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iQuest道在人間
「道在人間」的稿源來自「格思」。iQuest是附屬Quest Institute 的一個網絡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創辦,追求信仰及公共價值的對話互動,為香港政府所認可之非牟利機構。
(網址:www.iQuest.hk;電郵:editor@quest.org.hk

訴求人性的善

  新界東補選的結果符合我的期望:楊岳橋勝出,梁天琦取得至少一成的票數。

  無論是周浩鼎或是梁天琦勝出,我相信暴力指數一定會上升。我絕不認為單方面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強行制止在議會中佔少數的泛民議員的反對聲音和拉布行為,是解決立法會極具爭議性議題的應有態度和有效方法。議會的抗爭空間如果大幅度的減少,市民的憤怒和街頭抗爭的暴力肯定會加劇,這樣一來,為理想而願意付出一切代價的無底線抗爭只有以暴易暴,甚至殃及無辜也在所不惜。於是,雞蛋與高牆演變成磚頭火頭與鐵壁銅牆。楊岳橋的勝出,顯然有助避免暴力在短期間內迅速升級。

  我絕對不贊成暴力,無法認同梁天琦的無底線抗爭。既是如此,為甚麼梁天琦取得超過一成半的支持竟然會符合我的期望呢?無他,因為我清楚意識到本土勢力已經崛起的事實,它在市民當中,尤其在年輕人中,已經取得一定的、強力的支持。然而,在梁天琦因素下,楊岳橋依然以超過一萬張選票的差額力壓周浩鼎,而梁天琦自己,一個政府和建制口中的暴徒,大年初二前還是寂寂無名的小卒,竟然也取得近六萬七千票的支持。面對這樣的補選結果數字,周浩鼎顯然無話可說,他今天早上在商台節目中只有承認特首與市民之間的互信不足,本土勢力得到市民的一定支持。如果原本支持梁天琦的票,基於各種策略性的考慮轉而支持楊岳橋,以致於梁天琦的票大幅減少,那麼本土勢力的重要性在這次補選中就很可能受忽視,其崛起的事實不幸地就會被漠視。果真如是,後果當然堪慮。

  補選的結果符合我的期望,因為只有如實地反映本土現實,香港社會和政府才有可能不得不面對本土的存在和影響,儘管未必認同他們的理念,但卻不應該繼續漠視他們的存在,甚至扭曲他們的訴求。熱愛香港、關注香港前景,但卻持不同政見的中間溫和派各界人士,必須儘早尋求協商與合作,探討如何避免社會更進一步兩極化。他們必須積極勸喻政府尊重民意並面對現實,即刻揚棄強硬和高壓路線,高度重視本土意識和核心價值,容許公義和真相在一個獨立、公正、客觀、全面和有公信力的程序中彰顯。補選的結果既有助於避免暴力指數在短期內暴升,又凸顯了本土崛起這一無可迴避的事實,還有可能為社會帶來對話和修補的轉機,這些都是我所樂意看到的。

  楊岳橋勝出後謙虛地指出,「這次補選,好些選民以大局為重,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而非因公民黨或者『楊岳橋』而投我一票。」1但依我看來,這次補選中確實有不少選票是基於楊岳橋這個人,甚至梁天琦這個人,在選舉過程和辯論中的純真和真誠而投給他們的。「暴徒律師」、「暴徒」等簡單而惡意的標籤和抹黑,顯然無法說服獨立思考的成熟選民!雖然兩人各自的參選理念和傑出表現都很重要,但真正令他們突出、令人眼前一亮的,卻是他們那毫不矯作的直率和善良,堅拒以標籤或抹黑對方取分。

