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运动供稿──今天社会虽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对社会的反应,应受灵性操练指导。特别是当人面对愤怒、怨恨、贪欲、灰心等人性软弱时,人更急须重建灵性。这系列作品从不同角度反省社关灵性,期望小小的火种,聚成熊熊的大火,让弟兄姊妹重整灵命,调较价值观,预备心灵,实践爱神爱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关于使命公民运动详情,可浏览Facebook专页: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电邮:missioncitizens@gmail.com

使命公民的建议:信徒的责任

  使命公民运动的宣言就「异象及建议」部份,以十至十四条阐述「信徒的责任」,内容流露出「社会性」的关怀,并不会有什么争议。此乃承接了之前论「福音使命」的成全(8-9条)之思路,重视福音中呼召人在地活现悔改的生活,不独指望他日天堂的福气,也落实此世生命的改变(9条),并且依据于上主托付人类的使命包括了「护理世界」,在社会中作上主忠心的管家乃合符信仰的理念(8条)。

  正当我们思想信徒在世的责任时,常常想到流行于教会圈子内的金句:「生命影响生命」。这话说得好,但理解这话却常侧重于个人生命应对个人生命的需要。正如郭伟联博士在解释宣言内容时提过,「我们除了指出悔罪的复和及修补力量,也在第十条指出华人常常只着眼个人道德的罪,而忘记罪可以借人们不合理的架构、制度和价值衍生。因此,当我们要面对自己的罪,并不能不处理结构的罪。」这是十分重要的提醒。

  其实,天主教的保禄六世早在一九六七年的《民族发展》通谕中,提及了经济自由主义的罪的结构,其后在一九七一年的世界主教会议《在世界中的正义》的文件,对所谓「结构性的罪」明显表现出深度的关注。简单的说,教会开始意识到除罪的福音需要应对个人,也要应对社会。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生命我们要关心,我们还要以同样的关心关怀社会。我们会为个别生命的罪而难过,我们也当为社会整体的罪而悲哀。简单说,我们对人有感觉,对社会也要有感觉。

  八十年代初次拜读冯炜文先生《给志强的信》(一九七九年版)一书,令我感受到社会结构性的罪是如何的可恶。书中指称人人都是罪人(sinner),人人也都是被罪者(sin against)──承受着他人的罪对他们的苦害。我们针对个别罪人的需要,也不要忘记针对加害于他者的他人,这个他人不只是某几个人,而是罪恶的社会。三几个人的贪婪所造成的掠夺,难受;无时无刻承受整个社会的贪婪所造成无孔不入的掠夺,那就更难受。无论所住的和所吃的,什至是所作的,都逃不过大财团剥削的魔掌。罪的祸害,从来不只寄生于人,同时也寄生于社会。个人的罪,壮大了社会结构性的罪;社会结构性的罪,又强化了个人的罪。福音对个人有话说,福音对不义的社会也有要说的话。

  容我借用《和合本》中阿摩司所说的一句话,道出社会结构性的罪反映在社会中的权贵之滥权:「你们以为降祸的日子还远,坐在位上尽行强暴。」(摩六3)「尽行强暴」是粗暴的掠夺,但这些掠夺者在过程中却不会感到有任何压力(坐在位上),因为他们「坐在位上」(「位」可作「权位」的同义词),他们肆意的掠夺是依据于他们权位所容许的,意即他们是「合法」的掠夺──以上解释也许在好些译本中不能成立,但所描述的境况又与香港的实况相符。君不见许多大地产商常常以「合法商人」自居?他们谋取暴利,确实是香港法律所容许的。千万不要说他们公开的掠夺是目无王法,他们正是拥护王法的人,他们是用王法来赚尽每一分。黄子华的经典名句,可以成为了地产霸权略夺的说辞:「搵食啫,犯法呀?」金钱挂帅的香港,「搵食」成了凡事都能作的合理解释,若这句不够用的话,加上这句就天下无敌:「犯法呀?」社会的悲凉就是让不道德的掠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说是合法。这就是社会结构性的罪所显出何等恶的罪。

  孙中山先生称为国父,乃因其革命事业对新中国之祝福,其西医书院同学江英华分享,说:「孙先生在院时,喜与同学谈及反满,辄为余言,医生救只几命,反满救人无量数,吾此生舍反满莫属矣!」孙先生的判断也给我们有话说,让我们以福音之道解决个人的问题,仍当好好的解决社会的问题。孙中山为大众所熟悉,非为医师救一个个中国人,而是为革命斗士救中国。教会的职责当然包括喂养社会中一个个有需要的生命,但了解我们此刻救了他们一时,他朝又扶了他们一把,但他们却仍是长时间活在不道德的社会中,我们的社会若没有好的改变,也许,我们还不能真正给他们什么。教会可以为缺食者给送上一个个的饭盒,但若他们缺食的根源在于社会无时无刻的掠夺,那么,我们要回应的,就不只是个人,而是个人所身处的社会。使命公民运动的宣言第十二条说:「我们相信,信徒应承担先知的角色,对权力保持警觉,并为弱势群体充权。」

(作者为马鞍山灵粮堂主任牧师)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1.19)

Donationcall

舊回應2則


佚名Anonymous / 2015-11-30 09:52:46

多謝意見

肯定的說,處理結構性的罪,是教會上上下下,男女老幼一起做的。是身體中各肢體配搭的做,基督徒學者有他當作的事,非學者也有他可作的事。

橄欖 / 2015-11-20 00:53:05

所有信徒的「責任」 vs 某些信徒的「責任」

就文中說「正如郭偉聯博士在解釋宣言內容時提過,『我們除了指出悔罪的復和及修補力量,也在第十條指出華人常常只著眼個人道德的罪,而忘記罪可以藉人們不合理的架構、制度和價值衍生。因此,當我們要面對自己的罪,並不能不處理結構的罪。』這是十分重要的提醒。」───── 筆者一方面同意,一方面在想,「處理結構的罪」會是所有信徒的「責任」,還是某些信徒的「責任」呢?


筆者相信「處理結構的罪」應不是所有信徒的「責任」,而是某些信徒的「責任」,既因為不同信徒本身的信仰與生命的成長階段和成熟程度不盡相同,亦因為不同信徒(包括教會牧者、神學院老師)本身的專項、能力、時間、健康、精力、工作擔子、家庭照顧擔子、需應付的家庭問題…等等都有所分別,因而會不是任何信徒(包括教會牧者、神學院老師)都有能力「處理結構的罪」、都有責任「處理結構的罪」的。


有能力與召命「處理結構的罪」的信徒(包括教會牧者、神學院老師),亦因而會不宜對非有能力與召命「處理結構的罪」的信徒(包括教會牧者、神學院老師、師母….等等)都流於有所怪責一般的。正如林前12:14-22說,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設若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設若耳說:「我不是眼,所以不屬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屬乎身子。若全身是眼,從哪裏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哪裏聞味呢?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哪裏呢?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