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即或不然,仍不甘心失去氣節,仍只能討神的喜悅!

「即或不然」(但三18);
「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七23)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摩五24)

在「被代表」的三年半,香港已經面目全非。極多的香港人對未來,可以說,是自文革以來,未曾有過的,那麼深層和廣泛的憂慮、擔心、懼怕和無奈。

再加上近幾年,中國不斷地打壓維權律師、無故地強拆眾多教會的十字架、嚴厲打壓和隨意囚禁發聲的基督徒律師和牧者後,我們對國家正在走的方向感到極大的憂心、痛心、不明白和懼怕。我們愈來愈懼怕要經歷「一國一制」的日子!

我們憤怒、我們擔心、我們懼怕、我們膽怯、我們無能、我們怕事、我們憂心、我們痛心、我們迷惘、我們是蟻民,但我們不甘心成為「不理世事、不問對錯、視若無睹、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縮頭烏龜」的基督徒。

 

我們渴慕作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有氣節、有腰骨、有道德、有尊嚴,被世人尊重的中國人。

我們渴慕作為「有良善、有忠心的中國的基督徒」:能祝福萬民的基督徒,能與眾多民族的基督徒連手禱告、同工同行、心心相連和興旺福音。

但我們實在為香港近年的倒退非常痛心、憂心、憤怒和無奈。

我們實在為中國次文革風的倒退感到痛心、憂心、懼怕和迷惘。


難道成為「中國人」這身份的代價,就要讓濫用霸權的人隨意踐踏、任意欺凌、捏造罪證、隨意囚禁嗎?

難道成為「愛國的人士」這身份的代價,就只能成為「不理是非、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的奴才嗎?

難道「中國式的站起來」,就要讓仍有良知的同胞和世人「討厭、看不起和鄙視」嗎?

難道「人民的共和國」,就只剩下「專政」,不再有「人民」,不再有「民主」嗎?

難道我們的政府只能不斷敵視和蔑視我們的年輕人,直到他們一個一個變為敵人,追擊他們,直到他們對政府、前景和國家都絕望為止嗎?

難道我們眾多有崗位的「基督教的領袖們」,就只能「不理對錯、不問世事、忍氣吞聲、懼怕權貴」嗎?

難道我們只走上「被代表、被撕裂、被移民、被抗爭、被嘲弄、被絕望」的絕路嗎?


面對浙江教會被強拆十字架,基督徒領袖被無辜抓拿和囚禁時,我們仍能發聲的香港和境外各地的教會,難道就只能單單默默無聲嗎?

假如香港教會的十字架被強拆,

假如香港一千多間教會的十字架紛紛都被強拆,

假如熱心為教會發聲的律師顧問被囚禁,

假如我們有名望的牧者勇敢發聲後,就被解除職務,並被刑事控告,

我們仍是單單默默無聲嗎?

我們會如何回應呢?

我們會向不義、霸權說「不」嗎?

我們會組織禱告會和支援隊嗎?

我們會否不斷為在上掌權者禱告,求神改變他們的心思嗎?

我們會否站出來,譴責陰謀和霸權,勸諫願納諫的政權,並向至高者求伸冤求憐憫嗎?

我們仍有效法但以理等人的基督徒嗎?

我們會如何回應呢?

 

作為基督徒、作領袖、作為僕人,我們留給年輕人的歷史榜樣是甚麼?

是「不理對錯、不問世事、忍氣吞聲、懼怕權貴」的榜樣嗎?

是「不理是非、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的榜樣嗎?

我們在壓力、風險、許多的懼怕和張力下,

我們仍能為「公義、真話、受壓迫的人、被囚的基督徒和牧者」站出來,說一兩句公道話嗎?

 

我們仍願意藉著我們的行動,告訴我們的年輕人:

因為有神,我們仍有骨頭和氣節!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投靠黑暗!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輕言絕望!

因為有神,我們仍深愛著你們!

因為有神,我們仍與你們同工!

因為有神,我們仍堅持奮鬥和真愛!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敢放棄香港!

因為有神,我們仍不放棄中國教會的眾多弟兄姊妹和我們的同胞!

因為有神,我們仍努力廣傳福音!

因為有神,我們仍發聲和禱告守望!

因為有神,即或不然,我們仍只討神的喜悅!別無選擇!

