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教会关怀贫穷系列
教会关怀贫穷系列由教会关怀贫穷网络供稿。该网络预备了「地区为本服侍贫穷」资源册,内含教关各区联络人资料,以及「爱心行动」跨堂会扶贫活动津贴申请表,欢迎各有志地区服侍基层的教牧申请。
查询联络何国杰先生(电话:3689 9810、电邮:info@hkcnp.org.hk)。详情浏览网页:http://www.hkcnp.org.hk 或 Facebook:http://fb.com/hkcnp

城市转化──现代「逃城」

生占中,有教会倡议为不同政见的市民大开教会之门,给他们休息和打气,实践民数记卅五章所说的「逃城」概念。这让我想起二○一二年发展「中转家」,也正正是从祷告中领受要设立「逃城」,安置受清拆影响而无家可归的旧楼居民。圣经中的六座「逃城」为难民提供食物、住所和认识真理的机会。「逃城」是收留错手杀人者,而受拆楼影响的居民或许只因清拆和贫穷而无家,或许也有自身的恶习,或许被其他人的罪所伤,但上帝多次吩咐把流浪的穷困人接到家里(赛五十八7),上帝今天依然呼召我们拥抱这群无家者。

  旧楼清拆问题要从二○一○年初马头围道塌楼意外谈起。当时政府急速提出八成强制拍卖;到二○一一年,马头围火警导致四死亡,政府加强清拆天台僭建物及管制劏房,并强制楼宇买保险等,凡此种种,均加快旧楼之清拆,结果是各地产发展商对旧楼虎视眈眈,伺机收楼,什至囤积居奇,尤其是红色的横额于各旧区四处悬挂,居民更称之为「祭帐」。当时有人预计十五年内或更短时间,各区所有旧楼就会全被重建。然而却没有人问:「受清拆的居民何以为家?」

老人卑微期望

  还记得有一天我到巴域街探访一班年老租客,其中黄伯因为户籍问题而无法再申请公屋。他接获收楼通知后,本以为租一间板间房,便可以静静地安度馀生,不料完全无法找到新的住房。他很想我们帮他拖延多几个月,我问他之后又有何打算?他却眼泛泪光答道:「或者拖多几个月,我便死去呢!」没想过一个老人家卑微而基本的想望,也如斯缥缈难求!

  当时,我常为此担心流泪,纵然机构只是「蚊型」,也深盼能被主使用。果然,主喜悦我们为他图谋大事,赐下了五个策略。第一是做问卷,掌握情况,日后出师有名。二○一一年我们完成「市区重建对恶劣住所租客影响调查研究」,发现近七成人对于重建带来的安置问题感到困扰;近六成居民并不知道重建的赔偿方案,五成半受访者家中有妇孺,一家大小实在不能无家可归。第二是向官员提出数据,反映危城告急,以及草拟解决方案。我们先后约见三个相关政府部门的首长,他们均同意问题的严重性,却也感到无奈。幸好日后政府在提供地方上帮了我们一把,也减慢市区重建的步伐。

与教会推中转家

  第三是他亲自兴起「波亚斯」──良心企业和良心业主,愿意提供装修和较廉宜的单位。结果有地产公司捐出一千万,帮助受清拆影响的居民另觅居所,也有坐拥过百劏房的超级包租公,愿意割价出租,真是人间有情。第四是伙拍有心有力的教会,组织探访队支援受清拆影响的居民,得到五间教会的迅速回应。第五是与教会并肩推动中转家。不少教会愿意接待无家者,但他们缺乏经验和资源,协会正担当了中介和牵头的角色。截至目前,我们与两间教会开展了油麻地和屯门区的中转家。参与的教会出钱出人,对贫穷人的踊跃关怀,是我前所未见的。我们期望由协会训练教会全力接手营运中转家,然后再由这些教会训练其他「新手」教会。

  二○一一至二○一二年是市区重建的高峰期,也是我们与教会网络献上最多祷告的时期。市区重建就像一点滴进湖里的水,带来一环环的影响:传媒铺天报道、教会积极回应、社会广泛关注、商界参与、有识之士各出其谋、各类为居民而设的社企和「光房」等良心业主网络应运而生……这是人间有情的美好涟漪效应,也散播了同舟共济的重要核心价值,在香港谋求利益的社会风气中化为一道清泉。

  近两年,旧楼的收购速度明显减慢,居民和我们都安心了。有说这是因收楼成本增加;而且过程复杂而问题不少,加上坊间施以极大舆论压力,政府多了危机意识。我深信是主亲自将危机转为契机,叫教会及城市关心贫穷人。主极度重视城市要有公义和怜悯,他也彷佛是城市宣教士,走遍加利利,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太四23),显出他奇妙的作为,好叫人认识他。因着看见城市的需要而愿意成为五饼二鱼时,结果不单目睹上帝奇妙的工作,更成为神迹的一部份!

  教会关怀贫穷网络的五个使命焦点为合一见证、政策倡议、向上流动、社区共融及爱心行动,亦制作「地区为本服侍贫穷」资源册供教会参考。查询联络何国杰(电邮:info@hkcnp.org.hk)。详情:http://www.hkcnp.org.hk或Facebook:http://fb.com/hkcnp。(教会关怀贫穷系列之六十六

(作者为基督教关怀无者家协会总干事)

编按:分题为编者所加。教会关怀贫穷系列其他文章,详见本刊网站「时代讲场」专栏

TimesLook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