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内地会150周年
系列文章由内地会供稿──回顾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至今神的带领,细数宣教士在动盪起伏中所经历实在、丰富的恩典,仰望神的荣耀、信实和爱,传承150年来的宣教使命,继续向前迈步拓展神国。

内地会150周年
宣教士广播系列(九)
巴富羲——为何枉费?


 内地会二百勇士中前赴新疆的六位与胡进洁合影于蒙古包前
后排左起:巴富羲,何仁志,朱佩儒,柏爱生;前排左起:赵理明,胡进洁,石爱乐

  「这是一场混乱的战局,但是主奇妙地保守我们经过。虽然身处枪林弹雨中,我们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最近的战事,我搜集了一大堆子弹头当作纪念品⋯⋯。」红十字会依然将伤兵不断地送入医院,大量的伤患、设备简陋的医院、没日没夜的救治工作⋯⋯巴富羲(Emil Fischbacher)的精神体力似乎已经来到了临界点。「如果我继续在曼彻斯特执业呢?」这样的想法或许会再一次闪过这位年轻医师的心头,但他定然要再补上一句话:「我学医到底是为了传福音,还是为了做医生?」巴富羲十分清楚,不论他放下了什么,若是为主而做,都是一件美事。

一件美事

  巴富羲来自苏格兰一个敬虔的企业家家庭。巴富羲的父亲不仅事业有成,对于宣教的关怀也不落人后,他长年盼望巴家八名子女中至少能出五位宣教士,而他可以用自己的财力给予他们生活上的支持。在家庭的薰陶下,每当其他人问起小小年纪的巴富羲将来的志愿,他总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当宣教士。」但是就读医学院之后,巴富羲的海外宣教异象似乎遭到许多事物的挤压。他年纪轻轻就取得爱丁堡、格拉斯哥大学等名校的证书,又在曼彻斯特开业,正是医界熠熠升起的新星。没错,他仍然保留出国宣教的规划空间,但那更多是基于学术研究的兴趣。

  一九三一年五月,巴富羲正阅读内地会的报刊《亿万华民》,一篇名为〈致青年人〉的文章叫他的双眼无法迴避。「如果舒适的本国生活,拦阻你去中国为主受苦,那么,尽管你能在本国完成许多工作,但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却不能存留;反之,若你清楚神要你到中国去,遵行他的旨意,你生命的火花就不会熄灭,将永远闪烁在拯救灵魂的圣工之中。」此时正值何斯德提出前进运动,内地会希望在「非基风潮」席卷中国之际,加速内地的宣教脚步。这篇文章更直接向青年人发出挑战:「我们呼吁需要二百位宣教士,经过了近两年尚未达此目标。你对这呼吁有何反应?或许你因不同的见解而反对,可是有没有想过,你若反对,当主再来的那一天,你将怎样回应他呢?」不需等到主再来的那一天,巴富羲立刻写信给《亿万华民》的编辑,表明心迹,加入二百位勇士的行列。

  巴富羲并不是家中唯一的内地会宣教士,在父亲的影响下,巴家一共有三位子女投身宣教行列。姊姊巴若兰(Miss Elizabeth Fischbacher)首先加入了内地会,来到中国,曾与山西名牧杨绍唐一同配搭;弟弟巴辅胜(Theodore Fischbacher)也在巴富羲之后抵达中国。当巴富羲在安庆语言学校受训时,父亲曾写信表达有意提供特别经费,使他不至受到差会限制,能有较稳定无虞的生活。但巴富羲决定与其他内地会宣教士一起操练信心的功课,「如今我已加入信心差会,一切皆祷告仰望主的供应。」在正式进入工场之前,巴富羲已经预做了计算,也愿意付上可能的代价。

