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系列文章由使命公民运动供稿──今天社会虽然迷茫失落,但基督徒对社会的反应,应受灵性操练指导。特别是当人面对愤怒、怨恨、贪欲、灰心等人性软弱时,人更急须重建灵性。这系列作品从不同角度反省社关灵性,期望小小的火种,聚成熊熊的大火,让弟兄姊妹重整灵命,调较价值观,预备心灵,实践爱神爱人,活出上主的使命。
关于使命公民运动详情,可浏览Facebook专页:https://fb.com/missioncitizens 或电邮:missioncitizens@gmail.com

真的作门徒?(可三):致命的抉择

  耶稣开始了一个觉醒运动,人心觉醒同时带着危机和桃战。其实,人心觉醒本来并非坏事,但觉醒意味着要改变,改变就会带来不稳定,这可能是人宁愿选择沉睡或装睡的一个重要因素。无论如何,人生本来就是催迫着我们做抉择,不论是昔日的犹太社群,还是今日的教会,都活在一个历史的关口,面临信仰的抉择;我们可以选择停滞不前,随着建制一同腐化,安于现状,也可以选择面对挑战,重整我们的信仰群体,重构我们的信仰故事和实践。

  耶稣的颠覆行动,已引起了有关当局的注意,他们开始窥探耶稣的行动,务求尽快能平息这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个安息日,耶稣主动留意到一个有需要的人,就问在场的人:「在安息日行善行恶,救命害命,那样是可以的呢?」全场鸦雀无声。他们真的不懂回答吗?非也。他们大概会知道某些标准答案吧!或许,有些人是害怕得罪在场的宗教领袖;或许,有些人正在等待耶稣犯错的证据;有时,不作声就是最大的虚伪。最终,耶稣医好了那个人,那人的生命得以复原,在安息日得着释放;相反,另一班人,他们的心却在这天失去了安息,生命被恶囚困。在这安息日,耶稣选择了行善救命,而这些权贵领袖却选择了行恶害命。这班宗教和政治领袖开始合谋商议要除掉这个不稳定因素,谁知他就是他们民族一直期盼的救赎主。

  愈来愈多人慕名而至,很多人从四方八面来跟从耶稣。但这些门徒和跟随者,似乎都不什了解自己跟随的是谁。他们有些可能只是要来看看奇事;有些是要来摸一摸耶稣,希望病得医治;有些可能要来听听新的道理;什至有些可能是来窥探耶稣的。讽刺的是,只有污鬼才最正确地认识耶稣。跟随耶稣的群众,都带着自己的目的而来,也因着自我变得无知和片面,令他们看不见或不去深究耶稣是谁,更不知道跟随耶稣是怎么一回事。

  耶稣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有人已经开始商议要杀死他,耶稣必须实行进一步的计划。他设立了十二门徒,授予他们权柄,去承担自己已经展开的传道事工,他们要认真了解耶稣,效法耶稣所做的一切,传扬天国的福音,他们要延续耶稣所做的事。这十二个人,将会知道自己选上了一条注定颠覆/被颠覆的道路。

  群众令耶稣忙得不可开交,耶稣的亲属得悉他在某人家里,就去劝他离开,希望他不要再「癫」;而从耶路撒冷而来的文士,则来讥讽他是鬼王上身,靠鬼王办事。无论如何,耶稣的亲人或代表宗教权威的文士,都对耶稣予以否定,误会和冲突在所难免。但更严重的是,这意味着他们都不认识耶稣,什至拒绝耶稣,而在拒绝耶稣的同时,他们亦拒绝了神的救赎作为,这令他们陷入永不得赦免的境地。

  从本章经文开始至今,因着人对耶稣的身份和使命缺乏了解,什至因着种种原因而产生的错误动机,导致有些人盲目跟随权柄,又有些人质疑耶稣的权柄,因而影响他们做了错误的抉择,而两者所作的,都是致命的抉择;他们最终取了耶稣的性命,也放弃了自己的生命,选择与神为敌,自绝于耶稣的家庭以外。在家的未必就是家人,惟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真正的家人,因为真实的家人关系,是从抉择跟随耶稣开始的,当人选择要成为耶稣觉醒运动的一份子时,他是选择了一个颠覆/被颠覆的人生,从此充满不稳定、危机和挑战,要面对冲突,什至牺牲。要延续耶稣的觉醒运动,作主门徒,谈何容易?

