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使命公民.關社靈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運動供稿──今天社會雖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對社會的反應,應受靈性操練指導。特別是當人面對憤怒、怨恨、貪欲、灰心等人性軟弱時,人更急須重建靈性。這系列作品從不同角度反省社關靈性,期望小小的火種,聚成熊熊的大火,讓弟兄姊妹重整靈命,調較價值觀,預備心靈,實踐愛神愛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關於使命公民運動詳情,可瀏覽Facebook專頁: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電郵:missioncitizens@gmail.com

真的作門徒?(可三):致命的抉擇

  耶穌開始了一個覺醒運動,人心覺醒同時帶著危機和桃戰。其實,人心覺醒本來並非壞事,但覺醒意味著要改變,改變就會帶來不穩定,這可能是人寧願選擇沉睡或裝睡的一個重要因素。無論如何,人生本來就是催迫著我們做抉擇,不論是昔日的猶太社群,還是今日的教會,都活在一個歷史的關口,面臨信仰的抉擇;我們可以選擇停滯不前,隨著建制一同腐化,安於現狀,也可以選擇面對挑戰,重整我們的信仰群體,重構我們的信仰故事和實踐。

  耶穌的顛覆行動,已引起了有關當局的注意,他們開始窺探耶穌的行動,務求盡快能平息這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這個安息日,耶穌主動留意到一個有需要的人,就問在場的人:「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那樣是可以的呢?」全場鴉雀無聲。他們真的不懂回答嗎?非也。他們大概會知道某些標準答案吧!或許,有些人是害怕得罪在場的宗教領袖;或許,有些人正在等待耶穌犯錯的證據;有時,不作聲就是最大的虛偽。最終,耶穌醫好了那個人,那人的生命得以復原,在安息日得著釋放;相反,另一班人,他們的心卻在這天失去了安息,生命被惡囚困。在這安息日,耶穌選擇了行善救命,而這些權貴領袖卻選擇了行惡害命。這班宗教和政治領袖開始合謀商議要除掉這個不穩定因素,誰知他就是他們民族一直期盼的救贖主。

  愈來愈多人慕名而至,很多人從四方八面來跟從耶穌。但這些門徒和跟隨者,似乎都不甚了解自己跟隨的是誰。他們有些可能只是要來看看奇事;有些是要來摸一摸耶穌,希望病得醫治;有些可能要來聽聽新的道理;甚至有些可能是來窺探耶穌的。諷刺的是,只有污鬼才最正確地認識耶穌。跟隨耶穌的群眾,都帶著自己的目的而來,也因著自我變得無知和片面,令他們看不見或不去深究耶穌是誰,更不知道跟隨耶穌是怎麼一回事。

  耶穌已經踏上了一條不歸路,有人已經開始商議要殺死他,耶穌必須實行進一步的計劃。他設立了十二門徒,授予他們權柄,去承擔自己已經展開的傳道事工,他們要認真了解耶穌,效法耶穌所做的一切,傳揚天國的福音,他們要延續耶穌所做的事。這十二個人,將會知道自己選上了一條注定顛覆/被顛覆的道路。

  群眾令耶穌忙得不可開交,耶穌的親屬得悉他在某人家裡,就去勸他離開,希望他不要再「癲」;而從耶路撒冷而來的文士,則來譏諷他是鬼王上身,靠鬼王辦事。無論如何,耶穌的親人或代表宗教權威的文士,都對耶穌予以否定,誤會和衝突在所難免。但更嚴重的是,這意味著他們都不認識耶穌,甚至拒絕耶穌,而在拒絕耶穌的同時,他們亦拒絕了神的救贖作為,這令他們陷入永不得赦免的境地。

  從本章經文開始至今,因著人對耶穌的身份和使命缺乏了解,甚至因著種種原因而產生的錯誤動機,導致有些人盲目跟隨權柄,又有些人質疑耶穌的權柄,因而影響他們做了錯誤的抉擇,而兩者所作的,都是致命的抉擇;他們最終取了耶穌的性命,也放棄了自己的生命,選擇與神為敵,自絕於耶穌的家庭以外。在家的未必就是家人,惟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真正的家人,因為真實的家人關係,是從抉擇跟隨耶穌開始的,當人選擇要成為耶穌覺醒運動的一份子時,他是選擇了一個顛覆/被顛覆的人生,從此充滿不穩定、危機和挑戰,要面對衝突,甚至犧牲。要延續耶穌的覺醒運動,作主門徒,談何容易?

