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运动供稿──今天社会虽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对社会的反应,应受灵性操练指导。特别是当人面对愤怒、怨恨、贪欲、灰心等人性软弱时,人更急须重建灵性。这系列作品从不同角度反省社关灵性,期望小小的火种,聚成熊熊的大火,让弟兄姊妹重整灵命,调较价值观,预备心灵,实践爱神爱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关于使命公民运动详情,可浏览Facebook专页: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电邮:missioncitizens@gmail.com

使命公民运动:一个小牧者的期待

  今年教会的堂庆,讲员临时通知来不了(该是我沟通的工夫出了问题),只有一星期的时间,找到具分量的讲员肯定没有可能,自己硬着头皮顶包算了。在没有足够的心理预期下准备讲道,第一面对的挑战是「讲什么」。与其花时间犹豫,我直接了当做的就是「随手一翻」,当是上帝的安排便是了。意外的是,经文内容正好跟教会年度主题相合,于是上马了。默想过程中,又发现经文正好表达了我个人对使命公民运动的期待。

  教会每到堂庆的日子,上至领袖,下至一般会众,肾上腺素不期然都飙升过来,即使没有想到抛头颅灑热血,也很乐意做一点大事。谁知翻到的经文,给浇了一盘冷水:马可福音四章26-29节:「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基督徒人生召命是什么?信徒活在地上当作什么?我相信谁也不反对这样的答案:基督徒在世,无非为了推展神的国。正如我们常念的主祷文所反映的属灵期待:「愿你的国降临」。主耶稣在地上传讲的主要信息,也是天国之道。神的国是否在地得以推展,应是信徒心灵最高的期望,也是献身努力的目标。不过,正当我们正想火热地为神国干一番大业之时,上述的比喻却给我们降了火。

  神的国确实如芥菜种的比喻所言,开始时小得不显眼,但必定长起来,且大得惊人(可四30-32),但在耶稣口中所描述的,神国开展可以像农作物的成长那样,成长是自然的,会有收成时候,但却是一步一步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不徐,也不疾。

  使命公民运动所发表的使命宣言说:「在香港社会处于重大转折的时候」。也许因着这话,我们的心激动了,以为我们不能等待了,尤其是拥有神圣言的群体,我们自然比社会其他群体更有动因的站起来……。不过,正因为我们是拥有神圣言的群体,那更当留意神国的事,急不来。在这个马可独有的比喻中,谁也不否定这样的结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不否认人有责任参与天国事业的推动,只是没有人僭妄的以为,我们有多少人做了多少事、尽了多少力、说了多少话,就会保证运动有多少成功!

  使命公民运动定性为属灵运动,有别于一般的社会运动,我想就是多了一份能耐。回应有意义的社会运动,谁会没有火?对!我也以为当有火,但不要急,不要躁。作为属灵运动,更不当急躁。正如雅各说:「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一20)急躁的可怕,不单易生怒火,更可怕是人的急躁不过在反映人以为我做了这样那样,就该有这个那个。参与运动不能没有期待,期待运动做对事,乃理所当然。不过,把事情做对,必然会有好结果?遵照信仰的理想做足了,肯定最终会有「收成的时候」,但要到了可「用镰刀去割」,不是马上的事。种植和事奉一样,没有今天播种,明天就收割的事。回应天国事业,不能慢,成果的期待却急不来。

  如果使命公民运动的本质是属灵,我们耕耘的开始,只要好好的播种,播了好的种,剩下要做的,剩下作的是「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虽然我们「不晓得如何」,却「这种就发芽渐长」。一句话说,在一切可做的和应做的都做了,即使一年半载还是看不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成果,我们不会因为没有成功的亢奋的刺激下,才得着能量保持热诚的做下去。毕竟,属灵奋兴不争在朝夕,属灵工作是长期的渗透,深耕细作。我们有当栽种的,也有浇灌的,但惟有神促成成长(参林前三6)。

(作者为马鞍山灵粮堂主任牧师)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0.2)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5-10-05 10:40:05

一些思考想及

(1) 就文中說「使命公民運動定性為屬靈運動,有別於一般的社會運動,我想就是多了一份能耐」───── 可有的思考想及是,有能耐的運動,不就是屬靈的運動,例如說,在香港,「黃絲帶使命公民運動」與「藍絲帶使命公民運動」云云,都可以是有能耐的「運動」,又例如說,在台灣,「綠營公民使命運動」與「藍營公民使命運動」云云,也可以是有能耐的「運動」。


(2) 就文中說「回應天國事業,不能慢,成果的期待卻急不來」───── 可有的思考想及是,任何「事業」可否說是「回應天國的事業」,其實是可很廣義地自說,例如,在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事業」,可否自說為是「回應天國的事業」,而工人黨的「事業」,又可否亦自說為是「回應天國的事業」?這當然是兩黨都可「很廣義」地自說為的,但是否適宜如此來說,則會是另話。


(3) 就文中說「參與運動不能沒有期待,期待運動做對事,乃理所當然」─── 可有的思考想及,另載在〈「使命公民」雨傘週年培靈會 逾千會眾迫滿循道衛理香港堂 (9月28日消息〉的報導底下「交流意見欄」的一些思考分享,見於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1339&Pid=5&Version=0&Cid=220&Charset=big5_hks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