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内地会150周年
系列文章由内地会供稿──回顾自一八六五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至今神的带领,细数宣教士在动盪起伏中所经历实在、丰富的恩典,仰望神的荣耀、信实和爱,传承150年来的宣教使命,继续向前迈步拓展神国。

内地会150周年
宣教士广播系列(十)
盖群英、冯贵珠、冯贵石——内地会三女侠

 
为了福音的缘故奔波于丝路上的三女侠与小寡寡


在英国品茗的三女侠与小寡寡
(左起:冯贵珠、小寡寡、盖群英、冯贵石)

城门口的女孩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尤其是在酒泉这样的塞外之地。

  「寡寡还是每天跑到城门口哭泣吗?」

  「是啊,她还盼着那几个洋婆子回来呢⋯⋯。」

  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寡寡,一个身世坎坷的小女孩。听说她的父亲是蒙古人,在某次前往喇嘛庙参拜的途中邂逅了一个藏族女子,当那女子发现怀有身孕时,他已不知去向。寡寡一出生便被卖作养女,其中的辛酸实在是有口难言——她既聋又哑。因为这项缺陷,养母深觉自己在买卖上吃了亏,把气都出在寡寡身上,又是毒打,又是虐待,还逼她到街上乞讨。但她也很有个性,坚持不做乞丐,对于些微的施舍,她总是以帮忙扫地、整理院子当作回报。

  一年过去了,与「三位女侠」相遇的场景在寡寡心中依然清晰可见,同样是严寒的冬天,但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温暖。那天她被野狗狠咬了一口,顾不得鲜血直流的伤口,她依然挨家挨户地叩门,希望能有些零工可做,好填填肚子。如果再寻不到果腹的食物,她可能无法熬过那个冬夜。幸好,她遇到了三位女侠!一连好多天,那三位外国女士为她准备热腾腾的饭菜,关怀她的生活起居。当她们离开酒泉的那一天,寡寡一路跟着她们的骡车,直到她无法再走,看着骡车缓缓消失在无边的荒漠之中⋯⋯

  从那天开始,寡寡每日都会到城门口啜泣,她从心里恳求那位耶稣——至少女侠们是这么称呼他的,希望他能让她们早日回到酒泉。

三样故事

  传道书有云:「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用来形容盖群英(Mildred Cable)、冯贵珠(Evangeline French)、冯贵石(Francesca French)三人的友情与服事再贴切不过。这三人在宣教的道路上同进同出,「三女侠」(The Trio)的称号便在人们口耳之间不胫而走。

  「冯小姐,请问你决志接受主耶稣基督大概有多久了?」在中国内地会的面试现场,某位委员向冯贵珠问道。「一年」,很直截了当的回答,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信仰路上过于资浅,因为在决志跟随之前,她走过多年的挣扎⋯⋯

  她从小就精力旺盛、桀骜不驯,总爱挑战爬树、攀高、翻山越岭等危险活动。全家搬到日内瓦之后,她把精力转往智识活动,醉心于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等新兴思想,她也用同样的智识去理解上帝。随着她进入大学、投入左翼运动,内心的冲突却更强烈——周遭的好友大声喊着彻底革命与道德解放,但她始终无法否认神的存在和他的诫命。

  当冯家从瑞士搬回英国,她适应的很辛苦。她决定停止上教堂,但内心依然冲突不断:天生不羁的热情、激进却灰暗的思想、端坐在理性框架里的上帝⋯⋯她变得暴躁易怒,什至精神失调。有一天,她终于按捺不住,崩溃似地大喊:「如果可以,我要背负全世界的苦难,然后将自己与这份苦难一同投入大海。」妹妹贵石立刻回道:「你并不需要这么做,因为耶稣已经在十架上成就此事了!」贵珠知道自己说了僭妄的话。几天之后,她再次踏入教会,忽然,四周的一切活动好像都静止了,她看到耶稣,她跪在他的脚前,求他赦免过往所有的叛逆与过犯。

  她决定跟随!过去的一年,她投入教会在贫民区的事工,带领主日学,也逐渐清楚中国宣教才是她最终的服事舞台。感谢神!冯贵珠通过了内地会的面试,经过两年的训练,于一八九三年前往中国山西服事。

  冯贵石与姊姊不同,她是一个爱笑、安静,可以自得其乐的孩子。但是在信仰方面,她一直有道过不去的关卡:若要冯贵石认定某件事情,她坚持那必须建立在自己的经验上。有好几次她觉得该是做出决定的时刻了,但是她又对自己说:「这些不过是你今晚的感觉与情绪罢了,明早起床,你又是个截然不同的人,你的感觉死去,冲动也消散无踪。」于是她仍然紧闭心门⋯⋯