  楊岳橋在勝選後表示,「我一直認為,縱然路線不同,抗爭路上,同是雞蛋的我們,從來不應你死我活、劃地為牢。過去各方或未找到大家的定位,我會嘗試做這道橋樑,打開溝通。」 2事實上,一直以來,包括在競選時,他已經在言行上實踐橋樑和溝通的信念。昨天晚上入夜後,楊岳橋和梁天琦在將軍澳相遇和握手,兩人臉上流露的真誠和互相珍惜,真難令人相信他們彼此是競爭對手,而且很可能會互相分薄票源。儘管有不少人在選舉前擔憂楊岳橋會被梁天琦鎅票,但楊岳橋卻不認同,也從未曾在選舉中告急。儘管不認同梁天琦的無底線抗爭理念,楊岳橋在競選中只是不斷地以理性和尊重態度去說服對方。

  在大年初一深夜的旺角騷亂後,楊岳橋更毫不猶疑地第一時間去幫助被捕人士,並因此被指涉嫌選舉舞弊,又被投訴涉嫌違反大律師公會守則,甚至被冠以「暴徒律師」稱號。但他毫不後悔,持守專業精神,作為一個補選候選人,他竟然宣稱這不是自己的第一身份,因為他看到的不是政治考量或自己的利益,而是被捕者的無助和需要:「我是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亦是一位執業大律師,之後才是一名公民黨執委與新東補選候選人。當下香港,一個年輕人被拉被鎖後那種徬徨無助,你見過嗎?那些在報案室苦候的家長眼神,你見過嗎?我不認同一個人的行為,不等如我能漠視他的法律權利被侵犯,因為我相信法治,有無罪,應由證據、法官、陪審團定奪。」 3

  最近一期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一篇評論美國選舉參選人的文章中有這樣一句發人深省的話:「從政者是否訴求人性的善,這是評價他們的一個方法。」(One way to judge politicians is by whether they appeal to our better natures.)4

  我相信有不少人投楊岳橋一票,是因他們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在一個撕裂不斷擴大、謊言不斷被奉為真理的權鬥文化中,我們確實意識到「時勢真惡。……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摩五13下-14)

(作者為Quest Institute主席)

(『道在人間』的稿件來自iQuest﹝網址:www.iQuest.hk;電郵: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屬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個網絡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創辦,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間的對話和互動,為香港政府所認可之非牟利機構。)

iQuest道在人間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02.29)


1.楊岳橋,〈革新,就是轉機〉(臉書),2016年2月29日;http://on.fb.me/1VMUmfP
2. 楊岳橋,〈革新,就是轉機〉。
3. 楊岳橋(臉書),2016年2月29日; https://www.facebook.com/AlvinYeungCP/posts/975398692553535
4.  “Time to fire Trump,” The Economist, February 27th,2016; http://econ.st/1OI07Wp.

Donationcall

舊回應5則


橄欖 / 2016-03-04 16:27:15

一些細想(四):【回望廿年前事】與【必會捲土重來,且能勢如破竹】

=========================

【回望廿年前事】


(1) 1995年,胡紅玉議員以私人條例草案方式提出《平等機會條例草案》,用一籃子議題的模式建議立法禁止基於種族、性別、殘障、年齡以及性傾向等的歧視。草案在二讀時,有24名立法會議員投贊成票,31名議員投反對票,草案以七票之差被否決。


(2) 翌年,劉千石議員再以私人條例草案方式,拆細上述部份議題提出《平等機會(家庭責任、性傾向及年齡)條例草案》,草案在二讀時,以兩票之差被否決。

=========================

【必會捲土重來,且能勢如破竹】


(1) 就廿年前的香港社會和文化氛圍來想,以上述一籃子議題模式呈交私人條例草案,提出加設包括性傾向歧視在內的立法,尚且都僅是以兩票之微而被否決(需留意,部分議員否決該草案的原因,只是因為認為不適宜就性質不同之議題作一籃子歧視條例的立法討論而已),以廿年後今日的香港社會和文化氛圍再想,若泛民在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確因為使用「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這種游說策略,而影響得到不少游離選民在投票時那一刻的想法,並最終使到地方選區且及至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席,都是由泛民取得多數(又或稍為多數),那麼,跟著有議員以私人條例草案方式及分開議題地逐一提出下面四個方面的立法草案,將會是可意料的事。這四個方面的立法是:「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跨性別歧視條例立法」、「變性別婚姻立法」(按:這包括在「變性別婚姻」下之可有領養權)、「同性別婚姻立法」(按:這包括在「同性別婚姻」下之可有領養權)。


