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聖戰神學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了。」(書五13-15)

  舊約的爭戰故事,向來都是難解的經文,因為我們當今認為爭戰是不好的,殺人是暴力的,到底舊約中的戰爭片段,能否合理化基督徒為真理而戰、為公義而行使武力呢?

  要了解舊約的聖戰傳統(holy war tradition)(聖戰的定義=神的戰爭),書五13-15相信是首選,因為它能簡單地總結聖戰傳統的要點:

  一、耶和華軍隊的元帥是一位「對面站立」與「手裡有拔出來的刀」的個體,代表祂是一位約書亞所陌生及神祕的他者,這種神祕感或多或少說明祂不是約書亞所預期出現的人,也不是約書亞所計劃的,更不是約書亞所能操控的,我們可把這神祕感稱為「異物性」(alienation),代表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的出現必會為人帶來驚訝,也指出人不能利用聖戰的名義來達到自身的目的,就算這目的有多公義也不可以,因為聖戰的主動權在於神,人只能如約書亞一樣照著行(書五15)。

  二、人類的戰爭往往都以「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作考慮,這是一種敵我分明的思維,但聖戰傳統對這種敵我分明加以否定,因為這位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回答說:「不是的。」祂所說的「不是的」表明祂沒有義務站邊為戰爭的某方服務,也表明祂拒絕被約書亞物化,成為約書亞爭戰所利用的工具。祂的來到,是要作元帥,代表人在戰爭之前,首先要分清楚誰是主誰是僕人。在這位元帥下,約書亞只能俯伏在地下拜。

  三、聖戰代表人要進入聖潔的領域,在這領域當中要脫鞋,站在聖地之中,人本身也因而成聖。

  這樣,聖戰傳統說明:一、神才是聖戰的主;二、神不服務人的利益,而是要人全然順服;三、進入聖潔(道德與禮祭上)的領域。因此,聖戰傳統的重點不是暴力及戰爭,而是人在戰爭的環境中,面對這位不能控制的神時所帶來的屬靈操練。

  當舊約聖戰的傳統在基督教的正典中被處境化後,聖戰的觀念與實踐起了重要的變化。在兩約間的年代,以色列國已不再成國,當新約把以色列群體以「預表轉移」(typological transfer)成為教會時,便代表把地上的國度轉移為神的國度,基督徒才是真正的以色列民(加三1-9),這種身份不是基於血源與國家的領土,而是基於與亞伯拉罕有同一的信心,這樣,信仰決定一個人的身份而不是地上的國度。這種轉化為聖戰的實踐帶來根本的變化,由一種攻佔及保衛地上國土的實質戰爭,轉化為活出信仰身份的戰爭,這樣,舊約的聖戰已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但它的神學思想與屬靈操練還以預表的方式轉移到新約當中。

  其中一個例子是乃是這樣:「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十八36)耶穌指出祂的國不屬這世界,以致祂的爭戰(即聖戰)不需要在世界上實踐,而是放在屬靈及人心靈的層次去實踐,因為祂的國是天國,天國不是有形在世的國度,而是心靈的國度。保羅也指出:「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這指出在新約當中,聖戰是一種屬靈的爭戰而不是屬血氣的爭戰,代表在新約之後,聖戰的實踐轉移到人心中的爭戰,也是一種屬靈與信仰的爭戰,我們再不用在血氣的層次作血肉的爭戰了。因此,舊約的聖戰絕不能合理化為公義在地上的行使武力。

  因此,若要實踐舊約聖戰的教導,我們便要以新約的眼鏡來看舊約,由這角度看來,基督徒必須為主打聖戰,就是人心的爭戰:把仇恨由人心除去,以寬恕來替代;把冷漠由人心除去,以火熱來替代;把失望由人心除去,以盼望來替代;把暴力與欺壓除去,以和平與公義來替代。而在這屬靈的操練當中,我們要明白誰是我們的主人,要明白生命要全然順服而非服務自身利益,要明白生命要進入聖潔,拒絕姦淫與不公義。這樣,我們才能說得上為公義而戰,為窮人發聲,為孤兒寡婦申冤,為弱勢社群討回公道。

  然而,這樣心中的爭戰不代表我們只關心內心而不關心外在制度及法例的改變,只有藉著改變民主制度與社會結構,才能為弱勢及無權者發聲,教會也當在這幾方面作見證,為公義發聲,以不同途徑來達致公平與公義。不過,當我們作出種種外在行動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明白內心信仰的價值(例如和平、愛、公義、喜樂、良善、以善勝惡等等),這些價值定義了基督徒的實踐,也是任何暴力的政權最懼怕的東西(他們不怕反對派行使武力,因為他們有軍隊,但卻懼怕愛與和平,因為這信仰的價值是他們的軍隊所不能對付的),這種信仰的身份帶來與未信者截然不同的倫理決定,好讓外在的見證能被稱得上基督徒的見證,為弱勢社群討回公道時,無論在手法上與目的上都能徹頭徹尾的榮神益人。

  編按:作者為建道神學院聖經系助理教授。內文黑體為編者所標示。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03.04)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