  从瑞士搬回英国,妹妹贵石同样难以适应。她热爱音乐,但在英国南部的小镇里,连座像样的剧场都没有。某次晚饭后,冯贵石决定溜到花园去,好让自己失落的心情静一静。走着走着,她又觉得决志的感动来了,上帝或许将解开她生命中的各个迷惑。但是,那个熟悉的念头也随之出现:「今晚的情绪到了明天就会冷却吧⋯⋯」「我没有办法决定明天如何,但如果我真的得救了,他一定会让这感觉持续下去」。冯贵石终于抓住了机会,她的生命大大转变。

  冯贵石在教会事工的投入程度不输姊姊,但海外宣教对她似乎有些遥不可及。在姊姊前往利物浦受训的那年,冯家生活有了大变化。大姊出嫁、二姐离家受训、父亲突然过世,贵石成为母亲唯一的陪伴者。在家庭的责任、教会的服事中,她安静等待上帝下一步的指示。

  「我觉得上帝要你去中国!」看着年轻的盖群英,魏美例(Emily Whitchurch)此话令人惊讶。她是内地会的宣教士,借着返国述职的机会在盖群英家乡带领聚会,会后两人同路回家。

  「我从未想过当宣教士,如果真要去,我也比较想去印度」,盖群英直接给出回覆。

  「亲爱的⋯⋯如果你属于基督,就必须完全顺服他。」

  盖群英愿意完全顺服这位主吗?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讲台谈到的天堂、地狱和审判总让她充满恐惧。「如果我一觉起来,发现自己置身地狱怎么办?」这样的想法吓得她夜夜失眠,泪流整夜。直到某个夜晚,她梦到耶稣在圣殿里,他身边还围绕着一群小朋友,他们正在用棕树枝玩游戏。突然,这位慈祥的耶稣转过身来,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盖群英,邀请她一起加入游戏的行列。从此以后,她对上帝的态度截然不同。

  魏美例说得不错,面对这样一位慈爱的救主,盖群英知道自己必须完全顺服,同时保持勇敢。虽然父母对她另有期待,但盖群英高中一毕业便自行前往内地会接受训练,又在伦敦大学学习人文与药学,一心为去中国而预备。

三股合成的绳子

  一九○○年的庚子拳乱(编按:义和团运动)对这三位女侠带来极大冲击。人在山西的贵珠首当其冲,音讯全无,一度还被媒体列入殉道名单,在家乡的贵石和母亲饱受精神折磨。历经种种危险与磨难,冯贵珠和一队宣教士终于逃至汉口,但她却要面对幸存者才知道的惊恐和伤痛。在这次的动乱中,冯贵珠失去了无数同工和好友,连魏美例都殉道了,种种打击令她不得不返国休养一阵。「你难道都不会想要回中国继续服事吗?」每当有人这么问起,冯贵珠都不知该如何回答,太多的记忆和思绪让她无力承担。最后,神让她找到了重返中国的理由:一回想到那些在动乱中勇敢伸出援手的中国信徒,她感觉自己还欠中国教会一份情,她必须回去偿还。

  拳乱发生时,盖群英正要与未婚夫一同出发至中国,接踵而来的残酷消息却让那位男士变了心意。他给群英两个选项:两人留在英国结婚,或是她一人继续前往中国。虽然心中感到万分痛苦,但盖群英还是毅然解除了婚约,坚持启程。在内地会的安排下,盖群英和冯贵珠一起配搭,两人奉派前往山西霍州,安慰扶持当地的教会。她们在霍州向久居深闺的妇女们传福音,不只是接受,她们更希望中国妇女可以成为传讲福音的人。一九○四年,她们创办了一所女子学校,女孩们可以在此识字读书、学习信仰和各样新知,将来成为优秀的基督徒妻子、母亲,什至教师。盖群英和冯贵珠也在多年的配搭事奉中结为莫逆,两人有着同样的心志,在圣工上默契十足,在生活上相互扶持,成为形影不离的好姊妹。

