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使命公民.關社靈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運動供稿──今天社會雖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對社會的反應,應受靈性操練指導。特別是當人面對憤怒、怨恨、貪欲、灰心等人性軟弱時,人更急須重建靈性。這系列作品從不同角度反省社關靈性,期望小小的火種,聚成熊熊的大火,讓弟兄姊妹重整靈命,調較價值觀,預備心靈,實踐愛神愛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關於使命公民運動詳情,可瀏覽Facebook專頁: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電郵:missioncitizens@gmail.com

使命公民運動:一個小牧者的期待

  今年教會的堂慶,講員臨時通知來不了(該是我溝通的工夫出了問題),只有一星期的時間,找到具分量的講員肯定沒有可能,自己硬著頭皮頂包算了。在沒有足夠的心理預期下準備講道,第一面對的挑戰是「講甚麼」。與其花時間猶豫,我直接了當做的就是「隨手一翻」,當是上帝的安排便是了。意外的是,經文內容正好跟教會年度主題相合,於是上馬了。默想過程中,又發現經文正好表達了我個人對使命公民運動的期待。

  教會每到堂慶的日子,上至領袖,下至一般會眾,腎上腺素不期然都飆升過來,即使沒有想到拋頭顱灑熱血,也很樂意做一點大事。誰知翻到的經文,給澆了一盤冷水:馬可福音四章26-29節:「神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穀既熟了,就用鐮刀去割,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

  基督徒人生召命是甚麼?信徒活在地上當作甚麼?我相信誰也不反對這樣的答案:基督徒在世,無非為了推展神的國。正如我們常念的主禱文所反映的屬靈期待:「願你的國降臨」。主耶穌在地上傳講的主要信息,也是天國之道。神的國是否在地得以推展,應是信徒心靈最高的期望,也是獻身努力的目標。不過,正當我們正想火熱地為神國幹一番大業之時,上述的比喻卻給我們降了火。

  神的國確實如芥菜種的比喻所言,開始時小得不顯眼,但必定長起來,且大得驚人(可四30-32),但在耶穌口中所描述的,神國開展可以像農作物的成長那樣,成長是自然的,會有收成時候,但卻是一步一步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不徐,也不疾。

  使命公民運動所發表的使命宣言說:「在香港社會處於重大轉折的時候」。也許因著這話,我們的心激動了,以為我們不能等待了,尤其是擁有神聖言的群體,我們自然比社會其他群體更有動因的站起來……。不過,正因為我們是擁有神聖言的群體,那更當留意神國的事,急不來。在這個馬可獨有的比喻中,誰也不否定這樣的結論:「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們不否認人有責任參與天國事業的推動,只是沒有人僭妄的以為,我們有多少人做了多少事、盡了多少力、說了多少話,就會保證運動有多少成功!

  使命公民運動定性為屬靈運動,有別於一般的社會運動,我想就是多了一份能耐。回應有意義的社會運動,誰會沒有火?對!我也以為當有火,但不要急,不要躁。作為屬靈運動,更不當急躁。正如雅各說:「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一20)急躁的可怕,不單易生怒火,更可怕是人的急躁不過在反映人以為我做了這樣那樣,就該有這個那個。參與運動不能沒有期待,期待運動做對事,乃理所當然。不過,把事情做對,必然會有好結果?遵照信仰的理想做足了,肯定最終會有「收成的時候」,但要到了可「用鐮刀去割」,不是馬上的事。種植和事奉一樣,沒有今天播種,明天就收割的事。回應天國事業,不能慢,成果的期待卻急不來。

  如果使命公民運動的本質是屬靈,我們耕耘的開始,只要好好的播種,播了好的種,剩下要做的,剩下作的是「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雖然我們「不曉得如何」,卻「這種就發芽漸長」。一句話說,在一切可做的和應做的都做了,即使一年半載還是看不到驚天地泣鬼神的成果,我們不會因為沒有成功的亢奮的刺激下,才得著能量保持熱誠的做下去。畢竟,屬靈奮興不爭在朝夕,屬靈工作是長期的滲透,深耕細作。我們有當栽種的,也有澆灌的,但惟有神促成成長(參林前三6)。

(作者為馬鞍山靈糧堂主任牧師)

使命公民.關社靈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5.10.2)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5-10-05 10:40:05

一些思考想及

(1) 就文中說「使命公民運動定性為屬靈運動,有別於一般的社會運動,我想就是多了一份能耐」───── 可有的思考想及是,有能耐的運動,不就是屬靈的運動,例如說,在香港,「黃絲帶使命公民運動」與「藍絲帶使命公民運動」云云,都可以是有能耐的「運動」,又例如說,在台灣,「綠營公民使命運動」與「藍營公民使命運動」云云,也可以是有能耐的「運動」。


(2) 就文中說「回應天國事業,不能慢,成果的期待卻急不來」───── 可有的思考想及是,任何「事業」可否說是「回應天國的事業」,其實是可很廣義地自說,例如,在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事業」,可否自說為是「回應天國的事業」,而工人黨的「事業」,又可否亦自說為是「回應天國的事業」?這當然是兩黨都可「很廣義」地自說為的,但是否適宜如此來說,則會是另話。


(3) 就文中說「參與運動不能沒有期待,期待運動做對事,乃理所當然」─── 可有的思考想及,另載在〈「使命公民」雨傘週年培靈會 逾千會眾迫滿循道衛理香港堂 (9月28日消息〉的報導底下「交流意見欄」的一些思考分享,見於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1339&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