(2) 且可意料的是,到時蘋果日報、立場新聞、香港電台等明顯親同運的大眾媒體,與及同運組織、平機會、小童群益會、親同運的機構或公司及某些外資銀行,以及某些時事評論人、演藝界人士、法律界人士、社福界人士、大學教育人士、大學學生會、大學學生團體、大學學生報、親同運的教內人士、臉書及其他網上社交網和群組…等等,都一定會大大出力,以鋪天蓋地的方法騎劫輿論與思考,且不少大媒體亦將會繼續以多方封殺、淡化或扭曲那些理性反對的聲音(但卻多方突顯非以恰當論點來作反對的聲音)之做法,竭力幫助促成該些私人條例草案得以立法通過。如此,在跟著四年的立法會期內,同運所積極要求的該四個方面的立法,藉親同運議員以私人條例草案方式及分開議題地逐一提出該些立法草案,而得以成功立法的機會,其實甚大。只要謀劃得宜,四年時間,便可足以給該些親同運的立法勢如破竹地得以通過,而到時大家都只能徒呼奈何,外國經驗,前車可鑑!

================

〈【同運謊言,明察慎辨】〉( http://bit.ly/SmWTlv), 然而,道理歸道理,政治歸政治,儘管真道理其實在反同運的那方,但沒有足夠議席可否決得到由親同運議員以私人身份所提出的該些條例草案,有真道理亦無用!!

================

橄欖 / 2016-03-03 09:04:26

一些細想(三):關於以私人條例草案提出與通過同運要求的四個立法

[ 下面是補充前帖的最尾一點。]


我們且甚需留意的是:


1. 由於「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跨性別歧視條例立法」、「變性別婚姻立法」、「同性別婚姻立法」都可會被稱為(又或在司法覆核之下,可會被法庭以外國判例裁定為)不涉及《基本法》第74條所指的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政府運作、政府政策範疇,因此,其以私人條例草案提出前,是無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定的。


2. 一直以來,未曾有議員按《基本法》第74條以私人條例草案提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跨性別歧視條例立法」、「變性別婚姻立法」、「同性別婚姻立法」,原因並非因為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也不是沒有議員懂得如何寫條例草案,只是因為議會尚未有足夠票數可通過得到這四個立法,所以才暫不提出而已。

=================

《基本法》第73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行使下列職權:
(一) 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二) 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三) 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

=================

《基本法》第74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

橄欖 / 2016-03-02 23:01:22

一些細想(二):關於「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 (Revised)

就文中說及「楊岳橋勝出後謙虛地指出,「這次補選,好些選民以大局為重,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而非因公民黨或者『楊岳橋』而投我一票。」筆者有一些細想:


1. 先參筆者在【永善亂壇】第576集:基督徒是否需選基督徒候選人( http://bit.ly/1LvWwA3 )底下意見欄之「一些細想:基督徒又應否選愛扭曲道理和支持謊言的政客為立法會議員呢?」的分享帖子。────── 究竟公民黨或者『楊岳橋』應算為「義」的,抑或應算為「自義」的或「偽義」的,該帖子有值得細想的剖析。


2. 現時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是否真的沒有不健康的地方?與歐、美、澳、紐、加等各個國家之國會或立法會議事規則比較,現時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是否確實沒有可改善(又或應改善)之處?


3. 倘若於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泛民(或及「生果日報」等類的媒體)重施「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的論說,作為其主打的其中一個重點游說策略,且影響得到不少游離選民在投票時那刻的想法,及最終使到地方選區選舉或及甚至功能界別選舉的議席,都是由泛民取得多數(又或稍為多數),那麼,按現時泛民之實質上乃經常都是「假民主」,並非真的會去理會較大部分市民之民意的做法,以及並非真的按著理性去議事的作風(詳參上面第1.點說及之筆者那帖子的剖析),則這將會是香港的福,還是香港的禍呢?


