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时代讲场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公你嬴,字我输」──同运的必胜「逻辑」?!

基督徒「挞订」  歧视同性恋店主

  有这样的一个故事:一对基督徒夫妇在一间珠宝店订做了一对订婚指环,并且付了订金。但他们后来看到珠宝店内张贴了一张同志游行的海报,便即时要求退回订金。店主是同性恋者,他本来拒绝退订,但后来抵受不了其他人猛烈的恶意咒骂和威吓,即使结婚指环已做好,仍无奈退订。事件公布后,不单传媒围剿那对基督徒夫妇,一般市民也认定他们在歧视别人,并且完全没有诚信:既然买卖是你情我愿,没有人强逼他们,订金也可说是一种商业上的承诺,为何因着店主的私人生活强逼他们退款呢?这完全不合情理,而在身边的帮凶则更是非常霸道!

  这故事完全真实──除了两点:一、基督徒和同性恋者的身份对调了;二、「挞订」的人不单没有被围剿,更得到不少支持。

真实故事:同性恋者「挞订」  基督徒店主反被威吓

  加拿大纽芬兰Mount Pearl市一对女同性恋者在一间珠宝店Today’s Jewellers订做了一对订婚指环,过程顺利愉快。1 她们向朋友推介这家珠宝店,那朋友光顾时看到珠宝店内张贴了一张印有“The Sanctity of Marriage IS UNDER ATTACK …Help Keep Marriage Between Man & Woman”字句的海报时,即时通知那对订下婚戒的女同性恋者,她们赶紧回到珠宝店要求退回订金。

  起初墨西哥裔店主Esau Jardon拒绝退订,他相信加拿大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这是他选择举家移民到加拿大的其中一个原因,他只是表达信仰,没有违法。 2 店主后来抵受不了其他人猛烈的恶意咒骂和威吓,即使结婚指环已做好,仍无奈退订。据Jardon表示,其中一名威吓者说:「你最好退款给她们,否则你会非常、非常后悔。」

  倒是涉事的双方由始至终都表现克制,没有恶言相向。那对女同性恋者接受访问时表示,她们没有对店主反感,但她们认为在店铺张贴海报是不尊重她们和不专业的行为,因此她们要求退款,免得感到她们正支持这商店。另一边厢,Jardon也表示理解他所遭受的攻击并非那对女同性恋者鼓动,她们的态度也很友善。但从法理上看,女同性恋者已付订金订制婚戒,她们仅仅因为店主的私人信念而要求退订是不合理的,而且店主要蒙受损失。要是Jardon告上法庭,她们几无胜算。Jardon没有据理力争,也许他知道坚持的话,吃亏的是自己──他们面对的是相当霸道的同运。

同运必胜法?

  另外,有趣的是假若Jardon当初不愿为女同性恋者提供服务,他肯定千夫所指,并很可能惹来官非。已有很多真实案例显示,不为同性婚礼拍摄、做蛋糕和供应鲜花会吃官司。但即使今次Jardon竭诚提供服务,因为他持有(并宣示)传统婚姻观念,他最后还是要吃亏并受威吓!谁是「二等公民」呢?怪不得有人为Jardon抱不平,以「公LGBTs嬴,字基督徒输」为题,撰文讽剌这种荒谬的现象:不仅不服务同性婚礼要挨告,连殷勤款待──只要不认同他们──也不能令他们满意,以致蒙受损失。3 简单点说:在同运当道的西方社会,只要还有「傻子」敢于反对同性「婚姻」,他怎样玩这个游戏都注定要输!

  可堪玩味的是,为何那对女同性恋者和其他支持她们退订的人如此理直气壮。婚姻制度不只牵涉两个人之间的事,更关系到下一代,影响整个社会。同性「婚姻」会否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仍是争议不断,至少,孩子需要父母两性共同养育是几千年来人类共享的经验体证,也得到汗牛充栋的社会科学研究支持;相反,至今支持同性抚养的研究仍问题重重,根本未有广泛代表的数据。如此看来,在未有充分证据证明同性「婚姻」并不会严重影响社会时,反对之是合情合理的,与「恐同」无关。

无「毒」环境的乌托邦

  在加拿大,以及很多欧美社会,同性恋运动发展得十分成功,他们要为性小众创造一个「无毒」的环境:无论是同性恋或性别混乱也是完全正常,相反意见才是需要消灭的「病毒」。社会上「不友善」的态度会令性小众感到充满危机、不被接纳、受排挤,久而久之,导致他们身心健康出现问题,无法享有平等机会云云。真的吗?

  追求这种乌托邦,反令性小众活在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对自己、对别人和对世界有着不现实的理解和期望。一个多元的世界,我们都明白,不可能讨好身边每一个人,总会因不同价值观、对事物的理解和期望而互相碰撞。重要的是接纳自己,自尊自重,反而,强要世界迁就自己才能好好生活,等如将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大家都辛苦。

让同性恋者做回自己

  同性恋者争取同性「婚姻」、抚养,就如一个胖子要全世界认同肥胖才是美的标准才能有平安一样。男男/女女本来就无法自然生育,要是接纳自己,好应该接纳同性结合关系独特之处──既不是婚姻,也没有后代。笔者不怀疑同性恋者教养孩子的能力,但须知孩子从来不是成人的权利。请告诉我为何同性「婚姻」是人权?为何同性伴侣生养子女是人权?无法以理服人便只能以暴力镇压,不管是欺凌还是透过公权力强推某一种意识形态。谁说亲生关系不重要?君不见多少人魂牵梦萦只求寻见亲生父母亲吗?每个人都有父母,这是天理。找几个同性恋幸福家庭做模範证明小孩不需要父母,好比拿邓小平作例子证明又烟又酒可活到九十岁一样无稽。