荒漠之路

  一九三二年五月,安庆学校只剩下六位菜鸟宣教士等待出发,分别是石爱乐(Otto F. Schoerner)、何仁志(George F. Holmes)、赵立德(Raymond H. Joyce)、柏爱生(Aubrey F. Parsons)、朱佩儒(William J. Drew)和巴富羲。这六人奉命前往新疆协助资深的胡进洁宣教士(Rev. George W. Hunter)。胡进洁有新疆使徒之称,他于一八八九年到甘肃,后来又往西至新疆,此时已近七十高龄,却老当益壮,服事不懈。对这位老兵而言,六名新血的加入是何等的安慰,他什至亲至上海迎接。当时往西北的路上战祸连连,一行人原本欲取道西伯利亚铁路进新疆,但却始终等不到苏联的签证。最后他们决定采用一个大胆的计划——从北京开车横越蒙古、穿过戈壁,直抵新疆迪化。这是一位宣教前辈提供的点子,乍听之下有些疯狂,但在熟悉汽车的巴富羲听来却不失可行性,什至是唯一的办法。胡进洁带着巴富羲先一步到了北京,他们在那里打点远征的一切事宜:先是买下两部福特货车及零件,再向其他宣教士打听关于这趟路程的资讯,计算所需的汽油、物资,并分配大家的工作任务⋯⋯

  两个月的荒漠长征给了这队宣教新兵最好的特训与回忆,他们一同经历风沙、穿越雷雨,也在无人之处经历上帝的信实,见证他的奇妙。他们上路没几天便发现货车转轴缺了一根弹簧,正在着急如何在暮色苍茫中变出弹簧的时候,却在故障的热水瓶中发现了可资改造的弹簧,多么即时的「故障」与「修复」。

  路况之难测超出预想。他们两辆车曾深陷干涸的河床淤泥,一行人有的从旁筑出缓坡,有的挖开淤泥,还要填入碎石好让车子可以脱离。当两辆车好不容易纷纷脱困时,这群年轻人还一起抛帽欢呼呢!

  为了跨越宽阔的纳林河,他们先是在河岸附近租借骆驼,然后将汽车拆解,取出所有的电器零件,用防水布小心包好,由骆驼分趟载着这两部「货车」涉水而过,上岸后再把汽车重新组装起来。这样的考验想必让爱玩车的巴富羲大呼过瘾吧!

  行至沙漠地带,人的双脚脚踝都会深陷沙中,载着人员辎重的货车轮轴更是好几次陷入沙地,不仅耽延速度,还大幅增加汽油的消耗。当巴富羲重新计算油量,远超出预期的油耗令他沮丧,剩馀的汽油根本无法支持他们到达哈密。但上帝用约翰福音的经文安慰他:「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巴富羲因此重拾平安,将困难交托给上帝。他的话语果然不落空,他们之后获得了其他探险队所留下的汽油,顺利到达目的地!

  沙漠中也充满上帝创造的奇景。「我们越过一个上升的小坡,便进入一片面积颇大的『盆地』,被四周一排排突起的小丘包围。这些小丘五颜六色,有黑、绿、红、褐等等。接着又来到一个形似露天剧场的地方,四周是一群小丘,而地面则呈现一连串的不同色带⋯⋯这些颜色都不是人手设计的,当我们经过时,发现连地面的石头和土壤也上了颜色,真是生平最令我惊奇的自然景象,它久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过去我听说过『彩绘的沙漠』,如今亲眼见到了。」巴富羲如此记叙,他什至和身旁的赵立德比赛,试着数出那些小丘的颜色。

  「我一直渴望重返此路,并多次听到其他夥伴也说:『哦,再去一次戈壁吧!』」从巴富羲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这趟穿越戈壁之旅虽然艰苦,但却是这群年轻人心中难以抹灭的回忆。除了回忆,巴富羲也看到更多使命。「想请你们注意一件令我震惊的事,在中国这条近三千公里的交通线上,我们仅到过一个宣教站——只有这一个公开传扬耶稣基督福音的中心。沿路这么多村庄,其间的居民未来将如何?在辽阔的蒙古草原上,那些游牧部落未来将如何?⋯⋯如果人们连独一真神的名字都未曾听过,又怎能信他呢?」

