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昔日新闻

浸大笃信力行讲座
邢福增:香港无疑再「被掳」
(4月16日消息)


邢福增(大会提供)

【时代论坛讯】由香港浸会大学校牧处主办的第十届「笃信力行讲座」,昨晚(15日)起一连三晚,于香港浸会大学大学礼堂举行。本年度的主题是「被掳到巴比伦:权势・归回・得释放」,邀得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作为讲员。在昨晚的首场讲座,邢福增以「为何『被掳』?」作为引子,阐述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的历史与记忆,并引伸到香港,指出香港被「再殖民」无疑,即再次「被掳」。聚会估计逾四百人参加。

邢福增认为,「被掳」跟「归回」二者密不可分,这亦是从「权势」中得「释放」的过程。他指出,此时此刻香港基督徒,置身当下的帝国(中国)权势,正正面对三种既密切又互相影响的被掳,就是三场讲座的讲题:「历史与记忆」、「身份与主体」及「使命与异象」的被掳,并在被掳的经验中,寻索与建立自己独立的身份与使命。

邢福增指,被掳不仅是令以色列人国破家亡,同是也是人民在宗教和神学上的重大冲击。失去自己拥有的主体、政治上的自主,圣殿被毁更使耶和华信仰失去活动的中心。他认为由于以色列民的被掳,本身就是一种被殖民的经验。引伸到香港,它有一百六十多年被殖民的经验,然而它即使脱离英国殖民管治,却正如文化研究学者周蕾及资深牧师郭乃弘的言论,指出香港被「再殖民」无疑,即再次「被掳」。

在耶利米书中,耶和华先后指以色列人要服事巴比伦王七十年及应许他们回归祖地。邢福增以希伯来圣经中的申典历史再诠释这段以色列民被掳的历史,更引用学者Wolff指,要离开被掳处境,就是要回转和拥抱耶和华的妥拉诫命。他亦引用另一位学者von Rad,指这段历史除以「审判」为命题外,同时存在耶和华的恩典,他赐予以色列民「开放式的盼望」。

讲座最后一部份的标题为「得释放,此时此地的历史与记忆」,展开这部份前,他引用当代着名的犹太裔学者舒衡哲(Vera Schwarcz)指:强调记忆乃犹太人面对苦难的力量泉源,全因耶和华与以色列民族间的圣约,其核心就是记忆。然后他补充学者Childs的研究,指出唯有记忆,才能重申昔日的传统和耶和华的讯息,劝告百姓当下要顺服,将上主昔日救赎的历史(redemptive history)延伸到现在,内化传统(internalization of tradition)。这同样可应用于从殖民地到一国两制下的香港,邢教授指香港正进行典範转移,这不仅于抗争模式的改变,而是当权者希望香港和谐与稳定,抗争一方则应为富裕社会背后,应该有公平与正义,除了自由与法治外,民主不可或缺。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早前曾指香港无法「去殖民化」,而「去中国化」则造成内耗。邢福增指出,一百六十多年前香港的历史曾经经历殖民统治的「被掳」时期,即使香港回归祖国已有十八年,然而无论北京政府,下至特区,仍有不少人认为,香港的「民心」,并未随着「主权」的移交而「回归」。他引用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罗永生的分析补充,殖民主义深藏人民的历史经验中,并化作心态,而箇中的社会关怀和意识仍旧可以被不断复制。过去英国殖民政府,利用中国文化的观念,笼络与利用华人,建立了支撑殖民体系的奴性结构,更在七十年代建立了「以稳定香港」为主调的政治论说,加上中国政府的「平稳过渡」思维,令「殖民主义文化」阴魂不散。要走出这种困境,邢福增引述罗永生指出,唯有在于反复的反殖民、求自主的抗争。

昨晚是一连三晚「笃信力行讲座」的首场,以「历史与记忆的被掳」为题,第二场「身份与主体的被掳」及第三场「使命与异象的被掳」同样由邢福增主讲,将于今晚(16日)及明晚(17日)七时三十分假香港浸会大学大学会堂举行。详情:http://www.chap.hkbu.edu.hk/FIP


(吴庭希摄)


(吴庭希摄)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每日新闻,2016.04.16)


Donation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