 

這是你的禱告嗎?這是你的心聲嗎?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2.3)

時代論壇請編輯

舊回應2則


橄欖 / 2016-02-10 13:17:05

[一些細想]: 沒公開評論時事的人,不就是「不理世事、不問對錯…..縮頭烏龜」的人

就文中說及「我們不甘心成為『不理世事、不問對錯、視若無睹、奴顏婢膝、阿諛奉承、指黑為白、縮頭烏龜』的基督徒」,筆者看,


10. 在國內,沒公開評論時事(或每一時事)的人/基督徒/教牧/神學院老師,不就是這樣的人,參前帖第1至6點;


11.(a) 在香港,沒公開評論時事(或每一時事)的人/基督徒/教牧/神學院老師,不就是這樣的人,參前帖第1至6點;


11. (b) 正如在香港,沒公開指責或回應(譬如說)「生果日報」般之那種一味偏側、扭曲、煽情式評論的人/基督徒/教牧/神學院老師,也不就是這樣的人,參前帖第1至6點。

橄欖 / 2016-02-10 12:00:57

[一些細想]: 灰暗中的出路

1. 相比於在耶穌和使徒時代的政治與人權及宗教自由等情況,及相比於中國內地現時的政治與人權及宗教自由等情況,香港現時的政治與人權及宗教自由的等情況,可說比他們好很多 ──────── 若要走「激憤路」,他們的教會領袖們應會比我們的教會領袖們更應走「激憤路」,但他們卻沒有(起碼表面上沒有),但主卻可在這些時空大大使用得到教會,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反觀在歐美等地的教會卻日漸衰微、變樣、信徒生命流於表面化,原因為何,值得細想。

=============================

2. 沒就各政治議題去作評論的教牧,不就是不合主心意的教牧,主耶穌本身也沒就各政治議題去作評論。主耶穌的使徒及歷世代不少又良善又忠心的各地教會教牧或教士,也不是都有就其身處時空的各種政治議題去作評論的,他們/她們都不就可說是不合主心意的教牧或教士。


3. 各人的能力不同。若有人能不時根據多方可相關的資料而作出有水平之時事評論或社評(而不是有如「生果日報」般之那種一味偏側、扭曲、煽情式的評論),且在大眾媒體發表,無論他是否信徒,都是我們所樂見的。反之,「知些少,扮代表」般的評論,卻會是不宜,及會帶來不好影響的。教牧或信徒領袖等作的評論時事,不就是必然已根據多方可相關的資料而作出有水平之時事評論的。

=============================

4. 在香港,很多人來教會不是想聽政論(尤其是並非有水平之政論)的。他們有些人已於平日從不同媒體聽過不少,且也有自己(根據其得到或是全部或是部分的資料與分析)的個人想法和判斷。他們亦有些人並不太認識、瞭解和有興趣於甚麼政治議題,只是本身有不少個人、學習、工作、家庭、家人、人際、生命、生活等等的問題,一心想尋求可有神之啟導、引領、安慰或幫助等等。當然,他們當中也可能有些人是愛指或愛聽任何「當權者」有之種種不是,但卻總不看到或總不認為自己本身也有甚麼不義又或不是的(這類人其實在社會有不少,及在教會也有)。


5. 在國內,很多人來教會(無論是沒向政府登記的「三自教會」,還是已向政府登記的「三自愛國教會」)都不是為聽政論而來。


6. 在使徒時代,很多人來教會亦不是為聽政論而來。

=============================

7. 筆者相信,無論在香港,還是在內地又或任何地方,能切實做好正確釋經(這包括有需放下類似「一次真信,永得地位稱義、永遠得救」般之神學論述框架的不妥釋經、廉宜福音),且大家都在身教與言教一致,及按太28:20說的「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而行,其可在背後帶來對社會和世界的影響定會深遠,及主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8. 若是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來說,「修身」(「修生命」)應是每個信徒都須一生作好的事,「齊家」卻未必是每個信徒都能作到的事,因為有些情況是需視乎其在家裡的崗位或地位是否能如此作的,至於「治理機構、治理公司、治理社會、治理國家、治理天下」亦明顯不是每個信徒都能作的,需視乎其能力、見識及其在相關範疇內的地位或崗位是否能如此作。


9. 教會或教牧能按正意釋經地以主的教導改變得到一個又一個的生命,使他/她們一個又一個得「修身」(「修生命」),他/她們也就自會在其崗位或地位和能力內,能按主的教導「調理或影響得到其家庭、調理或影響得到其自僱或經營、調理或影響得到其部門、調理或影響得到其公司、調理或影響得到其學校、調理或影響得到其機構、調理或影響得到政府、調理或影響得到議會、調理或影響得到資料的多面收集與剖析和考慮、調理或影響得到社會、調理或影響得到文化、調理或影響到國家、調理或影響到天下……等等」────── 如此,則「教會」或「教牧」其實已是在燃點著主的光,也參(1) 王明道:〈真偽福音辨〉;(2) 梁壽華:〈超然信仰的社會實效性——王明道社會觀念的再詮釋〉,該兩文均可在網上看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