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每週論壇

眾議園

走進並擁抱「無常」:真我召命與權勢力量之間的互動和一般發展規律(下)

(續上期

「群」權勢發展的一般規律

這多面向式權力鬥爭劇烈的權勢力場和氛圍之下,我們或可透視以下幾種「群」權勢的操縱技巧規律(patterns of the manipulative techniques of the principalities and powers‘Legion’):

  一、上級於既猜忌又要控制利用下屬的心理矛盾之下,被權力所誘惑而使出了各種既操縱又打擊的手段去「管理」下屬。縱使手段有所不同,但是仍離不開一方面打擊箝制,另一方面則施壓並誘之以權利名。其實這些普遍權勢手段或已被當事人意識到,但操作者也多不自覺或誤以為無人察覺其內在幽暗。

  二、下屬於既想超越上級,又要利用上級得到權利名的回報獎賞的心理矛盾之下,被權力慾望誘惑而使出了多種獻媚和對號入座手段去「管理」上級。縱使手段有所不同,但是仍離不開揣摩及假意迎合上級心意,也同時誘脅或引導上級投放權利名予下屬。這也造就了上級每天所面對的人際張力和龐大壓力,令之寢食不安。

  三、為了疏解來自多個具競爭性個體和部門的訴求壓力,同時又要滿足最高掌權者的要求,中層管理人員為求自保,便會被誘時挑撥時分化時團結下屬群組,多以挑起他們之間比較、爭競、嫉妒為管理手法。

  四、於這種情況之下,同席說謊、利用人面對不確定未來去脅迫打擊、威迫利誘、恫嚇、製造苦毒(creation of bitterness)、找錯處、獻媚、為自己的競爭對手找虛擬的或真實的競爭對手、明爭暗鬥、散佈流言,和投射誇大自己所擁有的權力(bluffing of authority)等等便成了權勢場域中「群」鬼的蹤影。

  五、對於中層管理人來說,由於每天面對來自各方的壓力,加上如果自己有權力慾望和野心的話,言語之間便容易給人一種在操縱他人印象和不盡不實的感覺。不但容易使人對自己失去信心和誠信,更會給撒旦看中,讓「群」鬼乘虛而入,製造內部矛盾和人際衝突。

  為了避免重蹈以上錯誤覆轍,筆者確認縱使以上幾種「群」權勢發展規律是墮落的,但是基於耶和華才是那掌權的王,筆者便認為以人自己的方法和尺度去糾正這些錯誤更是錯上加錯;不但沒有正視「權勢為撒但地盤」這屬靈現實,更逃避「唯一能戰勝撒旦地盤的只有耶穌基督」這福音核心精神。我想亞蘭(敍利亞)人將軍乃縵已深明這法門了。

無常:乃縵經驗「神掌權」的最終力量

  作為戰士和武者,亞蘭(敍利亞)人乃縵在自己意識以外之先已被神眷顧,並立下奇蹟戰功。相傳,當作惡的以色列王亞哈(King Ahab,約主前874至852)邀請猶大王約沙法(King Jehoshaphat,約主前873至849)結盟來攻取被亞蘭佔領的基列的拉末時(代下十八),由於亞哈王害怕先知米該雅預言他死和失敗的預言會應驗,便與約沙法換了衣服,以免亞蘭軍會認出他。當時,耶和華鼓動亞蘭王去吩咐車兵長不要去跟猶大王約沙法爭戰,「只要與以色列王(亞哈)爭戰」(代下十八30)。雖然神最後保護了約沙法,祂卻透過「無常」(即超乎人的能力,控制和籌算以外)這自然力量去應驗了先知米該雅的預言:亞哈的戰敗和死亡。經上記載說:

  「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亞哈)的甲縫裡。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轉過車來,拉我出陣吧!』那日陣勢愈戰愈猛,以色列王勉強站在車上抵擋亞蘭人,直到晚上。約在日落的時候,王(亞哈)就死了。」(代下十八33,34)