4. 再者,若泛民於地方選區選舉及功能界別選舉都因為使用「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的游說策略,而最終取得了多數(又或稍為多數)議席,則以泛民現時頗一面倒之親同運謊言的勢頭而言,他們將會不但有條件可按《基本法》第73及第74條提出私人條例草案,以加設「性傾向歧視立法」、「跨性別歧視立法」、「同性婚姻立法」,且可有足夠票數能通過得到這三個立法,這亦將會是香港的福,還是香港的禍呢?

橄欖 / 2016-03-02 17:57:42

一些細想(二):關於「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

就文中說及「楊岳橋勝出後謙虛地指出,「這次補選,好些選民以大局為重,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而非因公民黨或者『楊岳橋』而投我一票。」筆者有一些細想:


1. 參筆者在【永善亂壇】第576集:基督徒是否需選基督徒候選人( http://bit.ly/1LvWwA3 )底下意見欄之「一些細想:基督徒又應否選愛扭曲道理和支持謊言的政客為立法會議員呢?」的分享帖子。究竟公民黨(及楊岳橋等,下同)算是義的,還是自義的、偽義的,該帖子作了一些剖析。


2. 現時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是否真的沒有不健康的地方?與歐、美、澳、紐、加等各個國家之國會或立法會議事規則比較,現時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是否確實沒有可改善(又或應改善)的地方?


3. 倘若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泛民與及「生果日報」等媒體再以「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為其中的主打游說論點,向選民不大力游說,且影響到不少游離選民在投票時的一時想法,並最終令地區界別選舉或及功能界別選舉的議席都是泛民得到多數(又或稍為多數),那麼,按現時泛民之實質上乃經常不是真的理會民意,以及並非真的按理性議事之作風(詳參第1.點說及之筆者的那帖子剖析),這會是香港的福,還是禍呢?


3. 再者,若他們在地區界別選舉及功能界別選舉都因使用「希望守住議事規則這道險峰」這個游說策略,而反得到多數(又或稍為多數)議席,則以泛民之現時親同運謊言的勢頭而言,他們將會既有條件按《基本法》第73及第74條提出私人條例草案,要求增設「性傾向歧視立法」、「跨性別歧視立法」、「同性婚姻立法」,且可有能力通過這些立法,這又會否是香港的福,還是禍呢?


橄欖 / 2016-03-02 16:45:10

一些細想(一):「人性的善」的訴求

就文中說及「在大年初一深夜的旺角騷亂後,楊岳橋更毫不猶疑地第一時間去幫助被捕人士,並因此被指涉嫌選舉舞弊,又被投訴涉嫌違反大律師公會守則,甚至被冠以「暴徒律師」稱號。但他毫不後悔,持守專業精神,作為一個補選候選人,他竟然宣稱這不是自己的第一身份,因為他看到的不是政治考量或自己的利益,而是被捕者的無助和需要 」、「我相信有不少人投楊岳橋一票,是因他們確實在他身上看到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筆者有以下一些細想。


1. 若這完全是「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那麼,其他大律師(包括與他同一政黨的其他大律師)可否說都是有欠「對人性的善的訴求」呢?又或可否說「他對人性的善的訴求」才是真又或最真呢?誠然都不可及不是。


2. 楊岳橋如此做,其實對自己也會是有利的,因為於法律界,若某人於處理(或幫助處理)某類法律訴訟或辯護的知名度愈高,則他將來可受委託於承接處理該類法律訴訟或辯護的機會會愈大,至於提供義務法律諮詢或支援,只是其中一種可幫助起步的方法而已。在美國,有些年輕大律師也會主動去尋找替人訴訟或辯護的機會,且可在案件的起步階段提供義務法律諮詢或支援,但卻不是會一直義務到底(更不是就任何同類案件,都會「義無反顧」地一直義務到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