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iQuest道在人间
「道在人间」的稿源来自「格思」。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及公共价值的对话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

在公义的路上遇上复和

  无可否认,香港正处于巨变之中。回归中国所产生的震盪与冲突,在过去几年全面浮现。现届特区政府的施政方针出现明显转变,从紧守两制的差异,到处处以一国为先。为了命运自主,为了守护旧日良好的制度,为了维护公义和法治,不少人加入抗争的行列。但另一边厢,亦有人反对抗争,认为这是破坏和谐稳定的行为。时局急变,意见分歧不再只是观点与角度的问题,而是关系整个城市的生死存亡。

教会也撕裂?

  面对社会撕裂,教会也难独善其身,抗争与和谐这两种主张,也令教会陷于严重的意见分歧之中——主张抗争的一方强调公义,主张和谐的一方则强调复和,两种主张大概可以表述如下:

  一、和谐一族:认为复和比公义更重要。基督徒不是要作和平之子吗?即使在不公义的制度和处境中,抗争,尤其是涉及违法什至带有暴力成份的抗争,与强调复和的基督信仰根本是格格不入。在冲突和对抗中,又怎能复和?参与抗争,又怎去作和平之子?根据这种思路,要复和与公义兼得,人不能以抗争和冲突去回应,而只能以单纯的饶恕,去对待为恶的人和恶的制度,而公义就只有留待上主去伸张。

  二、抗争一族:坚持行公义,但对复和却感无奈。要为着公义与强权对抗本已艰难,要在行公义当中存着饶恕与和平的气质,则更是难上加难。抗争要有力,岂能缺少忿怒?若不是出于义怒,又岂有抗争的动力?对不义的恨,难道不正是抗争的最大动力?既然如此,为了伸张公义,就只好少讲一点复和、饶恕与和平,这是无奈但却必须有的取舍。

  如此看来,和睦固然是众人所愿,但撕裂却似是情非得已。细想之下,上述两种取向其实都隐含了一种思想假设——在政治上须与强权共存或对垒的处境下,复和(包含饶恕与和平的实践)与公义,在实践上是难以共融的。这样的思想假设是否合理?究竟复和及饶恕在信仰中所指的是什么?笔者就此问题的思考是:真正的复和其实必须满足公义的要求。倒过来说,如果复和的代价是牺牲公义,那么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复和。真正的复和建基于真实的彼此饶恕,是一方愿意面对自己的罪恶,而另一方又愿意饶恕。惟有在这种状况下的复和才是真实、彻底和长久的。而关键的问题是,要面对罪恶的现实,无论是自己的罪恶,还是别人的罪恶,都有违我们的本性。我们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罪恶,是为了逃避在上帝面前踏出悔改的一步;而我们不愿意面对罪恶的现实或别人的罪恶,其实可能是因为我们缺乏复和的动力和勇气。

真正的复和与饶恕

  正如鲁益师(C. S. Lewis)所言,真正的饶恕是艰难的(或许在主祷文中有饶恕的部份,是因为基督知道对人来说,饶恕是艰难的功课,也知道我们每天都要倚赖上帝的恩典,才能做到彼此饶恕的要求)。很多时候,我们可能都没有经历真正的饶恕,也没有真正的饶恕别人。我们在私祷中向上帝的祈求赦免,其实很多时候,是为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找寻开脱的借口;我们时常都拒绝向上帝表白,隐藏在内心深处那不可告人之罪,但其实正正是这些罪,最需要上帝的饶恕和医治。我们就像一个不肯向医生坦白病情的病人,只一味的告诉医生,自己的身体哪些地方是无病而正常的,但却不肯告诉医生哪里不舒服,好像唯恐医生了解病情之后,就会要了他的命。1(这种心态,创世记开首的记载不是已经有生动的描述吗?)2没有将心中的罪在上主面前陈明,人就无法经历上帝早已预备好的医治及复和。同样地,面对世界上的罪恶和别人的罪恶,我们的取态很多时候也是一种逃避。当然,我们一方面很容易数落别人的罪恶,然后一点也没有想过去跟别人复和,因为我们根本就忘记了要饶恕别人。但另一方面,对罪恶的沉默和表面的宽容,也许只因我们根本对复和漠不关心。在这种沉默和逃避下,无论是「罪者」(sinners)或被「被罪者」(sinned against)3,其实都没有经历被饶恕或饶恕人的过程,也因此无法摆脱罪恶带来的痛苦。正因如此,缺乏公义诉求的表面和谐,其实无法带来真正的复和与饶恕,因为被罪恶破坏了的关系根本就得不到正视和医治。从这个角度看,复和与公义非但不是此消彼长,非此即彼的两个概念,真正的复和是必须拥抱公义才得以成就,公义是复和的基础,而复和则是公义的目的。

