迹?」盖落洼心中的激动确实难以言喻,因为自从第二次离开潞安之后,他们又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与惊险。那天他们最后决定下山,结果自然又落入官府的手中。上头虽要求行刑,但官员都将他们当作烫手山芋一路往南送,把处置的责任推给下一站的官员。虽说是护送,但盖落洼等人的待遇更像是囚犯,坐着摇晃的独轮车、极度缺乏粮食,什至无处可住;而且那些护送他们的兵丁也没安好心眼,他们或是勾结拳民,或是打算将他们丢下,也曾计划处决他们。但在官府暗潮汹涌的「护送」背后,还有一位上帝在处处保护,终于,他们以两个多月的时间走过了近千里的危险路程,安然无恙。

 

主与你同在

  抵达汉口几天之后,八月十八日,饱受旅程艰辛的盖师母顺利生下一名女婴。可惜的是,在六天以后,这名盖家的新成员被主接走了,而盖师母也在近一个月后旧疾复发,成为庚子年的最后一位殉道者。在这一年的动乱中,内地会损失了五十八名成人、廿一名孩童,以及二千多位中国信徒,但他们决意效法基督,婉拒中国方面任何的赔偿。「在那样一个时刻,能被属天的爱与悲悯的灵所充满,而不被人性中的憎恨之心所掌握,对我们来说,不啻证实了向来所传讲的福音乃是真理,是世上的任何哲学所无法解释、推翻的」,盖落洼同样展现了基督之爱。虽然行在苦路上,他们一行人仍不忘分享福音,骡夫、军士、路人、官夫人都是他们分享神话语的对象!

  主究竟与谁同在呢?是为主殉身的顾正道,还是走过千里神迹的盖落洼?当我们身陷满布敌意、最艰困、最没有盼望的时刻,却还能够口说主的恩言,或许连那些未认识主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主与你同在」!

延伸阅读: 
《神迹千里》,盖落洼着,海外基督使团出版,2000年;
《回首百年殉道血》,黄锡培编着,海外基督使团‧中国信徒布道会联合出版,2010年。

编按:文章由内地会提供。版权为内地会所有。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02.11)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