  上面提及的那对要求退订的同性恋者,正是活在一个别人经营给她们的世界:同性婚姻是人权,反对者是偏执的宗教狂热分子,因此,我不会拿我的钱去支持他们。所以她们认为退订并无不妥,错不在她们。也许她们在「无毒」的环境生活得很愉快,但那世界是人为建构的,不是现实;而且,是用别人的权利换来的,更什的是,不是透过文明的理性论证,而是标签和妖魔化。请让同性恋者做回自己,世界的限制是真实的,而且,对每一个人也一样。

滥用「歧视」的西风东渐

  由于欧美的成功,其他地区的同运正亟欲复制西方的一套来实现他们的理想,香港也不待言。最近,香港教育学院助理教授郭勤得到平机会资助进行了一项「同性/双性恋及跨性别中学生在校园遇到的骚扰和歧视经历」调查,4 背后便似乎假设了性小众需要在一个「无毒」的环境下成长。报告从个人层面和制度层面收集受访者的主观经验。当中提到有受访家长表示子女在学校看到「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巨型宣传标语、听到同性恋是罪的教导和「同性恋者会导至『灭城及爱滋病』」,使得该学生「感到非常焦虑不安,连续几个月失眠,生活失去动力及情绪持续不安,每次回校看到此巨大的宣传标语便心跳手震…不安全的学校环境……负面言论可以造成敌意风气,带给孩子负面经历。」(页20)报告的总结及建议(页4)是必须加快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的反歧视立法、制订相关教育政策、制订教师与行政人员职前与在职培训要求、订立指引立场书,务求全方位打造「安全友善校园空间」。奇怪的是,性倾向和性别身份并非唯一或最严重的校园欺凌,5 为何报告单单提出为「性倾向和性别身份」打造「安全友善校园空间」呢?

  姑勿论受访家长意见的真确性,根据报告的逻辑,理论上会削弱道德教育的可能,只要某项道德教育令某些小孩「感到非常焦虑不安,连续几个月失眠,生活失去动力及情绪持续不安」都等同造成敌意风气,「使学校环境不安全,带给孩子负面经历」。然而,这种以个人主观感受为主要考虑的「无毒」教育却进一步令学生对道德教育、规範容易感到非常焦虑不安,影响他们建立健全的价值观。

  在这种「教育法」的概念下,认为孩子需要父母的观念先验地被视为「歧视」性小众,将一个几千年人类共同经验一下子颠覆,是极其厉害的招数。不知是「专业霸权」还是政治正确,社会上鲜见反对声音。后果就是教导下一代「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健全婚姻文化等如歧视!

请用文明说服我们

  最近,有篇文章指出香港社会充斥「逻辑盲」:「如果不识字的是文盲,那这种因为没去学会逻辑学,无法用逻辑学对事情辨别是非的人,就是『逻辑盲』,这是没有贬意的,没学过就是没学过,会有文盲大部份时候是因为没机会受教育,而不是当事人的错。同样,会有逻辑盲,也是因为未被教育,而不是那个人的错。」6 要掌握逻辑,不单只需要逻辑思维,也要拥有开放的心灵,愿意接受不同的可能性,以及服膺于真理的亮光之下(尊重证据)。纵然很多人拥有高深学问和良好意愿,但他们未必会察觉他们言论及价值观内的不一致。如果不讲逻辑,只会令双方讨论趋向自说自话,进入永无休止的争论当中。

  由「有歧视」到「立反歧视法」之间并非直接相连,当中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社会需要讨论。7 十多年前,有一班人早看到性倾向歧视法的问题,一直努力反对立法。可是,他们面对的,很多不是对应论点的理性讨论,而是标签和妖魔化──「宗教右派」、「道德塔利班」、「仇恨」、「不包容」等。而更讽剌的是,利用标签妖魔化反对者的人却往往高举包容和反对标签的旗帜。无论是性倾向歧视法或同性「婚姻」,均是对社会影响深远的政策,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应从政策的公共向度讨论,检视双方理据。反之,将反对意见直接标签为仇恨、歧视、恐同,则会窒碍公民社会的发展。

  自雨伞运动后,很多人说,年轻的一代追求公义和爱;无论你是否基督徒、无论你是否年轻、无论你是否性小众,请运用天赋理性,用心追求真、善与美。

(作者为香港性文化学会研究干事)

www.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06.16)


1. Jewelry store sign prompts same-sex couple to ask for refund. (2015, May 16). CBC News. Retrieved from http://www.cbc.ca/news/canada/newfoundland-labrador/jewelry-store-sign-prompts-same-sex-couple-to-ask-for-refund-1.3077192.

2. Power, L. (2015, May 18). Jeweller says he has been bullied, threatened. The Telegram.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telegram.com/News/Local/2015-05-18/article-4150483/Jeweller-says-he-has-been-bullied.

3. Dreher, R. (2015, May 21). Heads LGBTs Win, Tails Christians Lose. 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americanconservative.com/dreher/heads-lgbt-win-tails-christians-lose.

4. 报告下载: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Funding%20Programme/policy/1314/20150526/HKIEd_Research%20Report_C.pdf

5. 2010年1月至4月,家庭福利会委托中大社工系助理教授陈季康进行「检视香港校园暴力现况」之意见调查,访问8间中学逾1,800名中一至中七学生,目的是了解本地中学校园暴力情况。结果显示,曾受欺凌的同学比例是70.8%,当中以「言语暴力」占大部份大部分。请参:http://www.hkfws.org.hk/b5_report_detail.aspx?id=7&aaa=3

6. 郑立,〈逻辑盲〉,《明报》,2015年5月23日,页A27。

7. 张达明,〈探讨性倾向歧视法例的法理基础〉,《明报》,2013年5月22日,页A32。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