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运动供稿──今天社会虽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对社会的反应,应受灵性操练指导。特别是当人面对愤怒、怨恨、贪欲、灰心等人性软弱时,人更急须重建灵性。这系列作品从不同角度反省社关灵性,期望小小的火种,聚成熊熊的大火,让弟兄姊妹重整灵命,调较价值观,预备心灵,实践爱神爱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关于使命公民运动详情,可浏览Facebook专页: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电邮:missioncitizens@gmail.com

从梦想到承担

  自占中运动的蕴量,至雨伞运动之成形,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不断在人心里迴响着。

  梦蕴藏着、孕育着愿景。梦,一般而言,属于另一个世界,是另类的现实。

  梦想,对成年人而言,不太现实。青春一辈瞧不起成年世界褪色的梦,或说那已不是梦。

  梦想,真正的理想和愿景,必须逐步的落实。能落实的梦想是社会愿景的实现。从梦想到实现,是个漫长的、坚毅的、以实践智慧在复杂人事中游说、坚守而不固执的活现主见并逐步迈进的实力。这过程包括分享想法和凝结人心。所谓想法,不只是最初的理念,还有在过程中孕育而生的洞见,反映着一层又一层的洞察和睿智。

  这样的过程,从梦想进入承担。不是三分钟的热度,而是承载于灵魂的负担。

  有人说,雨伞运动成了一台戏。世人都在观看,香港市民在观看,国内在观看。说是观看,其实是观望,到底你们所说的梦想、理想不会只是一场闹剧吧!

  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建城墙的时候,有人听闻如此消息便「发怒」,他们「大大恼恨,嗤笑犹大人,对他弟兄和撒玛利亚的军兵说:这些软弱的犹大人做什么呢?要保护自己吗?要献祭吗?要一日成功吗?要从土堆里拿出火烧的石头再立墙吗?」(尼四1-2)。

  今天我们没有外在的耶路撒冷城墙要修建,但面对的难题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专心做工」。尼希米沉着应战的心理质素,是未来承担使命的实战蓝本。其中四章15b-18说:

  我们都回到城墙那里,各做各的工。从那日起,我的仆人一半做工,一半拿枪、拿盾牌、拿弓、穿铠甲,官长都站在犹大众人的后边。修造城墙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修造的人都腰间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边。

  所谓吹角的,就是儆醒守望,负责提醒通报。除此之外,经文的重点是,工作不能停下。一边警惕,一边工作。

  雨伞运动一开始,我在运动之现场看见的图画正是以上经文描述的画面。

  今天,我们也在为香港这城守望。尼希米的故事里虽有恶人,要拦阻他们建造城墙,但毕竟把城建成了。但今天我们所住的这城,却不断在被毁坏;然而我们所建的另一个城,却在残垣败瓦之中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

  雨伞运动后一周年,前些日子听见也读到周永康和戴耀廷的心声。在回顾中,前者提到「自己是否做错很多决定」,有时候会陷入一种自我猜疑的心情;后者分享有一段日子,感觉「周围的世界都系灰灰蒙蒙」,他像是走在黑暗的隧道之中。我没感到愕然,也没有失望,却看见有待建造的众心灵的坚固城。周永康接纳佛学是个思考和反省的开始。反省是内心的深耕,是蕴育更伟大心灵的起点。戴耀廷从反省中归结说,自己「比较适合做公民社会建设」。

  雨伞运动激发了一些人的梦想、理想,更有人散发了人性的美善,其实社会上每一分子应该都要有份于建设。

  教会透过这运动,把现实带入圣经,希望经文给我们的现实作出诠释。信徒群体在读经的过程中,使圣经里的神学在新的处境中得以活现。我们也需要深化我们对上帝的认信,对圣经与圣灵诠释现实的力量再三的体验和认信。

  若我们依然能从经典里学习,尼希米记背后有一个重要的神学,就是上帝的掌权的,他是历史的摄护者。他含摄(appropriates)历史的各样变数,并在其中以他圣灵的创造能力护理。他感动波斯王亚达薛西王给予尼希米所需要的信任和资源。诗篇里说:「若非上主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若非主上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诗一二七1)这一句话不能在这时代沦为阿Q精神的代语,不能被腐蚀成犬儒式的「做什么都没有用」。而是要叫我们在心灵深处,因经历城墙雷池处处被攻陷而产生的无奈、愤怒和沮丧,能化成对一声声对上主的呼求。
 
  梦想的实现和深化,不只需要一时的感动和热情,还需要一种长久的承载与负担。这样的承担,不问其时与不与我,依然在沉思和默默之中深耕行动,一步步前行,即使最后人数不多。

(作者为香港浸信教会传道、爱丁堡大学哲学博士)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0.27)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