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資料庫

時代講場文章(至2017年2月14日)

十年:為香港譜一首哀歌

自一四年雨傘運動到近日的政經事件,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漸被遺忘,官民信任掃地。香港人熟悉的事物、語言和規則,都漸漸被外來同化而崩潰,都使不少香港人深感無力。這種無力感在人心裡,或成了逃避,或忿怒,或犬儒,甚至以暴力的方式浮上枱面。無論如何,這些情緒均需要疏導和處理。

電影《十年》的重要性,除了預警,就是道出了香港人深深的無奈:無論是對語言(《方言》)或本地出產(《本地蛋》)漸漸消失、還是對暴力事件(《自焚者》)及有關的陰謀論(《浮瓜》)的側目、甚或因無力挽回而流露出的絕望(《冬蟬》),使這電影自宣傳起已產生了很大迴響。不少基督徒群體面對政經問題的傷痛而失語,皆因香港教會因受北美消費主義和靈恩運動的影響,強調信徒的「信心」和「喜樂」而壓抑「痛苦」和「懷疑」,使教會失去了一個承載個人或社會苦難的渠道,實為可惜。故此,筆者認為教會有需要從哀歌這希伯來屬靈的傳統學習。

譜哀歌不在於為苦難提供答案,也非純粹發泄情緒,而是為了在困境中拾回希望。哀歌大都包括:為受傷哀歎,為不符預期的遭遇而不忿,為此作控訴甚至要求上帝的解釋或介入,部份有以讚美和希望之詞作結。若把《十年》作為哀歌詮釋,它一方面哀歎承諾的失效,另一方面拒絕了浮華的「融合」、「和諧」等主旋律,道出香港人對現狀的感歎和驚恐,卻不禁讓人躊躇,究竟希望在哪裡呢?

今日基督徒的責任,就是把苦難以歌帶到上帝面前,祈求祂的回應和給予香港人新的遠象和希望。深願香港基督徒群體能再重視哀歌傳統,成為香港人重新上路的起點。面對今日的政經問題,香港人提議了不同的出路;卻沒有太多人深切關懷香港人所受的傷害,甚至任由忿怒不安的情緒散佈。這樣只會使香港深陷以惡報惡的循環,永不超生。最後,藉此機會向楊牧谷牧師致敬。在八十年代末,香港頭上的陰霾不比今日的少,楊牧師以《復和神學與教會更新》一書為時人提供思考前路,而哀歌就是該書論及重建的第一步。或許香港基督徒是時候延續這傳統了。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05.12)

舊回應2則


橄欖 / 2016-05-12 14:54:05

[細思明辨分享]:哀歌背後的錯看和被誤導 (Revised)

就文中說: 「自一四年雨傘運動到近日的政經事件,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漸被遺忘,官民信任掃地。香港人熟悉的事物、語言和規則,都漸漸被外來同化而崩潰,都使不少香港人深感無力。這種無力感在人心裡,或成了逃避,或忿怒,或犬儒,甚至以暴力的方式浮上枱面。無論如何,這些情緒均需要疏導和處理。」 筆者認為香港近兩年的亂局其實始於有不少人對2014政改風波的錯看和被誤導,關於這方面,筆者曾不只一次在時代論壇的「意見欄」講述過,可參例如筆者在〈敲鐘者言〉(http://bit.ly/1QZFEO6)一文底下「意見欄」的帖子。

橄欖 / 2016-05-12 11:50:49

[細思明辨分享]:哀歌背後的錯看和被誤導

就文中說: 「自一四年雨傘運動到近日的政經事件,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漸被遺忘,官民信任掃地。香港人熟悉的事物、語言和規則,都漸漸被外來同化而崩潰,都使不少香港人深感無力。這種無力感在人心裡,或成了逃避,或忿怒,或犬儒,甚至以暴力的方式浮上枱面。無論如何,這些情緒均需要疏導和處理。」 筆者認為香港近兩年的亂局其實始於有不少人對2014政改風波的錯看和被誤導,關於這方面,筆者曾不只一次在時代論壇的「意見欄」講述過,可參例如筆者在〈朱耀明獲德國人權獎 . 望以愛喚醒沉睡中的人〉(http://bit.ly/1Ym5th9)這則報導底下之「意見欄」的帖子。