饶恕那不可饶恕的

  「饶恕那不可饶恕的」(to forgive the unforgivable)——这正是福音的精粹所在,教会的使命正是要向世界发出这决定性的宣告:一切罪恶已经在道成肉身的基督身上得到完全的赦宥,人世间一切对公义的诉求,亦已经由上帝在基督里所成就的义(God’s Righteousness)而得到满足,而基督的生命已为人创造了复和的唯一基础。在充斥罪恶的社会和制度中,教会对不公不义的批判和揭露,不仅是为了解决当下具体的社会问题,批判和揭露更是为了让人能经历上帝的赦免和宽恕,并因而令人得着彼此饶恕的力量,如此就成就了真正的复和。因此,教会如果对社会公义的诉求置若罔闻,它其实不是在宽容别人,而是剥夺了「罪者」经历上帝赦宥并跟「被罪者」复和的机会。如果连罪恶的内容也拒绝正视提及,又如何去饶恕?缺乏真实的饶恕内容,饶恕就只是一堆空洞的教训和安慰。当然,同样不可偏废的是,批判和揭示的目的不是仇恨和报复,也不是用以证明自己比别人在道德上站得更高。指出那不可宽恕的罪行,其实是为了宽恕它,这看来是一个明显的悖论(paradox),但在基督里却是现实(a reality in Christ)!我们在基督严厉责备法利赛人之罪行时,或许只想到伸张公义的问题,但我们也必须记得,基督对这些人的爱,也令他在十架上说出那句最深刻的话:「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4

恩典就是罪恶得蒙赦宥

  人世间的罪往往大得令人不敢正视,人单凭自己,的确难以承认或承受这些罪带来的结果,即使把罪的现实揭露出来,也不代表有方法可以面对和解决问题。但正如巴特(Karl Barth)在阐释使徒信经时所言——恩典就是罪恶得蒙赦宥(Grace is forgiveness of sins)。5 基督信仰对人最大的安慰,正在于人脱离苦罪的基础不在自己,而是基督确实已经把人世间的苦罪拥抱在他自己的生命中,并且已经把它们都克服和胜过了。透过领受基督的生命,人性得到医治,人的生命就有了新的可能。正因如此,也是惟有在基督里,人才能学会饶恕那不可饶恕的罪!

  在最近出版的一本访谈录中,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在论到他自己如何看赦免和怜悯时就提到,上帝赦罪的恩典其实大得人无法想像,只要有一丝的机会,上帝都不会放过,都会把人从苦罪的深渊中拉上来,哪怕人只有那一点点些微的愿意,上帝就可以从那里开始施行拯救。方济各强调,其实上帝在基督里的恩典大得可以赦免一切的罪,反倒是人有时无法相信,上帝赦罪的大能可以是如此无边广阔。6既然如此,教会在宣告赦罪的福音时,更应无畏无惧——无惧于正视罪恶的现实,并加以批判和揭露,也无惧于向困于罪中的人群,宣告上帝的赦免和救赎,以致人借着上帝在基督里的恩典,可以达致真正的彼此饶恕与复和。

结语

  走笔至此,欣闻电影《十年》勇夺香港电影金像奖,内心的惊喜和感恩实不能言喻!《十年》或许在技巧和制作上有待磨练,但它却充满对这个城市的关怀和想像,也敢于向权势发问和挑战,这电影的动人之处,正是它既敢于揭露制度中的黑暗和罪恶,但又能传递追求善良的信息,这岂不正是在公义中寻求复和的一种情操吗?这个城市将来如何,或许真的难以逆料,但靠着上主赐给我们的盼望,我们可以相信,正如《十年》片末的结语所言:「为时未晚!」

(作者为专业翻译工作者)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04.10)


1. C. S. Lewis, The Weight of Glory: And Other Addresses (New York: HarperCollins, 1980), 25-46.

2. 创世记三章8节。

3. Raymond Fung, “Compassion for the Sinned Against”, Theology Today July 37(1980): 162-169.

4. 路加福音廿三章34节。

5. Karl Barth, Credo (Eugene: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s, 2005), 150-160.

6. Pope Francis, The Name of God is Mercy: A conversation with Andrea Tornielli (London:Bluebird, 2016).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