  筆者認為這段戰事最能表達出耶和華的無限力量的「無常」本質中的「隨便」性(randomness)和「恰巧」性(accidentalness),剛好對比著人(亞哈王)的精心計謀籌算和當人已達到各種極限時的「勉強」(overreach)狀態。相傳,那位不經意地促成這場「無常(耶和華)勝利」的那位「隨便開弓」的亞蘭人戰士便是神一直眷顧的亞蘭元帥乃縵將軍了。

  因為神的恩典,雖然乃縵將軍後來得了大痲瘋,透過先知以利沙的工作,乃縵得到醫治。自此,乃縵便決意只事奉耶和華,說:「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王下五17)但與此同時,作為一直效忠服事亞蘭國家權勢和殺人無數的軍人,乃縵向以利沙作了一段真心的告戒:

  「惟有一件事,願耶和華饒恕你僕人;我主人(亞蘭王)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願耶和華饒恕我。」(王下五18)

  乃縵的可貴是他深切明白體會到耶和華才是天下權勢的主。但是由於滾滾紅塵、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他已滿手血腥,他便知道每天悔改和求神饒恕的重要性。於是,以利沙便應許乃縵平安,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王下五19)

  從另一個角度看,乃縵仍然是一位政治家、謀士和將軍。但他的身份從那刻起已被永恆天國和地上的權勢所分開:一方面他仍要服事一位膜拜偶像的君王和國家權勢,另一方面他則是服事那永恆的國度的主耶和華。對於一些基督現實主義者來說,他的一生已經是切切實實的一件「醜聞」(scandal),這是因為他一方面沒有計劃去將亞蘭權勢「基督化」,他也沒有強烈意欲去在亞蘭權勢中表明自己的真正信仰立場。另一方面,他也沒有想完全脫離亞蘭國家權勢,卻仍堅持成為那掌權執政的政治家和那操生殺大權的將軍。只是他尋求神的饒恕,所以他生命的真實矛盾和表裡不一致卻成為他終日尋求神饒恕恩典的來源,也成了他的祝福,天天不盡的悔改便成了他「信仰真實性」(authenticity of faith)的基礎,他也成了耶和華掌管亞蘭國家權勢和當時國際局勢的媒介工具。

  筆者於是認同法國社會學家Jacques Ellul的看法。針對基督現實主義者一般會以信仰和神的心意去授權自己在權勢的位份去「作鹽作光」的做法,Ellul提出以下觀點:

  「他(乃縵)認同服事國家是對神的不尊重,所以他的政治活動是會受到譴責的。我們又是否能如乃縵般意識到當自己拜偶像時也真的是拜偶像呢?我們又是否如乃縵般清晰地看見民族、國家、人民的獨立、社會主義、進步、軍隊、文化和金錢等等的權勢本質?當我們選擇服事雇用我們的權勢時,我們有沒有如乃縵般對權勢的省察呢?這就是要說:『我別無他選;這是我的職責,但我知道它是錯誤的。』[……]他(乃縵)沒有嘗試去說他在世界的工作是神的心意,就算這涉及拜臨門偶像──人不能沒去打破蛋殼而去煮蛋,無人是完全手潔心清的。他也沒有嘗試去將臨門偶像與耶和華結合,或說服事耶和華就是服事臨門偶像──像我們正服事科學權勢或國家權勢,但現實上我們服事上帝。他(乃縵)卻真誠坦率地承認兩者(權勢和上帝)是互相衝突的。」4

  所以,為免重蹈各基督現實主義者將權勢和上帝結合的錯誤覆轍,我們仍有選擇去將其分別出來,每天認罪悔改,確認走進擁抱「無常」(impermanence)的重要信仰實踐。這是因為如果「權力」(控制的慾望)是撒旦的別名時,那滿有慈愛和公義的「無常」最終自然力量便是耶和華我神的無敵別名了!(全文完)

(作者為英國巴斯大學政治、語言及國際研究系高級講師)


 4.Jacques Ellul (1972). The Politics of God and the Politics of Man. Grand Rapids : 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P.37-38.

TimesLookout
更多標籤
轉數快
特寫
活學教育中心
崇基學院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