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iQuest道在人间
「道在人间」的稿源来自「格思」。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及公共价值的对话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

十年后的香港?

最近一部香港人拍的电影《十年》,幻想十年后香港生活的一些面相,是少数能走红的独立、小本制作电影。它反映了香港人的忧虑,也代表着香港独立电影的潜能;它的走红,可以是一种好现像,如果片末的忠告能成为观众的鼓励。

电影有五个故事,反映了五种恐惧:《浮瓜》是对香港政治黑社会化的恐惧、《冬蝉》谈的是保育观念式微、《方言》是广东话被普通话打压、《自焚者》是对国安法和强暴政权的控诉、《本地蛋》道出对国民教育和思想控制(包括文字狱)的忧虑。五套短片各有自己的风格,是《十年》有趣和成功处之一,但五个故事都绘画了一个黑暗的未来香港。

这五种恐惧都是真真实实的存在香港人心中,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有好的理由需要担忧。我们不必争拗这些故事会真实发生的或然率,反而要问:为何很多香港人有这样的梦魇?如果要逐走这些梦魇,有什么言和行是今天我们当作的?我们如何能以希望胜过恐惧?

一套电影不是一篇学术论文,也不是百科全书,它有权利只说一面的故事,重要的是,它是否生动有力地反映了生活的某些真实层面,从这角度看,《十年》是一部佳作。

从一个政治社会学的角度看,这套电影的立场明显的缺乏中立性,片中的大陆人没有一个是好人,建制派政客、警察和政府官员都只是唯命是从的小人,除了第二个故事《冬蝉》,民主派和本土派的支持者都是英雄人物。这部电影当然不能代表全部香港人的忧虑,一个全面的图画或许也应该有(例如)以下的故事:一位警察受不了来自上司和群众的压力,结果吞枪自尽;有政客在街头派港独的传单后,收到内地秘密警察送来的现金;有大陆新移民家庭,孩子的口音在学校被人取笑,母亲在商场工作时意外地被反水货的示威者推落楼梯;在连串的警民冲突后,旺角变得门堪罗雀,大叔的小店只好结业,坐火车找在中山的亲戚重新建立生活。

我不认为整个香港政府或所有建制派的议员都只是中南海的走狗,但《本地蛋》中的一句话带出了整部电影的信息:香港社会已失去了信任。到头来无论政府做什么,总有人以阴谋论(《浮瓜》)解释。造成今天这种困局,政府有不能推诿的责任,若不正视问题,恐怕只会进一步把香港拖入深渊。政府有尝试释疑吗?例如:为何在各方反对下,仍要强行委任李国章先生作港大校委会主席?就算李先生确是一位学界和行政奇才,但校委会主席有责任团结和平衡大学中不同的利益群体,一位没有公信力的人,无论他多聪明,又如何能达成团结众人的使命?李先生又为何仍勉强踏上这个位置?我相信建制派中亦有不少正人君子,但一位随意诬告别人召妓的吴小丑(我没有说是哪位姓吴的),就足以破坏整个建制派的形像。政府和建制派有勇气改变自己、建立人民的信任吗? 

另一方是与政府抗争的小市民。电影并非真的一面倒拥护抗争,《自焚者》是唯一有写实暴力场面的故事,但它没有鼓吹暴力抗争,反而道出了抗争中的种种含糊;赤心的自焚者可能被视为是阴谋论中的被牺牲者,本来政治冷感的大学生却成为遭警棍对付的暴民。《冬蝉》是五套片中最玄虚的,风格接近五、六十年代的法国新浪潮电影,片中的一对情侣以保存旧日社会的记忆为使命,后来连自己是活人还是标本也弄不清楚,反映了抗争者的寂寞和挣扎:为什么不做个普通人?为什么要坚持?

是的,做抗争者不是一条浪漫的道路,但坐以待毙是更大的悲剧。电影以阿摩司书五章13b-14节作结束:「时势真恶。你们要求善,不要求恶,就必存活。」虽然求善不等同抗争社运,但姑息罪恶肯定是信徒不应作的。

多谢制作这套电影的众影艺工作者的努力,绘出了明天的恶的影子,现在是观众付出的时候了:我可以作什么驱走这个阴霾呢?

(作者为中国神学研究院副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1.25)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green eggs workshop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