香膏倾倒

  当他们抵达的时候,迪化(今乌鲁木齐)的状况只能用混乱两字来形容。回族军阀马仲英联合其他地方势力向政府军发出攻击,省政府所在的迪化成为战斗的热区,双方交火不断,物价也飞涨。人间炼狱般的场面给这些生力军极大的震撼教育,幸好有老经验的宣教士马尔昌(Percy Cunningham Mather)冒险出城,到邻近农村搜集肉类、菜蔬,大家才免于挨饿。维持足够的营养是重要的,因为伤患源源不绝地被送入内地会的医院,每一个宣教士都进入紧急动员状态。

  没有医疗背景的宣教士也必须协助医护,石爱乐记载了他当时的状况,「我们六个人都忙着包扎各样伤口,照顾所有病人⋯⋯每天非要做到天黑不能离开医院。回家之后还要将手术仪器消毒,将衣服煮沸后裁成纱布,把手术袍和毛巾洗净⋯⋯」石爱乐也会怀念起在语言学校的时光,或是遥想他原本预期的服事,但他又补充道:「然而,我们亦看见上帝应允我们的祷告——接近当地人,并学习他们的语言——现今不是实现了吗!」在老前辈面前,这些少年人似乎也只能乖乖跟着冲,因为高龄的胡进洁也毫不保留地投入救伤工作。柏爱生特别提到他的身影,「胡牧师认真忘我地照顾病人,令我不得不佩服,他同时也不断鼓励、安慰和支持我们。」连这些临时上阵的助手们都如此忙碌,更何况是在最前线执手术刀的巴富羲大夫?

  「我第一次进医院就看到一个股骨五处裂开的伤兵,实在恐怖!试想三百多名大小伤势的士兵,其中许多人尚未获得护理,整个医院实在肮脏、气味难闻。三周前开了一座医院交由我主管,分派各宣教士每人管理一间病房。我自己则忙不过来,没有仪器,什至没有药物,也许要学习神迹医治吧。」身处满目疮痍、资源匮乏的战场,巴富羲不只目睹了各种严重的伤势,还见到人命被视作草芥一般地对待。正是这样的看见,即使身心已达极限,他还是不放弃任何一个伤患。「这三个月让我走进了中国人最真实的生活中⋯⋯老实说,我真的无法照顾整个迪化城!若你问我:『为什么你还要做呢?』当你看见这些伤兵的情况,就无法袖手旁观!」

  在身心俱疲的状态下,巴富羲终于病倒了,他从伤兵身上感染了伤寒。约两个礼拜后,一九三三年五月廿七日,巴富羲终于不必再为伤患操心,息了地上的劳苦。他抵达中国不超过一年四个月,去世时尚不满三十岁。感念巴富羲的牺牲精神,新疆的官员为他置了一幅挽联,上面写着:「舍己救人」。

  「为何枉费呢?」当消息传回伦敦,这是许多人共同的感叹⋯⋯但巴富羲本人会怎么计算呢?耶稣又会怎样看待如此的摆上?巴富羲曾说:「如今我对『新事』有了蒙福的领悟,当我不再按原本刻板的思绪去理解『新事』的时候,便惊奇地发现在神的宝库里有无尽的『新事』。」福音书中,曾有一位女子打破玉瓶,将极贵重的香膏倾倒在耶稣脚前。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做的,以为记念。」

  「为何枉费呢?」当我们用自己的思维去计算代价,换来的可能只有恐惧、退缩或悔恨。但当我们用属神的眼光去衡量,或许可以和巴富羲一样,看到令人惊奇的美事与新事,并且毫不迟疑地去追随!

延伸阅读:
《舍命的爱》,美国中信出版社‧香港海外基督使团,2006。

编按:文章由内地会提供。版权为内地会所有。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5.13)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