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运动供稿──今天社会虽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对社会的反应,应受灵性操练指导。特别是当人面对愤怒、怨恨、贪欲、灰心等人性软弱时,人更急须重建灵性。这系列作品从不同角度反省社关灵性,期望小小的火种,聚成熊熊的大火,让弟兄姊妹重整灵命,调较价值观,预备心灵,实践爱神爱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关于使命公民运动详情,可浏览Facebook专页: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电邮:missioncitizens@gmail.com

使命公民的异象:关怀社会的属灵含义

  提到使命,传统教会最易想到的是福音使命,且不随意的把大使命相关的经文(例:太廿八18-20)背了出来。福音使命能以称作大使命,教会信众即或不以福音使命为使命的全部内容,也倾向视之为主要的内容,或第一优先的内容;至于文化使命,次之;什至以文化使命是否具意义,端乎是否有份于成全福音使命的理想。后者要说的,就是文化使命「也好」,只要它成了好的福音预工。像社会关怀的服务,被看为好事,就是因为让人看见基督徒的爱心,从而产生对福音有好感。反过来说,社会关怀没有带来直接或间接的福音好处,那就没有价值。如此,文化使命之意义,是没有独立价值的,它的价值是在服务福音使命下才成立。

  话说使命公民运动的本质是属灵运动,但论到异象时,分成两大部份,第一就是「社会关怀」(第二是教会对社会现状的属灵回应),并且在宣言中论及「异象及建议」时,头七点就是围绕着「公民社会」,明说是以社会关怀为内容。也许有人会问:若关怀社会,并没有跟福音拉上什么关系,那还具属灵意义的吗?

  如果我们读圣经,是从第一页开始往后翻,你会发现神向人类第一次说话的情境和内容:「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一26-28)创造人类之后,神向人说出第一句话,指示人要治理大地,这也是我们所俗称的文化使命之内容。

  对某些基督徒来说,文化使命的内容是俗务,但当我们阅读神圣的圣言,就不能否认,从时序角度而言,文化使命先于福音使命!既然福音使命还没有提出来,神提出文化使命,从开始就是独立于福音使命之外。如果我们坚持文化使命在服务福音使命的前提下才有意义,那么神向亚当和夏娃发出这文化使命就显得毫无意义。那时,亚当对着夏娃,夏娃望着亚当,四目交投,四处张望,跟谁传福音?如果他们必须要实践福音使命,他俩必须变身做传说中的圣法兰西斯,向狼传福音。那时,文化使命反而是唯一的使命,独立于福音使命,本身就有意义。

  我们不是说文化使命比福音使命重要,但要说将福音使命称为大使命,不是圣经的说法,那只是教会传统习惯的说法。两个使命都得需要有人做,却不需要相互比较。我们关心教会的发展,也要关心社会的发展;关心教会内的属灵状况,也要关心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民生等问题,及与之相关之政制和社会风气。简单一句话,文化使命和福音使命是并行的,文化使命独立出来,都是属灵的事。

(作者为马鞍山灵粮堂主任牧师)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0.15)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5-10-16 14:28:48

社會關懷、文化矯枉

就文中說:「福音使命能以稱作大使命,教會信眾即或不以福音使命為使命的全部內容,也傾向視之為主要的內容,或第一優先的內容;至於文化使命,次之;甚至以文化使命是否具意義,端乎是否有份於成全福音使命的理想」,筆者有這樣的看法。


(1) 太廿八18-28在一般教會裡都是稱作為「大使命」,而不是稱作為「福音使命」。


(2) 太廿八18-20的大使命,其實是已有包含社會關懷(包括愛鄰舍:愛有需的人、愛仇敵...等)、文化矯枉(包括色慾文化、利慾文化、名慾文化、權慾文化、無神文化、偽神文化、自我文化...等)的使命,見於「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這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