(作者為青山浸信會牧師)

使命公民.關社靈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5.12.15)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5-12-17 14:49:25

一些思考分享

就文章首段說的「耶穌開始了一個覺醒運動,人心覺醒同時帶著危機和桃戰。其實,人心覺醒本來並非壞事,但覺醒意味著要改變,改變就會帶來不穩定,這可能是人寧願選擇沉睡或裝睡的一個重要因素。無論如何,人生本來就是催迫著我們做抉擇,不論是昔日的猶太社群,還是今日的教會,都活在一個歷史的關口,面臨信仰的抉擇;我們可以選擇停滯不前,隨著建制一同腐化,安於現狀,也可以選擇面對挑戰,重整我們的信仰群體,重構我們的信仰故事和實踐」,筆者有以下一些看法。


1. 文章首段所說的,看來與文章內容說及之有關耶穌的言行,性質不同。文章首段說及的今日的「歷史關口」,作者看來是在指向有關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說,但文章內容說及的耶穌言行,卻不是關乎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的 。至於在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不是在宗教信仰方面),耶穌其實是沒有帶動過任何所謂「覺醒」之運動或行動的,混為一談是有不妥的。


2. 若文章首段說及的今日的「歷史關口」,是指向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說,則該段說的「隨著建制一同腐化,安於現狀」,看來也是指向該方面而說。然而,文章沒有定義過其說「建制」(又或「非建制」)的所指,以及其看來是頗有著「凡是建制的就是差的,凡是非建制的又或泛民的就是好的」之意味,此種二元式的論述則其實是籠統、粗疏、片面和有不妥的,筆者在此論壇曾不只一次分析過這種二元式說法的不妥,下面是其中一則帖文的節錄,作者和讀者看後都可不妨細想: [a] 究竟反對通過還是支持通過先前的政改方案,才是真的「覺醒」呢? [b] 究竟支持還是反對就政改方案而推動的佔領行動,才是真的「覺醒」呢? [c] 究竟支持還是反對同運所要求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同性婚後立法」,才是真的「覺醒」呢?,


======================

倘若有人說,「泛民派的候選人」必然會是較公義的、較可信的、較可靠的,筆者不會同意。如有人問,倘若兩個候選議員,一個是「建制派」但反同運的, 一個是「反建制派」 (或稱「泛民派」) 但親同運的,你會選哪位? 筆者的回答是:我首選的會是親民生及反同運的。此外,「親建制」與親民主,也不一定是對立的,反之,「泛民派」先前反對政改方案的背後做法,有三方面卻是遭人詬病的。


一、若是「真民主」,不是「假民主」,那又何解一早便排除會考慮參考民調結果呢?至於最後一次的三間大學滾動民調結果,則是47%受訪者支持通過政改方案,38%受訪者反對通過政改方案。http://bit.ly/1j73fmG

二、泛民其實很有刻意誤導市民錯誤理解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之嫌,其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解說,與大律師公會的詮釋是大為相異的,詳參〈細思究竟現時的政改方案是否或算否有違誠信或政治謊言〉一文的剖析,見 http://bit.ly/1Bd66Tw。


三、否決政改方案,牌面上的「勝利者」看來像是泛民,然而,牌底下的「最終受益者」卻其實會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因為根據《基本法》第六十八條、附件二、及文件二十一,香港之最終可達至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先決條例,是需先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所限定之那種行政長官的普選方法先得實行,然後才可實行的。對此,泛民(且尤其本身是有法律界背景的泛民)政黨和「生果日報」卻都只是一直迴避不提,令不少市民(尤其年輕人)沒有知情又或沒有正視。就此,泛民政黨和「生果日報」在這個政改課題上,其實可說是頗有著為顧一己面子及其難作華麗轉身,而不惜知情不說、論點不盡述、一直誤導市民下去之嫌。


從以上面三點看,所謂「泛民」則其實又有多可信、多可靠呢?!此外,某些「泛民」議員或政黨早已表示支持同運所要求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同性婚後立法」,又是否真平權、真公義的立法呢?!下面是一些值得參閱的分析:


【尊重善意勸說,踢走打壓扭曲】
http://bit.ly/1yopKYd


〈較於「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適合的方法〉
http://bit.ly/1sG60fk


〈「同性婚姻立法」其實是「偽平權與偽公義的立法」── 知識份子們明察!〉
http://bit.ly/1IMnM5v


【同運謊言,明察慎辨】
http://bit.ly/SmWTl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