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料库

iQuest道在人间
「道在人间」的稿源来自「格思」。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及公共价值的对话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

母亲啊,献身的爱

因为我感到:我们头上的天堂里,
彼此间轻声交谈的天使,在他们
充满爱的炽热辞汇中,找不到词
具有「母亲」一词的这种献身精神。
——艾伦•坡:《致我的母亲》1

            
翻阅圣经,以母亲身份出现的有名有姓的女性不多,以母亲身份唱出流传千古颂歌的更是凤毛麟角,圣经中只有哈拿(撒上二1-10)与马利亚(路一46-55)二人。

哈拿颂歌与马利亚颂歌都以快乐的氛围起头(哈拿:「我的心因耶和华快乐」;马利亚:「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初读起来,也许你会认为这一快乐理所当然:哈拿千辛万苦得了一个儿子,而马利亚腹中即将孕育的是普世君王。但若再多想想,可能你会否定自己之前的想法:哈拿刚刚摆脱不孕的羞耻没多久,又将自己求来的儿子撒母耳献与耶和华,此时最自然生发的情绪应该有不舍的哀愁吧。而马利亚未婚先孕,前途未卜(约瑟是否退婚),面临着比现代社会未婚妈妈大得多的挑战。虽说有天使的启示在前,可毕竟当下要面对的是羞耻与白眼,最自然生发的情绪应该有恐惧与忧虑吧。在这样的背景下,两人的快乐就显得格外宝贵,它不以眼前所见的为归依。

再读下去,两首颂歌全篇充满对上帝大能的颂赞,这大能当然首先体现在哈拿与马利亚的个人经历中,她们二人都是卑微的女子,却参与在上帝的计划中,而且参与的身份是母亲。如果颂歌只是停留在此,这两首颂歌一定没有流传千古的魅力。在二人经历的基础上,颂歌更是将上帝的大能作为推广至普世的万民:无论是哈拿颂歌中「素来饱足的,反作傭人求食;饥饿的,再不饥饿。不生育的,生了七个儿子;多有儿女的,反倒衰微」(撒上二5),还是马利亚颂歌中「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一52-53),两首颂歌都将逆转(reversal)作为上帝全能的最大体现。

结合自己的经历去歌颂上帝大能是易于理解的,也是容易生发的。可将这一大能推而广之,关注上帝普世的作为却不是人人都有的眼界与胸怀。可也正因着这份更为宽广的胸怀,两位女性经历了一份彻底的献身,那就是将自己挚爱的儿子舍了。在这个意义上,这两首颂歌跨越千年、遥相呼应。也在这个意义上,两位母亲得以品尝上帝彻底的爱与献身。

正如文章开头时艾伦•坡的诗句,我们在想到母亲时,脑海中常常浮现的是献身、舍己的爱,其内涵多为无条件地付出自己的时间、精力,以养育儿女。殊不知,还有一份更为深广的献身之爱,它的归依不囿于眼前,因而可以恒长快乐,它的视野不囿于自己,因而可以彻底放下。若时常拥有这样一份献身之爱,无论对母亲还是对儿女,都是一种祝福吧,母亲可以从「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中拥有更多的快乐,而「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待与压力对儿女来说也都轻如鸿毛了。

(作者为中山大学讲师)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05.10)


1. “Because I feel that, in the Heavens above,
The angels, whispering to one another,
Can find, among their burning terms of love,
None so devotional as that of “Mother”
—— Edgar Allan Poe, “To My Mother”

TimesLook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