  一九○八年,盖群英和冯贵珠一起返国述职,两人的心里都有些惆怅。盖群英和故旧亲友已少有联系,而贵珠的母亲前些日子离世而去,冯家在英国只剩下贵石孤零零一人。见到久违的姐姐和久仰的盖群英虽然开心,但冯贵石心中还是有那么点疙瘩:看到他们两人的热络,自己这个亲妹妹简直是个外人。和大剌剌的贵珠相比,群英更敏锐地意识到了贵石的感受。「如果我们之间的友情是独占的,那对我们彼此都可能是种伤害;如果在我们三人之中毫无这类的自私,这关系或许将比我们想像地更为有力!」盖群英的一席话让好朋友、好姊妹结成了三女侠,是上帝亲自将三股绳子合而为一。冯贵石随即加入姊姊和群英的行列,投身中国宣教,没想到母亲的过世反而是她人生新阶段的开始。

巾帼不让须眉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盖群英在霍州已服事了二十多个年头。三女侠不但培育出许多优秀的女性教师,使霍州成为中国女子教育的一个典範,事工还扩及了诊所、戒毒所。

  但上帝似乎希望他们继续前进。在某次的宣教士退修会,她们遇到一个来自甘肃的女信徒,她提到在西北的大漠中还有很多未曾听闻基督的城市。这个西北呼声同时在三人心中迴响,她们买了一张甘肃地图,贴在家里作为提醒,并蒐集各样资料,为着可能有的改变做预备。

  就情感而言,霍州教会当然舍不得这几位长年的夥伴,好多人希望她们留下。有些人提醒她们考量路途的艰险、自身年纪与体力的负荷程度,毕竟其中最年轻的群英也已四十好几了。但她们的考量却是:「已经没剩多少时间可以实现自己的使命。」当然,她们也写信询问甘肃当地的教会,「根据你们西北那边的状况,有多年经验、有中文事工能力的中年宣教士能帮得上忙吗?还是你们比较需要缺乏经验、但有更充沛体力的年轻小夥子?」「经验,绝对比年轻更具价值!」何等清晰的回覆,三女侠对于前方道路已没有任何疑惑。

  一九二三年,三名女侠辞别了霍州的乡亲,走向充满未知的大漠。

旅途没有终点

  在哭得朦胧的视线中,寡寡看到三个熟悉的身影。

  经过一年的巡迴布道,三女侠又回到酒泉。其实她们始终没有忘记小寡寡,只是未知的旅途刚启程,实在不适合带着孩子一起犯难,等到对大漠生活有些把握后,一回酒泉便四处询问她的下落。她们找到了寡寡,并带她回家过圣诞,她再一次换上干净舒适的衣服,享用健康可口的餐点。「在圣诞节,没有人能将孤苦无依的孩子拒于门外」,三女侠决定收养寡寡,让她成为家中的一份子。寡寡有了个新名字——托普西(Topsy,中文名作爱连),也有了新的开始。

  三女侠为托普西制定了一套教育计画,教她读唇语、教她识字。当她们拿出牧羊人照顾小羊的图画,托普西会指出那是耶稣,就是他让三女侠勇闯大漠,是他让她有一个家。三女侠的旅途并未停歇,她们索性带着托普西一道上路,一同冒险:在简陋旅馆的篝火旁、在蒙古贵族的帐篷里、在回族军阀的军营里,她们把握任何传讲福音的机会,足迹及于甘肃、蒙古、西藏、新疆⋯⋯

  一九三六年,由于西北的军阀禁止外国人进入,三女侠结束了在中国的服事,带着托普西一同回到英国。多年的大漠生活,让三人成为西方世界的「戈壁通」,各地的演讲邀请蜂拥而至,她们什至获得皇家地理学会的奖章。她们经常在宣教聚会中鼓励妇女支持宣教、投身宣教。当几位白发苍苍、毫不起眼的老太太站在讲台上,述说她们为何出发,以及如何靠着上帝一次次穿越戈壁,脸上所散发的光芒想必比任何奖章更加耀眼!

  上帝给每个人的素材不太一样,或须眉,或巾帼,或动若脱兔,或静若处子,或识途老马,或初生之犊⋯⋯或许我们对手中的素材感到有些困窘,但上帝依然邀请我们把生命中的零碎交在他手中。当三个小女子勇敢把自己的所有献上,霍州妇女的生命改变了,托普西的生命改变了,福音的脚踪也行遍大漠。

  把形色各异的绳子交在上帝手中,他会将其拧为最坚固有力的器皿!

延伸阅读:

一、《中国教会的使徒行传》,魏外扬着,宇宙光出版社。
二、《小寡寡和她的三个妈妈:盖群英和冯贵珠、冯贵石的故事》,林治平着;张干良图,宇宙光出版社。

编按:文章由内地会提供。版权为内地会所有。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05.2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