(作者为青山浸信会牧师)

使命公民.关社灵命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2.15)

Donationcall

舊回應1則


橄欖 / 2015-12-17 14:49:25

一些思考分享

就文章首段說的「耶穌開始了一個覺醒運動,人心覺醒同時帶著危機和桃戰。其實,人心覺醒本來並非壞事,但覺醒意味著要改變,改變就會帶來不穩定,這可能是人寧願選擇沉睡或裝睡的一個重要因素。無論如何,人生本來就是催迫著我們做抉擇,不論是昔日的猶太社群,還是今日的教會,都活在一個歷史的關口,面臨信仰的抉擇;我們可以選擇停滯不前,隨著建制一同腐化,安於現狀,也可以選擇面對挑戰,重整我們的信仰群體,重構我們的信仰故事和實踐」,筆者有以下一些看法。


1. 文章首段所說的,看來與文章內容說及之有關耶穌的言行,性質不同。文章首段說及的今日的「歷史關口」,作者看來是在指向有關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說,但文章內容說及的耶穌言行,卻不是關乎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的 。至於在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不是在宗教信仰方面),耶穌其實是沒有帶動過任何所謂「覺醒」之運動或行動的,混為一談是有不妥的。


2. 若文章首段說及的今日的「歷史關口」,是指向社會政治又或國家政治方面而說,則該段說的「隨著建制一同腐化,安於現狀」,看來也是指向該方面而說。然而,文章沒有定義過其說「建制」(又或「非建制」)的所指,以及其看來是頗有著「凡是建制的就是差的,凡是非建制的又或泛民的就是好的」之意味,此種二元式的論述則其實是籠統、粗疏、片面和有不妥的,筆者在此論壇曾不只一次分析過這種二元式說法的不妥,下面是其中一則帖文的節錄,作者和讀者看後都可不妨細想: [a] 究竟反對通過還是支持通過先前的政改方案,才是真的「覺醒」呢? [b] 究竟支持還是反對就政改方案而推動的佔領行動,才是真的「覺醒」呢? [c] 究竟支持還是反對同運所要求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同性婚後立法」,才是真的「覺醒」呢?,


======================

倘若有人說,「泛民派的候選人」必然會是較公義的、較可信的、較可靠的,筆者不會同意。如有人問,倘若兩個候選議員,一個是「建制派」但反同運的, 一個是「反建制派」 (或稱「泛民派」) 但親同運的,你會選哪位? 筆者的回答是:我首選的會是親民生及反同運的。此外,「親建制」與親民主,也不一定是對立的,反之,「泛民派」先前反對政改方案的背後做法,有三方面卻是遭人詬病的。


一、若是「真民主」,不是「假民主」,那又何解一早便排除會考慮參考民調結果呢?至於最後一次的三間大學滾動民調結果,則是47%受訪者支持通過政改方案,38%受訪者反對通過政改方案。http://bit.ly/1j73fmG

二、泛民其實很有刻意誤導市民錯誤理解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之嫌,其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解說,與大律師公會的詮釋是大為相異的,詳參〈細思究竟現時的政改方案是否或算否有違誠信或政治謊言〉一文的剖析,見 http://bit.ly/1Bd66Tw。


三、否決政改方案,牌面上的「勝利者」看來像是泛民,然而,牌底下的「最終受益者」卻其實會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因為根據《基本法》第六十八條、附件二、及文件二十一,香港之最終可達至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先決條例,是需先按《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所限定之那種行政長官的普選方法先得實行,然後才可實行的。對此,泛民(且尤其本身是有法律界背景的泛民)政黨和「生果日報」卻都只是一直迴避不提,令不少市民(尤其年輕人)沒有知情又或沒有正視。就此,泛民政黨和「生果日報」在這個政改課題上,其實可說是頗有著為顧一己面子及其難作華麗轉身,而不惜知情不說、論點不盡述、一直誤導市民下去之嫌。


從以上面三點看,所謂「泛民」則其實又有多可信、多可靠呢?!此外,某些「泛民」議員或政黨早已表示支持同運所要求的「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及「同性婚後立法」,又是否真平權、真公義的立法呢?!下面是一些值得參閱的分析:


【尊重善意勸說,踢走打壓扭曲】
http://bit.ly/1yopKYd


〈較於「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適合的方法〉
http://bit.ly/1sG60fk


〈「同性婚姻立法」其實是「偽平權與偽公義的立法」── 知識份子們明察!〉
http://bit.ly/1IMnM5v


【同運謊言,明察慎辨】
http://bit.ly/SmWTl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